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缘就是机会和缘分,想在官场上有所发展,个人能力固然重要,机缘同样不可或缺,金鳞固非凡物,不遇风云如何化龙?”脑海里传来系统的声音。

    冉江明白了,这就好比马得福,要是不被借调到吊庄办,没遇到吊庄移民的大政策,没遇到张树成这样的贵人,他估计还得窝在农机站,那有日后的风光?

    “那你说的机缘到底是啥?我啥时候才能遇到?”他赶紧问道,听系统的意思,机缘可能是指机会,也可能是贵人,到底会是哪一样呢?

    “每个人一生中总会遇到几次机会,几位贵人,至于能不能发现并且把握得住,就看自己了!”系统说完就陷入沉默之中。

    看样子他是不会提前泄露的,一切都要靠冉江自己把握,这就有点头疼了,谁知道这份机缘什么时候会出现,到时候该不会错过吧?

    “冉村长,咱们走吧!”谭朝正的话打断了冉江的思索,醒来之后他跟在谭朝正后面,朝农业站的办公室走去。

    “农业站的办公室就在前面那排房子里!现在农业站一共三个人,老站长谭朝贵算是我堂哥,马上就要退休了,平时不咋管事。”边走谭朝正便给他介绍。

    “还有两个办事员,一个叫李守坤,初中文化,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叫蓝显福,是蓝显荣的堂弟,刚参加工作没两年!”

    冉江点点头,谭姓和蓝姓都是黄平镇的大姓,这种情况倒也不怎么稀奇,老站长不管事对他挺好的,意味着工作不会受到干扰。

    “三哥,县里把副站长给你们派来了,也不是外人,就是独山村的冉江冉村长,你之前肯定听过他的名字!他现在兼任黄平镇农业站副站长和独山村村长。”到了农业站办公室,谭朝正开口介绍道。

    “谭站长你好,听谭专员说,你是老前辈了,以后我还要多向你学习。”冉江主动上前和谭朝贵握手。

    “哦,小冉啊,你搞得那个双孢菇项目确实不错!”谭朝贵也没摆老资格的架子,笑呵呵地起身和冉江握手。

    另外两位态度就不一样了,蓝显福参加工作早,年纪却比他小,见冉江伸手,赶紧抬起双手摇了摇,“冉站长,欢迎来咱们农业站。”

    冉江估摸着,他应该是高中上完没考上大学,就来镇上上班了,估计他家应该有点关系。

    李守坤听到谭朝正的话,先是愣了下,然后眼睛里明显闪过一丝失落,黄平镇农业站副站长的位置空了有段时间了,他还以为按照自己的资历,肯定该他晋升副股级,谁知道蹦来个冉江,占了他的位置。

    一想到自己碗里的东西被别人抢走,李守坤就满心的委屈和不甘,连带着对冉江的态度都不好了。

    他无视了冉江伸过来的手,哼哼几声道,“现在的年轻人,窜的一个比一个快,这才参加工作多久,不晓得做了啥贡献,就当上副站长了!老子辛辛苦苦给镇上干了这么多年,还是个冷板凳,没意思地很呐!”

    “李守坤,你狗日的不会说话就把嘴闭上!”谭朝贵直接就爆粗了,劳资只想安安分分的退休,你说这些干啥,搞不好人家还以为是我授意的。

    在基层,确实会经常遇到这种情况,有了矛盾直接开口骂,甚至动手都是常见的事情,李守坤看着冉江年轻,而且是大学生,估计拉不下脸和他对骂,所以才这么有恃无恐。

    反正劳资也没指望当上副站长了,骂你几句就当是过瘾了,至于今后的事情今后再说,你还能把我给开了?

    冉江知道,自己要是啥表示没有,那明天……不,今天晚上黄平镇就该传开他的闲话了,而且这些闲话肯定不会好听,对他以后的工作也会有影响,你连个手下都降不住,还当啥领导?

    吴方远不就是因为没有压住自己,才在秦茂业那儿吃了大亏么?这样的事情可不能落到自己头上来。

    所以他也没客气,该硬的时候就得硬,“虽然我到独山村才半年功夫,可是在这半年时间里,我带领独山村搞出了双孢菇种植项目,成了省重点项目,让独山村村民人均收入翻了一番都不止!”

    “县里秦书记、镇上赵镇长都很认可我的成绩,认为我有资格当这个副站长,你要是不服气,去给赵镇长说么!”呵呵,他也就是看着自己年轻,等到了赵天波面前,连个屁都不敢放!

    李守坤的脸顿时涨得通红,被冉江打了个措手不及,然而这还没完呢,冉江继续问道,“这些事情黄平镇都晓得,你在农业站上班,专门负责农业技术推广工作,为啥不知道?”

    “要是没听说过,那只能说明你平时上班都是混日子的,没有把老百姓放在心上,也没有把自己的职责当回事!”

    “要是听说,还这么问,那就是你人品有问题,就跟村里的泼妇一样,办事球都不顶用,说怪话倒是能得很!”在乡镇上班也是要接点地气的,偶尔爆点粗口有利于树立自己的形象。

    “哈哈,小冉,你这可是说对了,我们人事部门年年都会考核,李守坤年年都是倒数。”谭朝正就喜欢看热闹,不光没拦着,还帮着冉江说话,看样子这个李守坤在镇政府也是人嫌狗弃啊。

    李守坤脸上一阵儿红一阵白,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然而却不知道该如何反击,只能一甩手走了。

    “小冉,让你看笑话了,这家伙是镇政府的老癞皮了,呆了好几个部门,没一个部门领导喜欢他的!”谭朝贵也觉得脸上没光。

    “看样子谭站长你以前也没少受他的气啊!”冉江笑呵呵说道,顺势就把谭朝贵拉到了统一战线上。

    聊了一阵儿后,听谭朝贵说了说农业站的工作,黄平镇农业站以前没钱也没得力人手,手头上基本没啥工作。

    那冉江心里就有底了,他想想问道,“谭站长,我问你个事。”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