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0章 怒放的白莲花
字体设置
    罗放抬起头颅,他本就生的高大威武,站在众人面前,浑身自带一股气场,慕容枫的威胁根本影响不了他。

    他提起那个太监,道:“将一切如实说出来。”

    太监的身子在不停哆嗦,他结结巴巴道:“几日前,俞南王侧妃的婢女柔儿找到奴才,柔儿说......说让奴才烧了凝光殿.......然后嫁祸给县主.......她许了奴才一大笔银票......奴才一时鬼迷心窍,这才.......犯犯下了弥天大错,还请皇上宽恕奴才,饶奴才一条贱命啊......”

    说罢,他就连连磕头,神情恍惚。

    慕容惜已经顾不得那些礼仪,她指着那太监道:“你胡说八道,根本不存在的事情!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诬陷我?”

    美丽的容颜在这一刻变得愤怒、焦急。

    南宫奕则是陷入沉思,这是他第一次揣摩慕容惜的表情,只觉得她甚是陌生,不是他记忆中拈花藏袖的娇柔女子。

    罗放将一把银票呈上去,对皇帝道:“臣已经查探过了,这笔银票是从京城的顺风银庄取的,那庄主说取银票的人正是慕容惜的侍女柔儿。”

    此时此刻,大家已经心中明了。

    这慕容惜连同贺济山,他们一起设下了一场局,不惜以凝光殿为代价,让皇上动怒,杀了沈长歌!

    只是这慕容惜与沈长歌有什么恩怨呢?

    早就有传闻说沈长歌痴恋南宫奕,慕容惜难道是因为愤怒和嫉妒,才不惜一切......只为了杀了沈长歌?

    这女人的心思实在太过可怕,尤其是这种表面上看起来美若天仙、楚楚可怜的女子,心机更是可怕!

    众人不禁打了一个冷颤,纷纷用异样的目光去打量慕容惜。

    京城的第一美人慕容惜,自幼饱读诗书、心怀仁善,却做出此等恶事,人设瞬间崩塌,实在是让人不可思议啊!

    慕容惜无法承受异样的目光,她一直以来都是接受艳羡、赞扬、爱慕的目光,而不是厌恶和愤怒,单是这些目光就足以让慕容惜发狂。

    她低声喃喃道:“不是我,不是我,我什么都没做,一切都是诬陷......”

    沈长歌温柔的表情之下暗藏利刃,她盯着慕容惜的脸,逼问:“慕容侧妃,到了此刻,证据确凿,你还不认罪?”

    慕容惜眼泪汪汪,她的模样楚楚可怜,伸手抓着南宫奕的衣袖,道:“奕哥哥,不是惜儿所为,你救救惜儿。”

    南宫奕见慕容惜这副模样,不禁是动了恻隐之心,从小到大,慕容惜一直是他梦寐以求的女人,哪怕是到了现在,他还是为她的美丽而动心,对着这张脸,实在无法生出厌弃之心啊。

    南宫奕安抚慕容惜,道:“惜儿,莫慌,本王在这呢。”

    他的眼神暗暗刺向一侧的柔儿。

    短短的一瞬,柔儿已经明白了什么,她立即跪在大殿上,一口认下自己的罪行。

    柔儿声泪俱下:“皇上明鉴,一切都是奴婢所为,是奴婢假借慕容侧妃的名号,然后去银庄取了银票,是奴婢贿赂了凝光殿当职的太监,一切都是奴婢一人做的。至于贺济山的所为,那时他的事情,奴婢完全不知情,更与侧妃无关了。”

    沈长歌继续逼问柔儿:“柔儿,你与我无冤无仇,为何要陷害我?若不是慕容侧妃主使,你为何要做这些事?”

    慕容惜道:“县主,一切都是柔儿做的,与我无关,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

    沈长歌一个幽冷的眼神扫过去。

    慕容惜被吓得躲在了南宫奕的身后。

    南宫奕看向沈长歌,“县主何必咄咄逼人?柔儿已经招认了,一切都是她一人所为,与惜儿无关,你休要血口喷人。”

    惜儿、惜儿......好一句惜儿啊!真真是郎情妾意,一对狗男女!

    此情此景,不由让沈长歌回忆起前世,那时的南宫奕也是这样护着慕容惜,却来指责她狠毒蛇蝎。

    他既然说她咄咄逼人,那她不咄咄逼人,岂不是有负他说的这句话了?

    沈长歌继续朝慕容惜走去,言语如刀:“慕容侧妃说一切与自己无关,你的侍女柔儿说是她假借你的身份取的银票,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逻辑错洞百出,我相信在场所有人都不会相信吧!”

    柔儿跪地爬行,她扯住沈长歌的衣角,道:“沈长歌,是我偷了侧妃的印章,然后去娶的银票,只因为我恨你,我恨不得你死,所以才做了这一切!”

    沈长歌眼中厌烦,她甩开柔儿的手。

    南宫奕见状,又给了柔儿一个眼神。

    柔儿立即会意,她起身,迅速撞向大殿中的柱子,瞬间血溅开来,倒地死亡。

    众人一阵噤声。

    沈长歌有些后悔,没有及时抓住这个柔儿,让她给死了。可恶!

    这下子柔儿死了,她是带着所有罪名死去的,反倒是慕容惜干干净净,如一朵怒放的白莲花,真是出淤泥而不染啊。

    慕容惜看见柔儿惨状,她俯在南宫奕的怀里,哭泣道:“奕哥哥,惜儿好怕。”

    南宫奕轻轻安抚着慕容惜,柔情道:“不怕不怕,什么都过去了。”

    慕容枫浸淫朝野多年,自然会审时度势,他趁机对皇帝道:“皇上,柔儿已经畏罪自杀,此事已然了结。”

    秦月为沈长歌不平,她想冲过去揪住慕容惜,被沈长歌一把拉住了。

    沈长歌忍住心中的愤怒,只差一步了,她就可以将慕容惜置之死地。

    可惜,差了一步就是失败,沈长歌只能接受自己的失败,她对秦月道:“不要冲动。”

    皇帝这时候头疼病犯了,他随意说了几句:“此事已经水落石出,将贺济山关押大牢,那个太监就乱棍打死,你们都退下吧。”

    云兮的手指覆上皇帝的额头,“皇上莫要忧心。”

    云兮虽然想为沈长歌说话,但皇帝一旦犯起病来,就不会理任何事情。

    唉,真是棋差一招啊。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