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树成的心跳不受控制的加快,在体制内工作,这恐怕是所有人最想要听到的一个词了吧?他自然也不例外。

    “杨县长,额是部队转业的,文化程度不高,这些年工作上也没做出什么太大的成绩……”他下意识谦虚了几句。

    没等他说完,杨副县长就打断了他的话,“全区这么多移民吊庄安置点,现在就数咱们玉泉营发展地最好,你要是说你还没做出啥成绩,那其它人咋办?”

    “既然是当兵的,就要有个当兵的样子,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也别抢!你的工作县里乃至区里都看在眼睛里,这样的好同志不提拔提拔谁去?”

    “好咧,你回去准备准备,过段时间到区里党校学习下,然后去新的工作岗位报道!”杨副县长说道。

    党的文件有规定,凡是要提拔一个领导干部到更重要的岗位,必须经过相应的党校、行政学院和一些培训机构的培训。

    没有经过这种培训,是不能被提拔的,也就是说,进没进过党校培训应该作为提拔和重用、晋升的一个必要条件,但这个必要条件仅仅是一个必要条件,而不是一个充分条件。

    她的话再次证实了张树成即将被提拔的事实,等他从党校学习结束后,将会被安排到更重要的岗位上去。

    “杨县长,这是要把额从玉泉营吊庄办调走?”一般人听到这个消息,肯定会很激动、很高兴,但张树成却偏偏露出难色。

    “咋?要被提拔了还不高兴?”杨副县长就奇怪了,听到这种消息后高兴地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因而失态的他见过;表面纹风不动,暗暗握紧拳头的她也见过,唯独没见过张树成这样的。

    难道还有人不想被提拔?哦,一些重要部门升一级调到冷清部门,所以不高兴的倒是有,但张树成这明明是要被重用啊!他有什么理由不高兴?

    “没有,就是有些突然!”张树成只犹豫了一小会儿,就果断地说道,“要是明年,甚至再过半年听到这个消息,我肯定高兴;但是现在玉泉营这边我还有很多工作没完成,现在就走不成逃兵了么?”

    “咋,你就觉得你张树成了不起?玉泉营的工作离了你别人就没法干?”杨副县长生气了。

    “张树成啊张树成,你让额咋说你,你知道这样的机会有多难得么?这回可不是县里面要提拔你,是区里看到你工作表现突出,想让你去银川市工作!这银川市的工作和玉泉营的工作到底有多大差距就不用我说了吧?”

    “再说了,你爱人身体不好额们都知道,这要是去了银川,也方便你带她去大医院看病!”

    向来都是在大城市、大部门越容易获得晋升的机会,因为那里坑多;而越到基层越是坑少萝卜多,获得提拔的机会就越少。

    县城的机会比乡镇多,市里的机会比县里多,省会城市的机会又比普通市多,你要是换成一般人,有机会从乡镇调到省会城市,别说提拔了,平调都能乐疯了。

    资源配套也是如此,一个省最好的医院、学校肯定都在省城,这是毫无疑问的。

    “领导,真不是额张树成觉得自己厉害,主要是蚯蚓养殖的小规模实验已经完成,接下来马上就要开始更大规模的推广了!”张树成赶紧解释。

    “这件事要是能成,咱们玉泉营基本上就稳了,可要是有个万一,吊庄户前些年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就全赔进去了!你说这时候额能走么?”

    “当然,额不是质疑其它同志的工作能力,关键到了新的岗位上,总得有个适应的过程,而现在玉泉营偏偏就没有这个时间让他们来熟悉和适应!”

    “这就好比马上就要打仗了,战士们已经做好了上前线的准备,上面却突然让我去军校学习,要换个新连长过来……”张树成一摊手,这多少有点不合适吧?

    “至于额爱人,哎,别说银川的医院的,北京、上海的也去过,就是看不好啊!”他叹了口气,这几乎已经成了他的心病。

    杨副县长也皱起了眉头,蚯蚓养殖可是玉泉营吊庄安置点最拿得出手的成绩了,要是有个意外什么的确实不大好。

    “那你可要想好了,这样的机会不是随时都有,你这次不去,下次就不知道是啥时候了!”因为一步没赶上,导致前途天差地别的事情,她也是见得多了。

    “想好了!”这么短的时间里,张树成已经做出了抉择,“要是额把这件事办好了,相信诸位领导也能看得到,要是还有机会,也会想起额。”

    那可不一定啊,机会就是机会,错过一次谁有敢说下次一定会来呢?但张树成态度如此坚决,杨副县长也不好再劝。

    安慰了几句,询问了一番要完成蚯蚓养殖的大规模推广,有什么需要县里帮忙的地方没有,杨副县长又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对了,你那边那个小伙子叫个啥来着?听说你也把他练出来了?”

    “马得福,就是涌泉村出来的!这娃干工作能吃苦,脑子也活络,蚯蚓养殖这项目就是他跑下来的!而且……”张树成好生把冉江夸奖了一遍。

    最后甚至说道,“要不是他参加工作的时间太短,经验还不够丰富,我刚都想把蚯蚓养殖的工作丢给他,自己去党校学习算了!”

    “那看来还真是个好同志!”这个评价有些出乎杨副县长的预料,张树成平日里可是很少夸人。

    已经打算继续让张树成留在玉泉营,杨副县长多少有些过意不去,想在其它地方补偿下他,除了继续支持他的工作之外,提拔他看好的年轻人似乎也是一种办法。

    “对于这样的好同志额们要大力培养,你觉得让马得福担任金滩村的代理村支书怎么样?”杨副县长问道。

    “那当然好,额替得福谢谢领导的信任!”这次他倒是没有推辞。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