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九章 太平河我游完了,两清
字体设置
    很久以前,孟八九就曾告诫过宁十:“有人的地方就有修行,人在修行,身不由已。  ”

    学剑以后,宁十就在想:“真正的修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呢?什么才是修行界的规矩呢?”

    慢慢的,宁十似乎琢磨出点味道:“故事里果然都是骗人的,什么狗屁的长剑英雄,什么狗屁的柔情侠士,都是传说,都是口口相传的说辞。都是为了吸引一茬又一茬的少年郎,傻乎乎的摔进去,用性命去补充这个冷酷世界的新鲜血液。”

    仔细想想:“修行者的世界,本身就是个覆满了积雪的荒原,荒原里扎满了一地的秩序跟套路,哪里会容得下菜鸟的热血跟虚幻的冲动啊。”

    “那些美好的故事,全都是用来欺骗菜鸟的。”

    “血,洒多了,可是会死人的。”

    “可这就是规矩吗。”

    “没了这些,金字塔上面的人怎么享受故事,享受他们共同打造的冷酷世界呢,多无趣啊。”

    宁十瞧了瞧一言不发的铁甲宗执事,又瞧了瞧皮笑肉不笑的卢飞和申媚儿,最后瞧了瞧满脸通红的林竖横跟陈余生,还有不知所措的鹿言和夏平凡,再没有说话,只是嘴角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申媚儿想让宁十出丑,卢飞想让宁十求饶:“求我啊,低下头,跪在地上求情,这事情就能解决。否则你自己就去选择,所有的东西都摆在明面上,就是欺负你懂的少,没经验。”

    宁十会求饶吗?

    打死他都不会求饶的!

    可以动手吗?自然可以动手,对方把剑都给自己准备好了!可是能打赢吗?能打赢才怪呢!

    先不说自己能不能扛下来这车轮战,就算自己侥幸胜了,陈余生跟鹿严就能安全?会这么轻易被放过?

    押着陈余生他们仨人,就是在威胁宁十。

    如果宁十拿起来剑就是选择被痛殴一顿。

    又不能不救。

    左右为难。

    宁十嘴角保持着灿烂的笑容,看了申媚儿一眼,又看了卢飞一眼,最后指了指甲板方向。

    一个翻身就从船楼跳到甲板上。

    第二个翻身就跳到了太平河当中。

    扑通一声。

    溅起一朵水花。

    围观的宾客全都倒吸一口凉气,要知道,现在可是隆冬时节,天寒地冻,这太平河的水绝对能将人给冻透了。

    别人只是这么猜想。

    宁十跳进去就感受到了真实的刺骨和冰凉,每一根毛孔都竖起来了,身体周围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细针在扎他。宁十跟着姑姑走南闯北肯定不是旱鸭子,一个猛子扎进去,不往前游就先露出水面。

    对方清算债务的要求是去太平河里游一个来回。

    不露出水面怎么让他们看到呢,看不到,对方就不爽,不爽就白游了。

    林竖横咬着嘴唇,不再与铁甲宗的执事争吵,陈余生胖成一个球的脸蛋儿使劲的抖动,鹿严跟夏平凡双眼通红,感觉都要哭出来了,只是在强行忍着,不想让外人看到,给宁十丢了脸。

    太平河蜿蜒绵长,横跨唐国南北,河很长,河道自然很宽。

    宁十从龙船上游到左岸,然后又斜着游到右岸,最后又游回龙船。

    河是不动的,船却在往前开,说是游一个来回,真正游下来,三个来回的路程都不止。也就是宁十,若换个普通人,肯定是追不上船的。

    甲板上围了一大群看热闹的船客,有些人交头接耳的讥笑,话里话外都在嘲弄宁十的狼狈。有些人听着话像是在鼓励,说什么游的真快,都能追上龙船了,宁十又不是河里的臭鱼烂虾,这有什么好鼓掌的。

    谁要是高兴,自己跳河里游一圈试试?不知道现在隆冬腊月吗?冻掉你的蛋蛋……

    攀谈骚乱之中。

    宁十从河里慢慢爬回龙船。

    甲板上,人群的目光全部汇聚到他一个人的身上,从太平河的左岸游到右岸,整个人的皮肤都被冻成了紫青色,浑身上下湿的透透的,比之前略长点的头发被河水打成了绺,发丝间夹杂着一些奇怪的绿色水草,水草跟头发交织在一起,出了水就开始结起一层冰霜。

    黑夜里的太平河,温度比白日里低了好几度,有冰霜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除了头发上,他全身的衣服都缩到了一起,棉衣吸水,肉眼都能看出来沉甸甸的,衣服上还挂着一层薄薄的冰碴子,光用眼睛看都觉得冷。

    上了岸。

    就算宁十是二境的剑修,浑身都止不住的打着哆嗦,直接抵抗寒风跟身子沾着冰水抵抗寒风,绝对不是一个级别的。

    从甲板上走到卢飞跟申媚儿的面前,一共只有一百多步,可宁十却走的很慢。甲板上,出现了一条长长的水渍,水渍摊开就成了一层薄冰。

    路,走的很痛苦。

    人,看上去无比的凄凉。

    可是,你越惨,围观的人就越兴奋,强权又一次战胜了个性,这是他们这群权贵的胜利。

    他们欣赏宁十的惨,就像是在欣赏自己的作品。

    刺激。

    痛快。

    很多人忍不住笑出了声,对着宁十指指点点,宁十知道自己现在一定很狼狈,很丑,这些人在嘲笑自己。他的耳朵很灵,那些笑声想不听都难,还有那些嘲笑,每一句他都能听清楚。

    但是,宁十不能离开,他还有事情没有做完,面对世界的冷漠,面对世界的耻笑,这都可以忍受。

    他霍然抬头,终于走到卢飞跟申媚儿的面前:“这太平河我游完了,该满意了吧,他们仨欠的债,两清。”

    申媚儿看着宁十,下巴高高的昂着,活像一只斗胜的小母鸡。

    卢飞看着宁十,鼓了鼓掌:“游的不错,很好。”

    停顿一下,卢飞继续说:“可我记得方才说的可不是穿着棉衣游一圈,你说我打断他们的腿赔钱,再把人还给你,你要吗?你肯定不同意吧?”

    林竖横一把冲到卢飞身前,心头涌起无法遏制的愤怒,大声吼道:“戏弄人是有个度的,难道这样还不够吗?你到底想怎样?”

    卢飞撇了一眼林竖横,然后指指宁十:“让他去给我师妹斟一杯酒。”

    “桑落。”

    “斟满了。”

    “双手送过来。”

    “亲口跟我师妹说,我错了。”

    “大点声,让所有人都听到,就这么简单。”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