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6章 分道扬镳
字体设置
    间或张子民又道:“你是红色的红吗?”

    基于这年纪追星的崇拜心理,小虹觉得他一切都是完美的,笑着回答道:“不是小红的红,是彩虹的虹。”

    想了想她又低声道:“民哥,你想知道我姓什么吗?”

    “不想知道。”张子民道。

    “你真讨厌!”

    小虹不鸟他了,过去坐在她妈旁边守着……

    一夜无话,第二天九点钟时候,冬日里的阳光也升起来了。

    张子民还在深睡,手边有篇日志。

    最近以来很奇怪,哪怕不困不累张子民也可以进入最深的睡眠状态中,并且仍旧有直觉,需要的时候,譬如预感到威胁的时候可以在毫秒级的响应时间里醒来。

    “妈,你看,这家伙处于危险中竟是睡那么死。”

    妇女比张子民先醒了,小虹急忙和老妈说话。

    她妈道:“应该是他信任我们,才会这样的。”

    “妈你看,他呼吸是腹部起伏,并且很慢,昨夜我就开始观察这家伙了,一分钟他只呼吸四次,很悠长吸气的时候腹部鼓起,约莫7秒。呼气的时候腹部压扁,约8秒左右。”

    小虹只对着老妈时,是一副八卦少女形态,“我害怕他变成怪物,还查看了他的心率,只有30多下,妈,这是不是传说中的蛤蟆神功?在游戏中,蛤蟆神功配合‘逆九阴’超厉害的,虽然会导致修炼者的脑子不正常,但就是很厉害。”

    “说你个头啊。“

    妇女要不是肩膀很疼就给她一下,又道:“你怎么知道你这么说的时候他听不到,你又怎么知道你这么没礼貌不会把他惹怒。”

    小虹很高兴,老妈还能骂人,代表她盛恢复的还不错。

    放心下来后,小虹不鸟老妈了,又比较好奇的开始观察张子民,看了整个晚上,仍旧有些看不够的节奏。

    随即发现他手边的位置,有张日志模样的纸,上面写道:

    今天白天就已经很冷,出外勤时候遇到了比想象中多的幸存者。但无一例外充满了警惕和攻击性,几次导致突击队陷入危险,局面险些失控。

    这意味着我之前也过于乐观,形式如此,估计人类间会更快的进入相互淘汰。

    人们充满了排他性,依据信任而产生的规则已确认分崩离析,不确定我还能做多少,但看到小虹她妈似乎心态受到我影响而险死,我不觉得我错了,相反我觉得人类还存在最后希望。

    如果能守住最后的人性防线,那我仍旧认为,人类能守住本源不灭,绝地反击是有可能出现的。

    12月2日晚,邮区外勤突击队指挥官张晓明被困超市时留。

    小虹看完之后楞了许久,又递给了她妈看。

    她妈看后也若有所思。

    小虹道:“妈,他说你是受他影响才导致遇险,这是真的吗?”

    她妈想了许久点头,“好像是。”

    小虹有些担心的道:“妈,虽说是他的锅,但他也来负责了,并尽了他全部的努力,你不要怪他。”

    她妈无力的翻翻白眼寻思:正巧,老娘也想这么说,不愧母女连心。

    “妈,你觉得这货是LV几?”小虹又很八卦的道,“之前你说过,超市里的强化尸是2级,那就有可能出现3级和4级,同时你说过天生万物一物降一物,人类中也应该会出现LV3甚至是4?”

    这的确是妇女总结出来的,盯着张子民看了许久,她又微微摇头:“我不知道,我觉得他最强的能力不是自身力量,是他给别人的信心。心态是决定能力下限的东西,是真正的最强屠龙技!”

    什么跟什么嘛,小虹真有点心口坠入深渊的节奏,以她对老妈尿性的了解,像是老妈很喜欢这家伙,这不是凌乱了?

    “他没这么厉害的吧?”小虹憋出了这么一个说服力不足的说辞。

    她妈就此不说话了,想了很多,包括接下来是否跟着他走的问题也权衡了很久……

    9点15的时候,张子民伸个懒腰醒了过来,睡的真好。

    这说明对她们没有警戒心,否则张子民知道自己一定会惊醒。

    这么想着,张子民直接提出了带走要求,“你们跟我走吧,回基地。”

    “好啊……”小虹有点紧张又不太好意思的样子答应。

    但妇女又迟疑片刻摇头,“不好意思,我拒绝被带走。”

    “我是官府救援队。”张子民道。

    “我知道,但我仍拒绝。”

    “有理由吗?我想听听?”张子民道。

    妇女注视着他,“难道是要听了后,逐一反驳我的理由?”

    “没这打算,只是有点好奇你怎么想的?”张子民道。

    妇女道:“灾变以来我们母女经历了很多,现在已很难去适应别人了。没有不信任你的意思,但你背后还有其他人。你也不是做主的人,假设我们母女必须去适应别人,我们宁愿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建立自己的据点,由我们自己去挑选一起作战的队友,而不是被别人强行指定。”

    “我打算,用这么久以来积累的认知和经验,掌控我们自己的命运。”这是妇女最后的总结。

    “行,你们好自为之。”

    张子民不在停留,起身背着包就走。

    “这……”

    这导致母女两个也有些措手不及,想挽留再说点什么,却似乎又没什么好说的,只得一切尽在不言中。

    走出两步后,张子民又停下脚步回身道:“关于不能随意伤害其他幸存者这事,你们知道的对吧?”

    妇女在迟疑。

    小虹则直接道:“我们被伤害的太多,难道等他们来伤害我。照你的思路还会吃亏的。”

    “是会吃亏,但这肯定不是乱来的理由。”张子民道,“内心里你们肯定知道,不可能依靠你们两个支撑过末日,既然需要其他人,就需要规则,也只有一定程度的信任才,能建立规则。”

    小虹道:“那我们有危险怎么办?”

    “报警……额,我的意思是找我求救,破坏我的规则就等于向我宣战。对你们,对你们的敌人都是。你们如果真想有个基地好好过日子,相信我,你们一定不会想对我宣战的。就说到这里吧。”

    张子民走了。

    “你好歹留个联系方式啊?”小虹又追着过去。

    已经处于扶梯上的张子民说了一个频率,又道:“这是我公用求救频率,不确定能否收到,但只要收到我就来。别问真的假的,内心里你知道我会来的。”

    “真的假的?”

    小虹仍旧问了,但他已经走不见了。

    于是小虹又跺脚道:“你真讨厌……我只是想和你多说两句话而已。”

    就此,她很气恼的回到老妈身边,总像是失去了什么一样。

    妇女想想道:“将来你会成熟起来的,这超市是我们的,我会建立个像样的基地,将来亲手交给你。”

    小虹作死的逆反语气道,“但我只想骑着一匹白马去流浪,找个安静且风景好的地方,晒晒太阳发发呆。”

    妇女有些尴尬:“我早告诉你那些文青穷游女脑子有病的,那种游记是毒鸡汤的,现在末世。”

    “那些年,你不就写着这样的游记邂逅了老爸,然后有了我?”小虹不服气。

    妇女呵斥:“别提那王八蛋,你没有老爸只有老妈。正因为老娘当年泥足深陷,现在才能这么提醒你,然后将来,你也会把这些明知会惹毛儿女的理论很啰嗦的重复给你的儿女听,这会惹毛他们,但你仍旧要说,因为这就是传承。”

    小虹有些脸黑……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