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的排斥力在慢慢减少,让他紧绷的神经为之一松,看样子有戏!徐成暗自欣喜,更没有时间去管他人的评价了。

    只要最后丹成,那灵水的事完全可以说是自己改良了丹方。

    当然,到时具体如何说,还得看丹药最终品相。

    另一方,丹阳阁的丹师进行到结丹一步,丹炉中三颗大小相同,朱红圆润的丹药静静放置,待完成后启炉,浓郁的淡香飘散出来。

    裁判是时候收起灵气罩,香味遍布全场,更加浓烈。

    “看来这局是我们胜了。”潘屈一闻味道就知是六品上乘,结合先前徐成往丹炉里添加东西的表现,觉得已胜券在握。

    “那可未必!”容其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话,事实上他自己心里也没底,只是看到台下站定的仙萌,心情异乎寻常平静下来。

    要说在场所有人中谁最淡定,无疑就是仙萌,在徐成将泉水放进丹炉里后,她就明白事成了。

    六品丹药她也尝试炼过,但当时手法不成熟,对药性把握不够全面,即使有泉水相助,炼制出来的丹药仅是中乘品相。

    可对徐成来说,本有炼制六品丹药的能力,加上泉水就是如虎添冀,哪怕不是完美,上佳品相总是有的。

    没错,先前告知的完美品相就是仙萌在诓徐成,若非如此,对方又怎么能下决心临时变换丹方。

    不多时,丹炉中几团灵液很快融合到一起,徐成感叹仙萌灵水强大的同时,注意力更加集中,无论是连云宗或是小丹阁。亦或是仙萌后来下的赌注,都不容他有失误。

    何况连上古秘境的灵液都拿出来了,不赢像话吗?!吗?!

    丹阳阁丹师炼丹完成的同时,九窍玲珑丹在泉水刺激下快速完成了融合与结丹的过程,两者在时间上竟然相差无几。

    “居然没有爆丹药还让他炼成了?”有人惊奇道,“等等,这是什么味道?好香!”

    用力嗅了两下。又一人道。“这味道,比方才的好像还浓烈一些,竟有宁心静气的功效?”

    潘屈此时却是脸色整个沉了下来。作为丹阳阁的未来长老,他不会不知道这代表什么,可不就是徐成那边的九窍玲珑丹成丹了,且闻味道。品相居然还不差。

    丹炉顶盖揭开,一颗丹药静静躺在里面。同样是朱红的颜色,圆球状,表面有微微下陷的坑状,一共有九个。

    裁判也是一愣。正想快步上前近距离探测一番,便听旁边的容其悠然道,“既然都以成丹。就请顾老开始判定吧。”

    神仙阁来的这人叫顾长鸣,修为在金丹巅峰。为五品丹师。

    所谓的丹师等级,都是经过丹师联盟层层选拔筛选评判出来的等级,听说考核极为严苛,从各个方面考量丹师的整体素质,每年能通过的人,哪怕是九品丹师都极少。

    而像是徐成或者丹阳阁这两位之流,虽能勉强炼制六品丹药,若要真正去考个等级来,连八品都是极难,更别说仙萌这种用灵泉投机取巧的。

    总而言之,通过丹师联盟五品考核的顾长鸣可以说含金量极大,只有他来主持这次斗丹,能让所有人信服。

    迈出去的脚收回,顾长鸣轻咳两声,手在身前一挥,面前出现一张上面铺有锦帕的桌子,“将丹药拿过来吧。”

    随着两人将丹药放在方桌上,场中剩下的人皆是伸长脖子恨不能凑上去看个究竟。

    “哎呀,急死我了,怎么看了这么久?”方小花跺脚,“这老头到底……”嘴巴被堵住,后面的话一时说不出来了。

    方小花眼珠子一转,看向捂住自己嘴的林间,用眼神示意少年未说完的话——行不行啊?

    “小花别闹。”韩昱郑重摇摇头,便不再做声,望向台上,心中却叹了口气。师妹到底是年纪轻不懂事,五品丹师不仅代表了其自身的实力,还有庞大的人脉,加之又是神仙阁出身,无论哪一条都不容人质疑。

    台下人心中焦急得紧,台上人好不到哪去。

    潘屈大概预料到此次斗丹结果,但心中还是抱着一丝侥幸,视线紧紧盯着那颗九窍玲珑丹,直想看出一个洞来。

    相比起来容其就轻松得多,仙萌与徐成可真是给了他一个惊喜啊。

    “的确是成品的九窍玲珑丹。”反复琢磨半晌后,顾长鸣话语中又惊又喜,“还是上佳品相,无限趋于完美,真是极好,极好啊!”

    不用说,单从这两个极好也能得知此次斗丹的最终结果了。

    “你在融丹的那步中加了什么?”顾长鸣忽然抬头,看向徐成道。

    这也恰好是潘屈要问的,他很清楚,若是没有最后加入的那个东西,这九窍玲珑丹定然不可能炼制成功。

    “是我提炼的一种灵植精华。”徐成搬出早想好的托词,恭敬道,“弟子不才,将丹方稍作了修改,至于具体如何,恐怕不能如实相告。”

    顾长鸣微微颔首。丹方这等涉及私密的,尤其是改良后,任何丹师都没有叫对方交出的权利。

    “那我宣布,此次斗丹结果……”顾长鸣话还未说完,就被潘屈急急打断,“慢,既是改良后的丹方,未免有失公正,不如就打个平手吧。”

    容其抬眼,“怎么?潘道友这是输不起?又或是寻思再找机会来挑战,我连云宗还得选个让你们赢得舒服的比法?”这话说的极为讽刺。

    顾长鸣同样面露不愉,“斗丹考究的是整个门派的实力和底蕴,连云宗既然能拿出改良丹方,为何以丹道见长的丹阳阁不行?”说罢直截了当宣布道,“此次斗丹,连云宗获胜。”

    “若你还有意见,随时欢迎你来神仙阁提出质疑。”说完顾长鸣将潘屈与仙萌打赌上交的赌注都交给容其,转身下台,不再理会面色青白的潘屈。

    颠了颠手中的功法与上品灵石,容其乐呵道,“多谢潘道友慷慨,另外天丹阁的丹药份额,还望能尽快与小丹阁交接。”

    “哦对了,我在神仙楼定了庆功酒席。”跳下擂台前容其道,“若道友赏脸,我们欢迎非常。”神仙楼,与其他带有神仙二字的其名,但它主营的是菜色酒水,尤其以神仙酒为最,根据年份不同,能让修士喝的欲仙.欲死。

    什么叫得了便宜还卖乖,容其这是诠释得不能再诠释了。

    潘屈面色铁青,一腔怒火全都化作一个“滚”字。

    连云宗上下一片欢腾,只差没把别苑掀翻,仙萌也如愿收回赌注,还额外收获功法和灵石,嘴咧着就没合拢过。

    最后,鉴于神仙楼的高消费,充门面撂下狠话容其还是没带人去成,而是随意找了家酒楼算庆功。至于这一顿,先欠着等出埋骨秘境再还不迟。

    与众人分离前,容其叫住仙萌提醒道,“丹阳阁的人不会善罢甘休,在避魔堡中我们还能护着你,出去就不好说了。所以,哪怕是在里面耗十个月,也比丢了性命强。”

    他这是在提醒仙萌不要冲动,最好能在避魔堡里待到秘境关闭。

    而骨珠方面,刚到手的上品灵石购买到足够数量不是问题。

    面对容其的关心,仙萌虽知道自己不可能安于避魔堡一角,也只好先应下。

    接下来,上品灵石到手,她手头又宽裕起来,干脆退了客栈,在修炼室里长住。

    此外,她还发现一个问题,额外上交灵石可开启修炼室里的时间差功能,简直不能更牛.逼!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