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节拜师<!></a>
  字体
    第三节

    在萧家养伤这几日,萧雪夕每日都会抱着兔子来芩息床前绕一圈。有时她会说今天天气如何,江湖上又发生了哪些趣闻,有时也什么都不说,抱着兔子静静站一会就会离去。

    芩息每次对她的态度都很冷淡,偶尔应几声“恩”“哦”,但更多的时候是一言不发,别过脸去,不去看她。

    萧雪夕全当他是心情不好,因为两人年纪相当,他却遭遇如此大变故,确实委屈确实难以令人接受。当然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芩息不愿和她相处,是怕自己会记挂她,而自己又是注定不能留在这里的人。

    但萧雪夕还是每日都来,似感受不到芩息在拒绝她一样。久了,芩息也随她而去,自己躺在床上看书,而她就趴在桌上睡觉,倒也很和谐。

    一次白天,萧雪夕没有出现,芩息竟然看书看得不安心,最后竟等了起来。入夜之后,萧雪夕终于来了,她偷偷摸摸地把芩息摇醒,说自己给他带来了一个好东西,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黄油纸包着的烤鸭。

    萧启玉喜欢吃清淡点的东西,连带着芩息一直以来也是清汤寡水的。如今看到香喷喷的烤鸭,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你哪来的?”芩息问,如果他没记错,荒原雪陆五百里之内寸草不生。

    “你管这么多干什么呀,快吃快吃,一会凉了。你不吃我可吃啦,一会没了别怪我啊。”

    听萧雪夕这么一说,芩息也不顾什么公子哥的身份了,撸起袖子就开始埋头苦吃。很快一只烤鸭只剩骨头了,再啃最后一个腿时,芩息忽然想到,刚才萧雪夕吃得很少,对于萧启玉的清淡食物,她肯定早已习惯,这只烤鸭应该是特地为自己准备的。

    芩息放下手上的鸡腿,不自觉地背过身去,在开口时,嗓子似乎被什么堵住了一样,声音有点哑。

    “萧雪夕,你为什么要救我?”

    “因为我遇到你了,而你看起来需要我的帮助。”

    “那你为什么每天来看我。”

    “因为你受伤了,又住在我家。爹爹说病人需要每日探望和细心的照顾。我做不到细心照顾,只好每日探望啦。”

    “那……你为什么给我买烤鸭。”

    “因为爹爹做菜没不爱放油,我发现这几日你都瘦了……”萧雪夕故意压低声音,生怕萧启玉听见一样。

    芩息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他默默看着手中的腿,心想在这个人眼里,天下一切的事情都是那么简单,用喜欢和不喜欢就能解释一切。而天下的其他人却各自心怀鬼胎,就算亲兄弟之间也会互相算计。同样是人,为什么能如此不一样……

    几月之后芩息的伤好得差不多了,萧启玉把带他去了北陵群山上。萧雪夕因为不喜欢别离,所以不愿出来送他们。

    芩息走的时候,看萧雪夕一袭白衣站在屋檐上,风雪飘飘,白衣翩翩,北方有一佳人,遗世而独立。似她这样的人,确实不该让她手上沾上鲜血……

    多年后,当芩息坐上了那个万人敬仰的位置时,仍会想起那个在风雪中的少女。她永远是他心里的那片柔软,可少年时的他太自大,太高傲,还不知道这个事情,以至于多年来他们都是分分合合,不停错过……当然,这是后话了。

    听玉公子说,这位前辈是芩家首代大士。芩家弟子众多,弟子之间考核也很繁复,先是入门学生,然后是清长,廉班,相员,然后是长师,其军,最后是大士。

    从长师开始就已经脱离弟子学程,可以开始自立学院,封师传学。其军更是能直接进入芩家中心工作。而大士,自芩家立派以来,一共才出了三个。一个是芩家首代掌门,一个是芩息的祖父,还有一个便是眼前这位芩遥。

    芩息没想到她是个女子,呆呆地看着面前这个紫色衣服的人,半响说不出来话来。

    面前这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几岁,一身紫色的布纱裙简单随意,头发拢在身后,并无过多装饰,看起来就是一个平凡的少女,谁能想到她竟然是那个名满天下的“芩紫姑娘”。

    芩遥笑了,转身从桌上拿起个桃子,丢给萧启玉,自己又捡了一个好的,啃了一口“诶,你带过来的这个孩子,是个哑巴?”

    “你不觉得他是被你给吓到了?”萧启玉拿起桃子仔细看了看,又掏出手绢细细擦拭。

    “我?”芩遥三两口一个桃子已经落肚,她随手把核一丢,双手胡乱在裙子一抹,然后走到芩息面前“诶,小子,你怕我吗?按辈分来说,我好像是你奶奶……”

    “太奶奶。”萧启玉补充到,“芩息,你别看她外貌好似二八少女一般,其实年龄足够当你太奶奶了。她修了驻颜术,所以容颜十几年如一日。”

    “可我记得芩家弟子不允许修习外派武术的。”芩息还是怀疑,始终对芩遥保有一丝距离。

    “是啊,所以芩斐那混蛋就把我逐出师门了。”芩遥说。

    “芩斐?第三十五代的掌门,那你是第三十五代的弟子?可我看过芩家所有书籍记录,从未在哪本典籍上看到过芩遥的名字。”

    “唉,你这孩子,小小年纪读那么多书干嘛。都说了是被逐出师门的,能写入记载吗。”芩遥不耐烦了,轻身飞跃至崖边的石峰上,盘起双腿,冲芩息努努嘴“小子,你今天是来拜师的,又不是来抓我回去谢罪的,问那么多干嘛,还想不想学墨儒术了。”

    芩息把墨儒之书放在地上,对芩遥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父亲说过,除非是芩家天选之人,其他人是打不开墨儒之书的,更别说学了。”

    “嘿,萧启玉,你看看,这小子竟然怀疑我?”芩遥不敢置信地指着芩息,气得她在石峰上直跳脚。“好,我就打开给你看。”

    芩遥说着,一个闪身闪至芩息面前,只见她双手飞快地在墨儒书封面跳动,看似毫无章法,但却极有规律。芩息看在眼里,心下吃惊,她竟然知道芩家的无影封口诀,知道这个口诀之人世间寥寥无几。

    墨儒书外面是一层厚重的铁皮,上面刻有繁复的雕花暗纹,不知口诀之人根本无从下手。但就算知道口诀之后也打不开,因为最后它还需要一滴芩家天选之人的血做钥匙,才能将其打开。

    父亲说过,自己是芩家百年来唯一一个天选之人,如果父亲没有欺骗我的话……芩息正这么想着,就看见芩遥咬破手指,滴了一滴血在书封面上,封面那些繁复的花纹开始流动,书也开始轻轻抖动,最后“呲啦”一声,书平平整整地摊开在地上。

    芩遥不屑地拿起书塞在芩息怀里,“好了你可以回去了,我不打算收你为徒了。就算你是芩家唯一的后人,就算你是萧启玉带来的,也不想收你了。

    你这个人迂腐死了,和那些麻烦的老头一模一样,我可不想收一个比我还麻烦的徒弟。”

    “前辈,晚辈错了。”

    芩息自知理亏,也知道了关于芩家,关于武学,关于江湖,自己还有很多很多的事都不了解。

    “回去吧,我说了不收你了。本来我还想收一个徒弟玩玩,现在不稀罕了。”

    芩遥说完后,转身进了屋子,不再出来。

    萧启玉也没说话,他似乎已经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把包袱拎到芩息身边,轻声和他交待“你就先这么跪着,这包里还有几个馒头,饿了的话就吃一点。紫姑娘她心软,受不了死缠烂打。我就先回去了,夕儿还在家里呢。”

    芩息点点头,脑中又回想起那个笑容灿烂的少女,不禁心头一软,“多谢前辈一路来的照顾,还望前辈回去时多加小心。”

    萧启玉走后,芩息在芩遥屋前整整跪了八日,无论晴日雨淋都没挪动半步,也水米丝毫未进。芩遥忍不了了,把大门打开,冲着芩息就开始骂咧咧的“真是服了你了,这倔脾气和芩斐简直一模一样。好了好了,算了,进来吧,我怕你再跪下去,身上该长蘑菇了。”

    芩息再抬头时,眼里的清凉一点都不像是八日未眠之人。

    “从现在开始,芩息已经死了……”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