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七十二章 我是不是捡来的?
字体设置
    福泽春菜背着一个普通的帆布包,静静站在宽敞的顶层直达电梯里。

    除了长大了,变高了,十年的时间没给她带来太大的改变,她一双黝黑的眸子仍然静如湖面,仅因为踏入社会了,化了淡淡的素颜妆,看起来多了些活人气息。

    电梯运行的十分平稳且快速,很快电梯一停,门直接无声无息的打开了,露出了套着小碎花围裙的冬美。

    春菜脸上终于有了点表情,露出了娴雅且温柔的微笑,浅浅鞠躬:“大姐,好久不见了,您还好吗?”

    冬美依旧矮矮的,她努力了十年,终于长到了一米四八,目前号称一米六零,而十年时间在她身上比春菜还夸张,似乎根本没留下任何痕迹,依然是个小萝卜头样儿,只是打扮变了——她盘起了头,穿上了主妇装,不过看起来还是像个偷穿妈妈衣服的小女孩。

    冬美这是听说是最信赖的妹妹来了,早早便在这里等着,现在接到人了,直接挽住了春菜的胳膊,仰着头看着一米六五的妹妹,不高兴道:“才一年不见,怎么这么客气了?”

    这个其实才是她最亲的、无话不可谈的妹妹,不同于另外三个混蛋型的。

    春菜跟着她往里走,淡淡笑道:“见了大姐,当然要问候了。”顿了顿,她又关心地问道:“介康、雪奈、里奈还好吗?”

    冬美守着春菜不用装样子,马上抱怨道:“不怎么好,三个都麻烦死了。”

    春菜语塞了一下,有点无话可接——大姐还是老样子,随口就能噎死人,这辈子怕是改不了了!

    她们一起进了公寓,冬美很客气的请家政妇帮忙备茶,然后一边抱怨着三个小东西个个都不省心,比自己这代人以前差远了,一边领着春菜就进了内室。

    一个四岁的小男孩见她们进了门,马上丢下了图画书,停止了讲故事,很有礼貌的转身问候:“春菜阿姨,您好。”

    春菜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康介君,你好,这是在给妹妹们讲故事吗?”然后她看向了旁边,两个两岁多点的小女孩正坐在儿童椅上,面前摆着奶糊糊,不过两个人都一脸的委屈巴巴,眼圈都有些发红。

    春菜连忙蹲下平视着她们,轻声问道:“雪奈、里奈,你们怎么了,看到阿姨来了不高兴吗?”

    雪奈、里奈长得一模一样,是一对双胞胎,她们一起抬起了头,含糊不清道:“高兴,就是我们吃不下……”

    冬美摸起了勺子又给她们往嘴里塞,怒道:“必须吃完,这没商量!”

    雪奈和里奈又一起低下了头,似乎真吃不下了,但不敢反抗,只能勉强舔着吃,而四岁多的介康是男孩子,正义心也足,严肃道:“妈妈,妹妹们已经吃了不少了,你不要逼迫她们再吃了,不然等父亲回来……”

    介康是冬美亲生的,她连犹豫都没有,没等儿子说完就一勺子敲在了他头上,骂道:“不准学你老爹跟我顶嘴!”

    介康捂着头不吭声了,春菜连忙拦着冬美:“大姐,别这样,介康还小。”

    冬美打完就有点后悔了,将勺子一丢,嘀咕道:“这小子和他老爹差不多,我干点什么都要说几句,太让人生气了。”

    顿了顿,她打开了儿童椅的围栏,把雪里和里奈拎了出来,不高兴道:“算了,算了,不吃就不吃,去玩吧!真是怪了,你们妈妈是个饭桶,怎么你们吃东西像是小猫一样……”

    真的想不明白,雪里的女儿们就算两岁,起码一顿也该吃三碗吧?

    雪奈和里奈终于解放了,如遇大赦,摇摇晃晃一起逃命,而冬美转头看了看外室方向,又急躁道:“茶怎么还不来?”话还没说完,她忍不住就跑出去找家政妇了——现在她住的顶层公寓太大,家务一个人干不完,不得不雇了几个帮手。

    春菜伸手想叫住她,自己人不用这么麻烦,但觉得叫了她大姐肯定也不听,就不废那个力气了,只是看着气息很低沉的介康,柔声安慰道:“没事的,介康君,你妈妈就是这脾气,她人还是很好的。”

    介康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小声问道:“春菜阿姨,我是不是捡来的?”

    春菜摸着他的头,看着这个可怜的孩子,温柔笑道:“绝对不是,你妈妈非常非常爱你。”

    “但为什么她总拿勺子敲我?”

    “习惯就好了,以前她连你父亲都想打的,而且除了你父亲,她还打过你雪里妈妈、夏织夏纱阿姨,越亲近的人她打得越凶,这真的不算什么。”春菜看着这个和北原秀次几乎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小男孩,轻声道:“她就是脾气太急躁了,为了照顾你连工作都放弃了,真的很爱你,将来你会感觉到的。”

    介康还太小,半懂不懂,只是呆呆望着春菜,而春菜莞尔一笑,如幽兰花开,轻声道:“好了,去和妹妹们玩吧!”

    “好的,春菜阿姨。”介康转身去找里奈和雪奈了,但跑了两步,倒回来把图画书摆整齐了,然后再摆了摆手便跑没了影。

    春菜也没坐下,有些好奇的走到了落地窗前往外看,这里她也只来过一次,而楼的不远处是东京的表参道,有“日本香榭丽舍大街”之称,还能看到古董街等地,人文气息相当不错,风景一流。

    她静静欣赏了一会儿,冬美端着茶盘进来了,准备和好久没见的妹妹促膝长谈,而春菜马上过去接了过来,帮着冬美倒茶。

    冬美也没拦她,妹妹不算客人,只是一边忙一边随口问道:“老家那边怎么样?”她现在也算是贵夫人一枚了,但还是喜欢亲手做事。

    春菜给她最尊敬的大姐倒着茶,平静道:“老爹还是每天躲在书房喝酒。”

    她从小就跟冬美是一个阵营的,出卖起福泽直隆来毫不犹豫,而这是冬美预料之中的事,但她还是很气,不高兴道:“好不容易醒了,还要喝!”

    不过这种事她也没招,只能打电话问候时说上几句,转而又问道:“那秋太郎呢?还和九花在一起吗?”

    这……盼着他们分手?您这倾向性也太明显了吧,大姐?不过春菜没敢吐槽,继续报告道:“秋太郎正在准备升高校的考试,打算进入私立大福学园,还是和九花在一起,毕竟他们是青梅竹马,将来真结婚的概率很大……大姐不喜欢她吗?”

    冬美嘟囔道:“也不是不喜欢,那小丫头太啰嗦了,一年前来过一次,还是吵的人头疼,也不知道秋太郎怎么忍受得了。”

    “她性格还是很好的,很善良很可爱,而且秋太郎不爱说话,另一半特别喜欢说话我觉得很好。”春菜对从小和弟弟一起长大的邻家小妹感觉还行,而且感觉那两个人十几年在一起,两个人应该互相都习惯了,大姐完全不必管这种闲事——那两个人从小一起养育的“孩子”,也就是那个玩偶都还在呢,感情非同一般。

    冬美没话说了,弟弟也大了,她又出嫁了,确实也管不了那么多,转口问道:“夏织和夏纱呢?”

    “她们还是老样子,我平时也见不到她们,不过偶尔能看到她们出演的节目……大姐没看吗?”

    冬美丧气道:“家里每天忙死了,我哪有那闲功夫看电视!那家伙总是不肯听我的话,我说要买幢小点的房子,最好是独门独院的,他非要买这间顶层的大公寓,上上下下都不方便,还这么大,每天家务多的要死,都需要请家政多开好几份薪水——万一地震了,都跑不跑了,真不知道他又发了哪门子神经。”

    春菜转头看了看四周,位于东京涩谷和表参道之间的顶层豪华公寓,购入价格17亿円,原来在大姐眼里还不如普通住宅吗?

    果然还是那个大姐啊……

    冬美注意到了她的目光,马上不好意思起来,小声嘟囔道:“我也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就是……就是……就是我以前也没想过这种日子。”

    她的理想是当个白骨精,和老公互相扶持,一起经营一个温馨小窝,而现在这情况,和她的理想对不起来——她大学毕业后跟着北原秀次干了一段时间,给他当了一年的秘书,然后在公司迅速膨胀后,又干了一年的人事专务,再然后就和北原秀次结婚了,迅速有了孩子,而生了孩子后也没再工作,直接当起了家庭主妇,已经在家里待了快五年了。

    她很不高兴地嘟囔道:“以前虽然知道那家伙很能干,但我真没想到他能干到这份上……”

    真的,她以前就想办个0年贷款,买个和以前纯味屋差不多的房子,勤俭节约过小日子,没想到大学结束后,人生直接大变样,开公司,赚大钱,住豪宅,虽然俗得要命,但真的如梦如幻——北原秀次太能折腾了,和她想要的那种平静稳定的日常生活简直两码事。

    春菜对这件事很关切,她从小就希望冬美能幸福,想了想,直指问题核心:“那大姐您是还想出去工作吗?”

    抱怨就是对现在状况不满吧?不想当家庭主妇?

    冬美想了一会儿,低声道:“有时候确实想,我好歹是名古屋大学的优等毕业生,当个家庭主妇也太浪费了,但真要出去,又担心家里的孩子,怕也不能安心工作……”

    孩子太小,没有了母爱那肯定不行,交给外人更不放心,但她一直陪着,感觉自己的人生规划就全毁了——从小一直努力,努力到最后理想崩了,总感觉哪里不太对。

    “那有问过北原尼桑的意见吗?”春菜也想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了,这好像哪边都不行啊!

    冬美更不满了,“你别看他在外面人模狗样的,但在家里就是个废人,这也可以,那也同意,根本毫无原则,别说管你二姐了,连孩子都管不了,问了他也白问——我问他,他肯定会说怎么都行。”

    春菜无语了,大姐,那您这是想怎么样啊?听意思,这是由着您自己拿主意的事,根本没人反对。

    冬美看了春菜一眼,给她拿了一块点心,示意她吃一点,然后叹了口气,郁闷道:“算了,等孩子大大再说吧!我就是太闷了,当着你的面抱怨几句,不过真的好遗憾,总感觉人生不太圆满,我工作其实特别出色的……”

    春菜接过了点心,有些担心地问道:“大姐,您是不是觉得现在不幸福?”她一直觉得大姐嫁得特别好,特别幸福,不过前几年她在上大学,没怎么顾上找冬美聊天,工作后又特别忙,这还是第一次姐妹当面谈心。

    冬美一愣,连忙摆手道:“那倒没有,幸福当然很幸福,那小子对我特别……不,对我马马虎虎吧,不过日子还能凑合着过。”

    她现在还有热恋感觉呢,北原秀次不管多忙都坚持晚上回家,等哄睡了孩子,把门一关就不当人了,两眼直冒绿光,夫妻生活特别和谐,不过这就不适合和未婚的妹妹细说了。

    她不好意思再多说这个话题了,小脸有点发红,生怕少儿不宜了,连忙又补了一句:“算了,不说这个了,我大概没有那个命……春菜,你突然过来这是有什么事吗?”

    春菜这才想起正事,连忙拿过了帆布包开始取东西,问道:“二姐呢?”
为您推荐

@书屋小说网 . http://www.shu05.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