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九章血竹印记
字体设置
    “全都是变态?”双臂肩胛骨被穿透,他已经绝了逃走的希望。(书=-屋*0小-}说-+网)  回头一看,原本信心满满可以用来保命的一击被人家的一朵火焰花朵给吃了。

    那可是化液境初期的武者的攻击,竟然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接了下来,如果让我看到雇主,我一定把他脑袋拧下来,这是凝旋境中期?

    “嘿嘿。放个烟火,活跃一下气氛。”塔山之前胸口的伤口已经慢慢愈合,此时来到斗篷男的身后,双手抓住斗篷男的双臂,想要进一步捏碎。

    “塔山,放开他!”金色火焰蛟龙在杨弃的火焰彼岸花中一点点被吞噬,最后彼岸花缩小,回到杨弃手中,如果仔细一看,其中的一根花蕊上有一点金黄色。

    刚才斗篷男掏出的令牌,虽然紧接着从中就出来一条火焰蛟龙,但杨弃还是看清了令牌的模样和苏子儒交给自己的一模一样。

    “你看,都说了别闹。”没想到自己要刺杀的对象才是这里的主事人,哦,对了,刺杀的时候确实说他是宰相,进来的时候这里好像是叫宰相府来着,一瞬间,他想了好多好多。

    “你认不认识它。”没有理睬面前这个奇葩的搞怪,杨弃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苏子儒交给自己的令牌?

    原本还装作无所谓的斗篷男,在看到这面令牌后,不管身上的伤势,直接单膝跪地,低头向杨弃叫道——参见血主!

    “血主?”这是什么东西?

    “…”自己要杀的人竟然有着血竹令,这不是老寿星吃砒霜——找死吗?

    “起来吧,跟我来。塔山回去多吃几块铁,曼珠,你把慕容雪院子里的阻隔屏障撤掉,然后你也一起来吧。”

    “是。”曼珠身上元力运转,在慕容雪住的院子里,一道看不见的屏障消失不见。

    至于跟在杨弃身旁的彦宇,在看到杨弃拿出的令牌后,身后惊起一身冷汗,之前斗篷男也拿出过令牌,但因为没有注意,没看清楚,如果看清楚,恐怕他都没有胆子对着斗篷男放出两道刀气。

    而更让他心惊的是,刚才血竹的人竟然叫杨弃为血主,虽然他没有听到过,但能够让斗篷男这么尊敬的人,在血竹中地位一定不低。

    “石风,你有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有吗。”此刻他的心神全部都集中在慕容雪身上,那有心情注意其他的事情。

    “太安静了。”虽然慕容雪只是感觉有些不同,但具体也说不上来,这就是阵法的可怕之处,身在其中,却不知其所以。

    将斗篷男叫到书房,随便将血竹令拍在桌子上,令牌掉到桌子上的那一刻,把斗篷男的心惊的一跳。

    “跟我说说吧,这是什么?”指了指桌子上的血竹令,对于苏子儒的身份,杨弃还是很有兴趣的,毕竟能让一个人追到东荒,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格魅力。

    “您…您不知道?这可是血竹令啊,象征着血竹权利的血竹令,有着血竹令,也就代表着可以命令血竹的所有人。难道是在质问我,你不会是想要了我的小命吧。”怎么办我还没有娶媳妇那。

    “说…”这个是一个话唠吗?还有这个人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额…是!这是杀手组织血竹的血竹令,整个血竹里只有这一个的,也只有大人这样的人才有资格拥有。”斗篷男越说离杨弃越近,最后都快要趴在杨弃耳边了。

    “血竹见不得人吗?要这么小心,还有离我远一点。”着实不是杨弃高冷,而是靠近了后发现,斗篷男的身上,竟然有一股香味,这是神马情况。

    “是是是。嘿嘿,平时小心翼翼惯了。”原本还想要套套近乎的,人不都是喜欢听人夸赞吗,我的拍马屁的技术难道有所下降,这是拍在马腿上了?

    “你来的目的是什么,简短解说。”总算知道有些人为什么这么烦话唠了,主要是这些话唠太耽误事了。

    “杀你。”够简短了,绝对够。

    “…”杨弃此时得心里是在咆哮的,谁能把这个傻逼带走。

    “唉唉,别生气,确实有人下单让我来杀你,而且雇主的信息是不能泄露的。”看到杨弃已经快要把自己手中的笔给折断了,斗篷男知道自己还是没能让杨弃满意。

    “那么你就没用了?”啪,杨弃因为缓解心中的烦躁,握在手中的笔已经被杨弃折断了。

    “额…有用有用,我能为你在血竹里查询雇主信息,虽然我没有资格泄露,但是你有资格查看。但是我要查找需要你给我权限。”斗篷男脱口而出,这真的是他唯一能够想到的方法。

    “…”

    雇主…武无畏?不对,现在的我在他的眼里已经被他给捏在手心里,没道理在来这么一出。

    武山?以武山这样的脑子,应该想不出刺杀我这样的方法。杨天赐?我现如今做的都是有利于圣天的事,没道理要杀我,难道是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那也没道理啊。

    难道是贾冰的手下,没有被自己清理干净吗?贾冰都死了,也没可能,除非是贾冰的亲人,可贾冰的亲人都是在自己亲自检斩的,可以排除。

    还有谁呢?

    “别不说话啊,我很慌得。”斗篷男内心想道。

    看到杨弃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眼睛无神看向自己,斗篷男内心慌的一批。

    “你怎么还没走?”杨弃一直想不出是谁要杀自己,可是抬头一看,发现这个黄发斗篷男一直站在这里。

    “额,你还没给我权限,我怎么走啊。”这个血主好像和一般人不太一样吧。

    “怎么给你?”自己好像真的给忘了。

    “血主令下端应该有一个印记,只要你将把需要调查的事写在一张纸上,再盖上印记就可以。”自己也只是听说过,不过自己的铜竹令下面就有一个印章,那是交任务时用到的。”应该有的,没有自己就惨了。

    查询查杀圣天宰相彼岸的雇主。将血竹令下端印在纸上后,一个红色的竹子印记出现。

    “就是这个。”看到出现的印记,斗篷男松了一口气。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