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百六百一十九章
字体设置
    宁哲也懒得理他,宁哲自认不是什么君子,但也绝对不是不三不四醉游花丛的渣男。  况且身边还有冰清这样貌若天仙的女子,就更看不上那些低俗的青楼女子了。

    四人走在街上,现在街上的商贩都打烊了,人也越来越少了。过了一阵后,整条街便彻底的冷清了下来。只有他们四人像孤魂野鬼一样游荡着。

    月儿迷迷糊糊的已经困了,石仙又喝得烂醉,宁哲也找不到一家客栈。无奈下他只能拖着石仙的身体带着冰清和月儿找到一座兰亭下歇息起来。

    来到亭子里,宁哲直接将石仙放倒在地上,他也是实在拖不动石仙这么重的身体了。石仙躺在地上呼呼大睡,月儿也依偎在冰清的怀里睡着了。

    只剩下宁哲与冰清面对面坐在亭子里,二人都没有睡意。

    冰清是一个很安静的女子,她坐在亭子里悠然地凝望着天边的圆月,而宁哲则偷偷地看着她如月的脸庞。

    就这样过了良久,宁哲突然打了个激灵,感觉一股凉意从背后袭来。与此同时,冰清突然发出惊呼,对宁哲说道:“我突然感觉到有一股阴气出现在这里。”

    “什么意思,你可别吓我!”宁哲听了冰清说的话,感觉周围都冷嗖嗖的。吓得他立即坐在冰清的身边,小心谨慎的看着周围。

    冰清凝视着眼前,突然大喝一声:“何方阴灵在此处徘徊?”

    冰清话音刚落,两道人影便突然出现在这里。看到这突然出现的人影,吓得宁哲冷汗涔涔,使得他情不自禁的抓紧了冰清的衣袖。

    这突然出现的两道人影并不是人,而是两个孤魂野鬼。他们是一男一女,都是大约五六十岁的样子,脸色苍白如纸,双脚离地,飘荡在亭子中。

    一开始宁哲有些害怕,但是当他看清这两个孤魂野鬼的容貌时却令他震惊无比。

    “爸,妈,怎么是你们?”宁哲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站起身子走到父母的面前,看着父母现在的样子,他的心几乎都停止了跳动。

    “你们……”宁哲没有把话说下去,因为他已经哽咽了。

    那个女鬼也就是宁哲的妈妈见到宁哲现在的样子,也是激动的哭泣起来,她想要伸手去触摸儿子的脸庞,却怎么也摸不到。

    “你真的是小哲,我和你爸感觉到你的气息,便来到这里。但是你为什么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宁哲的妈妈呜咽着说着话,宁哲的父亲站在一旁也是不断的叹息。

    “我染了疫毒来到这个世界,是我旁边这两位好人救了我,给了我一副全新的身体,使我获得了重生。”宁哲说着话,他也想摸摸妈妈那两鬓白发,但却是摸不到了。

    亲人就在眼前,但是他们却不能触碰到彼此。人生最大的痛,便是阴阳两隔!

    宁哲的父亲一直没有说话,他现在看着自己的儿子,突然大笑一声,但表情又突然严厉起来,以训斥的语气对儿子说道:“宁哲,你以前不是经常幻想来到像现在这样光怪陆离的世界吗?现在你的愿望实现了,那么你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不争气,一天天无所事事,每天都想着不切实际的东西。天亮以后我和你妈就会跟着鬼差前往地府去投胎转世了,你好自为之吧。”

    对于宁哲来说,父亲的话就像晴天霹雳一样突然而至。他接受不了眼前的事实,更是后悔自己没有尽到孝道。从小到大他一直不让父母省心,如今终于体会到亲情的可贵,却已是无法挽回了。

    这一夜,时间过的好快。快要天亮的时候,几个穿着官服的鬼差强行将宁哲的父母带走。宁哲苦求冰清把自己的父母救回来,冰清只能劝他逝者已逝,不要太过执着。

    天亮了,宁哲一脸颓废的瘫坐在亭子里,他知道,自己的亲人已经走了,永远都回不来了。即便他有千言万语没有说,有千错万错要弥补,但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宁哲后悔至极,几乎是咆哮着说出这句话。

    他哭了,就像一个无助的小孩。

    冰清看在眼里,忍不住发出叹息。月儿刚刚睡醒,看到宁哲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的样子,她有些疑惑。

    月儿从冰清的怀里跳到地上,悄悄的走到宁哲的身边,柔声道:“宁哥哥,你怎么了?”

    宁哲回头看着一脸纯真的月儿,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说道:“哥哥的亲人走了,再也回不来了。”

    月儿撅着小嘴,蹲了下来,伸出双手握着小拳头,认真的说道:“我的亲人也把我抛弃了,是师傅收养了我。现在也是师傅救了你,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要是有人欺负你,我就帮你把他们打跑!”

    宁哲捏了捏月儿的小脸蛋,轻轻的将她抱在了怀里。

    鬼者,归也。其精气归于天,肉归于地,血归于水,脉归于泽,声归于雷,动作归于风,眼归于日月,骨归于木,筋归于山,齿归于石,油膏归于露,毛发归于草,呼吸之气化为亡灵而归于幽冥之间。

    视之无形,听之无声,谓之幽冥。幽冥者,所以喻道而非道也。

    所谓幽冥,也是人们常说的森罗地府而已。

    漆黑的地府里,鬼哭神嚎。宁哲的父母被鬼差带到这地府之中,夫妻二人不忍看那油锅里小鬼的哀嚎模样,便用手遮着眼睛跟随着鬼差进入阎罗大殿。

    森罗鬼府,阎罗大殿。名垂千古的阎罗王正高居首座,审视着下面的鬼魂,判定生死轮回。

    “王小二,因你生前在阳间坑蒙拐骗无恶不作,故将你下一世投入富豪之家,经常被骗,终年家破人亡,不得善终!”

    “辰西,平生低调,无大善也无大恶,故判你下一世投入安和人家,享受生活!”

    “柳仁贵,生前是一名德高望重的好人,帮助所需要帮助的人,是为大善,转生富贵人家,家财兴旺!”

    每当阎罗王念上一个名字,判官便会在生死薄上写上一个名字。阎罗殿中有哭有笑,有的鬼魂为自己生前所犯下的错悔恨不已,有的感叹生前的善事没有白做。

    宁哲的父母看着一个个鬼魂被带走,又一个个鬼魂被带进来,他们的心里也有些忐忑。

    “宁臣,王依凤。”

    听到阎罗王叫到自己的名字,夫妻二人战战兢兢的回了声“在”。

    此时阎罗王正在翻开着生死薄,却是突然皱起了眉头,对身边的判官说道:“他们两个是第几个了?”

    判官在阎罗王身边小声说道:“回禀阎王,算上他们二人已经是三百八十六人了。这三百八十六人在生死薄上全都没有记录。”

    阎罗王大为震惊,看着跪在地上的夫妻二人,对着殿中鬼差朗声说道:“将此二人暂时押入鬼牢之中,听候发落。”

    夫妻二人满是疑惑的被鬼差带出了阎罗大殿,在前往鬼牢的路上,宁哲的母亲王依凤悄悄的对丈夫说道:“这是怎么回事,阎王怎么没有让我们投胎转世?”

    宁臣摇头道:“我怎么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反正咱们生前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你怕什么?”

    走在前面的鬼差听到二人嘟嘟囔囔的说着话,转过身满脸狰狞的说道:“别磨蹭,快点走!”

    夫妻二人立即加快了脚步,跟着鬼差向着前方走去。

    阎罗殿内,阎罗王露出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最终站起身来,对身边的判官说道:“你且随我去天界一趟,我们必须要将此事禀告给天帝了。”

    判官应了声“是”,它们便同时消失在阎罗大殿之内。

    人间,京城以北,一条羊肠小路上,两道人影在烈日的照耀下显得极其矮小。

    这二人便是石仙与宁哲,他们现在刚刚与冰清分开。因为石仙坚决要带着宁哲去外面历练一番,但是冰清还要等待着南极仙宫的长老和护法在京城会合,所以四人便分开了。

    看着宁哲双眼无神的样子,石仙劝慰道:“阴阳路上两相隔,黄泉路上难返回。人死如灯灭,你也不必太伤心了。”

    宁哲点了点头,也没说话,刚刚与父母生死分别,一时半会儿他也开心不起来。

    石仙说是带他到外面历练一番,其实就是陪他散散心而已。

    二人就这么闲逛着,不知不觉来到了一座山谷中。

    这山谷就像迷宫一样,二人在这片山谷里走了很久,周围都是笔直的峭壁,始终没有找到出去的路。转悠了半天,他们找到一座山洞,便走了进去。

    刚走进山洞,一道耀眼强光便射了过来,刺得二人睁不开眼,当他们适应了一会儿后,发现洞中的景色就像梦幻一样,美得犹如仙境。

    山洞中,百花齐放,蔓藤缠绕。各种各样的小动物在花丛中欢跑着飞舞着,而四周的墙壁上更像是一幅幅流动的荧幕,闪耀着七彩光芒。山洞不大,却是别有一番天地。

    看到山洞中的景色,宁哲也开始目不转睛的看着周围。

    “哇,好奇妙的地方啊!”宁哲吃惊的看着洞中的景色,就像小孩子见到了新鲜事物一样。

    石仙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真没见过市面,这有什么好惊讶的。想当年本大仙在仙界的时候,什么场面没见到过。”

    “你这么厉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宁哲反问道。

    石仙顿时语塞,尴尬的挠了挠头,眼睛一眨不眨。

    就在二人说话的时候,四周的墙壁上也在慢慢地发生着变化。

    七彩流光渐渐消失,演变成似瀑布般缓缓而淌的白色光华,而且还传出清亮的流水声,令人惬意无比。

    被这样的环境所感染,宁哲也沉默下来,沉浸在如此安静而玄妙的意境之中。

    伴随着幽静的流水声,一阵悦耳的歌声缓缓传出,声音清亮,但曲调却流露出无尽的忧愁与无奈。

    “不问天涯,不诉离殇,千秋杨柳岸,万古晓风残,人间多少惆怅客,又何止昨日今朝?各自江湖各自歌,独自西风独自凉,沧海横流下,流年光转间,谁不是韶华暗逝,寂寥难逃。”

    宁哲听得呆了,全然不知一位女子出现在山洞中,但却嗅到了一丝丝沁人的幽香。

    “哇,好香的味道啊!”宁哲循着香味传来的方向回头望去,正好发现一位白衣女子正冷冷的注视着自己。

    “神…神仙姐姐!”宁哲发誓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见到过如此漂亮的女子,此时完全被这个女子的容貌所惊呆了。

    她双眸似水,却带着谈谈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穿着一身白色纱衣,给人一种澄澈透明的感觉,双肩批着一条浅紫色的纱带,一阵风吹过,给人一种飘逸的感觉,犹如仙女下凡一般。比那冰清还貌美如仙!

    “出去!”女子微微皱眉,玉唇微张,语气里充斥着十足的冷淡。

    “哦。”

    宁哲挠了挠头,便傻乎乎的跟着石仙向着洞外走去。

    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宁哲回过头看着这位女子,反问道:“这又不是你家的山洞,凭什么让我出去?”

    女子面无表情,冷哼道:“出去!”

    “别以为你长的好看我就舍不得打你,什么样的泼妇没见过,今天我就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以礼待人!”

    看着宁哲在那里喋喋不休盛气凌人的样子,女子缓缓转身,似乎是不愿意搭理他,身体如花瓣般轻轻飘起,慢慢地向着花丛中飘去,身影在花丛中缓缓消失。

    “妖精啊!”宁哲大吼一声,不顾石仙独自一人跑出了山洞。

    宁哲跑出山洞,石仙也迈着大步跑了出来。

    宁哲还没站稳,后面的石仙便劈头盖脸的骂了下来:“你太没出息了,一个小小的花妖就把你吓成这样,以后还想不想跟我混了?”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