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闹哄哄地从山下回到村里,大家伙儿都跑过来看了,“咦,额看看你们都拿撒好东西回来了!”

    看到马喊水从包里开始掏东西,大家又闹哄起来,“哎,还以为你拿撒洋玩意儿回来了,咋还是苞谷坨子?咱们涌泉村又不是莫有!”

    涌泉村人把玉米叫苞谷,玉米棒子自然就成了苞谷坨子,马喊水听了直接把玉米棒子丢过去,“你好好看,这跟你地里的有啥不一样?”

    “这么大的苞谷坨子?起码比额家地里的大一倍!”有好事者直接从屋檐下挂着的玉米串里揪下来一根比较了下,玉泉营种出来的玉米棒子果然大了许多。

    “玉泉营那边能用黄河水浇地,种出来的洋芋苞谷,可是比咱们村里好多了!”马喊水说着叹了一口气,哎,涌泉村以前过得都是啥日子啊。

    在地里下的功夫不比玉泉营少,每年收上来的庄稼却是连填饱肚子都不够,为啥,不就是因为土地贫瘠再加上缺水么?

    在这种地方,想要过上好日子,那可是太难了,到玉泉营的话,头两年可能要苦一些,但只要把土地开垦完毕,把房子盖起来,以后可就省心多了。

    “得宝,拾掇下做饭去!大家今天都莫走啊,咱一会儿好好喝两盅!”马喊水招呼着大家伙儿留下来。

    “嘿,出去一年多,咋成得宝做饭了?”涌泉村里,一般都是女人做饭。

    “人家都开饭馆当大厨了,摩托车都是得宝自己赚钱买的!”也有那知道的提醒道。

    “那额可要尝尝大厨的手艺!你这屋里的锅都一年多没用了,怕是早就锈了,你等下,额回去把额家的拿过来!”

    “柴也没有了吧?我去给你们拿点!”大家伙儿纷纷帮忙,不一会儿就把锅碗瓢盆、桌椅板凳拿过来了。

    马得宝摆开架势,麻溜地处理食材,看得大家伙儿都花了眼,“咦,这架势子厉害滴很!怪不得能挣大钱!”

    “叔,尝尝这烟。”冉江则开始给大家伙儿散烟。

    “红塔山,还是带过滤嘴滴!美滴很,美滴很。”大家伙儿纷纷放下烟袋锅,美滋滋地抽起过滤嘴红塔山来。

    等马得宝做好菜,把瓶子酒往这一摆,再看看院子里放着的摩托车,大家都知道他家现在是过上好日子了。

    于是还没等冉江开口,几杯酒下肚,大家都开始向他们打听起玉泉营的情况来,“去吊庄日子真能这么好?”

    “主要是得福有本事,给咱们寻下好营生了!不过话又说回来,玉泉营那边现在虽然啥都莫有,但是只要肯下力气,最多两年功夫,日子就能好起来!”李大有开始吹嘘起来。

    然后说起了他们在玉泉营艰苦奋斗的经过,五蹲叔、水旺爷爷等在一边补充着,村民们都全神贯注地听着。

    “吃苦怕撒么?咱们在涌泉村,还不是天天吃苦,主要是出去有奔头啊!得福,额们要是想去,你那边还收不?”不等他们说完,就有人主动询问了。

    “额这回回来就是办这事的,今年的移民吊庄工作又开始了!一共给了咱们涌泉村十五个名额,先来先得,谁要是想去可得早点报名啊!”

    通常情况下,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大家都不珍惜,你要是告诉他们谁都可以去,说不定还会有人犹豫。

    可你要说名额有限,在犹豫就没了,反而会激发他们的报名欲望!抢着过来找冉江报名。

    “你们这回过去可是上回好多了,上回过去还要自己挖地窝子,这次去的早了就能直接住别人的,晚了才得自己挖!”这个同样是先来先得。

    “哎,你们现在去算是捡了便宜了!得福把撒事情都给你们解决好了!”水旺爷爷锤了锤腰,他这一年多时间里,天天去种树,腰有点累着了。

    好在冉江记得电视剧里的剧情,经常提醒水旺爷爷注意身体,还带他去镇上的卫生站看了医生,所以现在虽然偶尔还会发酸,却没有像电视剧里一样彻底坏掉。

    “得福,你说他们去年在火车站打工挣钱赚够了买房的钱,现在火车站都修好了,额们去还能找到打工的地方?”也有人还有顾虑。

    这些都是难免的,冉江也想好了应对的办法,“火车站是修好了,但附近还有工程,额也跟李站长说好咧,继续先招吊庄户!”

    “另外得宝的饭馆也要用人,肯定先紧着咱们涌泉村自己人!”当然,选人的时候还是要挑一挑的,帮村里人是应该的,可也不能因此坏了生意。

    酒足饭饱,大家伙儿散去之后就开始和家里人商量,他们看到马得宝、李大有、五蹲叔等人都过上了好日子,对吊庄的顾虑就少了许多。

    第二天,就有人来找冉江报名,只花了三天的功夫,涌泉村的十五个名额就都用完了。

    “大家这几天收拾收拾,额再去邻村转转,看看他们那儿有多少人去,要是最后还有剩下的名额,就继续在村里招!”

    这也是为了给附近几个村子的人压力,让他们知道这是好事儿,你们要是不去的话有的是人去。

    这些天,邻村的吊庄户也都回去了,有他们帮忙宣传倒是省了冉江不少功夫,到了村里之后,就有老吊庄户带着自己的亲戚朋友过来报名。

    “行,你家符合标准,可以去玉泉营吊庄!额给你登记上,然后你先收拾东西,咱们一起过去!”

    可尽管如此,其他村子申请吊庄的情况还是没有涌泉村那么好,冉江还是得挨家挨户的做思想工作。

    这天,他来到邻近的苦水村劝村民吊庄,费劲口舌说服了两家人之后,冉江走向下一家,边走边问村干部,“这家人叫啥?”

    “这是安永富家,对了,他媳妇就是你们涌泉村的,叫李水花!”村干部介绍道。

    到了门口,李水花便抱着孩子迎了出来,“得福,你来咧?永富,家里来客了。”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