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八章假孕风波(三)
字体设置
    春景浑身颤抖,终于忍不住,一个劲儿地给季礼磕着头。

    “回皇上,奴婢,奴婢确实是让琳琅姑娘给聿王妃下了堕胎药,只因为太子妃害怕聿王妃在她前头生下皇孙,所以她就让奴婢去做了这件事。今日的事情也是太子妃想要污蔑聿王妃假孕设的局……”春景一五一十地将整件事情说清楚了。

    阮玲月气红了双眼,她没想到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丫鬟竟然会在这个反咬自己一口。

    “玲月冤枉,这个丫鬟污蔑我。”阮玲月慌乱地跪在地上,看着季礼铁青的脸,急忙解释道。

    “太子妃难道想要否认吗?皇上可以派人去城南的百草堂查一查便知,那堕胎药正是太子妃派东宫的侍卫去配的。”春景一口咬住阮玲月,将这些证据摆在季礼面前。

    阮玲月跌坐在地上,那堕胎药确实是她让人去配的,只是她一直不敢给阮轻月下药,却没有想到这个今天会成为指证她的证据。

    阮玲月挣扎地解释道:“儿臣确实命人去配了堕胎药,儿臣承认儿臣是起了妒忌之心,可是儿臣从未派人对聿王妃下手。”

    百草堂的事情只要一查,就能得知当初阮玲月配药的事情,阮玲月自知自己躲不过去,可是她确确实实没有向阮轻月下药。

    季礼听了阮玲月的话,大怒地拍着椅子,怒目圆睁:“毒妇,对自己的亲妹妹都下这般狠手,如何能做太子妃?”

    阮玲月将季礼真的动了怒气,她慌乱地爬到皇后身边,拉着皇后的衣摆,哭道:“姨母,救我,姨母,救我啊。”

    皇后也是脸色难看,她本以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没想到竟然又被阮轻月逃了过去,她神色不善地看着阮玲月,这个孩子是保不住了,不能将整个宋家赔进去。

    “贱人,亏本宫这般疼爱你,做出这样丢脸的事情,让本宫如何敢留你?”皇后沉思了一会儿,还是选择明哲保身,这把火不要烧到自己身上才好。

    阮玲月跌坐在地上,神色茫然地看着皇后,心中被狠狠地扎了一把刀,原来对于姨母来说,自己只是一颗棋子,若是没用了,那就得撇到一边。

    阮玲月脸上露出一丝绝望,她看着那边端坐着的太子表哥,那张不带笑容的脸上连一丝担心都没有,反倒是眼角尽是不耐烦和嫌弃。

    阮玲月心下一凉,自己挣扎许久,不过是为了太子表哥的前程,可却连一个眼神都换不来,自己这般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玲月认罪,是玲月嫉恨妹妹比玲月先怀上了孩子,这件事情,皇后和太子都不知晓,是我一人所为。”阮玲月目光呆滞地看着季礼,将罪尽数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阮轻月看向阮玲月的眼神中露出一丝怜悯,她本来可以仗着阮家的家世,嫁给另一个世家大族,安安稳稳做一个主母,可却偏偏被卷进了这场夺嫡的战争中,最后落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事情已经水落石出,季礼大笔一挥,便将琳琅和春景拉出去杖杀,而阮玲月由于身份特殊的缘故,季礼只是废了她太子妃之位,将她软禁在阮家的庄园上。

    戏既然散了场,阮轻月便假托自己身子不适,让季风聿扶着自己先回去休息了。

    而那边行刑的地方,阮轻月和季风聿的身影悄悄地出现在了春景和琳琅的面前。

    琳琅眼神中满是恐惧,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她看到季风聿的时候就像看到了希望一般,死死地拽着季风聿的衣摆。

    “王爷,救我。”

    阮轻月蹲下来,将琳琅的手掰开,她眼神中带着失望和无措。

    “琳琅,当初是我把你从厨房带出来的,你为什么要背叛我?”阮轻月此刻对人心产生了一丝怀疑,她是真心把琳琅当作姐妹的,却不料自己的真心只换来了这样的欺骗。

    琳琅看着阮轻月,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冷嘲的表情,她眼睛中带着恨意:“小姐真的把我当作姐妹吗?小姐出身高贵,琳琅自愧不如,可是,阿轩也是奴婢,却能得到了五皇子的青睐,琳琅不服。琳琅不想一辈子只能当个丫鬟。”

    阮轻月了然,当初将琳琅从阮府的厨房带出来,就是看中了她眼底的野心,却不想最后也是这野心吞噬了她纯洁的心灵。

    “你以为杀了我,你就能成为聿王府上的主子了吗?”阮轻月脸上露出一丝讥笑,琳琅也真敢肖像,竟然将主意打在了季风聿身上。

    琳琅眼神中露出一丝期许,她抬眸看着季风聿,希望季风聿能为自己说一句话。

    季风聿垂着头,冷眼看着琳琅,却一句话没说,他对琳琅这个丫鬟都没什么印象,又怎么会喜欢她?

    琳琅看着季风聿眼神中的漠然,终于明白是自己会错了意,错将季风聿的那风度当作了喜欢,错将季风聿的试探当作了情话,原来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看着琳琅眼睛中的绝望,阮轻月觉得心里头十分难过甚至是剜心的痛,这份信任就这样被人踩在脚下,那用尽勇气才捧出来的真心原来一文不值。

    春景偏过头,看着阮轻月那心痛的表情,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阮轻月总是这般心软,明明是别人对不起她,她却比谁都要难过。

    “当年小妹中毒身亡,小姐不计前嫌还厚葬了小妹,这份恩情,春景没齿难忘。如今春景就要寻小妹去了,希望小妹能够原谅当年的毒杀。”春景脸上露出一丝凄然,当年是自己亲手下的毒,也是自己亲手害死了自己的亲妹妹。

    春景一直心中都有歉意,这也是为什么她在阮府便屡次给阮轻月传递消息,这一次也主动站出来替阮轻月解决了阮玲月。

    阮轻月垂眸,她从怀里拿出一瓶毒药,这瓶毒药是之前在陈家屠杀案时候留下的,梦幻花的花粉能让人在最幸福的梦中沉睡不醒,也算自己最后给予她们的仁慈吧。

    阮轻月转过头便离开了这个地方,她眼底的不舍和伤心都展露在外,如果知道是这样的结局,她一定不会将那一捧真心给琳琅,真心这种东西送出去就收不回来了,就算被人践踏,被人碾碎,那也都是自作自受。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