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7:投投怀送抱
字体设置
    “放心吧!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若真说不通,我会找表哥帮忙的。(书屋 shu05.com)  ”叶沐蓉开心的笑道,现在真的很轻松,转移话题问:“表哥,你对现在的洛颜儿是什么看法?你有爱上现在的她吗?”

    “爱?她爱的人可是太子,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应该都是为了废太子,这样的女人,你觉得表哥会爱吗?”想到她的那句不稀罕侍寝,他的心便没来由的升起一股努力,她之所以不稀罕,还不是因为她心里爱的人是废太子。

    “表哥,人都是会变的,经过废太子这次谋反,洛颜儿应该也看清了废太子是什么样的人,这样的乱臣贼子,她应该不会喜欢,若是她将心思转移到表哥身上,她一定会爱上表哥的,我的表哥这么出色,是个女人都会爱上的。”叶沐蓉夸赞道。

    百里御风无奈的笑了:“可是在洛颜儿眼里,朕才是那个乱臣贼子,不该坐上这个皇位,一个人,若是心里已经爱上了另一个人,她又怎么可能轻易放下呢!”

    “表哥,你要对自己有信心,这么完美的表哥,我都能放弃,洛颜儿也能放弃废太子的,其实现在的洛颜儿,真的变了,表哥不妨多与她接触接触,你一定会爱上她的。”叶沐蓉努力替洛颜儿说话。

    百里御风看向她感慨道:“沐蓉,你真的变了,不但可以放弃我,还反过来撮合我与洛颜儿,这是表哥真的没想到的。”

    “所以啊!人都是会变的,我的改变要感谢洛颜儿,洛颜儿现在的改变也很大,表哥不妨多了解了解。”

    “你现在不缠着我了,却又要撮合我和洛颜儿了,你们女人都这么善变吗?”百里御风真的不了解女人,觉得女人很难了解。

    叶沐蓉得意一笑道:“对啊!我们女人都是善变的,所以男人不要用自己对女人的了解而认定我们女人怎样怎样,那是不正确的,就像表哥认定洛颜儿不会放弃对废太子的爱,其实也没有那么坚决啦!遇到一些事和一些人之后,我们也会改变的。

    表哥,后宫的女人越来越多了,你一定要擦亮眼睛好好的看看,可别爱上了居心不良的女人。”今天过来,除了告诉表哥,自己可以放弃他,还有便是尽量撮合他与洛颜儿在一起,情愿表哥爱上洛颜儿,也不能让表哥爱上白语琴,所以下一步,便是要告诉表哥,小心白语琴。

    “沐蓉所指的居心不良的女人是何人?”百里御风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

    叶沐蓉夸赞道:“表哥就是精明,什么都瞒不住你。表哥,我也不给你绕弯子了,我今天来,除了与你说前面两件事,便是要与你说说白语琴的事。

    白语琴没有你看上去的那么温柔善良,我觉得她是个很有心机的女人,而且她还很懂医术,这样的女人在后宫是很危险的,她已经把姑母骗得团团转了,表哥可不能被她骗了。

    虽然她是云阳候之女,父亲忠心耿耿,可她不见得像她父亲那样,所以表哥要小心她,千万不要爱上这样的女人,更不要被她是云阳候之女的身份骗了。

    父亲是父亲,女儿是女儿,是不一样的,女人有时比男人还狠还可怕,白语琴肯定就是这样的女人,她的目的肯定不单纯,她是个有野心的女人。”

    “沐蓉为何如此坚定的认为白语琴有野心?”百里御风询问。

    叶沐蓉将昨日在太后那里发生的事说与百里御风听:“表哥,我说的都是真的,白语琴在姑母面前是一个样,在我面前又是一个样,我觉得她一直在挑拨姑母和洛颜儿的关系,有想取代洛颜儿的野心。

    听说昨晚她便来了表哥这里给表哥送药膳,这个女人如此迫不及待,足以证明她有野心。”

    听了叶沐蓉的讲述,百里御风觉得白语琴的确是个有心机的女人,至于她有没有野心,现在还不能这么早下定论,但她对洛颜儿,应该是有些敌意的,只是这敌意,不知只是简单的情敌?还是有别的原因?

    “你的话表哥记下了,表哥会防着她的。”百里御风道。其实昨晚见到白语琴,他有种很浓的熟悉感,可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但对她的熟悉感,却与洛颜儿又有很大不同。

    对白语琴虽然有熟悉感,内心却很想疏远她。而对洛颜儿的熟悉感却恰好相反,而是很想接近她。

    这二人为何会给自己这么奇怪的感觉呢?

    叶沐蓉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完了,便离开了。

    而叶沐蓉去找百里御风的事,白语琴很快也得到了消息。

    兰儿担心道:“小姐,蓉贵妃也去找皇上了,您说她会不会在皇上面前说您的坏话呢?”

    白语琴不屑道:“就算她说,皇上也不见得就信,本宫听说,从她在七王府成为侧妃开始,七王爷便对她很冷漠疏离,她经常欺负洛颜儿,在七王爷面前说洛颜儿的坏话,如今成了贵妃,若是再继续在皇上面前说我的坏话,只会让皇上更讨厌她,觉得是她的人品有问题。

    叶沐蓉的心思皇上岂会不知道,她希望除掉皇上身边所有的女人,只留她一人,对皇上有着很强的占有欲,越是这样,皇上越讨厌她,所以即便她嫁给了皇上一年多,皇上也不曾宠幸过她,她说的话,皇上也不会当真的。”

    白语琴虽然现在是凡人,但因为保留了自己的记忆,所以知道上一世,叶沐蓉为了嫁给殿下,机关算尽,也未能如愿,最后落得个惨死的下场。

    这一世既然幸运的成了殿下的贵妃,她一定会使尽手段的去得到殿下的宠爱,而这样,反而会让殿下对她更反感。

    所以她料定就算叶沐蓉在殿下面前说自己坏话,殿下也不会信的。

    只是这记忆有好处也有坏处,坏处便是,因为知道上一世叶沐蓉为了能嫁给百里御风而死,便觉得这一世,她一定也会如此执着,却没想到,这一世的叶沐蓉,在洛颜儿的劝说下,已经醒悟了,已经放下了,现在的叶沐蓉,与百里御风只是兄妹关系,那么她的话,百里御风自然会听进去。

    兰儿听主子这么说,松了口气,立刻讨好道:“蓉贵妃除了是皇上表妹这个优点之外,别的与我们小姐比,真的是一无是处,我们小姐才是最美,最好的女人,皇上一定会爱上我们小姐的。小姐,咱们今晚还要熬药膳给皇上送去吗?”

    白语琴点点头:“自然要熬,只有每天去见皇上,才能引起他的注意。”能和殿下在一起,是她一直以来的心愿,就算只做凡间的夫妻,她也知足了,所以这次在凡间的机会,她绝不会浪费。

    “走吧!咱们去给皇后请安吧!”白语琴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朝外走去。

    凤安宫

    嫔妃们一早便来给洛颜儿请安来了。

    这些嫔妃很喜欢与洛颜儿在一起,觉得和皇后娘娘在一起很有趣,不但可以听到很多新鲜的词,还能学到很多东西,比如减肥的秘籍,护肤的秘籍,还有穿衣打扮的秘籍,都能学到,所以每天给皇后娘娘请安,成了大家最喜欢也最期待的事。

    既然姐妹们喜欢,洛颜儿自然也很开心,即便每天起大早,她也没有任何不满和怨言。

    叶沐蓉从来都不会主动来给洛颜儿请安,大家都知道,贵妃不将皇后娘娘放在眼里。

    可是今天却来了,众嫔妃很是意外。

    叶沐蓉从乾阳宫出来后,便来了这里,嫔妃们都已经来了。

    叶沐蓉盈身给洛颜儿请安之后,众嫔妃立刻起身给她行礼,就算很多人对她心里有不满,觉得她太过傲慢,以前在七王府也经常欺负她们,可她毕竟是太后的亲侄女,皇上的表妹,她们即便心中有怨言,也不敢表现出来。

    叶沐蓉放下对百里御风的爱之后,已经不将这些嫔妃当情敌了,可是从小的高傲让她不会因为自己放弃了表哥,就去讨好拉拢这些嫔妃,况且她放弃表哥之事,只有自己与表哥知道,别人不知道的。

    所以现在的她,依旧端着贵妃的架子,一副傲慢且目中无人的样子,她从小便这样,不想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人改变。

    皇宫里的人都是捧高踩低的,你对她们和善,他们反倒觉得你好欺负,傲慢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贵妃难得来本宫这里,快坐吧!”洛颜儿友善的招呼道。对叶沐蓉并不讨厌,看到她,总觉得耳边有个声音在说:若是有来世,希望能和你做朋友。

    叶沐蓉在最前面的位子上坐下。

    “贵妃姐姐今日怎么有时间来皇后娘娘这里?是不是也听说了皇后娘娘这里有护肤秘籍,想跟皇后娘娘学学?”立刻有位年轻俏皮的嫔妃问道。

    叶沐蓉傲娇道:“本宫天生丽质,这皮肤还需要特意去护吗?”

    嫔妃被揶揄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洛颜儿见状笑着开口道:“贵妃妹妹的皮肤的确很好,但这好皮肤也是需要呵护的,现在妹妹们都还年轻,觉得自己的皮肤状态都很好,可再过十年,你们还能保证自己的脾气还能像现在这样好吗?

    我们要如何留住自己的青春,自己的美呢!自然是从护肤开始,同样岁数?的两个人,一个从现在开始护肤,一个不护,现在或许看不出效果,可十年之后,你肯定会与不护肤的同年人拉开差距,这便是为何人到中年之后,有的人会被人夸赞依旧和当年一样,有的人被夸风韵犹存,而有的人则被说成了黄脸婆,这便和平时的保养有很大关系。

    你的心思花在哪里,哪里就会给你回报,付出总会有回报的。

    所以妹妹们,为了你们青春永驻,每天一定要好好的护肤。

    姐姐这里又新研发了一款产品,卸妆水,我知道有的妹妹为了美,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有精神,气色更好,会画个妆,可若是到晚上,不把妆卸干净,时间久了,会让脸上的毛孔堵塞,脸上会起痘痘,你抹护肤品也不吸收,就等于白抹了,这个时候,我们就要用卸妆水把脸上的妆卸干净,给皮肤做一个深度清洁,让我们脸部皮肤的毛孔可以充分的呼吸,这样在抹上护肤品之后,就很容易吸收了,皮肤也会越来越好。

    我这里有很多试用装,姐妹们可以拿回去试用一下,若是觉得效果好,可找姐姐买哦!姐姐会以最便宜的价格卖给你们。”

    嫔妃们听了很兴奋:“皇后娘娘真是太好了。”

    青绾和若兰将这些试用装发给每个人。

    大家都很高兴,纷纷起身行礼道谢:“多谢皇后娘娘。”

    “各位妹妹快坐,都是自家姐妹,无需客气。”洛颜儿看到自己的产品有这么好的反响,很是开心。

    叶沐蓉看着手中的小瓶子问:“这个东西真有皇后说的那么好的效果?”不过上次她送自己的眼霜,的确很好用,眼睛周围再也不干了,感觉细纹真的变淡了。

    “若是贵妃妹妹不信,回去用了便知道。贵妃妹妹的肌肤虽然很好,但也要趁着年轻好好保养,姐姐这里正好有一套适合妹妹皮肤的护肤品,妹妹难得过来,姐姐便把这套护肤品送给妹妹吧!”洛颜儿大方道。

    众嫔妃一脸的羡慕。

    若兰将一个精美的套盒拿过来走到叶沐蓉面前。

    叶沐蓉开口道:“既然皇后娘娘一番美意,那臣妾便不客气了,莲儿,收下吧!”

    “是!”莲儿立刻接过若兰手中的精美礼盒。

    众嫔妃见贵妃娘娘都收了皇后的护肤品,可见皇后娘娘研究出的护肤品很是畅销,她们能有幸用到,真的很幸运。

    洛颜儿又说道:“若是贵妃妹妹用的好,可随时来找姐姐买,姐姐肯定给你最优惠的价格。”

    “皇后娘娘真是做了一手好生意,实在让人佩服,不但可以把后宫管理好,还能把生意做的这么好。”叶沐蓉现在倒是打从内心里佩服她。

    洛颜儿谦虚道:“贵妃妹妹过奖了,姐姐也是闲来无事,研究些自己喜欢的东西,可帮各位妹妹变得更美,也可挣点小钱,继续研究更多更好的护肤品和彩妆产品。”

    “德妃娘娘到。”外面传来通报声。

    然后便见白语琴走了进来:“臣妾参见皇后娘娘。”

    “德妃妹妹无需多礼,坐吧!”洛颜儿友善道,即便心中不怎么喜欢德妃,但面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生意人就要和气生财,所以尽量友善每一个人。

    “谢皇后娘娘。”白语琴在叶沐蓉对面的位子上坐下了。

    叶沐蓉看向她讥嘲道:“德妃妹妹为何姗姗来迟?是不将皇后放在眼里?还是仗着有太后的喜爱,可藐视宫里的规矩?”

    白语琴就知道叶沐蓉会找她的麻烦,早有准备,淡淡一笑道:“没想到贵妃姐姐今日也来了,若说太后的喜爱,谁又能与贵妃姐姐比呢!贵妃姐姐可是太后的亲侄女,连贵妃姐姐都要来给皇后娘娘请安,臣妾又怎敢藐视宫里的规矩呢!”

    弦外之音便是,叶沐蓉仗着有太后的喜爱,不将皇后放在眼里,从不给皇后请安,不将皇后的规矩放在眼里。今日又有什么资格说她。

    “德妃妹妹倒是伶牙俐齿啊!”叶沐蓉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不悦。

    “贵妃娘娘过奖了,臣妾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若有言语不当的地方,还请贵妃姐姐莫要往心里去。”白语琴一直温柔的笑着,好似一副很和善的样子,让叶沐蓉即便有怒气,也无法发泄出来。

    洛颜儿感受到了浓浓的火药味,可不想让她们二人在自己这里打起来,否则到时太后和百里御风肯定会怪罪自己,谁是自己的失职,赶忙开口道:“两位妹妹能来,姐姐很高兴,不过请安之事,大家随意就好,想来,姐姐欢迎,若是不想来,或者有事情不能来,也可不来,无需强求,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咱们要灵活运用,无需每天都来请安,这样各位妹妹太辛苦了。”

    众嫔妃听皇后娘娘这么说,真的觉得皇后姐姐很善解人意,心里挺感动的。

    叶沐蓉冷言冷语的开口道:“皇后娘娘倒是一番好心,只怕有人会觉得皇后娘娘是在故意拉拢人心,目的不纯,又会在太后娘娘面前嚼舌根了。”说这话时,一直看着白语琴,就是说给她听的。

    白语琴嘴角弯起一抹好看的弧度道:“皇后娘娘的友善,大家都是能感觉得到的,谁又会说皇后娘娘的不是呢!”

    “有些人看着温柔和善,却心如蛇血,这样的人,能感觉到吗?”叶沐蓉看向白语琴笑问。

    白语琴掩嘴一笑道:“宫里真有这样的女人?臣妾倒是没有听说过,贵妃姐姐认识此人吗?还是贵妃姐姐故意说来吓唬大家?听说贵妃姐姐之前经常刁难皇后娘娘,欺负各位姐妹,不过臣妾进宫后见贵妃姐姐如此美丽,想必心也是美的吧!那些传闻应该不是真的吧!人长得美,心肠应该不会像蛇蝎吧!”

    白语琴故意让大家将这个人往叶沐蓉身上想,让大家觉得那个蛇蝎美人就是叶沐蓉。

    叶沐蓉很气愤:“白语琴,你说谁呢!今天本宫不给你点教训,你还真不知天高地厚了。”说着便站起身要去打白语琴。

    洛颜儿赶紧站起来阻拦道:“贵妃息怒,自家姐妹,有什么话好好说。”

    “本宫与她才不是姐妹呢!这个贱人,居然敢含沙射影说本宫,本宫今日非得好好教训教训她不可。”叶沐蓉气愤道。

    洛颜儿劝说道:“贵妃妹妹想多了,没有的事。各位妹妹,没什么事,你们就先回去吧!本宫和贵妃聊聊。”

    众嫔妃可不想此时被殃及,立刻起身,盈身行礼后离开了。

    白语琴眼底划过一抹讥嘲,也离开了。

    “白语琴,你给我站住。洛颜儿,放开我。”叶沐蓉不悦道。

    “德妃,你快走。”洛颜儿催促道。

    待所有人都离开后,洛颜儿松开了叶沐蓉,看向她道:“贵妃说说吧!为何故意闹事,将嫔妃们赶走?找本宫有事?”

    “我哪有故意闹事?是白语琴她故意找茬,怎么成了我的不是呢!”叶沐蓉傲慢道。

    洛颜儿故作不悦道:“贵妃当我傻吗?明明是你先含沙射影找麻烦的,而且还要动手去打她,在本宫的寝宫里,你去打别的嫔妃,若是本宫不拦着,别人会怎么看本宫?你做这些,不就是希望本宫将她们都赶走吗?”

    叶沐蓉挑挑眉道:“你现在的确聪明了不少,我就是看不惯白语琴那个样子,就是想赶她走,因为我有话想和你说。”

    洛颜儿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既然如此,那就坐下来说吧!”重新坐下来。

    叶沐蓉迫不及待道:“洛颜儿,你不觉得白语琴很讨厌吗?”

    “是吗?哪里讨厌?”洛颜儿不解的问。

    “哪里都很讨厌啊!整天故作一副出尘脱俗的样子,好似什么事都入不了她的眼般,觉得自己的父亲是功臣云阳候,就很了不起似的,看似温柔端庄,其实很有心机。

    听说之前她给你请安,拒绝了你的礼物?”叶沐蓉问。

    洛颜儿点点头:“或许德妃的家教比较严吧!”

    “哼!我看她就是故意不给你面子,你可知昨日她在太后面前都说了你什么?”

    洛颜儿摇摇头:“不知,难道她说我坏话了?”

    “是不是坏话,我说与你听,你自己判断。”叶沐蓉又将昨日在太后那里发生的事情与洛颜儿说了一遍,然后问:“有没有觉得她很有心机?故作单纯的与太后说,不知该不该收你的送的礼。又以夸你和皇上感情好为由,告诉太后你出宫之事,你觉得白语琴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洛颜儿不悦道:“这个白语琴,竟敢在背后挑拨离间,实在是可恶。”

    “你也觉得她很讨厌吧?我最讨厌的便是这种当面一套背地一套的人。我就是不喜欢白语琴,我背地里说她的不好,我当着她的面,照样说自己不喜欢她,不给她面子,可是白语琴却不是这样,在你面前,装的好像很温柔懂事,在太后面前,却总是挑拨是非,真的很卑鄙,关键是姑母居然信了她。”叶沐蓉最气的便是这点,姑母也是在宫里待了一辈子的人,怎么能被白语琴骗呢!就因为她的父亲是忠心耿耿的云阳候,可那与白语琴有什么关系,不见得上梁正,下梁就不歪啊!

    听了叶沐蓉的一番话,洛颜儿对她的印象又好了些,这个傲慢且目中无人的贵妃,也不似传闻说的那般难相处啊!其实人还是很直率的。

    既然她与自己说了这样一番心里话,那自己自然也要说些为她好的话:“既然你知道了白语琴是那样的人,为何还要当面与她撕破脸呢!你也说了,会医术的人在宫里很可怕,要小心提防着,可你为何要得罪她呢?就不怕她报复你吗?”

    叶沐蓉不屑道:“哼!我岂会怕她,她尽管放马过来好了。从小到大,我叶沐蓉还没怕过谁呢!”

    洛颜儿摇摇头道:“你这种性格,还真不适合在宫里,难怪所有人对你的评价都不怎么好,其实你只是直率了些,可能表现的比较凶悍吧!其实内心并不是一个有心机的女人。

    身在皇宫,该演戏的时候还是应该演演戏的,毕竟人生在世全靠演技嘛!就算咱们知道白语琴并非善类,即便是善类,至少对我是不满的,心里知道就行了,她不愿撕破脸,咱们就陪她演呗!能有个人陪你演戏消遣,也挺不错的,否则在如华丽金丝鸟笼般的皇宫里,岂不是太无聊了?”

    “你这是什么想法,既然知道了她是敌人,就应该早点与她说清楚,让她知道你不是好欺负的,为何要陪她演戏?这样她只会觉得你好欺负。”叶沐蓉不赞同洛颜儿的观点。

    洛颜儿却得意道:“若是她这样想,那她只会吃大亏,因为我洛颜儿可不是好欺负的。”

    “我觉得还是尽早将她除掉的好。”叶沐蓉觉得对敌人,就应该快刀斩乱麻。

    “贵妃觉得能除掉吗?她又没做错什么事,而且还是云阳候的嫡女,听说云阳候对这个女儿很是疼爱,皇上刚登基不久,根基不稳,现在若是我们把功臣的女儿给除掉了,你让皇上如何向云阳候交待,其它功臣又会如何想?

    他们会觉得皇上大业完成,该解决他们那些功臣了,天下定谋臣忘,会让其他大臣害怕的,这是我们能负责起的吗?

    咱们之间不过是女人的小事,若是牵扯到国事,可就是大事了。

    后宫嫔妃,牵扯到的可都是前朝的大臣,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若是除掉一个人这么容易,你之前欺负了我那么久,怎么不把我除掉啊!”洛颜儿笑着打趣,没有怪她的意思,只是调侃。

    叶沐蓉撇撇嘴道:“你少得意,那只能算是你命大。不过你说的那些,好像也有些道理,我还真没想那么多。”

    洛颜儿调侃道:“你这种若是在后宫电视剧里,顶多也就仗着是太后的侄女,活三集。”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叶沐蓉一头雾水。

    “简单的点说,你这种心直口快没多少脑子的贵妃,也就是仗着太后和皇上能在宫里待下去,若是没有这两个靠山,只怕你早就被人算计死了。你还想着和白语琴斗,你是在逗我。”洛颜儿摇头叹息道。

    叶沐蓉不悦道:“洛颜儿,我好心告诉你这些,没想到你竟敢取笑我,你也太过分了吧!”

    “这就生气了,我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做朋友如果连玩笑都不能开,那还怎么做朋友。”洛颜儿失望的摇摇头。

    “朋友?”叶沐蓉没想到洛颜儿会把自己当朋友。

    “难道是我想多了,你没有想和我做朋友?”洛颜儿故作伤心道。

    叶沐蓉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之前那样对你,我没想到你会愿意与我做朋友。”其实她并没有朋友,因为脾气的原因,别人都怕她,所以从小到大,大多时候都是跟在表哥后面,要不就是和凤舞玩,凤舞现在远嫁到了南华国,表哥因为自己嫁给他,与自己疏远,她没什么朋友,连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

    “我洛颜儿如此大度的女子,怎会给你计较呢!早就翻篇了。”洛颜儿豪爽的一扬手道。

    叶沐蓉很感动:“既然你把我当朋友,那以后你也就是我的朋友了,我叶沐蓉虽然不是什么善良的女子,但我认定的朋友,一定会和她做一辈子的好朋友的,绝不会做伤害她的事,也不会背叛她。”

    “话别说的这么早啦!谁知道以后发生什么事呢!说不定有一天我会背叛你呢!我是个商人,很奸诈的。”洛颜儿调侃道。

    叶沐蓉却一脸认真道:“你敢,你既然是我认定的朋友,我就不会让你背叛我。我也不会与你成为敌人。”

    “那可不一定,咱们现在都是皇上的女人,听说你爱皇上爱的挺深啊!虽然上次和你说了一些表兄妹在一起的弊端,但我想你也不见得能听进去,万一有一天我也爱上了百里御风,咱们岂不是就成了轻敌,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喜欢废太子,所以才愿意与我做朋友的?若是我告诉你,我不喜欢废太子呢!”多少朋友,闺密,是因为一个臭男人而翻脸的啊!

    叶沐蓉开心道:“这次你失算了,上次你说的话,我听进去了,所以我今天已经与表哥说了,我打算放弃表哥了,而你正好也放弃了废太子,那么你就可以好好考虑我表哥了,他真的是个很出色,很优秀,很完美的男人。

    文武双全,长相俊朗,而且还不滥情——”

    “停!你这才刚放弃,就要把你表哥推销给我呀!或许你表哥是不滥情,但后宫这么多美人,他都不感兴趣,该不会是那方面有隐疾吧?”洛颜儿的八卦神经被勾起。

    叶沐蓉立刻帮表哥说话:“洛颜儿,你怎么能这样想我表哥呢!我表哥那么健硕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有那方面的隐疾呢!他不过就是没有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子罢了,你可不能这样抹黑他。”

    “我没有要抹黑他啊!我只是在担心他,你说他以前经常在军营里带兵打仗,和将士们混在一起,每天接触男人,那性取向出现问题很正常啊!”洛颜儿忍不住在心里幻想起很污的画面。

    叶沐蓉虽然放下了对百里御风的爱,可还有兄妹之情啊!听到别人这样说自己的表哥,很不悦:“洛颜儿,他可是你的夫君,你怎么能这样说他呢!你就这么巴不得我表哥他有龙阳之好吗?”

    “我可没有这样想,就像你说的,他是我的夫君,若是他有龙阳之好,那我可是很没面子的,所以我在向你确定。”洛颜儿赶紧找了个借口,来掩饰自己激动的八卦之心。

    叶沐蓉语气坚定道:“我可向你保证,我表哥绝对没有龙阳之好,他只是没有遇到喜欢的女子罢了,你莫要相信那些传闻。

    若是你不信,大可自己去试一试,向我表哥主动投怀送抱,看看他是否能把持的住。”

    洛颜儿撇撇嘴道:“我才不去呢!他那方面行不行和我也没什么关系。我不过就是随口一问。”想到之前与他在一起,被他莫名其妙的占便宜,她觉得那个男人很危险,不能因为好奇,而以身犯险,万一失足,后悔晚也。

    叶沐蓉看着她坏坏一笑道:“洛颜儿,其实你很关心我表哥对不对?你是不是已经爱上他了?”

    洛颜儿听到这话,很浮夸的大笑几声道:“贵妃妹妹,咱能别乱点鸳鸯谱吗?我放下了废太子,不代表就看上你表哥了啊!你表哥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

    他那个人,不善言辞又冷漠至极,而且还是标准的钢铁蠢直男,还经常威胁我,这样的男人,我怎会喜欢?他可不是我的菜。”傲娇的扬起下巴。

    “菜?我表哥不是菜。”叶沐蓉没有听懂洛颜儿的意思。

    洛颜儿只能无奈的解释道:“意思就是,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还是比较喜欢温文儒雅的男子。”

    “如果你能走进我表哥的心里,成为他心尖上的那个人,他一定会对你很温柔的,其实我表哥就是一个人太久了,所以不太会和别人相处,不知道如何给人温暖,不过你现在的性格与他正好可以互补,你热情,只要你愿意,肯定能用自己的热情融化他的。”叶沐蓉继续帮表哥追妻。

    洛颜儿却再次不客气的拒绝道:“我不愿意,我对你表哥真的不感兴趣,你就别在这里强行撮合了。”

    叶沐蓉叹口气,知道这感情的事,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的,也不是自己几句撮合的话就能让他们相爱的,还是要慢慢相处,培养感情。

    不过她相信洛颜儿只要放下了对废太子的爱,就一定会爱上自己表哥的,她对表哥有信心,也对洛颜儿有信心,现在的她是迷人的,表哥一定会爱上她的。

    “行,我不强行撮合你们,不过我说的话你也好好考虑考虑,我就先回去了。”叶沐蓉起身准备离开。

    洛颜儿慵懒的挥挥手道:“慢走,不送。以后想我了,随时来凤安宫找我玩。”

    叶沐蓉不屑的撇撇嘴道:“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的礼物,谢谢了。”

    “客气。用的好给我多介绍客户哦!介绍的多,我可以考虑给你点提成,咱们共同发财。”洛颜儿朝她挑挑眉。

    叶沐蓉叹口气道:“你能把挣钱的心思分一点给我表哥,你一定会让我表哥爱上你的。”

    “行了,你赶紧走吧!”洛颜儿不客气的赶人。

    御书房

    百里御风与百里南玄和萧墨尘在商议要事。

    萧墨尘将自己调查端王的证据呈给了百里御风:“皇上,这便是端王的所有罪证,这些年,他做的杀头之事还真不少,背地里帮废皇后做了不少伤天害理之事,这几日,左相与他暗中也有联系,希望帮废皇后和废太子东山再起,他们暗中招兵买马,很是活跃。

    这个端王这些年敛了不少财,足够他们招兵买马的,一些没有被问罪的宁氏家族的人,也与他有密切的联系,此人应该尽快除掉,否则有他帮助废皇后,很快便可让废皇后东山再起。”

    百里御风看向百里南玄问:“十四叔,你觉得呢?”

    百里南玄道:“我觉得右相说的有道理,眼下咱们也找不到左相和废皇后的证据,既然找到了端王爷的证据,就应该尽早将之除去,先斩断他们的一支羽翼,让他们重重的受挫,这样废皇后短时间内别想东山再起。

    若是放任不管,废皇后之前的那些部下和朝堂那些并非真心归顺的臣子,都会被他们拉拢的,而杀了端王,也可震慑住一些人。”

    百里御风点点头:“十四叔和右相说的有道理,但朕担心,杀了端王,废皇后会想别的手段,到时岂不是防不胜防,而如今我们既然抓住了端王的把柄,派人暗中监视他,掌控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也省得他们再费心去想别的阴谋,让我们处于被动。”

    萧墨尘担心道:“虽然皇上的这个办法也不错,但我觉得现在最主要的还是要先斩杀废皇后的羽翼,让他们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若是任由他们做大,即便我们了解他们的一举一动,万一他们做大到一定地步,让我们难以控制,到时再出手,只会牺牲更多无辜的性命。

    废皇后那个人野心勃勃,只要她看到一点希望,便会不择手段的做下去,我担心他们会在暗中残害忠良,嫁祸皇上,让朝臣人心惶惶,到时他们再去拉拢,对我们很不利。

    杀了端王之后,我们不知道他们又会想什么阴谋,但至少可让他们受到重创。”

    百里南玄道:“右相说的是,这个时候,杀了端王对我们更有利,绝不能给废皇后和左相做大的机会。”

    百里御风点点头,其实他之所以会犹豫,心里想的人竟是洛颜儿,能查到端王的证据治罪端王,其实是洛颜儿的功劳,若不是她把自己卖给了香姐,又怎会牵出香姐背后的端王等一连串的东西呢!

    若是端王是废皇后的人,杀了端王,废皇后是否会对洛颜儿出手?

    意识到自己的想法之后,百里御风觉得有些可笑,自己竟会为她的处境担忧,或许这一切都是她的计也说不定呢!目的是得到自己的信任,让废皇后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这样太子便不会再继续被废皇后逼着去争皇位,然后她便可以虎符为筹码,与自己谈,让自己放了废太子,如此她便可和太子离开这里,过属于他们二人的生活。

    想到这,百里御风的手不自觉的握成拳,在心里道:洛颜儿,你是朕的皇后,朕不会让你有机会离开的。

    这件事不管是你的计策也好,巧合也罢,端王朕要杀,而你,既然成了朕的皇后,朕定会护你周全,不会让你因这件事而被废皇后伤害的。

    于是百里御风下令,对端王抄家,治罪。

    萧墨尘听后很兴奋:“终于可以除掉这条大鱼了,这个端王爷,这些年在朝堂之上很是横,目中无人,觉得自己做的隐蔽,我们找不到他的把柄,这次他该傻眼了。

    不过皇上,你是如何想到从闻香阁开始调查端王的?”

    百里御风表情有些不自然道:“这件事说来话长,朕便不说了,不过从闻香阁入手调查,是皇后帮了朕。”若是让这家伙知道自己曾被洛颜儿卖给了闻香阁,还不得成为这家伙一辈子取笑自己的把柄,自己才没那么傻说给他听呢!

    萧墨尘听说这件事与皇后有关,竟更有兴趣了:“你说这件事是皇后帮了忙?什么情况?难道皇后真的放弃了废太子,爱上了你?”

    “爱上朕?右相为何这样说?”他可不觉得洛颜儿会爱上自己。

    “如果皇后没有爱上皇上,为何会帮皇上除掉端王?难道她不知道端王对废皇后和废太子东山再起有多重要吗?”萧墨尘分析道。

    “或许她并不希望废太子东山再起,她并非是那种贪恋权贵之人,她要的不过是与爱的人双宿双飞罢了,废太子若是真的有机会夺回皇位,你觉得以废皇后的做事风格,会同意她与废太子在一起吗?

    只有废太子什么都没有,他们才有可能在一起。”百里御风是这么认为的,觉得洛颜儿所为的帮忙,其实是帮她自己和太子。

    萧墨尘想了想道:“皇上这么说,好像也有些道理。”

    百里南玄见状开口劝说道:“皇上,凡事莫要想的那么悲观,我觉得现在的皇后,真的改变了很多,或许她这么做,真的只是想帮皇上。皇上不妨就信她真的放下了废太子,或许你会认识一个不一样的她。”

    ------题外话------

    明天让颜儿侍寝如何?敬请期待哦!嘻嘻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