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三人到时,场面还真有点剑拔弩张的意思。

    仙萌也如愿见到了传说中的连云宗大师兄,金丹期上仙,具体修为她看不透,当真是一个风姿绰绰的男子。倒不是他容貌有多俊秀,而是气质温和如玉,又带着金丹期修士独有的威严,一看便让人产生信赖感。

    似乎是觉察到仙萌目光,容其转过头,视线在方小花和林间身上扫过,眼中闪过了然之色,轻轻颔首,又看向在他前面不远丹阳阁的人。

    “你们过界了。”容其淡淡道,面无表情却平白生出几分冷冽。

    避魔堡虽为六大宗门把持,但这么多年下来,已然形成了一套自己的规则体系,地盘的划分也是如此。

    他们连云宗占据堡垒东北角位置,所属范围内,不管是灵器还是丹药交易,都有自己套路。

    而这次,天丹阁公然降价,且对与小丹阁交易过的修为进行选择性报复,无论是收益还是面子问题,连云宗都不能忍。

    “话可不能这么说。”代表天丹阁出头的也是一个金丹期修士,模样算俊朗,只是气质比不上容其十分之一,“小丹阁没本事留住的客人被我们天丹阁接手,只能说明你们技不如人。”

    此处正是连云宗与丹阳阁地方的交界,两方各有十来人,人气势汹汹相互对持,明显是各看各不顺眼。

    听到金丹期修士这么一说。天丹阁和丹阳阁的人立刻附和呛声,鄙视嘲讽之意不言而喻。

    “我怎么不知道最普通的炼气丹,还能分出个高低强弱来?”容其不恼。“若你们说小丹阁技不如人,不妨在各自门店随机抽取一瓶丹药送交神仙阁做鉴定,让我看看你们的底气在哪里。”

    丹阳阁那位修士目光一闪,“底气在哪自不用你们费心,看如今门店的生意还不明了吗?”

    事实上,天丹阁贩卖的丹药确实没有小丹阁的用心,甚至因为身后有个丹阳阁支撑会做出偷工减料的事。这也是为什么天丹阁不得不出下策教训一下小丹阁的原因。

    只是,他作为丹阳阁的长老。黑下来的收入有部分进了他的腰包,这些事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如今容其这一说,他当然不可能做出自砸招牌的事,何况他今天来的目的可不仅是为了这个。

    “那还不是因为你们暗地里下绊。”连云宗这边有人不满。嚷道,“我就没见过你们这么无耻的,丹药不好还不准人说,非得把我们生意抢去,没看见现在修士都不到东北区这片买丹药了吗,你们简直就是搅屎棍!”

    我去,搅屎棍这太形象了!仙萌暗笑。

    “是啊,别以为就你们天丹阁后面有人。”说这话的明显是小丹阁的人,如今连云宗的人在。他们底气可足了。

    潘屈眼中寒光一闪,手轻轻一挥,一股能量刃就向着说话的人过去。喝道,“你们是身份,敢跟我这么说话,连云宗的人果然都不懂礼数吗?!”

    这道攻击下一刻即被容其伸手接下,衣角都未动一分,嘴角轻勾。冷声道,“礼数是对人行的。对你们就不必了。”

    旋即,似乎意识到自己话说的不对,容其好脾气笑笑,“不好意思,我们连云宗一向说话比较直,不搞那些弯弯道道,有得罪的地方还望丹阳阁见谅。”

    仙萌,“……”这软刀插得不错。

    场面僵持了有片刻。

    潘屈也明白与容其动嘴皮子绝对没有动手来的利索,冷哼一声,自顾自说道,“我今天来,不是跟你扯这些的。三日后丹阳阁在城中设下擂台,以避魔堡宗门所属地的丹药份额为赌注斗丹,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说罢,也不管连云宗这方是什么反应,转身拂袖而去。

    剩下两个门派的一帮小喽喽面面相觑,最后丹阳阁与天丹阁的人率先退去。

    片刻后,连云宗的人在容其示意下也相继离开。

    方小花这才拉着仙萌到容其面前,“大师兄,这就是我先前提过的仙萌。”随后转向仙萌,眯眼笑道,“萌萌,这是我大师兄容其,还没有道侣哦。”

    仙萌,“……”最后这句话你完全可以吞回去!

    等容其走到面前,仙萌发现这人比远看高多了,导致她现在看人差不多要仰视,根本是再糟糕不过的体验了。

    于是她神色有些纠结,“大师兄好。”说完反应过来这不是她的大师兄,又补上一句,“容其师兄好。”

    容其笑笑,点头道,“无妨,你可以和小花一样喊我大师兄。”

    接下来四人回去连云宗在避魔堡的宅邸,还没到门口,里面传来女子气急败坏的声音,“你们怎么不叫我啊,丹阳阁那群臭东西,我这就去下战书把他们抡了!”

    “二二二,二师姐,使不得啊,你这是……”

    “好好说话!把舌头鲁直了!”女子声音一沉。

    “二二……”少年声音接着响起,都快哭了。

    容其摇摇头,朗声道,“雯彤,你就不要再为难师弟了。”

    仙萌跟在后面,注意到这是一处院落,在避魔堡靠近城墙较偏远位置,安静不被人打扰,房屋周围种着不少绿色植株。

    容其话一落,从院子里鱼贯出十几人,修为有高有低,一些在方才对阵丹阳阁时见过。

    被唤作雯彤那女子身材高瘦,气势不俗,眼中时不时有精芒乍现,仙萌发觉她身上血气旺盛,像是炼体修士。

    “大师兄,你怎么才回来。”江雯彤跺着脚看向容其,咬牙切齿道,“我不过闭关几日,这丹阳阁都骑到咱头上来了,待我准备一下,这就抄家伙打过去!”

    容其扶额,“你……罢了,先进去吧。”

    有江雯彤插科打诨,后面跟着的仙萌就不显眼了,直到进入房中坐定,容其介绍起来,众人才将视线都移过来。

    仙萌相当“害羞”地低头,叫道,“哥哥姐姐们好。”好吧,反正目前咱也就这副萝莉身板了,萌这东西不卖都对不起她名字。

    话音刚落,房间中一阵诡异的沉默,随后顿时扑上来两人,皆为女子,当下就把仙萌抱住了,揉头的揉头,捏脸的捏脸,还忍不住狼嚎道,“大师兄拿拐来这么可爱的小师妹!”

    仙萌嘴角一抽。

    方小花目瞪口呆,很快也加入了摸头阵营,天知道她早想这么干了!

    容其感觉到自己作为大师兄的威严被挑衅了,虽然他也好想摸一摸,但眼下正事要紧啊。

    一番耍闹后,自然就说到了斗丹的事。

    “我看丹阳阁的人恐怕早有图谋。”一人就这事发表意见。

    江雯彤翻了个白眼,“这不明摆的嘛!”

    那人摸摸鼻子,二师姐还在气头上,自己还是不说话了吧。

    “那怎么办,虽说我们没有正面应下,但以丹阳阁的无耻,我估摸现在消息已经传遍避魔堡,多的是人要看我们笑话。”又一人道。

    容其也是叹出口气,“并且丹阳阁专攻炼丹一道,在这一途上的底蕴和手段非我们能想象。”

    “我才不要认输。”方小花皱着苦瓜脸。

    “要我说还不如趁晚上杀过去把他们一锅端了。”江雯彤握拳,“这绝对是最快最直接的办法!”

    “也是最不用脑子的!”一个男子道,看他修为应是筑基巅峰,差一步便能突破金丹。

    “靠,韩晨,这种时候你少顶我一句会死啊!”江雯彤怒道。

    一众人商量个半天没总结出所以然,容其摇摇头,只得让人先去打听,其他走一步算一步了。

    告别连云宗的人,仙萌揣着卖萌得来的不少礼物回客栈,路上跟同行的方小花打听起斗丹的事。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