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岛遗迹?”四个字在仙萌口中转了一圈,“不是说只有八岛吗?”

    从他们初到风雷海域,到之后遇见付铭从他那得到的消息,都仅有八座小岛的传闻。

    “恩。”付铭点着头,压低声音道,“因为这第九岛比较特别,每五十年才出现一次,在八座岛的中央海域下方,被深海漩涡包围。”

    这话让仙萌联想到了风雷八岛的构造,似乎就是一个环状,中央空出一大片海域?

    “你的意思是,海下遗迹近期会开启?”时秋饶有兴致道。

    “深海漩涡有独特的运行轨迹,最近正在出现一条通道,预计半月后可以进入。”付铭应道,“之后这个状态会维持将近五个月,想要再次进入得等下一个五十年。“

    仙萌听罢若有所思,“既然有近五个月时间,为什么会有名额限制?遗迹又不是谁家开的,对了,有没有修为限制?”寒冰洞府的一行可算让她尝到了甜头。

    付铭失笑,也明白仙萌是在打什么主意,摇头道,”虽没有修为限制,但开启遗迹要消耗大量资源,由岛上各大宗门分摊,故而分到的名额相当有限。”

    “附近散修会同意?”仙萌不甘心道。

    五十年一开的遗迹,又能让各大势力平摊资源抢夺的,不用猜也知道里面有什么样的宝贝,不可能没人不眼红。

    “散修盟也是一方势力,想要参加名额争夺的修士,同样要通过他们考核。”说完付铭很无奈对仙萌道,“能撑到最后进入遗迹的,无不是金丹期中的佼佼者,不乏有元婴期老怪,你嘛。”

    付铭掩嘴而笑,“还是等下一个五十年吧。”

    仙萌,“……”

    夜色渐深,湖面吹来的凉风中带了一丝血腥之气。

    众人这才意识到这里不是交谈的好地方,毕竟地上还摆着两具冒血的尸体,只是顾琅一击将对方秒杀的身手让大家都没了危机感。

    “处理一下吧。”时秋道,忽而抬头看向回廊之外,对面厢房的屋顶。

    三道人影极快纵掠而至,淡蓝色衣甲在夜空中倏忽划出几道残影。

    付铭脸色微变,已来不及收取地上尸体掩盖痕迹,低声道,“是护城军,你们注意些。”

    人影很快掠至眼前,一人旁若无人蹲下,在尸体上查看了番,视线落在被挖空的气海上眼神微凝,站起身与另外两人对望一眼,才看向付铭冷声道,“城中禁止打斗,付大师作为房主,最好与我走一趟。”

    付铭自然不服,“恐怕不合规矩吧!”

    如此不问事情经过,开口便要带人走,若跟着去了,恐怕就真回不来了。

    “林大哥他们怎么没来?”付铭又道。

    上源城每块地区都有各自的护卫军,这一带的护城军他都已混熟,根本没有眼前三人。

    “两天前调岗,他们换到了城北那片。”蓝袍人回道,“再说这是我护城队内部的事,何时需要向你们汇报?”

    付铭一笑,“这不刚回来就被人暗杀,有点惊到了,小心驶得万年船嘛。”脚下不动声色往顾琅方向移了移。

    “怎么?听你口气是怀疑我们哥几个身份?”蓝衣人中稍矮的那个道。

    “是也不是。”付铭作为风雷海域成名的炼器师,在某些方面自然有些特权,就比如此时,不必像其他上岛的人那般畏畏缩缩,“只是几位大哥想必也知道最近的风声,九岛开阵在即,不得不防啊。”

    “哼。”蓝袍人身子一直,忽然笑了,这人在三人中最为年长,嘴角露出两道极深的褶子,看起来有些阴冷,“既是如此,付大师同我们走应当更放心才对,城主府可不是谁都敢闯的。”

    仙萌在一旁看两人你来过往,一时也琢磨不透现在是什么情况。

    “城主府?”付铭面色一沉,“你们要带我去的是城主府?”他本以为只是仇千的手段,可听对方这么说,似乎不然。

    城主,他记得自己与他还算有过几面之缘,并未交恶,甚至还算的上友善,在里面又是扮演什么角色?

    “自然,岛上很久没有死过人了,看起来,你这府上别处应还有尸体吧?”护城军扫视四下。

    “为何会有如此说法?”时秋悠然一笑道,“就眼前两人,也是拼尽我等全力才将人拿下,别忘了我们之中可是有个筑基期修士,何况对方夜间悄无声息得来,我方也是损失不少人,这笔账要什么算?”

    躺枪的仙萌,“……”转的一手好话题。

    付铭一愣,听懂了话中的暗示意味,这是现场收拾好了?

    瞥往仙萌方向,对方不动声色朝这边眨了眨眼,付铭当即面色沉痛道,“为了协助护城军捉捕这两人,我府上可是损伤了不少人,这些人公然挑衅上源城规则,其心可诛啊。”

    “我在这岛上待了十年有余,若每个人都如此。”付铭沉重道,“如何能让我们这些战斗力本来就弱的炼器师安心?这简直是对城主以及上仙的极大挑衅,还望你们严惩!”

    一段话反客为主,连插嘴的机会都没给对面几人,直说得矮个子蓝袍人嘴角直抽,还憋不出一句话。

    “待我与几位好友交代一番,就随你们离去。”付铭说得义愤填膺,“那等伤害八岛利益的毒瘤必须尽快铲除,你们以为如何?”

    护城军中的领头,“……”好坏都让你说了,我能怎么如何?!

    “那你尽快吧,我等正好四下转转,看一下可否有其他同党。”蓝袍人意味声长得看向付铭,“付大师如此知情识趣,还望不要让我们失望。”

    留下一人看着付铭,另两人迅速潜入府邸各处。他们对暗杀者来了几个心中有数,显然还不相信对方能在仓促之际毁尸灭迹还能不被发现。

    场上留下五人,护城军清理完地上痕迹后走到一旁,视线却始终不离付铭。

    “这个你们拿着。”付铭竟然将自己储物戒摘下放到仙萌手中。R1152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