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之后,因为要喝酒,所以冉江也没开车,溜达着就过去了,反正温洞县城就这么大,走过去也只需要十来分钟而已。

    到了地方,就看见李志刚咚咚地从楼上跑下来,拉着他的手一个劲猛摇,“冉厂长!最近辛苦了!化工厂的烂摊子一般人可收拾不了,只有你这样年轻有为、思想开阔的干将才能搞定!”

    在他身旁,站着一位四十来岁,戴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子,李志刚给冉江介绍,“冉厂长,这就是县医院内科的李明发李主任。”

    “李主任好,老是听人说你医术高明,今天可算是见到真人了!”不管他有什么目的,在没有翻脸之前,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的。

    “不敢当,不敢当,就工作上来说,冉厂长这身体,怕是到我退休了,我们也没机会打交道;不过业余时间,大家还是可以经常聚一聚,喝喝酒,聊聊天的么!”李明发也很会说话,这番话让人听了心里很舒坦。

    “走,我们到里面慢慢说!”李志刚带着他们进到里面的包间,几个陪客赶紧站起来欢迎,冉江瞅了瞅也都是认识的人,从级别和身份上来看,这些大多都是烘托气氛的,主角就冉江和李明发两个。

    客套推让一番,最后还是李志刚坐了主位,冉江和李明发分居两边,招呼一声便开始上菜。

    李志刚率先起头,带着大家碰了三杯,三杯酒过后开始挨个敬酒,干喝不痛快,划拳太江湖气,不符合李明发和冉江的身份,于是问饭店要了副扑克,开始拿着扑克做游戏喝酒。

    游戏很简单,有点像简化版的德州扑克,李志刚和冉江一人发三张扑克,然后从剩下的牌里面翻公共牌,从各自手上的牌里面选一张和公共牌再加上一张自己幻想的牌组成三张牌,用扎金花的方式来比大小。

    具体的牌型大小是235》豹子》同花顺》同花》顺子》对子,因为最后一张牌是幻想的,所以最小的就是对子;同样花色的按照红桃》黑桃》梅花》方块的顺序排列。

    谁坐庄谁喊话,一杯你开不开?认输就喝一杯,重新翻一张公共牌,不认输庄家说话,选择喝酒或者继续加码;两杯你开不开?一直加码到三杯,庄家随时可以选择翻牌比大小,输得翻倍,两杯时候开输的喝四杯,三杯时候输的六杯。

    一般来说,都得玩到三杯才会开牌,这样的话两个人最少都是十八杯酒,多了可就没数了,要是一直不开,喝多少都有可能。

    包间一共八个人,李志刚和每个人都来一遍,那就是十八乘以七,一百二十六杯酒,就算平均下来输赢刚好对半,那也是六十三杯,三钱的酒杯,一钱五克,六十三杯酒下来就是九百四十五克,两斤酒没了,就算每次都不倒满那也至少也有一斤半的量。

    这还只是他自己一轮呢,剩下的人再挨个来一轮,这酒局就相当可观了,温洞县干部喝酒就是这么生猛。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冉江和李明发跟李志刚喝酒的时候,认输的不算,翻开的恰好输赢各半,基本喝了个平手。

    而轮到那些陪客的时候,李志刚就大杀四方,基本都是赢四输二,对方认输的次数也多,这究竟是运气好还是别的,就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

    每一轮游戏持续的时间都比较长,其它人干等着也不是事,所以有的人帮参加游戏的参谋,有的起哄增加氛围,还有稍微远点的,就自由组合找人喝酒了。

    看着李志刚已经坐到其它地方找人游戏去了,李明发就端起酒杯找冉江喝酒了,“冉厂长,李所长这一圈儿转完还得一会儿,来我们两个碰下!”

    “李主任酒量不错,脸上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冉江夸了一句李明发的酒量,端起酒杯和他碰了下,然后一饮而尽。

    “现在不比当年了!上回体检,看到肝部的检测报告,吓得我赶紧戒酒了一个月!不过人在社会上混,有些酒可不是你说想避就能避开的!没办法,从那以后就只能在喝酒之前先做点准备了!”李明发连连摆手。

    “哦?李主任有啥高招?能不能让我也学习下?”冉江一听便来了兴趣,他现在就算是能推的都推了,一星期也有一半儿时间要喝酒,尽管有系统帮忙提升体质,可这么个喝法也不是事儿啊。

    要是有啥诀窍能帮忙减少一些酒精对身体的伤害,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李明发既然都这么说了,估计也有透露的意思吧?

    “其实也没啥所谓的秘诀,就是一些基本的医学常识;不过能长期按照这些法子做,多少能缓解一些酒精的伤害。”李明发也很实在,没一上来就吹牛,说自己有啥独门秘诀之类,而是实话实说。

    “首先,喝酒的时候千万不能空腹!到了酒桌上,先找机会吃点东西垫肚子,让消化系统有个缓冲!要是觉得到了酒场上来不及喝,就在来之前先充点蜂蜜水喝,不光能预防醉酒,还能缓解酒后的头疼。”

    “然后,一旦开始喝,最好只喝一种酒,切忌各种酒水混着喝,喝了啤酒再喝白酒,或者喝了白酒再喝葡萄酒,醉得更快。”

    “喝酒之后最好是不要马上睡觉,不光睡眠质量不好,还容易损伤神经系统;最好是做点轻微的运动,然后每隔十分钟就喝点水,不要茶也不要其它的,就喝温白开水,可以让胃肠更加舒服,也能缓解饮酒之后的难受……”

    李明发絮絮叨叨地给冉江说了起来,这些办法听起来倒也不复杂,而是结合自己喝酒的经验,感觉应该有用。

    最后,李明发才拿出了自己的小秘密,“其实有些特效药,确实有一定解酒的功效,冉厂长你要是有兴趣,那天有空我给你送过去!”

    咦,这怕不只是给我送特效药吧?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