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在宗门中,尤其是大宗门里,必定会存在后山这种类似给犯错弟子面壁的地方,也就是惩戒地。

    如果雷暴地牢是大雷风魔宗的惩戒地,那么有传送阵存在并不奇怪。

    由于怕引动灵气风暴,里面不能御空飞行,脚下又有灵液拖缓速度,一行人移动速度便更加缓慢。

    大约是灵气密度缘故,在得到第一块雷晶后,一路上又陆续遇到几块,都被仙萌收入囊中。

    “好像有点不一样。”仙萌敏锐觉察到周遭环境的细微变化,撇去雷灵气不说,他们似乎是从一个空间到达另一个空间,单从脚下变得卫红的灵液就能看出一二。

    “恩。”时秋道,“进入传送阵范围了,小心。”

    仙萌还没反应过来这个小心是几个意思,忽有所感,身子暴起,往旁边掠出数步。

    在她原来落脚的地方,一只干瘦的手探了出来。

    它表面还滴着未掉落的灵液,金色中透着淡红,乍一看像是血丝。而皮肤包裹着骨骼,肌肉干瘪下陷,似是风干千年的老尸。

    “什么东西?”仙萌一惊。

    顾琅已经出手了,手上汇聚金灵气,在雷池洗炼后,他身上气势越发内敛,却越发人感觉深不可测。

    手中仿佛渡了一层金光,顾琅五指抓住干瘦手臂往上一提,将陷在灵液里的东西整个拉出来。

    光芒乍现,锋锐在空中划开一道金弧,带着隐隐闪动的雷灵气,是怪物的另一只手,指甲尖长,与顾琅化形后的手有得一拼。

    “雷尸。”时秋头微侧,黑色契兽在他身边成型,或许是受到环境缘故,黑色契兽中有金色光华闪动。

    “哈?!”仙萌一脚踢开向自已攻过来的雷尸。

    掩藏在灵液下却显得风干已久的尸体露出水面,一只一只站立起来作出攻击姿态,足有二十多只,表面雷灵气凝成的薄薄护甲覆盖,接近时竟没发出一点动静。

    “轰!”仙萌修为虽未到达金丹期,这些时日的炼体却凸显出效果来,哪怕仅是随意的一拳,都有堪比金丹中期的力量,更别说其他手段加持。

    “哗啦哗啦。”不断有雷尸被打飞落入灵液中,仍旧孜孜不倦,待身上被打散的护甲重新凝结,又飞快冲击过来。

    距离被传送出雷暴地牢还有一天,此时他们已非常接近传送阵位置,要不是突然出现的雷尸将他们拖住,没准已经进入遗迹探索了。

    “有没有办法摆脱?”苦战两个时辰,仙萌心道也得亏自己丹药多坚持了下来。

    可这里是雷池,有源源不断的能量补给给雷尸,这么下去,绝对是自己这边先被耗死。

    哪怕能增加战斗经验,也让她高兴不起来。

    而且这些雷尸身上又没宝贝让她抢,完全是浪费时间!

    恩,后面这句是重点。

    “往那个方向走。”时秋控制着契兽,边指着某个方向道。

    好吧,其实四周全是一片金色,也分不清哪是哪,仙萌只知道跟着时秋动就对了。

    “这些雷尸是怎么形成的?”手上有动作,脚下功夫也不落,仙萌一拳正中雷尸心脏处——如果有——的护甲,巨力将薄薄的金色震散,雷尸抛飞出十数米。

    “它们的力量在曾强。”仙萌甩着手道,“照这速度进化下去,再有一个时辰就会到元婴期。”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一开始雷尸其实只有筑基后期实力,随着时间增加而增长,到现在堪比金丹后期。

    毫不怀疑,再发展下去,不仅是元婴期,就连合体期估摸到能到达,到时候自己三人就是分分钟被秒杀的命。

    “快到了。”时秋指挥者契兽,还有功夫解释说,“那些被金灵气分解的人,死前尚留一丝残念,就是这雷尸的由来。”

    “另外雷尸有个特点,就是要吸食人的生机壮大。”时秋侧头看向仙萌,“你没有感觉到吗?”

    就是感觉到了才问你的啊!我说怎么体内的木灵气消耗这么快,明明她寻常攻击都是用金灵气,原来都是去修补被吸走的生机了。

    靠,再待下去,自己岂不是也要变成干尸?!

    行走速度缓慢,但好歹还是到了目的地。

    周围攻击的雷尸像是觉察到不妥,攻击慢了下来,最外围的开始有意识撤退,仙萌和顾琅趁这时机飞快向时秋收拢。

    一阵天旋地转,不知是什么时候触动了传送阵,等他们反应过来,一直围绕周身的雷灵气尽数消失。

    这里是?!仙萌忽有所感,猛的抬头。

    一片好大的药园,灵气充足,灵植遍地,浓郁的天地元气混沌粘稠像是灵液,且是那种可直接吸收用来修来的,绝不是方才狂暴的雷灵气。

    有一刹那,仙萌以为自己迷糊中进了宝葫界。

    上空依稀能看到禁制存在,药园被笼罩其内,往远能看到像是篱笆模样的东西,应是人为修建,只是年代已久,破损厉害。

    “我们进到遗迹了?”仙萌警惕四下,初到一个地方,掉以轻心是大忌。

    时秋露出笑容,“看起来是,没想到过去这么多年,传送阵还能使用,不过。”他耸耸肩,“就刚才感应到的,这恐怕是最后一次了,我们出去得走其他道。”

    仙萌刚迈出的脚步收了回来,蹲下身拔起旁边一株草药,“能进来就不错了,我们也算偷渡是吧?听说遗迹开启五个月,通道慢慢找总会是有的。“

    倒是遗迹这些年来被这么多人探查过,里边宝贝估计剩不了多少,真是不爽。

    但话说回来,他们被传送过来后抵达的药园完全没有人为采摘过的痕迹,且里面药材种类齐全,有许多都是她未曾见过的,着实令人奇怪。

    似是看出仙萌疑惑,时秋瞥了不远处已经开吃的顾琅一眼,道,“你可知这第九岛的幅员何其辽阔,有未被探索过的地方不足为奇。”

    “何况能与惩戒之地相连的区域,多半不常有人走动或是被设为禁地,与山门处相隔甚远,之中又可能禁制重重……”话未说完,时秋看向仙萌挪揄道,“还是非得有人来跟你争一争才安心?”

    仙萌的回答当然是不,随后眼睛一亮道,“如此说来,这片药园周围也有可能未被探索?!”那得有多少宝贝等着去发掘?!

    时秋摇摇头,发觉与仙萌的回路向来不在一条线上,又或者这可称之为他隐世太久而产生的,代沟?

    至于顾朗这家伙,你往嘴里塞灵果的速度敢不敢再快一点,好歹你也身负上古妖兽血脉,能不能矜持一点?!

    偌大药园中灵植遍地,随便走出几步就能有不少收获,顺利的不像是探索遗迹,而是来捡宝。

    在将药园近六成药植收入囊中后,意外出现了。

    一只百丈长的巨兽,脖子蜿蜒细长,浑身覆盖密密麻麻的鳞片,共有六脚,乍一看似是象腿。

    “轰。”一脚抬起狠狠落在上方禁制之上,一时间地动山摇,大地猛地震颤起来。

    仙萌愕然抬头,“这大家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时秋看起来也收获不少,异常淡定道,“一开始就在了。”

    仙萌,“!”我怎么不知道!

    此时的巨兽很生气,这片药园是它所掌管之地,因为有禁制存在,自认为没人能进去,事实上这百年来也确实如此,谁成想一觉醒来就看到里面灵芝被摘得七七八八,简直是在挑衅它的威严!

    可是这禁制并非它能解开,又不想看到里面这些人横行无忌继续采摘,才想着强行破除禁制后将他们杀之而后快。

    许是有巨兽守护的缘故,药园上方的禁制并不牢固,在几脚踩踏之下,被力破除应声而碎。

    浓郁的天地灵气霎时挥散出去,形成小型的灵气漩涡。

    “我去!”仙萌往旁边一躲,巨兽竟然将自己脑袋当成了打桩机,每一次低头就是一个窟窿,几次下来,灵植都被破坏不少。

    “来人了。”时秋冷静道。

    “什么动静?!”人声从外边传来。

    “好大的妖兽!怎么回事,进不到里面,这边设置了阵法,一定有宝贝!“

    “快,我们合力打破它,别让人捷足先登了。“

    仙萌听到众多人声音传来,银牙一咬,发现时秋也正望过来,两人登时做了同一个决定,“走!”

    人来了不少,到时若看到药园被采摘大半,必定不会放过自己三人,还不如趁人还没进来,好的灵药灵植又被自己等人采摘走,先见好就收。

    再说有这些人做炮灰,巨兽也能抵挡一二。

    三人萌生退意,妖兽却不肯放过他们,口中喷出火球四处扫射,药园一时沉浸在火海之中。

    这是典型的自己不讨好,也绝不让别人好啊。

    “浪费,太浪费了。”眼见灵植被烧毁,仙萌的心简直是在滴血,可妖兽修为在金丹期巅峰,只差一丝就能突破元婴期,远不是她能应付的。

    一边撤退还不忘见到草药就收,禁制的破除为他们提供了很好的逃跑路径。

    “呼呼。”寻到一处林地,时秋在周围布下几道禁制,三人总算有个休息间隙。

    仙萌拿出果丹丢了一瓶给时秋,他们现在也算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对自己人她不会吝惜。

    这是时秋第一次从仙萌手中拿到丹药,打开瓶塞嗅了嗅,神色一动,不动声色服下一颗,将其余收好,“多谢。”

    稍作调息后,仙萌环顾四下,最后视线还是定在时秋身上,“接下我们怎么走?”

    既然九岛遗迹很大,总不能瞎走,哪怕探索时间有五个月,若一寸寸土地搜索过去,时间上还是不够的。

    像方才没有被人发现的药园就是很好例子,不然也不会等到他们来拿。

    时秋想了一下,眉头微蹙,“我虽来过一次,但那次探索出了些意外提前离开,对里面具体情况也不是很清楚。”

    仙萌没问具体是什么意外,叹了口气,看来在时秋身上找线索是不行了。

    “说起来,要是刚才的传送阵还可以使用的话,我们岂不是想什么时候进来都行?”仙萌想到这个兴冲冲道。

    顾琅嘎巴咬着灵果,药园之行,他的私人小金库又充实不少,短时间内是不用担心断粮了。

    嘴角一勾,时秋笑道,“你可知为何入岛名额都把持在大势力手里?”

    仙萌摇头,“听说是要维持大阵付出资源什么的。”

    “不错。”时秋指了指头顶,点头道,“若没有上面这个隔离大阵,我们贸然传送进来,面对的只会是一片汪洋。”

    仙萌倒吸口气,想像了一下那样的场面,一个全都是海的环境,周围还都是海底漩涡出不去,光想就让人绝望啊。

    遗迹探索之行就此展开,没有明确目标,就只能走一步是一步。

    当然仙萌目前最想要的还是看在里面能不能寻到突破金丹期的契机,只有这样,顾琅修为才能解禁,到达元婴期,在遗迹里也算得上能横着走了。

    半月过去,除了开始的药园外,并未有太大收获。

    进来之前就想到被人探索过的程度,这个结果毫不意外。

    但仙萌还是免不了沮丧,只得把时间抓紧用在修炼上。

    “这里是大雷风魔宗外门弟子的试炼地。”时秋扫视四下道,“或许会有收获。”

    仙萌点头,遥手一指,“海妖。”

    不错,且是大型的海妖,隔离大阵只隔离了海水,原本盘踞在岛上的妖兽依然存在,还成了修士探索的阻碍。

    说来也是巧,刚进来那座药园上的禁制本就存在,一定程度上阻隔了海水,才保证里面灵植生长的完整性。

    而长颈妖兽镇守有些年月,一来窥觑里面宝贝,二来又怕破坏禁制引得海水倒灌,毁了灵药,一直不敢有所动作。

    这一来二去,迟迟不肯动手,就便宜了不走寻常路的仙萌等人。

    “娘,我闻到了香香的味道。“顾琅忽然道。

    仙萌一喜,“在哪?”

    顾琅抬手一指,正是先前说试炼考核的地方。

    那边也有人发现了妖兽存在,双方正在相搏。R1152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