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之前你要把这些东西整理出来,写成文章,用尽可能浅显易懂的话,把SRT技术比FRC技术优秀的地方都说清楚!”水书记决定发起最后的进攻。

    经过一番论证比较,最终冉江还是更倾向于引进鲁姆斯公司的SRT技术,这项技术比S&W公司的USC-USX裂解炉生产线更适合金州厂。

    “好的。”冉江回去开始忙活,寻建祥看到他大半夜还不休息,依旧在台灯下写作有些不理解。

    你说你拿的工资比我还少,干得这么起劲到底有啥好处?而且写这个要反对的还是你的老丈人刘总工,这到底是何苦呢?

    要是换成我,啥也不干每天就准时上下班,熬到老水退休,老费再也不用顾忌你和水头关系的时候,你老丈人能不提拔你么?

    抓紧时间写好文章,先拿去请刘总工帮忙指正,刘总工看过之后考虑了良久,引进FRC技术的想法再次动摇,从种种数据上都可以看出,SRT技术确实要比FRC技术先进,同样符合金州厂的发展需求。

    他甚至已经开始琢磨起来,如果让自己负责这条生产线的安装和调试,他又该怎么做?刘总工年纪也不小了,估计干完这项工作就该退休了,要是能在退休之前让金州厂重新站在全国领先的位置上,他的职业生涯也可以说是了无遗憾了。

    一想到这些,坚持使用FRC技术的信念就变得摇摆不定,只是费厂长那边又该怎么交代呢?

    刘总工看着文章愣了半天,最后摆摆手让冉江先回去了,并没有当场表明态度,然后冉江又拿给了水书记。

    水书记看文章的办法和刘总工又不一样,刘总工关注的是技术细节,而水书记不懂这些,他更看重文章结尾的内容,“……SRT技术的引进标志着金州厂的生产技术水平已经达到了欧美发达国家同类工厂的水平,大大提高了国内乙烯工业的技术含量……嗯,这几句写得很好!”

    冉江写报告的次数可就太多了,深知道除了技术参数和设备造价之外,还得注意其他社会因素,比如能带来什么社会效益,能解决什么社会问题等等,在许多领导看来,这些甚至要比正文更加重要。

    所以他自然就给加上了,而水书记要看的正是这一点,原本他还想着小宋一直在闷头搞技术,肯定不懂这些,到时候刚好教教他,告诉他他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没想到人家写得比自己想的还要好。

    “……SRT技术的引进,可以让金州厂为未来十年里站在国内同行业的前列……除了满足国内需求之外,还可以将高品质的乙烯产品出口到国外,为国家赚取宝贵的外汇……”水书记不仅击节叫好,他太知道国家现在有多重视外汇了。

    这份报告要是交上去,就算老费不服气,他也敢把官司打到化工产业部去,不信化工部的领导不动心!

    以前都是化工部求爷爷告奶奶,想方设法地搞来外汇供下属的国营企业进行产业升级,更换新的生产线,现如今终于有单位肯帮部里分忧,主动琢磨如何赚取外汇了,这肯定得支持啊!

    看到水书记脸上的笑容,冉江似乎看到了费厂长狼狈的样子!费厂长的手段和水书记一比,根本上不了台面啊!

    要是把他换到费厂长的位置,绝对不会像他一样,现如今是厂长负责制了,老水都退居二线了,你还这么担心他干什么?

    保持足够的尊敬让厂里人知道你尊重老前辈,至于老水提意见,那就听着,就算他指出了自己的错误又能怎么样?我改了那也叫虚心听取各方意见,还能落个好名声不是?

    先安安稳稳地熬到老水退休,他的影响力不就自然而然的没了么?这么急切干什么?

    至于针对宋运辉就更小家子气了,这那像是一个几万人大工厂一把手应有的气度?再说了,这是徐书记推荐的,人家虽然不在金州厂了,可平白无故得罪人也不好吧?

    会议终于开始了,老费一上来就咋咋呼呼,似乎压根不想让老水发言,就像赶紧把FRC生产线的事情给敲定了!

    可老水是什么人?就算马上要退求了,可人家依旧是金州厂的书记,依旧是班子成员,人家想说话,谁能拦得住?

    “真理越辩越明!费厂长你觉得FRC技术好,可多份资料都表示,欧美国家已经在飞快地淘汰这项技术了!咱们国家外汇储备不多,每一分每一厘都要用在关键地方,要是花了大价钱却引进来早就落后的设备,那咱们金州厂的罪过就大了!”既然已经决定要开始决战,老水也就不遮掩了,一上来就给老费扣帽子。

    老费又拿老水不懂技术说事儿,老水承认自己不懂,然后把冉江搬了出来,“……小宋的老师是陆教授,陆教授在国内化工领域的地位刘总工都佩服,而且小宋的观点也得到了陆教授的认可……小宋,你给大家讲一下!”

    “是。”冉江拿着稿子走上前去,干净利落地分析了国际化工领域的发展现状,并将FRC技术和SRT技术进行了一番对比,“……综上所述,FRC技术已经逐渐被欧美国家所淘汰,而且国内企业引进的数量较多,将来必然会出现激烈的同质化竞争……”

    “而一些有远见的化工企业,例如大庆油田等,已经开始着手引进更先进的设备,我们金州厂是部属重点企业,在技术上自然应该走到其它公司前面!而不是跟在别人屁股后面吃剩下的……”

    “不知所云,你才来金州厂多久!了解金州厂的情况么?老刘,你给他好好上上课,告诉他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费厂长有点慌,一时间不知道如何驳斥冉江,只好让刘总工上了。

    “费厂长,我觉得小宋说得未尝没有道理!”在经过漫长的煎熬之后,刘总工终于做出了决定。

    哎,我这段时候考虑问题受其他因素干扰太多了,这次就从纯技术层面说吧。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