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9盛怒之下要离婚
字体设置
    “哼!”

    月梅自嘲的一笑说道:

    “我怎么不了解你,我的人我当然了解了。(书屋 shu05.com)天下人都可以清高,唯独你清高没有人相信。这件事情我想都想的出来,肯定是你干过了。别在我这里打情感牌了,铁证如山你还能狡辩什么。瞧瞧人家发来的视频难道还能说是p的不成。我无话可说了,我马上告诉我哥哥我要跟你离婚。”

    张松见月梅,果然动了真气。心里不觉有些紧张,她情知这老婆也很倔强,如果认准了的事儿八头牛也拉不回来。于是他便好言相劝道:

    “我说都老夫老妻了,别为这点子事儿闹真格的。老公纵是有点过错,希望老婆你还能宽恕我一次。”

    “宽恕!”

    月梅瞪大了眼睛望着张松,白皙的脸庞罩上了一层阴云,她狠狠的咬着牙说道:

    “那要分什么事儿,这样的事情还指望我宽恕你……”

    泪水扑簌簌如雨滴般的垂落在胸前,很快衣服的前襟就被打湿。在一旁的张松懊恼无比,他真恨死这个胡寡妇了,怎么说干就干,真把自己的事情给捅出来了。事到如今他还怎么给自己辩解呢,铁证已经掌握在了月梅的手中,即便是自己能言善辩,又用什么理论来推倒这铁证呢?想到此他便默默的低下头。

    屋里一人坐在床的这头,一人坐在床的那一头。一个哭泣一个沉默不语。春节本来是一家人团聚,欢声笑语的时刻。可这个温暖的小家庭,却出现了这等难以化解的事情。本来两个人之间就存在着猜忌,现在又有了事实的证据。怎么不叫一向守本分的妻子月梅心灰意冷呢?

    张松懊悔的抓着头皮蹲坐在地上,想要把这千头万绪一下子抛到九霄云外一样。月梅的泪水始终止不住,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含冤忍愤,兢兢业业的为这个家庭付出,尽管丈夫在外面传出了好多绯闻,但月梅一笑视若无睹,并不是她心中大方,只觉得夫妻两个既然生活在一起,那些没根没据没普的事情,月梅还是不想搬过来破坏自己的情感。可如今眼前这件事,还怎么让她置若罔闻呢?她的泪不光是为张松气愤而流,更是悲哀自己的命运如此不公。想来自己的包容,竟然换来的是如此残酷的现实。不说张松在外面沾花惹草胡作非为,就说这胡二嫂居然不把自己当一回事儿,专门拿这个视频来堵自己的心,这分明是在嘲笑自己一文不值。

    两个人各怀心事,委屈良久之后,月梅含着泪眼望张松,张松也以关怀切切的眼望她。两人目光相撞之时,不觉又都产生了一种分外袭人的暖流。其实这件事情张松大可以申辩自己是委屈的,但他却不想这么做,因为在他的心底也痛恨自己,是自己平时行为不检点招来的祸患,又何必向别人辩白申冤了。既然自己已然是有污点的人了,还洗刷个什么劲儿。他虽见月梅哭哭啼啼发自内心的疼惜,但胸中一股要强的性格主使着自己,别管他娘的,就算离婚也不服软。

    其实月梅提出要离婚,终究还是一时的气话,单凭一段视频没有考证前一后果,就撕碎自己大几年的婚姻,她又岂是那种草草了事之人,如果张松能娓娓道来向世表述一下事情的经过,能够承认自己一时糊涂有了越轨行为,在自己的面前给自己深深的道歉,并为以后做一个承诺和保证,月梅是可以宽恕他的。然而想不到的是,这个张松偏偏如此骨头硬,即便是自己错了也不想承认,只在那里闷头蹲着不言不语。此时的月梅哪里还下得了台,她既然已经抛出去要离婚的话,这离弦之箭怎么能收得回来。于是她愤愤然的对张松说:

    “你没话可说了吧!做了亏心事没脸面对我。张松这婚我跟你离定了!”

    张松一脸垂头丧气的表情,闷磕磕的回答道:

    “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我让小人算计了你能信吗?”

    说完张松依旧蹲下来两手揪自己的头发。这种表情触动了月梅,一改往日张松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那副油嘴滑舌的嘴脸恍然不见,却转而是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细想想春节这两日,张松似乎老是魂不守舍,自己也不知其故。想来可能跟这件事情有关。她本来想揪住不放告诉哥哥提出要离婚的事儿,但心里终究同张松还是有深厚情感。于是便又细致的向他问道:

    “这里要有什么误会你快给我说说,一旦离了婚可就没回头之路了。”

    月梅用期待的眼光望着蹲在地下的张松,希望能从他口中听到一个让自己惊骇的内幕。可张松依旧不愿回答,在那里苦苦的沉思。月梅此时气不打一处来,她愤然起身大声的吆喝道: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跟个娘们儿似的,看起来你果然不拿我当回事儿,我看多说也无用,明天咱们就到民政局去离婚。”

    这话一出,张松也霍然站起,他蹙眉怒目的望着月梅,心中却思潮翻滚,本想怒斥她几句,但错在自己,又有什么脸跟人家对质。僵持了一会儿他又猛然蹲下,气恼恼的依旧揪着自己的头发闷。

    两个人的动静虽然不大,但依然惊动了张松的父母。两位老人闻讯赶到了屋里,见小两口一东一西正兀自发愁垂泣,张松的妈妈便不解的问:

    “孩子们大过年的这是在闹腾什么呢?”

    月梅见两个老人来了,知道事情也瞒不住,于是便气恼恼的指了指蹲在地下的张松说:

    “爸妈你们问他吧!什么事我也说不清,反正他若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就要与他离婚。”

    两位老人听到月梅的话,身体不由得一颤,他们也知道自己的小子惯坏了从小爱调皮,尤其喜欢招惹那些女娃子,为这件事情张松的父母也不知道打过他多少次,教育他老老实实做人本本分分做事,本想成家立业以后会好一些,可见他依旧没有多大起色,看这件事情终究还是给自己惹出祸来了。于是张松的爸爸气愤的问道:

    “你这臭小子真他妈混蛋,你说说你干了什么偷鸡盗狗的事情了,快给我一五一十的交代。说一句假话我决饶不了你。”

    张松这个人不管多么花心,对父母还是比较孝顺的,他见父母过来父亲动了真气,心中也觉得有些忌惮,赶紧站起来闷闷的回答道:

    “爸妈你们别上火,我真没做什么事儿,就是有个女的发来了一个视频让月梅看到了,其实我那是被冤枉的。我要说你们能相信吗?就是年三十晚上,王胖子叫我过去喝酒,不知怎么那个胡二嫂也在那里。你们也都知道我根本没多大酒量,被王胖子灌了半斤你说我还能醒人事吗?这个胡二嫂就利用这个机会和我拉拉扯扯抱抱搂搂,还有那个……,这也就罢了她怎么还给我录上了。我明白这个女的没安好心,她成心是来破坏我们的家庭。”

    月梅听到他说的原由,细想想也有根据,以丈夫的性格纵然是花心也不会榔慷到这种地步。所以月梅听了以后还是有点相信,但他的父母却正声厉色斥责他道:

    “少花言巧语的在这里哄骗人,办了这种丢人的事儿,还狡辩。别的别说了快给月梅跪下,向她认个错。”

    一听这话月梅当时心里咯噔一下,想不到自己的公公婆婆竟把战备提到一级,自己丝毫没有心理准备,并没有想把事态扩大到如此地步,就算是说离婚也不过是在气头上吓唬吓唬张松,公公发话若让张松真给自己跪下,她自己心中倒先为丈夫叫屈起来。

    张松并没有依言而行,他虽然敬重父母是一个孝子,但却素知,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诸神跪父母,要给自己的媳妇下跪他还真接受不了。想到此他凛然正色的说道:

    “我不跪,我又没什么错,就算他跟我离婚我也不跪。”

    说完他甩袖子便出了屋子。把父母和月梅尴尬的丢在家里。月梅能说什么,只管呜呜咽咽的又哭起来。张松的父母见状赶紧来解决,闺女长闺女短的,把月梅哄的进退两难。在父母的劝说下月梅总算止住了哭声,家中的事情安顿下来,张松那边却出了问题,他居然一夜未归。

    月梅这一晚上哪里还睡得着,虽说她恨张松,但那心中的牵挂更胜于兹。一晚上她给张松打了无数个电话,电话的那头都是说,你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直到东方翻出鱼肚白,大地一片生机盎然的时候,张松才踏着清霜满面含烟的走进了家园。

    月梅一见便十分心疼的问他:

    “你这一宿干什么去了,怎么打电话也不接。”

    张松一句话也不说依然闷闷的回到屋里。扯了一床被褥便蒙头而睡。月梅见他睡下了也不便再打扰,整了整衣服便去操持自己的家务,她心想,自己原也不是真想和他离婚,只不过拿话激他,让他说出实情来有个改悔,这件事情上既然有他的冤屈,月梅也就不想再扯住不放,她刚要刷锅切菜,想给一夜未归的张松做点饭吃,忽然一串刺耳的警笛声由远而近的传过来。

    (此文在创作,欢迎大家支持正版,支持原创,与作者互动交流。)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