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身体不行啊,比起东宝来可差远了!这才八月底不到,你就要盖冬被了?”老徐一边给他把冬被从衣柜里抽出来一边说道。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除了睡觉就是学习,没怎么锻炼身体,现在到了厂里好了些,估计等明年就不用了吧?”冉江笑着解释道,其实他并不需要这个,这么做都是为了老徐。

    老徐因为工作的原因和爱人两地分居,爱人在北京,八月底的时候过来探亲,想着马上就要入秋了,于是把冬被翻出来在阳台晾晒,结果厚重的冬被没搁稳掉下,站凳子上的老徐爱人身子瘦弱,给被子一带,一头栽下三楼,人就这么没了。

    早上故意起晚了一点儿,老徐喊他见没吭声就先上班去了;等他走后冉江赶紧起来,把被子晾晒好,又看了看衣柜,把另一床冬被也给晒了。

    这样的话,冬被被自己提前晾晒了,老徐爱人再过来就不用干同样的活儿了,自然也不会发生那样的意外。

    收拾好之后,冉江去给老徐告别,“不好意思,昨天坐车有点累,给起晚了!我瞅着今天太阳好,把杯子晒在阳台上了。”

    告辞后先回了自己家,取出一半工资交给宋运辉的父亲宋季山,然后父母就忙着做饭,饭还没做好呢,雷东宝和宋运萍就闻讯赶过来了。

    冉江又拿出了给他们准备的礼物,“姐,这是腈纶的毛线,将来孩子出生了,给他做毛衣正好!这是一点营养品,我向厂里的医生打听了,说孕妇吃这个对身体好,你健康,孩子也健康!”

    “姐夫,这是几本企业管理方面的书,你要想把小雷家做大做强,就得学这个!姐,你每天督促他学习!”

    雷东宝看到这礼物挺头疼的,因为他就是不爱学习、文化水平不高才没在部队上提干,只能退伍回家的!

    可他一向佩服自家老婆这个弟弟,而且宋运萍说啥他都听,于是只能硬着头皮接下了。

    “等过年的时候,我回来看看你学得怎么样,要是学得好,我帮小雷家找个好项目!保管小雷家能赚到钱!”

    哎呀,要不先教你们生产猪饲料,然后再把村里的手工艺品弄到广交会上卖去?等赚到了外汇再继续扩大生产,最后把小雷家搞得比华西村还牛逼?

    “真的?”这下雷东宝还真有点动心了。

    “妈,姐现在有了,姐夫一天又挺忙的,怕是没时间照顾姐姐,等快生的时候,您过去待几天吧?”雷东宝的母亲对宋运萍有些意见,所以不能指望她。

    按道理说,让宋运萍回娘家待着最好,宋季山是医生,母亲心疼女儿,肯定不会出问题;但是在农村,谁家媳妇儿有了孩子还回娘家待产,那他们家的脸就丢光了,所以只能这样了。

    “小辉,这些东西我们收下了,钱你还是拿回去吧!买些新衣服穿,不要总穿着大学里的旧衣服,现在是干部了,不一样。”大家都让冉江把钱拿回去。

    “不用,在厂里基本上花不了什么钱,上班都得穿工作服,天还没凉,棉袄已经发下来,雨衣雨鞋也有,不用买伞,几乎不用买自己的衣服;食堂又是补贴的,菜好价低,每顿都有荤的;连肥皂、洗衣粉、卫生纸之类的都不用买,每季度有发。”冉江又推了回去。

    “我才是个刚分配的,有些福利拿不到,等转正之后还可以多拿些钱回家,再过几年房子也给分,就不用住宿舍了。”

    回家一趟,解决了两个隐患,冉江终于可以安心地工作了,每天依旧是跟寻建祥一起三班倒,黄师傅给他俩安排了一样的时间,这样就不用担心彼此影响休息了。

    下班后,寻建祥要么去找熊耳朵等朋友喝酒,要么去看电影,冉江则去图书馆看书,把宋运辉的理论基础和金州厂的现状进行更加深入的印证。

    寻建祥过来陪他看了两天就熬不住了,他一看书就犯困,冉江也不难为他,让他自己玩去。

    这天,俩人一起在食堂吃完饭,冉江就想继续去看书,寻建祥赶紧一把把他拉住,“赶紧帮我个忙!”

    “干啥?”

    “你跟我过来!”寻建祥拉着他到了小商店门口,指着里面那个正在嗑瓜子的妹子说道,“看见没有?这姑娘叫张淑华,刚接了她妈的班当售货员,这姑娘挺喜欢我的,就是她妈不喜欢!”

    “我要是去喊她出来玩,她妈肯定不准!你帮我传个话,就说我找她看电影!”寻建祥这是打算找冉江当僚机。

    “行,你等着!”这事儿肯定得帮啊,而且还不能像电视剧里那样变成帮倒忙。

    于是冉江走了进去,装作和其它买东西的客人一样,“同志,帮我拿两瓶汽水!”

    等张淑华拿汽水找零的时候才压低声音说道,“大寻问你啥时候下班,他找你看电影!”

    “晚上七点!”张淑华眼睛一亮,赶紧回答,看来他俩早就勾兑上了。

    “嗯,我让他买好票在电影院门口等你!”说完拿着汽水就走,张淑华她妈也真以为冉江是来买东西的,压根没多想。

    “谢了,晚上回来给你带吃的!”收到好消息后,寻建祥几口就把汽水喝完,然后乐呵呵地买电影票去了,冉江还得拿着瓶子回去找张淑华退钱。

    退了瓶子,继续去图书馆看书,重点翻看各种期刊杂志还有专著中关于FRC技术的论断,找到有用的就记在笔记本上,这都是将来搞定费厂长的关键。

    晚上七点,图书馆关门了,冉江只好走人!下楼的时候特意看了一眼上面,只见有个窗户还亮着灯呢,这肯定是水书记在查阅资料。

    不懂技术是他的短板,他想通过学习来弥补,然而金州厂这么大的厂子,涉及的专业知识这么多,又岂是他看几天书就能弄清楚的?

    只是要找个什么机会来和他接触呢?冉江琢磨起来。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