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一、马贼(二)
字体设置
    “沙陀不是河中人?”

    张枢摇了摇头:“沙陀人是原来则天武朝时从北地西迁到西域的部分突厥部族,大唐征西域打败突骑施人就又重新投归大唐,被安置在北庭散牧,倒是和从河中昭武九姓各部族不太一样。不过晋王当初在征讨黄巢时,从沙陀渍的昭武九部借了一部分兵马,现在晋军中康安米何曹史石几姓将领,大多出自昭武九部。”

    “有什么不一样?”

    “嘿嘿,他们信奉祆教火神,武皇却在拜佛,陛下以为呢?”张枢冷笑一声。

    “那草原上的马贼是怎么回事?”

    “你想这些河中人从西域吐火罗以西的昭武之地不远万里逃了出来,还能剩得什么家当?也幸赖沙陀部与他们有些交情,所以这才收留了他们。可是这过日子,这放牧的马牛羊和骆驼又是从何而来?这漠北草原最大的几支马匪就是这些部族的族人,只不过他们从不抢劫沙陀部罢了,你家有面他们给的信物,原来在你四叔翁的手里,只不过随着他被杀,昭武部落所给的信物也随之丢失。原来每年他们还向晋军贡马两千匹,你祖父当年也是穷得很了,就选派了三十多名义儿军就是跟着他们干这没本钱的买卖。可惜,到如今还只剩下了六人!而且这几年也失去了联系。”

    “怎么回事?”

    “你当这马贼是那么好当的,都是刀口上舔血的买卖!”

    “哦,与契丹人的仇怨与这有关?”李岌问道,当年李克用生前大骂耶律阿保机背信弃义的时候,似乎阿保机并没有向梁王朱温请求封号,那是以后的事。

    “随着这契丹部落兴盛起来,威胁到了在幽州以北活动的部下生存。你祖父就专门到草原上与阿保机见了一面,相约为兄弟,意思是只要不抢契丹,阿保机在草原上就对这些人睁只眼闭只眼只当没看见。这阿保机当初答应的好好的,也怪这些人放松了警惕,可能是弄到的马匹太多了些,足有三千多匹。这阿保机见了眼红,有一天突然带着大军包围了这些人在炭山的天岭寨,把近千人屠杀一空,数千匹准备送往晋地的军马也被全都抢了去。仅那一次,武皇所派的义儿军首领就死了十六个!”

    “我说当初祖父会生那么大气,原来是有血仇。”李岌说道,“我父亲他无法直接联系这些人吗?”

    张枢摇了摇头说道:“当初武皇把与昭武人进行联系的方式和信物都给了你四叔祖,晋王要过几次,他都不肯给。这可是他的本钱,轻易不会交出来,后来他一身死,那信物就也随之丢失。”

    李岌道:“还是给的利益不够,这世界上没有不能交换的东西。”

    张枢听了笑道:“陛下此言,雄心远大。”

    李岌道:“这天下都是我家的,算是什么雄心?!”

    张枢在听后却怔了半晌,然后叹息一声:“这天下的事,难说的很啊!”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李岌笑道:“谋先事则昌,事先谋则亡,先多做些准备总归是有好处的。朕平生所愿,唯天下安康昌盛,百姓安居乐业,华夏威服四方而已!”

    张枢看了他半天,然后才说:“但如陛下所言!”

    李岌瞅着屋顶看了一会儿,突然悠悠开口问道:“张总管在离世前,真没把密谍司的事情交待给你?”他指的是原来掌管晋军密谍的前河东监军,晋阳宫总管张承业。

    张枢一楞,随后摇头答道:“义父认为密谍司是前唐皇家之物,所以根本没有交待,现在只怕那些人早已经星散了。况且晋阳宫依附先帝而生,若是老奴有密报渠道,也不会坐视先帝乱起身边。”说罢不由叹息了一声。

    李岌沉默了良久:“汉代绣衣使,前唐不良人……密谍司的存在自然有它的道理,既然星散,就慢慢把它恢复起来……这事,就交由你去负责。”

    张枢沉吟一下,最后还是无奈地答道:“老奴遵旨。”

    搞定了张枢,李岌又命人将李嗣丰、李存朔两人喊来,当着张枢的面,交待他们以后由张枢负责联系。

    “你们现在手下有多少人?”在吩咐完后李岌问道。

    “四个寨子,有五百多名兄弟。”李存朔答道。

    “在契丹那边昭武部的马贼有几伙?”

    “这些年由于契丹人的打击,昭武部的马贼留在东北草原上的不多,现在只剩下七、八支,大约有两千多号人马。”李嗣丰答道。

    “你们和他们还一直保持联系?”

    “是,他们要通过我们的渠道卖马,另外,幽州那边也有马贩子与他们有连络。”李存朔说道。

    “好吧,你们不用再出面抢劫了,手下的人马朕另有重用,有要紧的事要你们去做。”李岌说道,“几座山寨里的花费度用去找张总管解决,以后由朕负责供应。”

    “是,臣下遵旨。”两人面带喜色回答道,他们这次亲自来晋阳,就是因为契丹方面逼迫很紧,山寨生存困难,来找晋王府想办法。却没想到这少年天子没等他们开口,就主动把供应的事情揽了过去。

    对于这些人的使用,李岌自然有自己的打算。

    晋阳方面的商队在冬天还依然保持着与北地的贸易。

    张淦和郑裕所负责的皇家商队已经有了一百六十多辆四轮马车,由于没有足够的挽马,正忙着把马车改装成牛车。在草原上,马的数量依然要比牛要少得多。牛车虽然速度较慢,用来运送货物,倒没有什么问题。

    草原上散放的犍牛野性未泯,需要重新驯服。

    这些被阉割后,又被穿了牛鼻,戴上乱套的犍牛在背上被压了两条装满湿沙的麻袋,四肢战战,看上去非常的可怜。牛的饲养成本只有马匹的一半,对于屯田区来说,使用耕牛拉车犁地,要比饲养挽马划算得多。

    对于以几座皇家庄园为基础所发展起来的皇家商会来说,现在出产的商品和收购的原料实在太多,而挽马太少,大部分运输车辆也只能是改用牛车了。

    如果是单纯拉车的话,似乎骡子是一个更好的选择,这种公驴和牝马杂交的品种虽然奔跑的速度不如快马,但却胜在挽力够大,而且性格也更为温顺。

    ……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