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郑败一个高仿也敢动我们荣耀服总策划的卡?!”

    一片混乱的争端中,忽然出现了一道雄浑的嗓音。

    细听这道男声话里的内容,宛若平地惊雷,顿时在荣耀十周年PK的现场惊起了一湖的波澜!

    众人循声望去。

    站在台下,一路风尘仆仆,坐着地铁避开了拥堵路段赶来PK现场的顾豪沉着脸,他一身宝蓝色的西装,眉目阴沉,说话做事还是那副土匪头子的做派,不带有半分改变。

    “我不放下身段和你们这些人计较是我大度,不想赶尽杀绝!你们这些盗版策划不感激就算了,不会真以为自己是凭自己本事发行王座在国内备受追捧了吧?”

    顾豪一句怼完立即又接下一句,根本不给郑败一行人说话的机会。

    还在台上的顾宴期最先回过神,急急忙忙迎上去,“爸。”

    他站到顾豪身边,抓着他上句里的荣耀服总策划的身份询问道:“您不是说咱们荣耀服的总策划是您小学同学吗?怎么刚刚又说……”

    他眸光复杂的往傅枝的方向看了眼。

    “小顾。”

    傅枝抬头,这一次,以一种顾豪亲爹,顾宴期亲爷爷的慈祥目光迎上了顾宴期的目光。

    傅枝也不知道乖孙会不会给她改口费,但她会做好自己的本分。

    毕竟她也不是第一次当爷爷了,业务还是很熟练的。

    顾宴期:“……”

    这也就苦了业务并不熟练的顾宴期。

    他一个大男人竟然在傅枝的眼神里看见了长辈浓烈的望子成龙以及对他近况如何的关心怜爱……

    短暂的对视后,顾宴期受不住了,特别的心惊胆战,先一步收回目光。

    顾豪眼看着也是瞒不住了,给顾宴期介绍,“傅枝,你一年前从未谋面过的干爷爷。”

    顾宴期:“……”

    “是有些突然,不过你也到了该知道一切的岁数,虽说你打小没被没养在你干爷爷膝下,但我希望你能够把她当亲爷爷一样孝顺。”

    顾豪和儿子解释道:“以前是你干爷爷低调,只想闷声发大财,我才和你说这款游戏的总设计师是我小学同学,但现在跳脚的蛆太多,爸爸觉得,该给你干爷爷正名了!”

    顾宴期张了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觉得这世界太魔幻了,老鼠都给猫当伴娘了!

    “你和我爸一早就认识,还结拜成了干生父子?”顾宴期心跳砰砰快,都没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就一脸菜色的看向傅枝。

    站在不远处的傅枝听见顾宴期话里的不可置信,叹了口气,对着顾宴期的方向道:“小顾,爷爷并非有意瞒你。这其实都是些小身份,实在不足挂齿,不值一提。”

    顾宴期:“……”

    所以你傅枝还有什么是可以惊艳到我的马甲吗?

    傅枝不说,顾宴期自然不得而知,只能以一种没办法消化他爹来爹言爹语的态度来微笑面对生活。

    但郑败没办法微笑,他觉得顾豪在把他当傻子耍:“这简直就是一派胡言!荣耀服推出了十年,傅枝十年前才七岁!七岁的奶娃娃不去上幼儿园玩蹦蹦床,还帮你在这设计爆款手游?!”

    这根本不可能的!

    台下的观众也纷纷摇头道:

    “听说荣耀服和王座服的设计师团队,学历最低的都是个博士生了,傅枝十年前……这不就是个小学生吗?”

    “小学生能设计出这样的大制作?就算是为了给傅枝造势也得编一个像样的理由吧?”

    “我也觉得这事太假,是顾豪和傅枝联合起来演郑败呢!”

    ……

    听见观众的窃窃私语,顾豪露出商业冷笑。

    不信是吧?

    他抬手让工作人员给傅枝设计的游戏初稿内容投屏到大屏幕上,“这是傅枝最初设计这款游戏画的设计图,上面还有傅枝手签的名字!”

    随着工作人员的投影,紧跟着,一张灰色的纸张被大屏幕上的机器映照放大开来。

    黑色碳素笔写上去的字迹清晰,一目了然。

    郑败的目光扫过傅枝这张稚嫩的脸,落在屏幕上的设计初稿,嗤笑一声道:“十年过去,纸张字迹都会出现褪色情况,但你看你投影的这张纸,干净整洁的就跟着现场刚写出来的内容似的!”

    “就是!当别人都是傻子被你们顾氏忽悠吗?让你们真正的主策划出来说话吧!别在这给傅枝立大佬人设了!”某位工作人员紧跟其后道。

    然而,一片附和声中,王座服的副策划注意到纸张变角是金色的金纸,喃喃道:“这不会是fz研究院卖的千年沉香木宣纸和黑色碳素笔吧?我记得这种纸笔都用了些咱们不懂得黑科技,可以让写到宣纸上的字迹历经百年而不褪色!”

    副策划越喃喃越大声:“只不过由于制作过程繁琐,费时,因此没有批量生产,只支持买家花钱定制。我记得纸张右下角会有那种二维码,你们要不扫码确认一下这张纸,看看能不能进到fz研究院的官方网址里,这不就知道顾豪有没有撒谎了么?”

    由于是自己人说的话,郑败便立刻拿起手机扫码。

    屏幕前的万千观众都把视线放了过去。

    很快,扫码的结果就显现在了手机之上。

    除了有进入的研究院网址,中央还标识了一段内容道:

    【华国23年,傅枝暂住研究院,登记后拿走一箱宣纸和笔实时记录她新开发的游戏——吱吱吱!ps:此游戏后被顾氏改名为荣耀。】

    众人:“……”

    你叫枝枝也就罢了,这个吱吱吱的又是什么鬼?

    直播间里网友简直要笑抽过去。

    郑败看着他手机里显示的结果,整个人惊了一跳:“不可能的!你当时才那么小,你懂什么游戏设计编码?!”

    要知道,他还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博士后,都花费了那么多年才能勉强出一款荣耀的盗版游戏,而傅枝竟然能靠着自己出一款如此恢宏的手游?!

    和郑败的不信任恰恰相反,他身边的副策划猜想被印证,眼神极尽炽热:“荣耀说是国内外最能打的手游都不为过!每年光是和其它国家那抽取游戏专利费的收入就是一笔昂贵的天文数字……我一直以为只有真正的高材生,老前辈,有十多年工作经历的人才能研发这样的游戏,没想到……光是这份初稿上还有这么多没来得及被官方推出的英雄,就能看出傅小姐,哦不,傅前辈的实力!”

    在场两个游戏端的设计师听见未来得及推出英雄这话,当下,视线都落在傅枝所画的初稿上。

    很快他们就发现,除了红衣女剑客这些英雄外,初稿上竟然还有几个荣耀官方并没有上线的六位绝美英雄!

    “你们快看这个蓝衣侠客的介绍,它的招式也是有规律可循并且有英雄可以压制的,合情合理的存在,官方为什么不把它推上线儿?”

    “哎哎哎,这边还有个魔族的大将军威斯,操作系数比女剑客还要高!竟然也没有被荣耀官方推上线……”

    “不对,大将军不是有个可以释放傀儡当替死人偶的技能吗?这个技能是被移到已经上线的英雄魔族赤狐身上了啊!”

    “荣耀服怎么不上线这些英雄还偷盗了这些英雄身上的一部分技能给到了又丑又一般的英雄手里啊?”

    ……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就连弹幕的网友都觉得顾氏这事办的不地道,纷纷开口道:

    ——【?这么绝美的六个英雄你不上线压箱底是能生崽儿咋滴?】

    ——【但凡早点推出这六款绝美英雄我何至于每天死磕女剑客这种难操作的女英雄!】

    ——【雾草姐妹们!你们看见没有,大将军大招伤害值后期可瞬秒一个女刺客唉!太强了吧!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英雄!荣耀要早点上大将军,我这会儿都能打职业赛了!】

    ——【钱充,英雄上,搞快点,懂?】

    弹幕网友兴致高涨的催促主办方把傅枝设计的英雄一股脑全上出来。

    现场的弹幕是会被直接传送到顾宴期的手机里的。

    在顾宴期看手机的时候,傅枝的余光扫见网友的热情高涨,忍了下,没忍住,开口道:“别吹了。”

    她说,语气严肃,但侮辱性又极大道:“其它六款英雄都是我给自己设计用来玩的,操作难度系数是女剑客的四五倍。最简单的女剑客你们都玩不明白,还在吵女剑客没伤害值,就这你们还想要玩其它六款初始英雄呢?”

    她叹了口气,语气有种单身妈妈照顾熊孩子多年不能打不能骂,又无人能够理解憋屈,“不知道你们这些人,一天天都怎么想的哦。”

    网友:“……”

    我们怎么想?

    我们想你闭麦啊!

    一天不网暴我们你傅枝是不是难受哦?!

    你知道不知道自己是压垮我们的最后一片雪崩啊?!

    傅枝不知道,傅枝不明白,傅枝说,“不上线这些英雄是为了让你们更有游戏体验感。”

    她说的很肯定,甚至还带着点那种,大恩不必言谢,你们想感激我就叫我红领巾吧!

    网友:“……”

    歪,妖妖灵吗?

    这里有个成精的小瘪犊子你能给她收了吗?

    当傅枝回完网友之后,郑败这才有机会和傅枝说话。

    后台登录游戏的人数他未细看其实就猜出来他大势已去,勉强一只手撑在桌子上,作为他最后的倔强,“即便你是荣耀服的总策划,那也不能表明你在和我们王座端选手PK的过程中没有作弊!”

    “第一局和凯撒的PK,我把女剑客伤害值调到了百分之五十。第二轮PK,集齐六件装备的后期,我把女剑客的伤害值调到了百分之九十四。”

    “不可能!”郑败摇头,根本不信傅枝的鬼话。

    他身边,原本就萎靡不振的凯撒听到这话更是虎躯一震,一副三观都被傅枝敲碎了的表情。

    旁边的罗拉注意到凯撒半死不活的样子,嗤笑了声,心里想着,这才哪到哪呢,小年轻就是这点不好,被狂虐一次就跟着丢了魂一样,哪像他们这种过来人,早已能够波澜不惊的面对各种羞辱。

    傅枝笑了声,问在场的工作人员:“刚刚PK的时候,录像不是有被保存吗?麻烦你给我拿一台保存录像的电脑,顺便和大屏幕连一下。”

    “好。”工作人员点头。

    电脑被递到了傅枝手上。

    “看清楚。”

    随着少女清冷的嗓音,和她手下快速地操作,刚刚比赛的录像被她快速的调出来,在第一轮,从女剑客一跃到树上,而后快速切装备栏和伤害栏的时候,傅枝点击停顿。

    职业选手的手速是很快的,傅枝的手速更不用说,在最先游戏PK的时候,她两次切换游戏画面,不过一秒都不到,观众根本没办法看清楚她做了什么。

    直到这一刻,她把游戏画面给改到了0.25倍速,然后点击继续播放。

    观众们才清晰的看见,傅枝一面使用技能打出有凤来仪,一面又调动了女剑客的真实伤害值。

    全场的观众都沸腾了!

    “我靠!我见过有上赶子买挂作弊增加个人伤害值的,还从来没见过莫名其妙PK期调低自己主玩英雄伤害值的!”

    “傅枝不愧是傅枝,荣耀创始人,电竞一姐!这波操作我给她打满分!”

    “不是,她为啥故意调低伤害值啊?直接一波带走不香吗?调低伤害值还要打凯撒两次才能收割一血,多麻烦啊!”

    “大佬装逼的事情你少问。”

    “主要人傅枝都不想说自己调低伤害值来伤害这群职业选手,郑败还一个劲问问问!你看凯撒那一脸不可置信的心碎表情,这真的不会成为职业选手成功路上一辈子的阴影吗?”

    ……

    能不能成为凯撒一辈子的阴影顾豪不知道,但眼看着还有三分钟到十二点,荣耀服登录人数狂甩王座服上千万,顾豪心底油然而生一种被大佬爸爸保护的骄傲感。

    多年来因为顾家二老而情感缺失的顾豪再一次感到了父爱,豪横了起来!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