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黄精的线索(3/3)
字体设置
    左玉书站在了最前方,路青衣,孔岱,任大仓紧随其后。

    江来因为不是清虚门弟子,随便站。左玉书也不可能要求江来和他们一样礼貌恭敬。

    雪色狮鹫靠近的时候,不断拍打而产生的狂风,一浪盖过一浪。

    浑身雪白的光芒,在太阳的照射下,更是刺眼夺目。

    的确很拉风。

    以后有本事了,我也搞一个。江来承认,这个逼装得很拉风。

    雪色狮鹫悬浮半空。

    飞辇上的年轻人,目光一扫。

    在场所有人的元气波动,全都看在眼里。

    “我乃尹喜派弟子杜长恭。各位的元气波动平缓见长,是道门学派?”年轻人于飞辇之上拱手道。

    “阁下好眼力……我是清虚派掌门左玉书,修行的正是道法。”

    杜长恭微微点头。

    目光再次一掠,最高修为者不过筑气六层。

    当他的目光落在一身黑色披风的江来身上的时候,感觉到元气薄弱,运转速度缓慢。不由叹息,又一个菜鸟级的修行者。

    江来不像过早接触太厉害的修行者势力,故意调动元气,浮于表面,也就相当于筑气三层的样子。

    左玉书拱手道:“不知阁下驾临此地,所谓何事?”

    杜长恭看向远处。

    环视四周。

    皱眉说道:“我需要去天湖山玉虚门……你可知道玉虚门的具体位置?”

    左玉书心中一惊。

    竟然是去玉虚门的。

    左玉书突然产生了一个不太好的想法,为了确认,他还是开口问道:

    “阁下去玉虚门是要登记真宗派谱?”

    听到这个问题。

    杜长恭的目光从远处收回,落在了左玉书的身上,说道:“呵呵……你连这个都知道?不过我还是提醒一下,不该问的,别问——”

    最后一个字拉了点长音,似乎有些不近人情。

    求人问路,还有这幅姿态的,估计也是平时被人捧习惯了。

    左玉书尴尬一笑。

    这种情况,他只能赔笑,不敢有任何怨言。

    比起这些,他更关心真宗派谱的事。

    如果玉虚门进入真宗派谱,那么清虚门就真的永无立足之地。

    清虚和玉虚势同水火,怎么可能会允许清虚通过测验呢?

    “阁下还没告诉我,玉虚门具体的方位?”杜长恭出声提醒。

    “这……”

    说实话,左玉书真不想告诉他。

    可是,就算不告诉,他就找不到玉虚门了?

    只会让尹喜派的反感罢了。

    犹豫片刻,左玉书抬起手指了指南方说道:“往南,十里,天湖山顶。”

    “很好。”

    雪色狮鹫拍打翅膀,朝着上方升腾而起。

    上升了数米的高度,杜长恭朗声说道:“你既是一派掌门,就应该为你的弟子负责,恕我直言,各位的修行天赋很差,倒不如纳入玉虚门下。据我所知,玉虚门弟子已过五百。进入玉虚门,起码有所依靠。不会再被人欺负。言尽于此,望好自为之。”

    杜长恭驾驭雪色狮鹫,潇洒地离开了金庭山,往南飞去。

    。

    杜长恭说的,左玉书又怎么可能不懂。

    让他加入玉虚,还不如解散清虚来得痛快!

    江来倒是听得差不多了。

    “真宗派谱第八十六位,便有可以驾驭雪色狮鹫这种实力!”江来说道。

    一旁的孔岱说道:“前辈有所不知,有些飞禽看起来绚丽夺目,实际上未必有作战能力。它们只不过擅长飞行罢了……有些陆地坐骑,反而可怕一些。”

    “哦?”

    “据说,道门冲虚真人的坐骑乃是传说中一等一的神兽‘狴犴’。形似虎,平生好讼,自带百兽王者之气,其他野兽见了,尽匍匐在地。”孔岱卖力地炫耀着自己的学识。

    这话题,江来听得有些兴趣。

    “狮鹫,狴犴……从何处可以捕捉?又如何驯化?”江来问道。

    “这……”

    孔岱一脸懵逼,不知道如何回答。

    平日里他也是听师父或者是一些见识广博的前辈们讲述关于这些神兽的故事。真假无从求证,人云亦云,拾人牙慧罢了。

    要让他讲述怎么捕捉,怎么驯化,他还真不知道。

    左玉书并不关心这些,随口道:“这些坐骑,飞禽,都是开启了灵智的妖。遇到它们可不容易,需要点运气和机遇。”

    “师父,连真宗派谱最末的门派都有这么厉害。玉虚门凭啥要申请测验?”

    这个问题问到点子上了。

    江来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左玉书回答道:“以玉虚门的实力,按照正常的程序,是不可能通过测验的。据我所知,真宗派谱里,哪怕是最末位的尹喜派,也要有至少三名小丹。陈修道的实力不过辟府后期,绝无可能。真宗派谱中除了八十六位正位宗门,还有二十位副位宗门,副位往往是从事后勤,打杂之类的事务,玉虚门也不可能去申请副位……”

    这么简单的道理,左玉书能想得到,玉虚门就不可能想不到。

    那么他们申请测验,就一定有所依仗。

    江来想起在药房外听到的对话,这似乎不合逻辑,按照玉虚门的说法,黄精还需一年才能成熟。掌门陈修道也不知道黄精是坏的,那他们凭什么申请进入真宗派谱的测验?

    事有蹊跷。

    江来没开口,转身离开。

    左玉书见状,作揖恭送,哪里敢阻拦。

    。

    回到房间中。

    江来又看了一段时间的书籍。

    剩下的时间,则是在屋中修炼静心咒。

    直至到了傍晚时分,江来趁无人之时,才离开了金庭山,往玉虚门赶去。

    事关黄精的线索,江来必须要探查清楚。

    夜色降临。

    江来和上次一样,悄然无声来到药房附近的时候,果然发现药房的位置发生了转移。

    少了三十颗通气丸,玉虚门不可能还把那颗假黄精放在这里。

    对此江来已有心理准备。

    不管黄精在哪,陈修道一定会去看。尹喜派杜长恭驾临,也一定会居住在最核心的地方。

    江来朝着核心区域移动。

    加上这次,是江来第三次潜入玉虚门了。前面两次掠走那么多东西,玉虚门的看守一定会更严格。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唰唰唰。

    巷道里数名弟子快速移动。

    江来闻声而静,贴着墙角,一动不动。

    “尹喜派的杜公子中毒了!”

    “药房那边救人的药全部拿去!”

    “杜公子决不能出事!他若是出了事,玉虚门不保!”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