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越等人紧随顾渊白抵达,卓锦煊见此情况,快步上前一步手搭在男子腕处,神色肃然道,“邪气入体,已蚀五脏。”身体这样还撑着走到山门处,这人怕是有什么交托不下的事吧。

    “能到这里也是不易。”云越将那枯瘦之人一手扶起道,“先把人带进去,锦煊保住他一口气,问清是何事。”

    其他人点头,卓锦煊过来搭手将人扶住,往男子后背渡气。

    顾渊白走出山门扫视四下一圈,并无发现其他可疑之处,拔剑虚空一划,似在留下印记,随后剑入鞘转身往山门走。

    “二师姐,邪气是什么?”仙萌看过的杂文散记中并未记录这些,丹药种植之书更是不可能有。

    姜媚捏了一下仙萌脸蛋,“以后就该叫你好奇童子,跟你四师兄小时候完全是两性子,不讨喜倒是如出一辙。”

    “二师姐不喜欢仙萌吗?”眨眨眼,仙萌开始星星眼攻势。

    但这招对姜媚明显不起作用,仙萌额头被赏了一个爆栗,“为女子当顶天立地,柔柔弱弱算什么样子!诶,都是跟你六师姐学的,以后入了修真界,可怎么跟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人斗。”

    一旁离辰闻言嗤笑,“你可别教坏了师妹们,以后出去被人说我苍华派一门上下皆是男丁,那才真是笑话!”

    “离辰你这话什么意思?!”姜媚手上已经出现了她专属的皮鞭。

    “就是你想的意思!”离辰豪不示弱顶回。

    仙萌,“……”转头看向於小小,“六师姐,我们先进去吧。”

    於小小迟疑了一下,那边姜媚和离辰却已经开打,无奈应一声,“好吧。”

    “邪气是魔气,尸气,妖气等这些非浩然正气以外的天地能量总称。”顾渊白跟上来,淡淡解释道。

    “浩然正气?”仙萌不解,“那我们修炼的灵气,像我的木灵气火灵气又算什么?”

    “皆为浩然正气的一种。”顾渊白淡淡道,“因这两类,故而修真界又分为修士和修魔。”

    魔修倒是在散记上看到过点,仙萌想了想问道,“刚才那人五师兄说是邪气入体,那他算是魔修吗?”

    顾渊白诧异仙萌为何会对这些感兴趣,还是解释道,“以邪气修炼入道,才能算是魔修,方才那人观气色应是腐气入体,恐怕是被妖物吸了精元。”

    讲到这里,顾渊白没有再继续说下去,揉了揉仙萌脑袋,先一步走,“你与六师妹先用膳,我且去看看。”

    “哦。”

    饭吃到一半,离辰与姜媚大抵是打累了,两人喘着气相互瞪视着进来,齐齐端起饭,冷哼一声不再看对方。

    仙萌与於小小面面相觑,默默吃饭。

    “我吃饱了。”仙萌跳下凳子。

    没有大师兄坐镇,二师兄和三师姐放起冷气来还真是不遗余力,这可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哦不,是师兄姐打架,师妹遭殃。

    为还在吃饭的於小小默哀了一下,仙萌没义气得自己先溜之大吉了。

    带回来的人被放在主殿大堂,此刻极为虚弱得在与云越对话。

    “仙人,请救救我们村子……救救……”声音戛然而止。

    仙萌进来的时候,那人咽下最后一口气。

    堂里一片寂静。

    良久云越开口,“五师弟也累了,先下去歇息吧。”

    “恩。”卓锦煊应答一声,脚下有些虚浮往外走。

    顾渊白瞧了进来的仙萌一眼,对云越道,“师兄有何打算?”

    这个前来求救的人是苍华山脚下溪村村民,一月前村中有人自溪中捡来一根石木,那人见猎心喜,请石匠雕了一尊仙人象送给村里道观。

    怪事恰恰从送完石像的第七日开始,先是村里有人失踪,随后道观门口发现了吊死的道长尸体,再接着,有人在下溪村捡到石木的溪中发现了失踪人发胀的尸体。

    自此之后,事情就像是失控了。

    每一天村里都会有人失踪,第二天在村里某个地方被人发现尸体,有人也尝试逃离,然出去的人无一例外最后会死在村口。

    下溪村,从此成了一座死村。

    云越蹲下,在尸体胸前找到了一块裂开的玉牌,就是靠着这个吸收了大量腐气,这人才能凭借惊人意志走过山中迷雾,到达山门来求救。

    “你二人随我下山。”云越手掌中玉佩捏碎,一抹黑气飘出消散。

    还是在主殿,除了修养的卓锦煊,其他人都已到场。

    云越将事情始末与他们说了。

    “大师兄,你和四师弟下山我没意见。”离辰第一个开口,“但带小师妹去,未免有些不妥吧。”毕竟只是个九岁孩童。

    “你这话我可不同意,有何不妥?”姜媚道,“仙萌好歹也是炼气四层的修士,剑术又有四师弟亲自指点,可比某人九岁时强得多,还是你依旧认为女子就该弱柳扶风?”

    得,又抬上杠了,这两人就不能让我省点心?云越扶额,“我观这腐气凝结度,妖物修为应该在炼气期三层左右,有我和渊白在,你们自可放心。也恰好趁这次,带仙萌出去见识一下。”

    “可……”离辰还欲多言,那边仙萌已经高兴得跳了起来,只好无奈作罢。

    下溪村虽说在苍华山脚,却还是有些脚程,事关乎人命,三人早早启程。

    “路上不要给师兄添麻烦知道吗?”临行前,於小小叮嘱道。

    仙萌心不在焉地点头,心思早就到山下去了。

    一行人作别,顾渊白在前方带路,云越这个路痴只得老实和仙萌跟在后面。

    伴随夕阳西下,他们这一路下山可谓是从白日走到黄昏。

    天色暗下,识路不清,目前还是荒郊,前后看不到村落。

    三人心中虽焦急,暗夜行路却已不智,只好先暂作歇息,待养精蓄锐后明日赶路,对付妖物才把握更甚。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