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 → 可以翻页
19莫名其妙的针对(三更)
  字体
    韩怀义按着她的指点,转头就看到一个身材略胖,穿着身暗花的大褂的中年人正从辆黄包车上下来。(书^屋*小}说+网)

    他下车处是家名叫恒顺的船行。

    将这个名字记在心中韩怀义没吭声直接一脚油门。

    时年洋车还是个稀罕物件。

    走在路上很是引人注目,这个时候乐博安其实也已经看到了777的车牌,他再回头看着这辆车的来时路。

    熟悉租界情况的他明白,那边不远就是公董局所在地。

    乐博安脸上不由闪过些阴霾。

    韩查理在租界的势力实在太根深蒂固了,香帅现在又把那件事给他做,山口明宏因此也要去找他帮忙。

    可是要让韩查理再和日本人搭上的话,他在上海都没了立足之地。

    我该怎么办呢?乐博安一时有些恍惚。

    此时此刻山口明宏正和女儿交代:“荷子,今天傍晚陪我去拜访一个人,你在下午四点到我这里。”

    “好的,父亲。请问是去拜访谁呀?”

    看着聪慧美丽的女儿,山口明宏笑道:“就是那个名传沪上的韩查理呀。”

    “啊?”山口荷子惊讶的想,父亲为什么要我一起去呢。

    山口明宏给出了个不太合理的答案:“同样是年轻人,他走在沪上所有同辈的前列。我希望你认识他,并能从他身上学习到些东西。”

    “是,父亲。”山口荷子敏感的觉察到了些什么,但她没有吭声。

    她走出父亲的住处时,乐平波迎了上来。

    山口荷子对他微笑着道:“抱歉了乐桑,今晚我要陪我父亲参加一个宴会,所以不能和你一起吃饭了。”

    在楼上注视到这一幕的山口明宏回身坐下,从抽屉里摸出本书来。

    这是他的好友东乡平八郎赠送给他的。

    书面上写着知行合一四个字。

    白瓷盛放的茶水散发的袅袅香气间,先贤的智慧流淌于心头。

    不知不觉日头已西斜。

    这时桌边的电话忽然响起打断了山口明宏的读书时光,他拿起来后忙毕恭毕敬的站起,称呼对方道:“三井先生。是的,过会我就会过去。”

    山口荷子按着约定的时间走了进来,然后屏住呼吸。

    因为她知道,能让父亲这么接电话的只能是三井先生。

    果然打完电话的山口明宏和她说:“看来三井先生对韩查理很是重视啊。”

    “父亲,能告诉我什么事吗?”

    “等会你就知道了,总之,此行的成功与否关系着三井先生的商业布局。”山口明宏将桌上微凉的茶水一饮而尽,然后走去窗前琢磨着。

    张之洞忽然将此事交付韩查理负责,彻底打乱了三井先生获取大冶铁矿的计划。

    要是我能为三井先生办妥此事的话。。。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可以的。

    日人千般算计之际法国餐厅的经理杜威特正在韩怀义家忙碌。

    得知韩查理今晚招待的是法国总董,同为法国人的杜威特都为韩查理额人脉而吃惊。

    因为他还没听说过,费沃力会到谁家里去赴宴。

    让他更惊讶的是,鱼儿小姐居然跟在厨师边上认真的学习着,还时不时拿小本子记录。

    “鱼儿小姐,您学习西餐的做法干什么呢?”杜威特就好奇的问她,鱼儿似懂非懂正在猜他说什么,韩怀义在外面喊了起来:“小心啊,看着点别让这丫头偷吃东西。”

    杜威特不由哑然失笑。

    鱼儿立刻问:“少爷,你说什么呀,人家都笑我。”

    韩怀义如实一讲鱼儿立刻气冲冲的和他玩命去了。

    就鱼儿难得撒泼打滚时魏允恭忽然打来电话告诉韩怀义。

    他听人说东洋人似乎要对他不利。

    韩怀义闻言一愣,因为这个信息来的有些莫名其妙。

    东洋人现在好好的就要对付我干什么,我吃他们大米拉?

    魏允恭和他说:“我一个手下在沪上有个亲戚是舟山人,是搞棉纱运输的,所以平时和日侨有些许接触。据他说他无意听说东洋人也想做沪上的海运生意因此想针对你,但具体怎么做他就不知道了。”

    棉纱运输,和日侨有联系?

    韩怀义敏感的觉得这件事应该没这么简单。

    日本人哪有要搞人之前弄的外国人都知道的道理,这倒像是故意放风。

    这时他忽然闪过个念头。。。

    韩怀义就先问魏允恭那个报信的人在哪里。

    “我问问啊,你那个亲戚呢。”魏允恭对着身边的人问,感情他第一时间得知情况就打电话来了。

    然后韩怀义听他说对方刚走没多久。

    韩怀义随即就和他说:“你赶快问下,你手下的亲戚是不是在法租界,商行的名字叫恒顺船行。”

    魏允恭得到肯定答复后他都惊呆了:“你怎么知道的?”

    韩怀义却笑了,看来我还真没想错。

    他立刻请魏允恭帮他将那厮抓住,直接问他乐博安到底给了他什么好处,此事到底出于什么目的。

    “这。。。行。你等我电话。”魏允恭虽然云里雾里,还是赶紧放下电话帮他去办事了。

    韩怀义则一把抓过鱼儿,抱着她的小脑袋就亲一口,哈哈大笑说:“鱼儿又立功了!”

    接着那厮却在那里擦嘴:“呀呸!好臭的猪头。”

    鱼儿红着小脸气愤的说:“我哪里臭!我香喷喷的!”

    奶猫情急之下抓住少爷的爪子便是狠狠一口,但这丫头抬头却见之前上楼的王妈周妈正站在楼梯上瞅着她笑,鱼儿羞急的没主张,索性钻少爷怀里不出来了。

    少女已日渐长开的娇躯柔软活泼如小鹿,她心中也跳的如小鹿乱撞着。

    败家子举着左手看牙印,右手搂着鱼儿充满弹力的腰肢正要继续胡说八道,却见一辆陌生的汽车停在自己的家门外。

    西装革履的山口明宏带着女儿下车后,很规矩的站在门外按响了韩公馆的门铃。

    韩怀义透过窗远远的看到一身和服打扮的山口荷子,明确来人身份的他不由乐了。

    有意思,才有人故意放风东洋人就登门了,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韩怀义就冲等待他指示的王妈说:“你要那个日本人把女人留下就可以走了。我用完会给他好评的。”

    王妈直接懵逼了:“啊?”

    “开玩笑的,让他们进来吧。”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