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方上说,使用此丹能使筑基圆满,突破后达天人合一之境。”仙萌无不遗憾道,“可惜我炼制此丹时已过筑基,不曾使用,所以此丹方去留还取决于大师兄。”

    她下山后得到残损丹方,费尽心力收集药材,炼制成丹,为的就是上面说得天人合一之境。

    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与顾琅的结契让她直接突破炼气九层到达筑基,上古筑基丹也就没用上了。

    此时交给云越的瓶中装有炼制好的五枚丹药,皆是上成品相——毕竟有宝葫界在手,药材不缺,给自己人用当然要最好的。

    如此,若要用此丹筑基,即便一枚不成,也还有机会。

    “天人合一?”那是一些古老的修真门派,用秘法筑基才能得到的境界,云越摊开方子,注视片刻后道,“好,我知晓了。”

    此事交托完毕,两人商讨起盖房建屋的事,最后考虑到顾琅意向,定址在距离仙萌小屋不远的空地上。

    随后的事仙萌就不管了,筑基丹全权交由云越定夺,由他去取舍,自己则********扑在炼丹上。

    紫烟丹炉毁去后,她用的是伪仙界玉简上得来的炼制手法,还有得学呢。

    几日后,当众人沉浸在各自的修炼提升中,苍华山上空忽地天地能量涌动。

    小木屋中,十指间流出的焚莲火息一滞,丹药报废。

    仙萌顾不上惋惜,推开门往天地能量汇聚的地方奔去。

    如果没有感应错,这是筑基引来的小雷劫。

    是谁?云越还是林茹欣?

    不只是仙萌,其他人同样被这动静惊到,宗门蜿蜒的小道上,同去一方向的师兄弟们聚到一起。

    视线从众人身上扫过,唯独缺云越,那么在筑基的人便不作他想了。

    “怎么没听大师兄提起要筑基?”姜媚边走边嘟囔道,“太突然了吧。”

    刚刚早上还一起坐着用餐,转眼就是筑基的雷劫,这哪里是惊喜,分明是惊吓。

    “大师兄大概是不想让我们担心。”於小小小声道。

    姜媚嗤笑一声,反问,“那你现在就不担心了?”

    於小小没出声,轻轻摇头,眼中闪过一丝隐忧。

    姜媚摊手,“这不就结了。”

    “好了,多说无益,这朵劫云不小,我们先去给大师兄护法。”离辰道,“其余等筑基完成再说。”

    雷云既然到来,说明突破已然开始,无论他们说什么都改变不了这个结果,不如等云越出关。

    这一等就是大半天,直到傍晚时分,宗门上空的云层才渐渐散去,露出天边通红的晚霞。

    云越一睁开眼,就看到众师弟妹挤在他面前堆起的大小脑袋。

    大眼瞪小眼了有一会儿,顾渊白轻咳一声,“成了?”

    云越咧嘴,傻乎乎露出一口白牙,“成了!”

    姜媚瞪着美目,猛冲上来拽住云越衣领,“我都还没跟你说我两次筑基失败的经验,大师兄你居然擅自突破!”

    众人,“……”感情在过来的路上你就是在纠结这个?!

    “多亏小师妹的上古筑基丹。”云越温和一笑,丝毫不在意自己被抓住衣领。

    “什么蛋?”

    “……不是蛋。”云越把前几日的事一说。

    “天人合一之境?”时秋出言,“还望劳烦施展一下。”

    话落,众人皆目光灼灼看过来。

    云越一个激灵,他之前是怕师兄妹们阻止他服用上古筑基丹试验,才谁也没告诉直接突破。

    现在看来,好像是他多虑了。

    天人合一境界代表人与道的贴合,通常要在凝婴后方能接触到,如在筑基期就将其感悟,那么日后进入金丹是肯定的。

    云越抱元守一,周身天地能量微不可察轻动,下一刻睁开眼,待他起身时,身上气质已截然不同。

    那是一种不着边际的飘渺,看不透,捉不住,可谓玄之又玄。

    顾渊白霍然一震,猛地后退两步夺门而出,那焦急模样从未在他脸上出现过,竟连一句话都来不及交代就走了。

    众人一头雾水。

    时秋若有所思,一语道醒,“怕是有所顿悟。”

    在接受玄冰真人传承之前,顾渊白一直以来修炼的就是飘渺剑法,如今云越天人合一境界尚未巩固,溢出来的飘渺之意也足够他感悟了。

    更别说顾渊白在这方面天资过人。

    “如何?”云越离开天人合一状态,转头看向时秋询问道。

    面前众多人中,大家对这种境界都是仅停留在道听途说上,从方才看,似乎就时秋较为熟悉。

    “的确是天人合一。”时秋点头表示肯定,旋即道,“你说的上古筑基丹可有丹方,方便的话请借我一观。”

    云越一愣,毕竟丹方不比丹药,有一定保密性。稍稍迟疑片刻,还是将方子递到时秋中,“请看。”

    “同看同看。”姜媚凑过来,头上顶着离辰的脑袋,卓锦煊与於小小也不甘示弱,踮着脚就往方子上瞧。

    仙萌嘴角一抽,你们以为这是在玩叠罗汉的游戏吗?

    唯独剩下顾琅与林茹欣也不见安分,前者偷偷扣仙萌手心要灵果吃,后者则像个木头一样杵在那,一动不动盯着仙萌瞧,将死心眼一根筋的性格发挥到极致。

    “的确是古筑基丹。”时秋刚一抬头,方子就到了卓锦煊手里。

    “大师兄借我研究两日。”卓锦煊一副如获至宝的模样,说罢也要同顾渊白一般夺门而出。

    云越忙把人叫住,“五师弟稍等,还有些事要商量。”

    宗门大比开始在即,距离出发的时间临近,门内还有事情要安排。

    例如在他们前往乾元宗这段时间里,都由谁留下镇守门派。

    首先,像仙萌、顾渊白以及姜媚已到金丹期,那必定是要去大比亮亮相的。

    剩下的人中,唯有於小小和卓锦煊尚在筑基,就要在两者中选定一人。

    至于林茹欣,云越试验上古筑基丹完成,下一个突破的就是她,便不做考虑。

    不过要在两人中选,按照一般情况,也是没有争议的——卓锦煊在医道上有些造诣,必要时刻能派上用场,那么就剩下……

    “我留下吧。”却听卓锦煊率先道,“山下两个镇子出了点小状况,这段时间我走不开,何况小师妹炼丹小成,相信不会有问题。”

    医丹同源,仙萌能依照方子炼制出上古筑基丹,只要不是修炼上出现的大问题,她就能应付下来。

    既然卓锦煊开口,留守的一个人就定下来了。

    “如此也好。”云越思索着道,“那我也留下,你们带五师妹出去见见世面。”

    一般留守宗门需要两人,好相互间有个照应。

    上次宗门大比是在十年前,於小小和仙萌留在宗里。

    那会儿实在是宗门上下没有一个顶梁的人,只能两者相短取其长,稍稍有点炼气基础的都去了。

    当然,结果无疑是惨败,顾渊白还差点丢了性命。

    但今时不同往日,宗门中有三位金丹期,外加顾琅和时秋两位外援,此届必定不会如上次那般狼狈。

    那么风头就交给师弟妹们去出吧。

    而领头的人他早有打算,如无意外就是顾渊白了。

    四师弟的天资与沉稳性格,会比离辰更适合当好引领带队的人。

    “大师兄你不去?”於小小惊慌道,又或者是因为听到自己即将出山,“那我也不去了。”

    这些年她一直在山中,连下山采集物资都甚少,对山外世界有本能的抗拒。

    林茹欣倒是一脸淡然,估计除了仙萌没什么能引起她情绪波动。

    “去去去,都去。”姜媚眼珠子一转,“我们将苍华派封山不就结了。”

    此时离辰随之附和道,“大师兄你不去,我怕管不住这群皮猴子。”

    姜媚立马瞪他一眼,“你说谁是猴子?!”

    “谁应谁是喽。”

    “你找打!”

    云越扶额,说到管,眼前这两人是最该管管了。

    “大师兄你也瞧见了吧。”仙萌朝动起手来的两人努努嘴,“真不想承认那两人是我同门。”

    云越当下就赏了仙萌一记弹指,“就你卖乖。”

    仙萌捂住额头,无声控诉,“要不就按三师姐所说,我们封山吧。”

    封山意味开启护山大阵,到时整个苍华派会在山间隐去,就是有修者路过,未到化神期就不会觉察。

    云越叹出口气,“谈何容易,去乾元宗参加大比,一来二去少则一月,哪里来这么多灵石供给护山大阵。”

    仙萌开口,正想拿回山时的几大箱灵石说事,云越又一记弹指过来,只得将话憋了回去。

    “不必如此。”时秋忽然道,“我留下。”

    众人齐齐一愣。

    云越以为时秋是将离辰与姜媚的玩笑话听了进去,笑说道,“客卿长老哪能留下,我们还指望着你出力呢。”

    用金丹期换他一个刚突破的筑基期,唔,有点亏。

    时秋摇头,不多做解释,“我有个人原因,不方便在其他宗门人前显露,无论你们留与不留,我都会留下。”

    仙萌这才想起时秋是暗灵根,以及古云域暗宗的事,忙给云越使了个眼色。(。)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