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 → 可以翻页
第179章 蛇娘子
  字体
    花姑子听到周昂的声音,立刻一口将本命精华吞下,而后戒备的看着不断走近的周昂。(书=-屋*0小-}说-+网)

    葛良功站在周昂身后较远的地方,她虽然好奇,但终究还是有些害怕,毕竟花姑子确实是个妖类。

    “你是什么人?”花姑子浑身紧绷,身上气息也凝聚到顶点,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架势。

    “陕西布政使周昂,你腹中的孩子是他的?”周昂脚步停在了距离花姑子一丈远的地方,而后指着棺材中的安幼舆问道。

    听到周昂身份,花姑子明显放松了一些警惕,对于周昂的名声,即便是妖类的花姑子似乎也有所耳闻。

    花姑子微微叹了口气,没有回答周昂,不过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本官对妖类并无偏见,如果信得过本官,不妨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或许我能帮你也说不定。”周昂继续说了一句,同时又向前走了两步。

    花姑子对周昂已经逐渐放松了警惕,也没有在意周昂靠近,片刻后开口说道:“我本是獐子成精,几年家父虚弱时被猎户所擒,是安郎路过买下将家父后放生,因此我们一家欠下了安郎的恩情。近日家父的元神大劫将近,若不报此恩恐天劫难渡,不久前正巧安郎路过华山,我们便化形与他相见,开始了报恩.....”

    听着花姑子的讲述,周昂没有开口,而后花姑子继续说道:“后来安郎又来华山找我们,不过那一次正巧遇到大人也在,我们不敢现身,所以那次安郎没有找到我们。”

    花姑子此话一出,周昂也是一愣,没想到这事还和自己扯上关系了,似乎自己当日如果不是碰巧出现在华山,安幼舆和花姑子的故事进展应该很顺利,也就不会出现后面这些变故了。

    “那后来又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就死了?”周昂又问了一句。

    “后来安郎被禁足家中,眼看家父雷劫将至,我便偷偷潜入城中,夜里与安郎私会,并谎称就住在城外姨母家,谁知这一句话便埋下了祸根。”花姑子继续说着,果然又是一出以身相许来报恩的故事。

    见周昂没说什么,花姑子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华山有只大妖,本体是一条巨蟒,她知道了父亲将渡雷劫,便也来到了西安城外,想吞了父亲以增功力。我们自然打不过她,便弃了那处地方逃走。可谁曾想安郎竟在七天前的那个晚上又寻了来,而后安郎便被那蛇精引诱,被吸了精血而亡。”

    “原来是条大蟒蛇,那你是如何让他魂魄还阳的?”周昂终于知道了前因后果,现在就只剩安幼舆魂魄还阳这一点疑惑了。

    “是我父亲前往幽冥地府,在崔府君面前苦苦哀求了七日,愿意以一身道行和阳寿换安郎还阳。今日崔府君终于恩准了,可怜我父亲就此生死道消!”花姑子无比悲痛的说道,这一套报恩操作也是弄得一家人家破人亡。

    周昂听到竟然是老獐子用自己的道行换了安幼舆还阳,心中也是感慨万千,而后说道:“这恩情果然是不好还的,你父亲多活了几年,最终却还是将命还给了安幼舆,甚至还搭上了你这个女儿,不过你们一家为了报恩到真是不遗余力。”

    “唉,我们虽是妖类,却也知道救命之恩涌泉相报,如今安郎肉身精血耗尽,空有神魂也会很快消散,我不用本命精华又如何能救他?”花姑子一脸无奈,却对舍弃自己性命毫不后悔。

    周昂赞赏的点了点头,在他看来这獐子精一家是真的做到了有恩必报,算人是妖类,但是却比大多数人做的更好。

    于是周昂又上前几步说道:“要救你相公,无非就是补足他的精血,也不是非要你的本命精华不可。”

    “大人什么意思?除了我的本命精华,短时间内哪还有办法恢复安郎肉身?”花姑子急忙问道,虽然不明白周昂的意思,但她隐约感到周昂似乎有什么办法。

    “眼下不正好就有吗?你可知道那蟒蛇妖的踪迹?”周昂忽然大有深意的说道,问的却是蟒蛇妖的踪迹。

    花姑子闻言一惊,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周昂,而后担忧的说道:“听说她在华山有处洞府,但是此妖道行极深,据说都快要成就真仙了。”

    “快要成真仙?也就是说还不是真仙了?”周昂顿时更来了兴趣,他真仙都不怕,又岂会怕一个只是要成真仙的妖类。

    “这.....大人不会是想?”花姑子越发的震撼,她已经可以肯定,眼前这个人类大官竟然想去杀死那快要接近真仙的大妖。

    周昂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而后不以为意的说道:“在本官治下,不管是谁胡乱作恶,都不会有好下场,这蛇精的劫数也该来了。”

    夜色下西安城门打开,接着一支三千余人的军队从城中涌出,朝着华山方向而去。

    这一次周昂要捉拿一个元神境的大妖,不像上次对付雪妖那样乔装行动,而是大张旗鼓的出动大军,似乎要以凡俗力量来对抗妖类。

    当周昂带着燕赤霞宁采臣和三千郭北营士兵出城的时候,许多眼睛也都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师姐,你说那兴建伯用凡人军队去围剿一个元神大妖,他到底怎么想的?”冯府中三郡主一脸好奇的向周芸问到,如此大的事情自然逃不过她们的眼睛。

    周芸看着三郡主笑了笑,而后开口说道:“应该是想做出一副姿态吧,告诉那些隐藏在西北的妖族,让它们安分一点,毕竟真正的大战即将到来,他也不希望这些妖族到处作乱。”

    “那我们要不要也去帮帮忙?”三郡主随口一问,看起来这位也不是个安分的主。

    周芸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点了一下三郡主的额头,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别去添乱了,锦上添花哪有雪中送炭好?”

    另一边周昂带着郭北营很快便来到了华山脚下,只是看着奇峰险峻的华山,花姑子一时也为难了起来。

    她只是听闻那蟒蛇精洞府在华山,可并不知道具体在什么地方。

    “这华山之中可有什么巨大的洞穴存在?”周昂看出了花姑子的为难,便开口问道。

    在周昂看来蛇类是喜好居住洞穴的,那蛇精的洞府多半也在洞穴之中。

    花姑子闻言想了一下,而后忽然说道:“大人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来,在阴山那一面有个山谷,那里确实有一处隐秘的洞穴。”

    “快过去看看。”周昂闻言立刻说道。

    很快周昂果然看到在一个隐秘的山谷中,有一个看起来挺大的洞穴,这地地方很隐蔽,也不知道花姑子是怎么知道的?

    “你怎么知道这里的?”周昂心中好奇便直接开口问道。

    “因为以前有很多族类误入这个地方,而后便再也没有出来,后来就成了我们回避的地方,说起来这里确实有可能是蛇娘子的洞府。”花姑子想了一下说道,她第一次提到了蛇精的名字。

    花姑子是獐子精,他们这种动物确实是大型蛇类捕食的对象,如此说来这里十有八九就是那蛇精的洞府了。

    那蛇娘子已是大妖,倒不至于亲自捕食其它动物,不过蛇类也有群居的,很可能在蛇娘子麾下还有不少蛇类。

    “去堆些干柴在洞窟。”周昂忽然开口对身旁的燕赤霞吩咐了一句。

    很快便有上百郭北营士兵去附近收集干柴,而后在洞口堆成一座小山。

    “点火。”周昂一声令下,便有无数火把扔向柴堆,顷刻间燃起熊熊大火,很快便火光冲天。

    就在大火燃烧起来的时候,郭北营士兵的阵型也开始变化,三百人的弓箭手从队列中间向前走去,很快便出现在队伍的最强。

    不等什么命令,当站好之后这些弓箭手整齐的弯弓搭箭,目光死死的盯着那火堆后的洞穴。

    因为气流向着洞穴流动,巨大的火焰和热气也飘向洞穴深处,浓烟也开始向着洞穴之中灌入。

    周昂同样认真的盯着洞穴,很快他就听到洞穴之中传出密集的“沙沙”声响,而且声音越来越越近,越来越明显。

    听到那沙沙声逼近洞口,所有人目光都齐聚洞口。

    下一刻在火光的映照下,密密麻麻的蛇类出现在洞口,这些蛇有大有小,大的足有手臂粗两三丈长,小的只有手指粗细筷子长短。

    “放箭。”燕赤霞一声令下。

    接着就是一阵箭雨倾斜而下,每一支箭都射在那些蛇的七寸位置,而后前面的蛇都被箭矢死死的钉在地上,还在拼命的扭动着身躯挣扎。

    不过箭矢只能暂时定住不大的蛇类,那些蟒蛇根本不惧箭矢,还在朝着继续前行着,它们张开大口吐出信子,明显是在咆哮的样子。

    第一轮弓箭手射出了箭矢,他们便有序的退下,接着手持长枪的数百士兵上前。

    这些人也不等蟒蛇靠近,便主动出击,一杆杆长枪直接将蟒蛇刺个对穿,顷刻间山谷之中都响起不断咆哮的嘶嘶声。

    “还不出来?难道没在这里?”周昂看到这大大小小足有上千条蛇都被杀死,但洞穴之中还是安安静静,不禁有些怀疑是不是找错了地方。

    不过就在周昂产生怀疑之时,忽然整个山谷都摇晃起来,连周昂等人坐下的马匹都惊慌失措的乱动。

    周昂双目一凝,目光看向那幽深的洞穴,他终于看到,在那幽深黑暗的洞穴中,一对竖瞳发出妖异的光芒,正死死的盯着自己。

    “终于肯出来了吗?本官等你多时了。”周昂勒住马缰,朝着洞穴沉声说道。

    随着周昂声音响起,摇晃的山谷止于平静,接着一个身穿黑衣披着黑纱,身材曼妙的年轻妇人出现在洞穴口,

    这妇人脸上画着浓妆,头上的发簪也是蛇形,行走间腰肢扭动,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水蛇腰。

    看到这妇人出现,周昂却不像以往那样挡在最前方,他反而轻轻的拍了拍马头,那战马缓缓的后退了几步。

    此刻燕赤霞和宁采臣一左一右的站在阵型的前侧,两人也没有祭出飞剑和长刀,似乎也不打算出手的样子。

    “你就是那个周昂?”蛇娘子一脸怨毒的看着周昂,她的声音有些冰冷,说话之中整个山谷之中都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既然知道,我劝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的好,别说你一个元神妖仙,就算成了真仙,本官也要将你绳之以法。”周昂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说道。

    蛇娘子听到周昂的话,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而后一脸讥笑的说道:“绳之以法?你说的是什么法?你的法又能将我怎样?”

    “我的法就是天公地道,就是日月昭昭。看你身上怨气冲天,血腥之气弥漫不散,也不知害了多少性命,血债自然要血偿。”周昂一脸正气的说道,他第一眼看到蛇娘子的时候眼中就满是杀意,这蛇娘子身上的怨气可是比当年的树妖姥姥还浓烈百倍。

    “哈哈哈哈......真是可笑。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杀一人为贼,杀亿万人为圣,只要我力量足够,拥有那毁天灭地重塑乾坤之能,我便也是圣。”蛇娘子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那声音响彻整个山谷。

    周昂听到蛇娘子的话微微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这个蛇娘子是真的无药可救了。

    其实像蛇娘子这样想法和心境的还非常多,甚至很多邪魔还将之奉若至理,更有甚者还衍生出许多歪理邪说。

    这些人永远不会明白,越强的实力越需要相应的心境和胸怀匹配,这样才能真正的踏入圣道。

    蛇娘子看到周昂摇头,眼中怒意更胜,她也不再与周昂废话,口中一根长舌吐出,瞬间化为一根蛇信,而后她体表一层层鳞甲覆盖,接着身躯不断拔高变化,最后一条足有二三十丈长,头颅如房屋般大小的巨蟒出现。

    巨蟒不断的挺直身子,那一身鳞甲竟然反射着月光,仿佛一声金属盔甲。

    很快她的身躯便超过了山谷的高度,那一张血盆大口张开咆哮,仿佛一口能将九天之上的月亮都吞下。

    下一刻巨蟒头颅低下,朝着山谷中一声咆哮,一股巨大的气浪夹杂着浓郁的血腥味席卷而过,吹的树木哗哗作响,顿时飞沙走石。

    在这巨蟒面前,山谷中的人看起来连蚂蚁都不如。花姑子看着蛇娘子巨大的本体,也是本能的瑟瑟发抖。

    眼看蛇娘子就要一口将所有人吞掉,阵型最前方的燕赤霞忽然一爆呵:“黄金战意!”

    “战”

    “战”

    “战”

    几乎同一时间,三千郭北营士兵齐齐三声连吼,接着每一个人身体上都弥漫出一道金光。

    这些金光凝实厚重,顷刻间便在阵型上空汇聚。

    接着一个身穿黄金战甲,手握金色长枪的战神出现在虚空。

    战神身高三十三丈,与巨蟒不相上下。

    他身躯宛若实质,气息与三千郭北营士兵紧紧相连。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