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 → 可以翻页
第九十章 低俗下联
  字体
    文试的第一轮结束了,很快便开始了第二轮。(书=-屋*0小-}说-+网)

    在热娜公主的示意下,那两名西域侍女走到殿中央面前,在万众瞩目下缓缓打开了一个卷轴,那是一副对联的上联。

    只见被那两名西域侍女展开的上联书写的是:青林口,白铁匠,生红炉,烧黑炭,坐南朝北打东西。

    此联一出,不仅顾力等人思索了起来,那些王公大臣也凝起了眉头,齐齐想了起来,试图对出下联,包括宣远与荣王,还有大乾皇帝三人。

    尤其是耿白,方才见林墨作出了那样的好诗,这时,更是不服输的想下联,争取在林墨想出来之前有一个妙极的答案。

    林墨托着下巴,静静看着眼前的这个上联。

    林墨发现了,这个上联它看着简单,实则很是讲究,这其中不仅包含了东西南北四个方位,以及青白红黑四种颜色,还涉及到了五行知识。

    青为东,白为西,红为南,黑则为北,就这个上联来看,“青林”对应着东,“白铁”对应着西,“红炉”对应南,“黑炭”则是对应着北。

    看着这个上联,林墨嘴角突然泛起了一丝笑意,若不是要考虑到这其中的对应之道的话,仅考虑下上联字数相符合的话,现在他的脑子中就有两个下联。

    叫地主,抢地主,不加倍,一对三,要不起的全是单。

    逛淘宝,手不保,上天猫,钱花光,十一将近钱包慌。

    不过,林墨估计自己若是将这两个下联说出来的话,全场没一个人听得懂不说,还会遭到那些王公大臣一阵冷嘲热讽,说他不知所云。

    一支三寸短的细香再次被点燃,这次没人直接提笔就写,林墨等四人皆深锁起了眉头,开始思考了起来。

    待细香被焚了一半后,那顾力提起了笔,在面前的宣纸上写了起来,荣王也率先了露出了笑容,仿佛在说:顾力,本王果然没看错你。

    待顾力写了约莫两三个字后,林墨也开始了书写,这次大乾皇帝与大乾皇帝,还有热娜公主露出了笑容,不过由于热娜公主紫纱掩面,没人看得出来。

    看到林墨与顾力都开始了作答,石常与元昊开始慌了,尤其是当他们二人接触道宣远与宣姝不善的目光更加的紧张了,都汗流浃背。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就在细香焚尽的前一分钟内,石常完成了自己的作答,元昊却是交了白卷,注定是没戏了。

    见石常在细香焚尽之前完成了作答,宣远与宣姝太后也算是松了一口气,石常若是作答,那就没什么所谓的前三甲了。

    两名西域侍女拿起林墨三人的答卷,将其交给了热娜公主,热娜公主也丝毫不含糊,当即就念了起来。

    “首先是顾力公子的,青江口,白艄公,撑红船,装黑货,南来北往运东西。”

    “好!”热娜公主刚一念罢,荣王就拍手叫绝,连带着荣王的那些王公大臣也跟着齐声叫好,使得后党之人脸色颇为阴沉。

    听着这个对联,林墨不经也高看了这个顾力一眼,果然有几分才气,青白红黑,南北东西,与上联对的是整整齐齐。

    不过,也有美中不足的地方,那便是上联的的青林,白铁,红炉还一一对应着五行中的木,金,火。

    “接下来的是石常公子的,青鳞甲,白金冠,持血锋,执黑盾,酷夏严冬练春秋。”

    石常的下联也对的颇好,不过相较之顾力就差了一筹,不过宣远见此也放缓了,至少这个算是对出来,反正元昊与石常有一人进入招亲大会第三轮就行了。

    林墨颇有深意的看了一下石常,看来这个石常也不简单啊,情急之下,竟能想到以春夏秋冬对应上联的东西南北。

    “接下来是林上卿的,怡……”刚念出林墨对的下联的第一个字,热娜公主就停住,紫色面纱的俏脸有些红,但又不得不念,只好照实念了出来。

    “青黛楼,白金女,点红烛,解黑装,南床北榻脱东西。”

    这一念罢,全场都静了下来,两两面面相觑,随着一个笑声响起,所有人都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儿,或许是肚子笑痛了,还捂住了肚子。

    “林上卿,不知道,你说的那个青黛楼里的那个姑娘的功夫好不好啊?”耿白虽然没有想得出来,但嘲讽林墨,他可是乐此不疲。

    青黛楼,拾花街的一家比较大青楼,青黛楼里有一爱穿黑色装束的的头牌,几日前曾放言,若是有人能用金叶打造一顶花轿,她就愿意招入幕之宾,或者出阁,在坊间,掀起了不小的风波。

    这事儿,还是中州“八卦小天后”百里倾城告诉林墨的。

    听着耿白的嘲讽之语,大乾皇帝与大乾皇后都捂住了脸,仿佛自己的脸都快被丢光了,这堂堂墨宗宗主,大乾的一品上卿,怎么会写出这种东西。

    宣姝太后更是涨红着脸,她没有想到林墨竟然当着一众王公大臣的面,写出秦楼楚馆的那些女子,还写得如此低俗,简直想把林墨杀了。

    而我的当事人,林墨则是一脸的无所谓,相反还振振有词。

    从矮桌后站其身,看着那些笑自己的王公大臣,道:“哦,各位大人都知道这青黛楼楼的白金女?看来也是那里面的常客呀,真是本卿的知音啊!”

    说着,林墨又看向笑得最欢的耿白,笑道:“耿大夫,你都年过五十了,还关心 姑娘的功夫好不好,你可真是老当益壮啊!在下实在是佩服。”

    林墨的这一番话立时让耿白笑不起来,一张老脸完全耷拉,虽然他已经年过五十了,但是作为男人,被人暗讽说不行,这让他恨得压根儿痒痒。

    但是眼下,耿白却是不敢发怒,这可是在文英殿,不仅一众王公大臣在,大乾皇帝,大乾皇后与宣姝太后也在,若是自己对林墨发了怒,那可就是触犯上官了。

    于是,耿白只得将怒意压了下来。

    在文英殿,当着自己的面,说那些秦楼楚馆的事,宣姝太后忍不住了,当即喝道:“全都给哀家住嘴,这里是文英殿,不是你们的府第,你们是我大乾的王公大臣,请注意你们的言行。”

    宣姝太后发怒了,全场都安静了下来,然后整齐的起身行礼:“臣等知错,多谢太后娘娘教诲,臣等定当谨记。”

    宣姝太后收敛住怒意,将视线投向林墨,淡淡的责问道:“林卿,你贵为我大乾帝国的一品上卿,却不重品行,怎能写出如此低俗的东西,你可知错?”

    林墨开口要说些什么,荣王却是抢先了开口。

    荣王脱出队列,对大乾皇帝三人行了一礼,道:“母后,儿臣以为林上卿并无罪过,而且是三人中对下联对得最好的一个。”

    见荣王竟然站出来为自己说清,林墨先是愣了会儿,才想清楚了其中的原因。

    今日耿白多次为难嘲讽自己,而耿白是荣王的麾下,这个时候站出为自己,无疑是在告诉自己,耿白今日之行为,与他荣王并无关系。

    今日耿白的行为皆被宣姝太后看在眼里,她又如何看不出,荣王站出来为林墨说话,是在澄清他荣王与耿白今日之行为关系,希望林墨不要记恨的潜在话语。

    现在林墨的态度未明,加之不久让自己拿下了户部曹源,又瓜分了一般刑部,宣姝太后也明白,还不到与林墨交恶的时候。

    若是一旦交恶,岂不是将林墨推向了荣王一方?宣姝太后还没有那么傻。

    于是,宣姝太后舒缓了态度,面带笑容的道:“哦,不知荣王这话从何说起呀,不妨为哀家,为众王公大臣解释解释?”

    听着这话,林墨心中不经发笑:这个宣姝太后还真是善于变脸啊,前一秒还在发怒,这一刻就满面笑意,不过却是时时不忘,压制一下大乾皇帝。

    宣姝太后的这句话,说字了自己,说了众王公大臣,却唯独将大乾皇帝与大乾皇后扔到了一边,仿佛这个朝堂是她说了算一般。

    “儿臣遵命!”

    再度对宣姝太后施了一礼后,荣王看了一暗紫纱掩面的热娜公主后,分析道:“我们都知道,热娜公主的上联不仅蕴含青白红黑四色,以及东南西北四大方位,更是蕴含了五行与方位的对应,木-青-东,金-白-西,火-红-南。”

    说着荣王又看了一眼林墨,道:“而观林上卿对出的下联,虽然有些低俗,但却无一不对朕应上联,青白红黑对青白红黑,五行对五行,方位对方位,也算是妙极了。”

    经荣王这么一提,众人在注意到了这一点,的确这对的虽然是有些低俗,但无疑不是对的最好的,最妙的。

    于是,晋级招亲大会的第三试的人出来了。

    林墨,顾力,石常。

    在一片议论声中,文试结束了,但众人并没散去,因为下午申时初便要开始热娜公主招亲大会三试最后的一试,便移步至了鸾英殿,开始享用宫宴。

    这一顿宫宴吃得有些压抑,宣远荣王并没有和林墨怎么说话,起初他们还以为林墨参加这次招亲,只是为了应付应付皇帝,没想成功晋级到了最后一试。

    更可气的是,两人准备在这场招亲大会上给林墨一个下马威的,没想到,却是全盘落空了,还让林墨长了脸,尤其是今日的文试。

    宣远,荣王,宣姝太后,大乾皇帝都打着各自的算盘,林墨对此却是无甚,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赢了下午申时初的第三试。

    然后将那正在敬大乾皇后酒的,能歌善舞的西域美人儿抱回林府,好能一个人静静欣赏那性感香艳的西域之舞。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