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几个月相处下来的情况看,仙萌认为时秋这人还是不错以及靠谱的,当然不排除养肥再宰的可能。

    但在这所谓的诡门里,已然能进入宝葫界,故而有退路后,两人就屁颠屁颠跟在时秋后边走了。

    一处两人探索过的地方,从表面看并未有熟悉的空间波动传来。

    就见时秋抬手虚划,空间像是裂开一道口子,诡异的能量波动从里边传出,还带有极浓厚摄人的血煞之气。

    时秋率先抬步进入,仙萌思忖片刻,咬牙拉着顾琅也进了去。

    血腥的气息扑面而来,之中还蕴含了沉寂下来的死气,犹如被死死压制住,掩藏在表面的平静之下,随时都会爆发。

    仙萌一时不查,身子被冲击得一个踉跄,还好顾琅在后边扶住了她。

    骨海,眼前仍旧是铺天盖地,漫天漫地的骨海,想不到兜兜转转,最后又回到了这里。

    不,似乎又有些不同。

    仙萌思索片刻,发觉这里的血煞气息比他们之前过来的都要浓烈,若非在之前几个月中她修为又提升了一个层次,恐怕等下大力气适应。

    当然,这气息用来淬体也是相当不错的,只是里边驳杂之气太多,还得提炼。

    不过时秋带他们来这的目的明显不是换个修炼之地,因为仙萌在这骨海之上,看到了熟悉的流光。

    就是在宝潮和血煞森林中难得一见的那种,不同的是这里的流光颜色更为深刻。

    仙萌抬手就将朝她飞来的流光拦截下,光华散去后,露出一本八品中乘的功法,可惜是本刀谱,于她无用。

    “这里怎么这么多?”仙萌震惊,这些流光较之她之前看到了,可以说几乎已密集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走出三两步就能拦下一道。

    撇去她方才得到的刀谱不说,光如此众多的血煞结晶就足以让外界修士争红眼睛,更何况里边还掺杂着一些一看就是极佳品相的灵器。

    “外界的宝贝都是从这里出去的。”时秋好笑地看向两眼放光的仙萌,“你说多不多?”

    没在意对方话中的调侃,趁这功夫仙萌已经将三道流光收入囊中,这种时候不抢个更待何时?!

    “你还真是不客气。”注意到仙萌举动,时秋无奈道,“罢了,本来也就是无主之物,你们喜欢就拿着吧。”

    顾琅拦下一道流光,是血煞结晶,握在手中尝试吸收了一下,感觉有些古怪,难得安静地研究起来。

    “你们在这里待着,两个月后我带你们离开。”时秋见两人都无瑕顾及自己,摸了摸鼻子道。

    仙萌回过神,皱眉,“你去哪里?”听这意思,是要把自己两个丢在这里?

    乖乖,这可不是诡门,难保骨海里会不会窜出什么极具危险的生物,就算有漫天的宝贝,也得有命拿才行啊。

    时秋摇头,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拿出一个玉简交给仙萌,“这是可以将你们传送出去的玉简,地点设在我们方才进来的地方。”随后他的神色有些戏谑,“只有一次的使用机会,你们可得好好把握。”

    言下之意,这次寻宝以你们用玉简传送出去截至,自然也可以待满两个月,等自己来将人接出去。

    可倘若未满两个月自行出来,再想进去也是不能够。

    交代完时秋就将仙萌和顾琅晾在了骨海之上。

    又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这下好,连进出都受到了限制。

    仙萌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是与虎谋皮,然眼下宝贝众多,骨海又好似无际,两个月时间探索估摸都还不够,谁又管得了那么多。

    “你做什么?!”仙萌一把抓住顾琅手腕,但已来不及,血煞结晶被吸收完全,变成了齑粉。

    顾琅自己也是一愣,他方才不过是觉察出结晶里边似乎有种能被他转换吸收的力量,谁知转眼功夫就成了这样,看向仙萌惊奇道,“怎么会这样?”

    仙萌,“……”靠,我哪知道,还想问你呢!

    “身上有没有哪里不不舒服?”仙萌颇为担忧道。

    齑粉一吹消散无踪,顾琅手心在衣服上蹭了蹭,歪头回想了一想,面上露出些许疑惑,“好像还挺舒服的。”

    仙萌扶额,小心分出一股灵气探入顾琅身体里盘查。

    照理说,低修为探查高修为是极容易被反噬的,好在两人签订契约在先,没有这个顾虑。

    灵气转一周后,仙萌并未发现有何不妥,反而自身灵气被顾琅吸收了不少,忍不住一头黑线。

    “舒服。”无论是先前的血煞结晶,还是仙萌后来探入的灵气,都让顾琅吸收到了充沛的灵气,固然此时神色呈现出一种饕足的慵懒。

    仙萌一巴掌拍在他后脑上,恨恨道,“给我找宝贝去。”担心这家伙纯粹就是给自己找事。

    骨海漫天,依照两人脚力行程,在不断收集流光的过程中,五天下来连方圆十里都未探索完全。

    而目之所及仍旧是铺展天地的骸骨,恍若没有边际,森白的骨头在天壁之下染上一层血色。

    至此,仙萌搜刮到的流光不下百道,与当初在宝潮或血煞森林的收获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其中,以血煞结晶最多,占了的宝贝将近九成。

    其他便是低品级功法,又或是残损的灵器。

    两人在骨海上坐定,身下是一副巨大兽骨,忽地顾琅若有所觉,手成爪往下一抓,抓出一道光团,光华散去后,露出一块晶石。

    是比血煞晶石气息更为浓郁的石头,且阴冷,仙萌称它为冰煞结晶,品质在血煞晶石的三到五倍。

    说起来,就这一路探索过来的情况看,从骨骸下感应搜索出来的流光,其中宝物珍贵程度确实好上空气中飞窜的流光不少,这也是两人为什么速度如此缓慢的原因。

    “好东西啊。”仙萌看了看,丢回给顾琅。

    冰煞结晶在她手上还没寻到用处,既然顾琅能吸收增长实力,就都交给他,以至于这两天都没顾得上找自己要灵果,也是个意外发现。

    如此看来,顾琅平时食用灵果,大部分原因是为了维持自身消耗,如今找到了代替品,对灵果或是果丹的需求也就不那么急迫了。

    又是几天过去,结晶攒了不少,一个小型储物袋已经被塞满,灵器收获却颇为让人沮丧。

    直到将近一个月过去,仙萌没日没夜地搜索,才堪堪将两人全副武装起来。

    顾琅拍了拍身上内甲,活动一下筋骨,别扭道,“有点挤。”事实上,要不是仙萌强烈要求,他绝对会连衣服都不穿的。

    “撑撑就大了。”仙萌毫无负罪感道。

    她身上的是九品上佳品相的软甲,顾琅这个为九品中的小极品,算是两人这段时间里的最大收获。

    顾琅翻着白眼望天,不安分地跳了跳,哭丧着脸道,“还挤。”

    仙萌无语,自顾自翻出这两天收获清点起来,让顾琅自己在旁边蹦哒。

    日子就这样很快过去,在没有刻意运转功法的情况下,仙萌修为进步不大,倒是将境界稳固了住。

    此外,在两个月到来之际,骨海依旧没能被探索完,到后来几天,只能尽可能多的搜集流光。

    饶是如此,仙萌还是捶胸顿足,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入得宝山却不能将宝贝搬空,却对是她下山以来的第一个污点!

    时秋出现在两人面前时,顾琅无聊得直打哈欠,仙萌视线则定在远处的流光上,一副恋恋不舍的模样。

    “走了。”时秋没有说什么,直接手一挥,将两人带离了骨海,面前出现熟悉的建筑。

    “收获如何?”时秋边走边漫不经心道,怪鱼与雾隐兽跟在他脚边,皆是一动一动摇着尾巴。

    仙萌心中一紧,带些警惕道,“凑合。”接而又想到地方是时秋带自己去的,对方若是想要宝贝多的是时间去取,自己似乎完全没必要担心对方会杀人夺宝。

    “别紧张。”时秋摇头好笑道,“随后我会带你们离开这里,这两个月的收获,就当是我们相识一场的赠礼。”

    那你可真是大方,仙萌心中腹绉道,当下也更是疑惑,怎么都觉得对方话中有话啊,还有这不对劲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仙萌看向顾琅,见人没有异动,又安下心来——应该不会有事,不然以顾琅的野兽直觉,不会毫无发现。

    时秋说送他们出去还真是雷厉风行,一个时辰后就站到了传送阵前。

    是的,传送阵,与他们之前去过的有空间波动的地方都不同,这是一处刻着阵纹的传送阵,花纹繁复,仔细一瞧给人难以形容的眩晕感。

    仙萌摇了摇头,将视线移下四下,紧接着感觉周围建筑好像在两个月中发生了某些变化,具体是什么又说不上来。

    这两个月,该不是会为了把我们支开,好方便他动手脚吧?仙萌脑中冒出一个诡异的想法。

    然不等她多想,时秋已经启动了传送中,三人接消失在白光之中。

    与此同时,秘境中仿若规则被打乱,天地崩坏,山河倾覆,所有原本等待传出埋骨秘境的修士,等来的只有灵气紊乱,地裂山摇的末世。R1152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