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来讲金州厂报道,从会议上听水书记说起小徐打电话的事儿之后,冉江就私下里去找了水书记一次。

    宋运辉满脑子都是技术,不懂人情世故,所以没有去拜会水书记,冉江可不会犯这样的错;然而那时候水书记因为刚下台,心情不好,所以没说几句话就让他走了,此后冉江埋头在一分厂熟悉情况、搞维修方案也就没再过去。

    其实倒也不是完全没有时间,只是你还没做出啥成绩呢,就三天两头往领导家里跑,领导肯定也会有意见;现在一分厂经历了大规模维修之后,生产效率大大提高,总算是有点成绩了。

    厂报上那篇文章冉江也看过了,确实没有宋运辉三个字,一般人都不知道这是他干的,一分厂那可是水书记一手打造出来的,但水书记肯定知道,所有现在上门也有话可说了!

    但是在这事儿之前,还有另外一件事要解决呢,寻建祥和张淑华倒是挺对胃口的,他俩一个长发大鬓角,一个发卷儿满头跑,都是金州厂的时尚青年。

    但张淑华的妈妈就不乐意了,觉得寻建祥这样的人不靠谱,丈母娘看女婿可不看你时尚不时尚,得看你踏实不踏实,自家闺女儿跟着你能不能过上好日子;而寻建祥怎么看也跟踏实两个字不搭噶啊。

    至于前途……因为他父亲为厂牺牲的缘故,厂里许多老领导都挺照顾他,要是肯好好干,怕是早就升上去了。

    然而寻建祥文化水平不高,脾气又比较暴躁,动不动就和人打架,所以也就只能占点住二人宿舍的便宜了,往上升怕是没啥指望。

    闺女儿要是找这样的对象,那个当妈的愿意答应?而且张淑华除了追求时尚之外,向来都很听她妈的话,她妈要是说让她跟寻建祥断了,寻建祥就没戏了。

    冉江可不想看到这么大一糙老爷们哭得稀里哗啦的,而且也想借着这个机会改改寻建祥的性格,起码把爱打架这毛病给改了,免得日后再遇到严打进去。

    “小宋,小宋!从家里回来了?咱叔咱婶身体都还好吧?”这天刚下班,熊耳朵就推着一辆自行车过来了,“看你天天蹭大寻的车坐也不是个事儿!我这有辆旧的,你要是不嫌弃就拿去骑吧!”

    金州厂挺大,从宿舍到车间路可不近,靠走路的话那就费劲了!而寻建祥和他工种不一样,就算再调班,也会遇到不一样的时候,所以有辆自行车还是挺有必要的,熊耳朵估计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专门弄了辆来送他。

    “挺好的车子,不过我可不能白要!回头我给你弄几盘磁带吧!”直接收下不好,谈钱又过于见外,于是就用磁带来抵消好了,熊耳朵拿到奖金后就赶紧去买了一台录音机,不过磁带还没多少。

    “小宋,要说这回厂里真是挺不够意思的,明明是你的功劳,最后报纸上连你的名字提都不提,奖金还没咱们多!还让你继续在一分厂当工人!等于是白忙活了一回。”熊耳朵挺替他不值的!

    “哥几个不是都拿到奖金了么?而且我也学到了不少东西,怎么能说白忙活呢!”最大的收获其实是赢得了这些工人的信任,这些看起来似乎没啥用,厂里的事情又不是工人们说了算的。

    但实际上,遇到合适的时候,还是有大用处的,等你当了领导,在厂里搞点改革啥的,工人们就会支持,因为他们知道你有能力、有本事,想出来的点子肯定有效,这样改革就要顺利许多。

    而要是没这层经历,工人们都还不认识你呢,你就说咱们要怎么怎么改!谁肯听你的啊?效率自然就高不到哪儿去。

    回到宿舍,寻建祥还没回来呢,冉江便把他的录音机抱了过来,从包里拿出德语书,对照着教学磁带学起了德语!

    宋运辉在大学学的是英语,而在化工领域,德语的地位相当重要,日后全球排名前十的化工企业里面,位列第一的就是德国的巴斯夫,另外拜耳、杜塞尔多夫汉高、默克等德国公司也颇具影响力。

    现在多学点德语没坏处,别的不说,将来翻看德文版的期刊论文、设备说明书也能方便不少。

    “一天到晚的就知道看书!这又听的是啥鸟语?”寻建祥回来后一脸的不耐烦,哎,这舍友啥都好,就是这个受不了,就不能跟自己出去玩?

    “又和张淑华看电影去了?我看她妈的样子,怕是不准闺女儿跟你啊!”冉江先给他打个预防针。

    “你还真别说,我正头疼呢!她妈防我就跟防贼的似的,我俩谈个恋爱比当年的地下党还要麻烦!小辉,你有没有啥办法能让她妈不拦着我啊?”寻建祥一屁股坐在床上,挠着头问道。

    “这事儿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就看你有多喜欢张淑华了!愿意为他付出多少!”我还正琢磨这事儿咋开口呢,你倒是先提起了。

    “为了她我愿意做任何事!”和所有热恋中的青年一样,寻建祥调门倒是起的挺高的。

    “这可是你说的啊?你知道她妈为啥不让张淑华和你出去玩么?”冉江反问道,“就是因为觉得你这人不够踏实,自家闺女儿跟着你过不上好日子!你要是能像黄师傅一样!那张淑华她妈非得抢着把闺女儿塞给你不可!”

    “首先你这头发得剪了,鬓角也得剃了!花衬衫啥的就别穿了,我倒是觉得这根踏实不踏实没啥关系,不过张淑华她妈可不这么想!”

    “然后上班的时候勤快点,多跟黄师傅学点东西!等啥时候能当上小组长了,就请黄师傅上门提亲去,她一准儿答应!”

    一般工人想升上去基本不可能,寻建祥父亲当年那些朋友,不少可是已经当领导了,看到自家侄儿洗心革面,他们能不帮一把?就算他们不帮,那不是还有我么?估计到时候我早就有这个能力了!

    寻建祥眨巴眨巴眼睛,摸着长发陷入思索之中。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