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概算了下,弄一些水泥板当柜台,搭建一些遮雨棚为他们遮风挡雨,

    大概需要花七千块,但是能隔出上百个摊位。”

    “每个摊位一年收两千块的租金都不算多,这样的话县里每年最少都能增加二十万的财政收入!”现在的二十多万对义乌来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当然,这二十万肯定不能都归你们工商局,现在县里到处要用钱,财政有这么紧张!不过要是工商局领头把这件事做好,到时候多留一些,大家伙也不好意思拒绝!”冉江提醒道。

    “这是肯定的,这是肯定的!”张局长当然清楚,这么大的蛋糕他们一家单位肯定吃不下,就算给他他也不敢独吞,

    那怕只留下十分之一,甚至是二十分之一,那也是一万块啊,现如今一万块能办多少事?就算直接拿来给单位发奖金,每个人最少也能发上百块,还能剩下几千块给单位添置东西。

    而且这还不是一次性的收入,看湖清门市场这热闹的架势,明年、后年的收入只会多不会少,这相当于给单位种了棵摇钱树啊。

    “那谢书记想让我做些什么?”激动过后,张局长也冷静下来了,他知道天底下就没有白吃的晚餐,既然想得到那就得有付出。

    “谢书记还不知道这件事,不过谢书记的脾气您也清楚,只要是对老百姓有好处的,他肯定会支持!”冉江果断地将谢高华撇开。

    “谢书记不知道啊?”一听到这个,张局长马上犹豫起来,要是谢高华发话他跟着干还好点,可要是谢高华不知道,那他就得好好考虑考虑了。

    “张局长,咱们做工作也要发挥主观能动性啊!可不能什么时候都等着领导下命令,要急领导之所急,想领导之所想!谢书记现在最发愁的是什么?不就是义乌太穷了么?”冉江早有准备。

    “咱们要是把这个市场搞好,老百姓的收入就能提上去,谢书记能不高兴么?”说完他看着张局长,谢书记高兴了,还能忘记你?你就等着升职吧!

    “谢书记的脾气我当然知道,就是……就是……英杰啊,咱们也不是外人,有些话我就直说了啊!这件事他是有政策风险的!”张局长一脸的纠结,他想干但是又有些害怕。

    “张局长,您的工作经验比我丰富,肯定知道一个道理,要是光想着不出错,那可干不好工作!有些险也是值得冒的,咱们现在冒了风险,将来才好理直气壮地跟其他单位说话!”有风险收益也高啊。

    “再说了,这件事只是看着有风险,实际上问题不大!来,您看看这个!”冉江把早就准备好的报纸递了过去。

    张局长接过来一看,却是几天前的《人民日报》,冉江翻开的版面上登着一则报道——《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在武汉召开全国小商品市场现场会》。

    “张局长,您看,连你们总局都支持小商品贸易,您挑头做这个,那也是响应总局的号召啊!不光可以在义乌县出彩,说不定还能把名声传到总局去!”哎,这么好的事儿,你还等啥啊。

    “总局的文件我当然学习过!可是……可是……总局是总局,咱们浙江也有自己特殊的情况啊!”张局长的态度有所松动,不过还没有最后下定决心。

    “省里也不会反对啊,你看现在温州、杭州的小商品生产搞得多火?湖清门市场里面卖的,到有一半儿是从温州、杭州批发来的小商品!要是省里反对,他们怎么可能把生意做得这么大?”

    “您要是还不放心,我们可以先试探下!”感觉火候差不多了,冉江拿出了杀手锏。

    “怎么试探?”张局长觉得自己怎么一直被冉江牵着鼻子转?但每次又忍不住想要多问几句,没办法,冉江的提议太有诱惑力了。

    “我有几个大学同学毕业后也分到了浙江,有个就在省里宣传部门工作。”和在温洞县一样,冉江来到这个世界后也一直很注意维护同学之间的关系。

    别看现在这批同学才刚参加工作,可要是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十来二十年后,这些人可就都成大树了。

    “我写篇文章交给他……您别着急啊,不是直接写这件事,咱们来个迂回作战,先旁敲侧击,试探下省里面的风向!”一听说给省里写文章,可是把张局长给吓坏了。

    “您看见那家卖拖把的摊子没有?这些拖把其实是用棉纱厂不要的棉纱头做的,干这件事的人是陈家村的陈江河,我当年上大学的时候和他在火车上遇见了,从此就成了好朋友!”

    “我们不写湖清门市场,而是以陈江河为切入点,把他用棉纱头做拖把的事情写出来,题目就叫——《变废为宝—谈农民企业家的创造力》。”这是电视剧里邱英杰给陈江河写的文章。

    冉江现在拿来用在了更关键的地方,他把写好的文章拿给张局长看,张局长一字一句的看过,上面确实只说了陈江河,只字没提湖清门市场的事。

    “这样的文章,要是省里面的报纸能发,那就说明省里对搞小商品是支持的,最起码也不会反对!咱们就按照刚才商量的做,您挑个头,在会议上把整顿湖清门市场的方案拿出来,谢书记再一支持,这件事基本上就成了。”

    “要是省里面的报纸不发,甚至是反对咱们这么做!那责任也落不到咱们头上,该担心的也只有陈江河一个!到时候他去外地避避风头就行了!”

    “和我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我们只当今天的话没说过,难道还会有人来找我们的麻烦?”冉江反问道。

    张局长仔细考虑一番,事情似乎就是冉江所说的那样,省里面要是容得下陈江河,自然也会允许他整顿市场。

    要是反对,这文章里一点儿都没有提自己,责任当然不会落到自己头上!这种试探风向的手段还真是高明啊!

    怪不得他能受到谢书记的重用,确实不简单!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