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欲留
字体设置
    仇人之女!

    张蕴恍然大悟。

    不过这李子珺也是心大,就这么把底都给交了?

    “因为身份的特殊,我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直接接触林城主,也只会招致猜忌和更加糟糕的后果。”李子珺摩挲着光洁的桌面,缓缓解释着:“好在我遇到了欣欣姑娘。”

    “在我一路跟着这只幻狡来到仙鼎城时,正巧欣欣姑娘也刚从天霖宗回来,为了取得一些方便,我不得不用一些权宜之计。”

    张蕴试探道:“就是易容成男人去接近她?”

    李子珺点点头,很自然地说道:“我的外形易容成男人...还是比较有吸引力的,加之欣欣姑娘的性格我也略知一二,只需制造一个邂逅,再把态度适当放冷淡点,便可引她上勾。”

    嘶!

    张蕴倒吸一口冷气。

    果然最了解女人的还是女人,林欣欣这种性格的女孩居然被李子珺拿捏得死死的,这李子珺要真是男儿身,只怕也是花丛老手。

    “欣欣姑娘从没有细问过我的来历,对我的一些要求也是尽力满足,比如我这次易容的老仆,其实在府内确有其人,欣欣姑娘帮我安排了一下,所以我得以用老仆的身份混进城主府。”李子珺接着解释道。

    “那你进府是为了找到幻狡?”

    “是的,只有找到幻狡的真身,我才有把握劝服林城主。”

    听完李子珺所言,张蕴低下头静静思索着。

    对方似乎没理由骗自己。

    关键是“机缘”给出的那两个任务着实诡异,如果李子珺是真凶,那么根本不符合那两个任务的难度。

    他已经大致猜出李子珺的境界。

    也就是和蒋礼差不多。

    那么,如果把真凶换成那个幻狡...

    他抬头问道:“子珺姑娘,那只幻狡是什么境界?”

    “元灵境!”

    果然!

    如果真凶是一只元灵境的幻狡,关于任务的难度便说得通了。

    只是,李子珺是怎么如此有自信,以聚气之身追元灵之妖?

    张蕴没有犹豫,直接将心中所惑说出。

    “你别多想。”李子珺摇了摇头:“这只幻狡其实并不知道我在追踪它,或者说,它应该也没想到一个聚气境的武者胆敢追踪它。

    这也是我不方便直接找林城主的原因之一,只怕过于激进而打草惊蛇,到时候不管是幻狡趁机逃走还是突然暴起,都会产生不好的后果。”

    顿了顿,李子珺深吸一口气,忽然走向张蕴。

    “大致情况我已经和你介绍完了,时候不早,我该送你回去了。”

    张蕴听完不禁一愣。

    不会吧,这就没了?怎么话还没讲完的样子。

    比如她怎么会追踪到这只幻狡的?

    比如幻狡为什么要来仙鼎城蛰伏?

    不明之处太多,张蕴本能地觉着,这背后似乎还有隐情。

    不过,对方这意思...是要马上放了他?

    他一时间有些惊疑不定:“子珺姑娘,你把我绑来不会就是为了找我聊天吧?”

    李子珺轻笑一声,将柔嫩的小手轻轻搭在他的肩膀上:“本来我另有打算,但是聊了这么久,我突然改主意了。”

    “什么主意。”

    “你不是说自己的直觉可以辩出妖物真身吗?那好,我希望你回去后能仔细观察观察,如果找到妖物,可以找个无人之处吹响这个哨子。”

    李子珺说着,将一枚翠绿色的口哨塞进张蕴的衣服。

    “哨响时,我自会来寻你,另外,你也要记住,千万不要在半夜去寻幻狡,否则林德远都赶不及救你!”

    张蕴看着哨子入衣,急忙喊道:“我要先知道这只幻狡的名字!”

    “它叫啸伝!”李子珺边说,边抬起手。

    张蕴面色一变,突然有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这回力道准点...”他的话还未说话,就感到脖子上瞬间传来一阵剧痛,将他的意识淹没。

    ...

    张蕴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已回到了城主府。

    身边便是他翻出去的那堵墙。

    这李子珺也不知道在搞什么,都跟他解释完了还这么神神秘秘的。

    张蕴晃了晃脑袋,又想起一件事。

    自己似乎忘了告诉李子珺,她已经被林德远盯上了?

    罢了,反正这也不是他能管得,李子珺要是真被林德远抓住,那也是她命数如此。

    张蕴看了看日头,估摸着差不多已是午饭时间,便悠悠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蕴弟!蕴弟!”

    还未到地方,他就听到蒋礼的呼唤声。

    张蕴走近一瞧,却是蒋礼在他房前叫门。

    “哎,蕴弟去哪了,你们有看见吗?”蒋礼喊了几声后,见房内无人回应,便向附近的下人问道。

    “我早上似乎看到张公子出门了。”有下人往张蕴所在的方向指了指。

    蒋礼顺着对方的手指看去,正巧与归来的张蕴迎面撞上,喜色瞬间爬上他的面颊。

    “蕴弟!你跑哪去了,我可等你好一会儿了!”他走上前,大手往张蕴的肩膀一拍,半是埋怨地说道。

    “礼哥,我去外面散散心,一时忘了时间。”张蕴揉了揉微疼的肩膀,编了个理由。

    李子珺的事尚有许多不明之处,他暂时不想让蒋礼知道。

    “那抓紧时间收拾一下,午饭吃完我们就走,离开峥山这么几天,也不知道峥山是否如常。”蒋礼还惦记着自己和许乐此前的遇妖之事,火急火燎地催促着。

    张蕴却不想这么急着走。

    蒋志明有句话说的非常对,峥山少一个蒋礼,其实不会有任何影响,蒋礼虽然是赤诚之心,但有时候确实是自作多情了。

    而现在,有一只难缠的妖物就藏在城主府里。

    这是比峥山的西荒妖更迫切的威胁。

    不管是为了任务的高额奖励,还是为了心中的那份公义,张蕴都想试着用“机缘”去将它找出来。

    当然,这一切也有可能是李子珺在骗人。

    但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

    张蕴心里下定决心,抬头看向蒋礼,忽然眉头一皱,捂着肚子蹲下。

    “蕴弟,你怎么了?”蒋礼关心地问道。

    “礼哥,我好像吃坏肚子了,咱们过两天再走吧?”张蕴装的有模有样,煞有其事地说。

    蒋礼愣住了。

    吃坏肚子和再留两天有什么因果关系?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