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六 感恩馈赠
字体设置
    已是晚间六点半,不过听说在黑棺中,灯火长明,无法借此辨别日夜,只有极少数的顶层房屋有俯瞰室外的全景窗口。

    迈克尔再一次与我握手,他拿着雕像,小心翼翼地收在身侧,他说:“再一次感谢你,你所做的一切真帮了我大忙了。”

    我问:“好说,好说,但您曾许诺过的大礼,您难道忘了?”

    迈克尔笑道:“我真是欢喜得昏头昏脑,来,看看我为你准备了什么。”

    他吹了声口哨,从远处咖啡馆中跑出一人,此人穿着燕尾服,留着整齐的长发与八字胡,大约四十岁,眼袋像是熊猫,是那种典型的、死气沉沉、刻板而忠诚的管家形象。

    他说:“少爷,您下次务必休要如此冒险,老臣可着实为您担心。”此人语气四平八稳,听起来不像他自称的那样担忧。

    迈克尔说:“我亲爱的让·瓦冷,您知道管不住我,又何必一次次徒劳相劝?而我一次次化险为夷,更证明了我的能力足以应付各种险情。”

    事实上,若不是我,你刚刚很可能会死。

    让·瓦冷躬身道:“如您所愿。”

    迈克尔说:“现在,我让您带来的东西呢?”

    让·瓦冷取出一个小盒子,大约掌心大小,盒子里是一个银色钻戒,在钻戒顶端有颗花瓣大小的紫色宝石。

    迈克尔“啊哈”一笑,接过钻戒,郑重地放在我手里,说:“这是玛维·伊甸大师的杰作,十年一遇的精品紫宝石戒,我亲自为其命名并书写铭文,叫做‘银之诗’。祝您新婚愉悦,鱼骨·朗基努斯先生。”

    他知道我结婚的事?消息可真是灵通。但我难掩失望之情,说:“就这个?那您还是把伊克斯女神像还给我吧。”

    让·瓦冷倒吸一口凉气,勒钢闻言露出微笑,迈克尔更是诧异万分,他说:“我没听明白,你是要我把女神像‘还给你’?”

    我说:“没错,这女神像肯定是无价之宝,你这宝石戒指一看就值不了几个钱。”

    迈克尔说:“请允许我再重复一遍,我——迈克尔·提亚多侯爵——是现任执政官辉钻·提亚多的义子,同时是三十层至四十层的区长,黑棺古典博物馆的拥有者,您现在要求我将这稀世罕有的、我心爱至极的、手还没捂热的玛雅伊克斯女神雕像‘还给你’?”

    我听他啰嗦了一通,头大如斗,喊道:“是啊!这房子是我花钱买的,这雕像是从房子里取出来的,而且是我亲手从那位女士怀里拿走的,这雕像不是我的吗?你就给我这么个小玩意儿就打发了?”

    迈克尔瞪着我说:“小玩意儿?你这庸俗之辈根本不知这戒指价值几何?不说我的铭文,单是伊甸大师的手艺,就注定它价值在两百万金元之上!”

    我可是上过当的,任凭他吹得天花乱坠我,我丝毫不为所动,让他们说我想钱想疯了吧,我根本不在乎。我嚷道:“你给我数两千万信用额,汇入我墨丘利商行的户头,一毛都不能少!然后这雕像就归你了。”

    让·瓦冷冲我直眨眼,勒钢悠闲地靠在一旁,露出浅浅的笑容,迈克尔张开双臂,仰天长叹:“天哪!何等愚昧,何等不知好歹的蠢货!两千万信用额对我如同九牛一毛,你确定不要这礼物?”

    我说:“别废话,麻溜付钱,要不把雕像留下。我被这豪宅坑得血本无归,决不能再吃你们的亏!”

    我当时没意识到迈克尔的权势何等之大,如果他要杀我,根本不用亲自动手,就算要将我赶出黑棺,也是一句话的功夫。事后婚礼时向拉米亚说起,被她提醒,真是心惊胆颤,后怕不已。

    迈克尔看看我,又看看女神像,表情变得阴晴不定,他低声说:“我给你的好意你不领?我把你当做朋友你不认?很好,很好....”

    勒钢突然说道:“鱼骨先生,这样吧,我给你五千万信用额,白纸黑字的转账,童叟无欺,你把这豪宅与雕像一齐卖给我如何?”

    我闻言欢欣鼓舞,喜出望外,问:“真的?那可.....”

    勒钢用极低的声音自言自语:“我想得很清楚,豪宅的诅咒已经破解,从此以后,这可是整个黑棺独一无二的名胜,别说五千万,就算一亿信用额也买不到,我无需住在其间,只需带人参观收费,两个月就能回本。”

    我心中一凛,急忙说:“你....让我再想想。”

    黑棺中的人都很狡诈,这勒钢恐怕也不蠢,他不会做赔本买卖。他要买,我一定不能卖,否则吃亏的人肯定是我。

    勒钢大声说:“想什么?你太婆婆妈妈了。”

    我脑筋急转,可其实乱作一团,不由说道:“我不卖了!”

    勒钢叹了口气,说:“是吗?真可惜!你真是精明至极。”

    他这么说肯定不会错,他想骗我,却输了,在与我鱼骨斗智的较量中落败了。

    勒钢说:“那么,我愿意花三千万信用额买这个雕像。”

    我一阵冲动,喊:“成...”那个“交”字还未出口,又被我咽了下去,我明白其中定然有诈。

    勒钢说:“一旦成交后,你从此就与这雕像没半点瓜葛,任何人问你,你都必须告诉他们,是我‘勒钢·提亚多’从鬼屋中取出了这件宝物!你根本没有出半点力气。”

    我问:“为什么?”

    勒钢小声对迈克尔说:“我把这宝物寄放在你的博物馆,注明发现者是我,任人瞻仰,他们会问这件神奇古物的来历,久而久之,所有人都会听到我的英勇事迹和高强的本领。对我而言,名声远比金钱重要,只有鼠目寸光之辈才会把金钱看得重于一切。”

    迈克尔若有所思,道:“还是你设想周全。”

    他们的话又被耳音灵敏的我听得明白,我登时醒悟,喊道:“且慢!我...我另有个条件!”

    迈克尔笑道:“我洗耳恭听。”

    我说:“我把这雕像赠送给你,但作为条件,你必须把它安放在博物馆中,且注明:‘是三十层亨利豪宅的拥有者——鱼骨·朗基努斯——发现并找到了此物!’”

    迈克尔垂头丧气,苦笑道:“好吧,你可真会讨价还价。”

    听到勒钢又悲声长叹,我心中得意,知道自己再一次从他的诡计中胜出。

    迈克尔说:“然而,您在这次冒险的过程中展现了过人的能力,令我甚是钦佩。所以,这枚银之诗宝石戒指,就当做我恭贺您新婚的贺礼。”

    有总比没有好,这小玩意儿虽然肯定是个不值钱的假货,但可以送给拉米亚,我听说这里结婚是要送钻戒的,而且迈克尔之前这番骗人的话倒还不错,我可以引用一番,没准能哄得拉米亚开心。

    我收下了礼物,淡然道:“多谢。”

    勒钢与迈克尔目光交汇,迈克尔点头道:“那就这样了,我的朋友,再会了,你速速去见你那位美丽的新娘吧。”

    我当时并不知道迈克尔独特的规矩,他会给自己选中的“朋友”送礼,一旦接受了他的礼物,也就接受了作为他朋友的身份,他绝不会背叛我,我也绝不能背叛他。

    相反,如果不接受,我就成了他的敌人。

    勒钢之所以大费周章骗我收下戒指,其实变相助我逃过一劫。

    我和他们二者之间长久而奇妙的友谊,也就是在那一刻开始的。

    迈克尔命让·瓦冷带我去了四十三层的一间服装店,进行了漫长的令人如坐针毡的洗浴和试穿,那儿的婚礼服贵的令人咋舌,不过店员看到让·瓦冷,居然诚惶诚恐,毕恭毕敬,愿意免费赠送。

    我怀疑这其中肯定另有猫腻,说不定像那次面具和房产局的人串通一样,想要从我这儿骗走什么东西,可暂时又没看出什么坏处。

    等穿戴完毕,我一看钟,急火攻心——已经是七点二十五了,我必须尽快赶到四十层的诺曼底长街!

    让·瓦冷道:“先生,别急,身穿礼服,当优雅行动,宛如绅士,不可起一丝褶皱....”

    我撒腿就跑,等候那慢的要命的电梯,等到四十层时,已经是七点三十。

    我勉强赶上了,毕竟我是要吃软饭的,拿人手短,吃人嘴软。

    拉米亚穿着洁白的礼服,化了淡妆,立于街头,美得无法形容,正像是古时杂志中走出来的那些模特儿,身边是萨尔瓦多与贝蒂,还有十来个游骑兵下属。

    我见到她,她见到我,拉米亚笑道:“啊,你这身行头可真不赖。”

    我一把将她抱起亲吻,忘了她是生化改造人,比我更重,险些弄断了我胳膊。贝蒂急喊:“喂!婚礼之前就吻新娘可不吉利!”

    我喊:“不早就亲过了?”

    贝蒂说:“可婚礼前不能这样啊!”她看我礼服,惊得朝后一跳,喊道:“你这是左佛古道的牌子?”

    看她的表情,这礼服似乎真的价值不菲,难道让·瓦冷没骗我?

    贝蒂说:“左佛古道是顶级的贵族品牌,是八十层的贵族们穿的。”

    拉米亚在我耳边低声问:“你哪里来的钱,难不成是偷得?”

    我笑道:“是啊,难不成你要抓我?”

    拉米亚笑道:“抓是不抓,但你下次也帮我偷一套啊?”

    她额头与我额头轻碰,幸福的暖流将我们两人包裹在一块儿,让我浑然忘了之前那些跌宕起伏、生离死别的事。

    这时,斯德恩走来,他表情木然,说道:“长官,我找不到证婚人。”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