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帮助一叶
字体设置
    第十九章

    “嗯!.......”苍坐在学校医务室里偷偷的拿了个绷带,将自己的腿给一点一点的缠上

    “嗯.....嗯!嗯.....”终于缠完了,打上结后,用校kù遮住。

    “呼~”扬起头轻轻的吸了口气,往问口望了望,确认没人后,小心翼翼的站起身。

    腿还是带有内伤,但至少苍可以装装样子。

    他不能让大家知道他的腿的事情,这样会给他们添麻烦的,为了避免他人为他操心他必须隐藏起来,直到腿好为止......再次。

    苍在小学的时候,一次在邻居家玩的时候,不小心从二楼掉下来,(五米高)直接腿着地!他没有告诉爸妈,因为怕他们担心,加上不能让他们因为他的不小心使得他们用上家中的生活费用。他不能这么做,当然那个朋友也没有告诉任何人。当时苍掉下来后,居然还勉强站起来了,朋友在一旁看着他痛苦的样子一句话也没说,朋友本想扶他进屋,但苍做了个‘不用了’的手势,一言不发的一瘸一拐的走回了家,父母也没有察觉到,但苍知道这会留下后遗症,所以他放弃了成为运动员的梦想,开始从事音乐。

    (作者:现实中作者我真的从二楼掉下去过,一样是腿着地,我也没有告诉爸妈,那时的痛苦我已经记不清了,但后来我才发现我有后遗症,所以我就把我的设定加到了苍身上,你们也可以把苍当作我,我就是苍好吗?因为苍的人生中包含许多作者我本人的经历,相当于他就是我,我就是他。)

    苍提起书包,假装什么事业没有一步步走出医务室。

    学校才刚放学,苍和瑛就从教室出来急着到医务室一个人偷偷包绷带了,瑛则是赶着去帮镇上的爷爷奶奶们的忙,现在还不晚,人还没有走完,也可以说才刚放学,肯定还有留下学校。

    苍打开写着自己名字的储物柜,把里面的鞋拿出来,蹲下来穿进去并绑上鞋带。

    往地板上蹬了几脚后,提着包随着其他人走出教学楼。

    (手机铃声)~~

    “嗯?”打开手机看了眼,穹发来的短信,上面写着

    “我和朋友一起回去,你先回家吧”

    (朋友?)

    苍放下手机,没有多在意穹的那个‘朋友’是什么意思,只管自己走出教学楼

    “唉!?什么嘛~”刚出门就听见悠在门口发出惊叹

    悠看着手机表情很无奈,苍提着包走到他身旁

    “怎么了?”

    “哦?啊,苍....嗯...那个..穹原本叫我等她于是我就等了,但穹那家伙确跟朋友一起回去了,叫我自己一个人回家去什么的..”

    悠脸上带着苦笑十分无奈的对苍说

    “这个穹也跟我说过了,她和朋友一起回去...”苍把悠的手机凑过来看了看穹发来的短信,上面写着。

    “和朋友,我先回去了,你自己回家去”

    苍看着这条短信沉思了一下,心想:“为什么给我发的短信态度就好一点,给悠就......嘛,算了,这也没什么好在意的”

    “你们两个怎么了?”这时,渚一叶突然出现在两人面前,悠被她吓了一跳,

    “啊....没什么,只是穹说让我等她一起回去结果她居然和朋友一起走了,叫我们自己先回去好了...”

    悠苦笑着说,一叶听后,侧过头

    “其实,我也被瑛丢下了...”

    “这我已经料到了,瑛会赶在你前面跑出学校”苍凑过去微笑着说

    “啊?是这样啊”悠感叹道

    “如果不介意的话....希望你们两个能陪我走走好吗?”一叶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嗯,我不介意的”悠点了下头

    “这也不妨...”苍也轻轻点了下头

    ............

    三人走在沙土路上,周边是茂密的农田,风时不时吹过三人的头发

    “啊....”一叶突然跑了出去,悠和苍一愣,互相看了一眼,跟了上去

    三人最后在公路旁树林边停了下来,角落里就作祭祀台,放在里面的装饰还有祭品都已经被弄乱了,一叶马上凑过去蹲下来把祭品放回原位。

    “唉?还有这东西啊?之前都没注意到呢”悠俯下身子看小祭台

    “这是为了给夏祭的做准备,是大家一起做的哦,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被乌鸦什么的给弄乱了呢~”一叶一边细心整理一边对背后的苍和悠说

    “我来帮你一把吧”苍蹲了下来和一叶一起整理

    “唉?我我也来帮忙”悠也蹲下来一起帮忙

    “.........”

    苍把掉到地上的瓷罐放回原位,一边整理一边说

    “像这种事情大家一起做一定很开心吧,”

    “嗯,真的很开心,和朋友一起完成一些必要的工作,感觉十分的安心。”一叶把橘子放回盘子上。

    “哎~有机会的话我也想做呢~和大家一起”悠感叹道

    把最后的苹果放回盘上后,三人站起身擦了把汗

    随后双手合十向祭台拜了拜,求福

    “那个...请问..那个..能陪我一起来吗?......本来应该是要和瑛一起去的,但瑛因为有别的事情所以...”

    一叶边拜福一边不好意思对两人说

    “是给夏祭的做准备吗?”苍问道

    “是的,瑛明明还有巫女的职务在身,但她确总是努力过头...所以我就想帮她稍微减轻一点负担也好...”

    一叶低着头说道

    “好啊,我很乐意”悠露出微笑

    “唉?”一叶愣了一下

    苍搭上悠的肩膀说“你说的我们都理解,瑛总是忙来忙去的,替她做点事也是应该的”

    一叶一喜重重的鞠了一躬“啊..太太谢谢你们了!!”

    “哦,不不不!赶紧直起来!没必要这么激动”苍急忙将她扶起来

    “对..对不起,我失态了”一叶擦去激动的眼泪,三人互相笑了笑

    几小时后..........

    “那么,你们两个就拜托负责那边那堆草绳吧”老婆婆微笑着对悠和苍说,指着角落里那堆草绳。

    “是,”两人点点头,蹲在那,每人分一份量,各自结起绳来

    苍和悠一叶等人,来到神社,帮叔叔阿姨婆婆们帮忙准备夏祭的准备工作

    天还没黑,太阳也还没下山,还有很多空闲时间给他们

    “嗯.....嗯~....唉!”悠草绳结着结着又散开了

    再尝试一次但还是失败了。

    “春日野同学,草绳不应该这样结,应该想这样,这~样嗯.....学会了吗?”一叶熟练的将草绳结成各种样式。

    “嗯.....我在试试吧...”悠再次尝试,按照刚才一叶刚刚的动作走向慢慢的结

    “............”

    “嗯..........唉!”绳子又散开了

    一叶有点不耐烦了“不是那样!是这样,.....真是的”一叶夺过悠手中的绳子,坐在他面前辅导他。

    “看好了,这里要这样,这边要这样~要像这样...好了,学会了吗?,嗯?你有在认真看吗?”

    “额....抱歉,我还是没怎么看清...”悠难为情的挠了挠头

    “唉~你呀~好歹也认真学一下手工业啊~你看朝正君就结的很好”一叶指了指身旁认真结绳子的苍。

    苍十分熟练的将一根根绳子结成各种样式,眼睛就没离开过工作

    “哎?苍你怎么这么熟练啊?”悠惊叹道

    苍没有看他边结绳子边对他说“我好歹是在一个手工业强大的国家长大的,这点技巧我还是懂的...”

    “唉?也...也是哦”悠苦笑着挠挠头

    “小伙子干活这么熟练勤快,以后肯定是个负责任的好丈夫呢~”这时,一位老婆婆笑眯眯的对苍说。

    苍听后,也没有多在意只是对她自然的笑了笑

    “唉!这话题先放在一边!先说春日野君你!应该好好专注!不许分神!可以做到吗!!”一叶指着悠喊道。

    “额.....一叶你这样好可怕.....”

    “呵呵呵,毕竟小一长的太漂亮了嘛~也难怪别人会看分神呢~”老婆婆和在场所以叔叔阿姨笑眯眯的说道。

    “婆婆~请不要为他庇护~”一叶十分不满的说道

    (电话铃声)~~

    这时,传来电话铃声悠以为是他的电话,就原地转了好几圈,结果才发现原来是一叶的手机响了。

    一叶从包中拿出手机看了看,有一个未接电话,是月见山打来的(应该是渚家其中一个的保镖)。

    苍也停了下来,眼神坚定的看着她。

    她站起身走出门,点开月见山的电话,放在耳边

    “喂喂,”

    “........”(应该是问为什么不接电话)

    “对不起...不知不觉就......唉?”

    “老爷也几次吩咐过...”

    一叶咬了下牙,

    “这和父亲没有关系吧!!!”突然愤怒的吼了一句

    这时,苍轻轻的用手搭上她的肩膀,一叶侧过头看着他

    苍默默的摇了摇头,一叶也意识到了什么,转过头看到叔叔阿姨们全用奇怪惊讶的眼神看着她,一叶忧郁了起来,低下头

    “对..对不起”轻轻的鞠了一躬

    苍站在默默的看着她,沉思着

    当天晚上...............

    “请不用在意鄙人,但继上周的休息日之后,今天您也迟了两小时,所以请您尽快...”黑衣保镖站在黑色轿车前对鞠着躬的一叶复述道。

    “是...是”一叶十分无力的回应道

    一叶随即坐进轿车中,将车门关上,车就这样离两人越来越远

    悠本想叫住一叶但被苍给拦住了,悠只好停下。

    ..............

    车上的一叶看着后面的苍和悠越来越远,忧郁的低下头叹了口气,随后靠在后车座上扬起头叹了口气,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分界线......

    “哇~!好厉害!谢谢你!父亲!”当年幼小的一叶看见父亲送给她的中提琴十分的开心,高兴的扑进父亲的怀里

    “哦~!哈哈”

    后来的日子里,一叶一直在刻苦拉中提琴,每天按时对着乐谱练习,一边拉一边享受

    “请您尽早就寝吧,太过操劳会有伤身体”保镖对着在房间里练习的幼小的一叶说

    “没关系!因为我想要父亲表扬我!”就这样继续练习着.....一直。

    后来一叶在儿童文艺比赛中夺得冠军,比完赛后父亲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

    “你很努力啊~我很为你感动”

    一叶笑眯眯的接受着父亲的鼓励表扬

    分界线......

    正在开车的保镖看了眼倒光镜,后座的一叶已经静静的睡着了

    隔天.......

    房间里的风扇慢慢的转着,穹靠在g边屁.股坐在地板上,吹着风扇,看了看手中吃完了的冰棍,随手一扔。

    “JI!哈~”扬起头叹了口气,任由风扇的风吹着

    “上周...是指去海边玩的那天吗?”悠边走边对身旁的一叶问道

    “嗯”一叶点了点头。

    “昨天也是,要不是我站在你旁边...对不起”悠低下头道歉

    “不...这不怪你,其实这其中我也有冒失,应该道歉的应该是我...”一叶静静的说着

    “我回来了!”苍从后面跑过来,手中夹着三根冰棍

    “谢..谢”悠和一叶接过冰棍,舔了起来

    三人边舔着冰棍边走着。

    “朝正君和春日野君总是在操心呢,莫名的感觉你们两个ig像的”一叶笑着说

    “哎?是吗?”

    “唉?是吗?”两人异口同声。

    “哈哈,开玩笑的~没关系!今天我没有预定比赛!”一叶边开朗的转着圈边说

    一叶突然停了下来,眼睛注视着神社门口。

    两人走到她身旁。

    “怎么了?”悠问道

    苍看着一叶看的方向,用腕骨推了推悠,示意着

    悠懂了他的意思,往两人看的方向看去

    三人看见,几个男人带着穿着巫女服的瑛一步步走下神社,而这其中,就包含一叶的父亲。

    “父亲...”一叶的眼神变的尖锐,就像是猫随时要咬人一样

    苍淡淡的瞅了她一眼,随后和她一样冷漠的看着他们走下来

    瑛似乎注意到了他们,招了招手喊道

    “小一!悠君!苍君!”

    三人愣了一下,一叶默默的低下了头,一步步走向他们

    “.........”

    “叶,据说昨天的练习你没有实现联络就迟到了,我想以你的为人,一定是为了别人而努力做一件事导致你会迟到。但是说好的事情,就一定要好好遵守,知道吗...”一叶的父亲严肃认真的对一叶说着。

    “这两位是...”老爷看向悠和苍

    “唉?我我是渚同学的同班的春日野...”

    “哦!你就是那位大夫的孙子吗?哈哈哈...”

    “唉?”

    老爷一高兴激动的握住悠的手,看着他

    “当初受了大夫的不少细心照顾呢~要是遇上什么麻烦就跟我直说吧”老爷十分客气的握住他的手对悠说。

    “啊....额,谢谢你”

    “哦,那这位又是....”老爷又看向苍

    “哦,我叫朝正苍,渚同学的同班同学...”

    “是嘛....我以前也遇到过一个‘朝’的虽然我跟他的接触不多,但他的姓我确一直记在心上呢”老爷也握住苍的手。

    “嘛.....虽然不知道那个和我同性的人是谁不过.....我要是遇到了,我会替您问个好的”苍十分有礼貌的说道。

    “那么就多谢你了...”老爷松开了苍的手

    “啊.....那个..抱歉..渚同学她..啊,不对..一叶同学正在带我们两游览这个镇子”悠挠着头不好意思的说

    “如果不介意的话....让她抓紧带我们走完,我们的时间....不多..”苍接下悠的话礼貌的对老爷说

    “哦,是这样吗,那真是打扰了,你们就请随意吧”老爷没有反驳反而很客气的同意了。

    “不,您客气了,那...我们就打扰了”苍说完后和悠一起鞠了一躬

    “走吧,渚同学...”苍轻轻的搭了下她的肩膀从她身旁走过

    “啊....嗯,”一叶随即跟了上去

    .................

    离开了渚家老爷他们后,三人并着肩走在公路上,

    “对不起,让你们费心了”一叶说道

    “啊....其实我也没做什么的,都是苍在想办法,我没做什么的...”悠挠着头不好意思的说

    “你别想甩我身上~”苍不屑的说

    “...........”

    “你父亲有没有可能是来探望瑛的呢?”苍静静的一叶说道

    “怎么会!不可能!!”一叶冲苍吼道

    “他不会的....这种事情....”一叶气愤的说着

    (万一有可能的话......那一叶就是....)

    “额.....我认为苍说的有点道理,说不定叔叔真的只是因为担心所以就来探望天女目也说不定呢”悠不确定的说道

    一叶气愤的瞅了他一眼走在前面

    “他不过是作为议员要争取民望,所以就只是露个脸罢了!每年到关键时刻都这样!”

    一叶气愤的握着拳头走着,苍和悠尽量跟上她的脚步

    “关键时刻.....指的是祭典当天吗?”苍坚定的问道

    “对,瑛作为巫女必须在当晚跳奉献之神的乐舞,因为是传统仪式,镇上的大人物都会受邀到场观赏舞蹈,虽然我也能去帮忙,但每次只要仪式结束父亲就会匆匆离开!连慰劳一下瑛都不会!”

    “也就是....不理不顾吗”苍回应道

    “嗯,我是这么认为的,”一叶点了点头

    “是这样啊.....”悠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随后突然想到了什么,跑到一叶面前

    “渚同学!”

    “嗯?怎么了?”

    “你说今天没有其他安排对吧~”悠笑眯眯的对一叶说

    “唉?我确实这么说过.....”

    “难得的休息日,跟我们去镇上好好玩一天吧!”悠说着边对苍眨了下眼

    苍看着他这举动想了想,突然明白了!

    (你这家伙~想的还真周到的,)

    “对啊!大小姐!这几天这么忙!肯定把你累坏了吧!难得的星期天!就应该好好玩才对!”

    “唉?你们两个什么意思啊....”一叶话还没说完,两个就牵住她的手,拉了出去

    几个小时.........

    坐了几个小时的火车,苍和悠带着一叶来到市区的商业区,拉着她来到了游戏厅

    “那个...”不等她说完,直接把她拉进去

    三人来到一台打地鼠机前,投进了十日元后,悠将锤子递给苍和一叶,

    “另一边就拜托你啦~”苍调皮的对一叶说,舌头舔了zui唇

    “唉?”一叶还没反应过来,就开始了

    一个地鼠从机器中冒出来,苍一锤上去把它打回去!

    一叶马上慌乱的开始锤地鼠!!

    一下!二下!三下!........九十六下!

    ..............

    哔.哔哔.哔哔.哔~结束了

    苍擦了把汗,看了看分数

    苍十四分。一叶十五分

    “唉~就差一分呢~ig厉害的呀~嗯?”侧过头看见了累的直喘气的一叶

    “噗哈哈哈哈哈!”苍和悠忍不住大笑起来

    “喂~!你们两个!”一叶有点生气

    “哈哈哈哈!悠!她就交给你啦!”苍边笑着边将锤子交给悠

    “好嘞~不会让她休息的!”趁机投币!(暗示打赏)

    又开始了,一叶又开始疯狂的击打起来

    一下!两下!三下!........一百零七下!

    .............

    “来!我们进来拍张照吧!”

    “唉?这里是!”一叶刚看到这个蓬就被两人拉进去了

    三人对着摄像头,悠和苍凑到一叶脸旁好似三个最好的挚友一样,悠和苍露出灿烂的笑容!一叶也只好勉强挤出笑容看着摄像头。

    咔嚓!!!

    .................

    太阳已经快下山了,瑛一个人扶着脸,头上的‘rou-qiu’正在头上睡懒觉,瑛一个人默默的注视着远方。

    “小一和悠君他们还没回来呢~哟豆~!算了算了”扶着头上的‘rou-qiu’站起身,举着‘rou-qiu’说道,随后将rou-qiu抱在怀里

    瑛似乎看见了神社下的有个人影。

    .................

    穹抱着兔子一个人默默的走在公路上,走过寻店脸色很差

    “好热...”

    穹停了下来看着面前抱着猫的天女目瑛

    一个抱着猫一个抱着兔子。

    “啊哈~~小穹酱!怎么啦?”天女目走过来问道

    穹低下了头“苍他们...你才是为什么会在这里”

    瑛听后微微一笑“我呢...我是准备寻姐家里做晚饭的..”

    穹看向一边的伊福部商店

    “小穹酱我请你吃会中奖的冰棍吧!”

    “唉?”

    “来嘛来嘛~”瑛直接将穹拉了进去

    .................

    “嗯.....我觉得小一和苍君很像”

    “是吗...”

    “比起自己的事情,更执着于拼命为他人而奔波”

    “照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有点像....”

    穹听后边舔着冰棍边想着。

    (渚一叶很为天女目着想,但这种关心又不知道以后会进到什么地步,而苍呢.......他又为什么对别人这么执着?为什么...对我...)

    瑛和穹坐在寻店里边舔着冰棍边聊着天

    “嗯!”瑛突然出声,穹奇怪的看向身旁的瑛

    只见瑛拿出还没舔的冰‘棍’!上面写着‘中奖’两字

    穹看着瑛一会儿,随后继续舔自己的冰棍

    “还有就是很容易陷进另一件事中,自己的事情刚完成就又另一件事情要处理呢~”

    瑛边舔边说着,穹就边舔冰棍边默默的听她描述。

    ................

    “谢谢你们两个陪了我一整天,不过...你们两个也太强迫人啦呢~”一叶边走着边对悠和苍说

    “嘛~虽然我们两个有点太积极,不过,渚同学你也玩的很开不是吗,”悠笑着说

    “嗯~悠说的对~有时候你确实不能只想着比赛的事,偶尔也应该出去玩玩,放松心情”苍边倒着走路一边对一叶说。

    “嘛~就暂且听取一下你们的意见吧~”一叶又欣慰又无奈的说

    “以后要是有空,也可以叫上我们一起出去玩”苍爽朗的说

    “嗯,会的,不过.....到时候想和大家一起去”一叶露出笑容

    “当然!到时候把整个奥木染的居民请来一起出去玩!”苍张开双臂说道

    “额.....苍你这好像有点太过夸张了吧~”悠苦笑着说。

    “就是哦~要是把镇上所有人请来,到时候你得请客哦~”一叶嘲讽道

    “好吧,我错了!请不要把我的钱夺走!”苍双手合十哀求道

    悠和一叶互相看了看,不禁笑出声。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喂~你们两个~”

    “哈哈哈哈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和你们两个站在一起我整个人都不好啦~”一叶捂着肚子说

    “唉?我也是?”悠惊讶的指着自己

    “你呀~对了!下下周的星期天有空吗?”

    “咦?没什么特别的安排”悠回应道

    “嗯嗯!我也一样~”苍挠了挠头

    “方便的话可以才参加瑛的生日会”一叶微笑着对两人邀请道

    悠和苍互相笑了笑,对一叶点了点头“嗯!一定会去的!”

    ...............

    穹抱起兔子站起身,转过身对瑛说“那我回去了”

    瑛也站起身“回去的路上小心点哦,一个人没问题吗?”

    穹点点头侧过脸难为情的说“谢..谢谢你的冰棍”

    “不用谢,以后经常来就好,你也是哦~”瑛俯下身子对穹抱着的兔子说。

    穹一步步走出商店侧过身看了看瑛,瑛和头上的猫微笑着对她招招手告别。

    穹微微的点了点头,把兔子放在头上,一步步走回家。

    穹走远后,瑛四周看了看“那么~接下来呢~”

    刚准备走进屋里,突然瑛的视线开始模糊,头开始旋晕起来,整个人渐渐的向后仰

    倒在地上,猫顺势跳到地面。

    “阿勒?是我工作太多了吗.....”

    第十九章

    完

    (作者:这一章我不怎么满意,不过你们够看了吧,只要你们喜欢就好,哦!对了!看我书的人中肯定有一些人是因为喜欢看缘之空小说才看的,然后看完后直接继续玩游戏或是看视频写作业什么的,在此我想对那些人说.........求求你们啦~!至少留下四朵鲜花呀~我知道你们每天都能有四朵鲜花,但至少留点东西在走啊~评论也好啊~支持也好啊~如果你喜欢我小说的话,看到这条留言就送点东西支持一下吧~写作不容易啊~(哭)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优质好看的连载小说尽在!.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