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一章 赶尽杀绝
字体设置
    “入土为安,呵呵......”

    慕容芷冷笑了几声,咬紧了牙关,一字一句地说道:“想得美!”

    “我要让你们通通死无葬身之地!”

    “慕容芷!”

    秦子悦被他的话气得浑身颤抖,他厉声质问道:“你可知当年那些毒药出自谁手?”

    “就是现在正站在你身边的刘护法!毒杀你父母的秘药就是他亲手做出来的!”

    “你胡说!”

    刘护法恼羞成怒,指着秦子悦的鼻子破口大骂。(书屋 shu05.com)

    秦子悦只当是一只疯狗在乱吠,没有搭理他,继续对慕容芷说道:“那段时间师父外出云游,根本就不在玄罗门,所以他没有任何对不起你的地方!”

    慕容芷一双眸子要瞪裂一般,

    “你别信他,”

    刘护法急了,“他是为了保住性命胡诌的!”

    秦子悦从怀中掏出一本破旧的泛黄的书册扔给慕容芷。

    刘护法见到那东西脸色大变,率先跳起来要去抢,不过慕容芷的速度自然要快上许多。

    他猛然跃起,伸出长臂,将书册抢到手中。

    书册已经十分陈旧了,残破的封面上只留下一行用小楷写的记录了年月的小字。

    看到那日期,慕容芷的脸色骤然变了,跟他家族倾倒的日期正相合。

    慕容芷将书册翻开,才发现是一个记录着售出丹药的账本,而且每卖出一笔丹药,后头都缀有出处!

    庚寅年四月初八,西陵武氏檀香丸二十粒魏汶制

    庚寅年五月十五,秋水赵司马红叶两粒子蔡制

    ......

    庚寅年六月十三,西陵马启亥霜月两粒刘年制

    记忆又被牵回到那个混乱的日子。

    慕容芷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那天是六月十五,明月当空,正是阖家团聚的日子。

    祖父抱着堂兄刚满一岁的儿子宝哥,乐呵呵地拿着一块糕饼逗他。

    叔伯婶婶俱分次而坐,他们几个小的有丫鬟另备了一桌,就在大桌子旁边。

    他因为一句话跟堂弟起了争执,俩人都伸出胳膊掐住了对方。

    父亲站起来制止,可他刚喊了一声“芷儿,”突然间身子就不动了,紧接着从他口里涌出大口大口的鲜血。

    直到现在他还清晰地记得,父亲那件被血涂得斑驳不堪的长衫。

    “老爷......”

    母亲最先反应过来,

    可父亲最终也没来得及跟母亲说一句话,就那么倒在了母亲的怀里,再也没有醒过来。

    后来,父亲下葬的那一天,突然涌进来许多官兵,为首的正是马老贼的儿子马超。

    所有贵重的东西全被他们带走了,没被带走的也被恶意破坏了。

    家里的仆妇、小厮俱被发卖了。

    叔伯无法,打算携着家眷回祖籍,谁知刚出了京城,便遇到了劫匪。

    他们见人就杀,婶婶把自己藏在身下才躲过了一劫。

    “刘年!”

    慕容芷冷森森地吐出两个字,一旁的刘护法早唬得两腿不停打颤了。

    不过,知道这样下去也是死,拼一拼说不定还能活命。

    所以当慕容芷一步一步向他走来时,刘护法暗暗从袖袋里摸出一把药粉。

    慕容芷毫不留情地伸出手,一把掐住了刘年的脖子,顷刻间就将他整个人举了起来,跟举一块破布一样。

    刘护法在半空之中挣扎着,费力地举起手,将手中的药粉洒向慕容芷。

    慕容芷赶忙举起另一只袖子去挡,不过为时已晚,那药粉有些沾到脸上,立刻就将他脸上的皮肉腐蚀掉了。

    “啊......”

    他面孔扭曲狰狞,一只手胡乱地捂着脸,不过即便是这样,他也依然没有松开那只抓着刘护法的手。

    他猛地使劲一收,半空中那个挣扎的身影慢慢垂了下去,不再动弹。

    围着夏姜他们的黑衣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地看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不知道接下来是该继续袭击还是该先救他们的头领。

    不过慕容芷为人反复无常,这会儿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问问他到底怎么样了。

    “啊......”

    慕容芷又呻吟了几声,哐当一声,将刘护法的尸体扔到了地上。

    又捡了一块石头,砸向那几个黑衣人,冲着他们喊道:“找解药。”

    “啊......”

    他一副十分痛苦的模样,而且那些被灼伤的伤口似乎还在慢慢变大。

    两个黑衣人迅速跑到刘护法身边,将衣服极速扒开,里里外外翻找起来。

    可他身上全是五颜六色的罐子,又都没有标签,谁知道哪个是解药啊。

    他们只好通通抱过来。

    慕容芷自然也不认识,痛苦难当的他此刻更是焦躁不安。

    被踹倒在地的两个黑衣人没抱住手中的瓶子,啪啪啪几声过后,瓶子纷纷落到了地上。

    “啊......”

    他双手紧捂着脸,身子倒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没有人敢上前看看他到底怎么样了。

    不过就在众人正怔忪间,他却突然一跃而起,闯过灰戈他们几人,从背后勒住了夏姜的脖子。

    “秦子悦......解药!”

    秦子悦的目光瞬间冷了下来,不过慕容芷一手死死掐着夏姜的脖子,不是万无一失,他不敢轻举妄动。

    “你先把夏姜放开,我给你解药。”

    “开点拿解药来!”

    他狂躁地怒吼了一声,手骤然收紧。

    “唔......”

    被紧紧扼住脖子的夏姜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咽声。

    秦子悦从怀中掏出一个青绿的瓶子扔给慕容芷。

    那瓶子在空中滑过一道长长的曲线,落在慕容芷身后不远处。

    不及细想,慕容芷一把松开了夏姜,转身去捡瓶子。

    秦子悦立刻以脚点地,借力一跃而起,踩着黑衣人的头顶,落在了夏姜的身边。

    很快的,他用一只胳膊抱起了夏姜,灰戈见状,给其他人使了个眼色,开始突围。

    慕容芷全然不顾这些,他心急地打开瓶塞,一口气将里面的丸药通通吞了进去。

    等发现并没有什么用之时,慕容芷顿时恼羞成怒,浑身颤抖地指着不远处的秦子悦和夏姜喊道:“把他们给我杀了,通通杀了!”

    黑衣人领了命令就跟打了鸡血一般,瞬间一起朝他们蜂拥而来。

    其实对于第一楼的楼主秦子悦来说,他们里面的一些人并不陌生,有一些就是原来隶属于慕容芷门下的弟子。

    当年的一个疏忽造就了如此的结局,不知道师父有没有后悔过。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