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野摸了摸后脑勺,刚才被他爹狠狠抽了一巴掌,差点脑震荡,现在还嗡嗡嗡的,他终于放心了,老头子这么大劲,应该没得大病。

    楚翘抱着热水袋,另一只手还剥松子吃,看得笑嘻嘻的,顾野出来,见媳妇就像小松鼠一样,白嫩嫩的手心上,摊了一堆松仁,还在努力地剥着。

    顾野就起了坏心,走过去一弯腰,再一舔,楚翘只觉得手心一热,她辛辛苦苦剥出来的松仁全没了。

    抬头就看到某人坏坏的笑,还特意伸出舌头给她看,舌头上全是她剥出来的松仁,然后缩回去,砸巴几下嘴,吃得喷喷香。

    “好吃!”

    顾野吃得津津有味,还有意嚼得特别香,他就是故意逗媳妇的,看到楚翘越来越严肃的小脸,他心里感觉到了不妙,掉头就要走,后衣领却被揪住了。

    “我给你剥,想吃多少剥多少!”

    顾野百般讨好,心里后悔了,不应该招惹媳妇的,可刚才看到媳妇那小松鼠一样的可爱模样,他就忍不住手贱了。

    “你给我吐出来,我就要我自己剥的!”

    楚翘快气死了,她剥点松子吃容易吗,一颗都没舍得吃,好不容易才剥了那么点儿,全让这家伙吃完了,一粒都没给她留。

    还吃得那么挑衅,那么嚣张,欠揍的玩意儿,几天不削皮就痒痒了。

    “已经吃进肚子里了,吐不出来了!”

    顾野其实能轻易挣脱,但挣脱了媳妇肯定更生气,还是让媳妇出出气吧,否则晚上他就得睡地板了。

    “我不管,你赔我松子!”

    “我给你剥!”

    “不要,就要我自己剥的,你赔我!”

    两口子跟小孩一样斗着嘴,大宝小宝笑嘻嘻地看热闹,老爷子听到动静也出来了,见臭小子被儿媳妇揪着动弹不得,幸灾乐祸道:“小楚你给他提溜起来,挂树上去!”

    顾野急得大叫:“翘翘别听他的!”

    真挂树上让大院的发小看到了,他还有啥脸?

    楚翘狡黠地笑了,老爷子这主意挺好,她放下了热水袋,两只手扛住了顾野的腰,轻轻松松地提了起来,不顾顾野挣扎反对,就给提溜了出去,老爷子兴冲冲地跟在后面指挥。

    “那棵樟树不错,小楚你力气大给扔上去!”

    楚翘抬头看,樟树有三层楼高呢,万一摔着了咋办?

    “放心,肯定摔不死,扔吧!”老爷子唯恐天下不乱,巴不得看儿子丢脸,而且他知道这么点高度,肯定难不倒臭小子。

    “翘翘你别听老头的,咱们才是两口子,我是你亲亲老公……哎呦……”

    顾野还没说完,身子一凌空,人就朝树上飞了,身体本能地就伸展开,挂住了树枝,毫发未伤,还冲楚翘做了个鬼脸。

    “你在上面喝西北风吧!”

    楚翘气鼓鼓地瞪了眼,转身就要走,不过很快又转了回来,抬头大声警告:“不喝够一个小时不准下来,否则以后别吃我做的饭!”

    刚要下树的顾野,吓得立刻缩回了脚,老老实实地趴在树上,可怜兮兮央求:“翘翘,上面很冷,北风叟叟的,你忍心看我受冻?”

    楚翘心软了下,确实冷的很,就想改成半小时,便听到老爷子中气十足地吼声:“想当年老子零下三十几度,一动不动趴外面一晚上,照样没啥事,现在才零度算啥!”

    吼完了,老爷子还和楚翘说:“一个小时太短了,不长记性,再加一小时。”

    “行,听爸的!”

    楚翘抬头再次警告:还叉着腰,“两个小时,一分钟都不准少!”

    看着自家媳妇奶凶奶凶的模样,顾野有点想笑,其实他刚才就是故意逗媳妇玩的,别说俩小时,就是在树上待两个晚上都没问题,他是受过特殊训练的,冰天雪地都能冻一晚上。

    楚翘吼完了,又狠狠瞪了眼,这才进屋了,老爷子冲上面冷哼了声,神情得意,老子治不了你这臭小子,让你媳妇治!

    顾野一个人缩在树上,冷风叟叟的,说实话,滋味真不好受,他找了个背风的地方缩着,心里后悔莫及,早知道刚才就不嘴犯贱,吃媳妇的松仁了。

    林玉兰有点担心,便劝道:“天色越来越阴了,怕是会下雪,让小野下来吧,别冻坏了。”

    楚翘抬头看天,本来早上出了太阳的,现在却阴云密布,阳光都没了,风也越来越冷,看样子是真要下雪了。

    她也有些担心树上的顾野,大过年的可别冻坏了,就想出去叫人下来,老爷子也没阻止,毕竟是亲儿子,刚才就是怼几句,现在气消了,还是让那臭小子下来吧。

    楚翘出了院门,就看到了迎面走来了顾建设父子三人,顾建设一手抱着小儿子,一手提了个网兜,顾文缩手缩脚地跟在后面,脸冻得红通通的,还有不少血丝,有些地方还裂开了,结了血痂。

    顾建设低头瞪了眼大儿子,示意他叫人,顾文怯生生地缩了下脖子,鼓起勇气叫了声‘叔奶奶’,声音比蚊子还细。

    楚翘皱紧了眉,心里膈应得很,也没搭理,冲树上叫道:“下来吧!”

    话音刚落,顾野就跳了下来,轻松落了地,冷冷地看着顾建设父子,拉着楚翘就进院子了,顾建设紧跟在后面,也想进院子。

    “砰”

    顾建设脚还没跨进院子,大门就关上了,差点撞到他鼻子,吃了个冰冷的闭门羹。

    林玉兰见他们脸色不对,还以为小两口吵架了,便问了句:“怎么了?”

    顾野没理她,沉着脸进屋,他以为顾建设是林玉兰叫来的,心里很生气,一点都不想他妈说话。

    林玉兰心里一咯噔,还以为自己又说错话了,神情变得忐忑,也不敢再问,看向了儿媳妇,楚翘其实和顾野的想法是一样的,也以为顾建设是林玉兰叫来的。

    “顾建设来了,还带了两个儿子,就在外面。”楚翘朝外指了指。

    林玉兰神情微变,立刻解释道:“我不知道他们会来。”

    ------题外话------

    明晚继续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