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拉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曾经的三位队友。

    “我们之前不是这么说好的。”他下意识的开口,认为三位队友指责他不要脸的行径更为不要脸,“你们拿了主办方的钱来参赛,做什么当场回国?”

    如果只是一个队长认输也就罢了,可四位一体化的认输模式,他仨不在粉丝面前被傅枝殴打,怎么能体现他认输的明智?

    这点可不好。

    罗拉冲着杰森一行人的方向鼓励道:“观众买了票是来看比赛的,你们没病没灾,不能辱没了职业电竞选手的身份!”

    男人一字一顿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可这话落在杰森一行人的耳朵里,真是婊的不行。

    这种让他们挨打的茶言茶语,杰森当场耳聋,顺便闭眼道,“我双眼暂时性失明,医生说需要治疗一段时间才能继续打比赛,这点m国战队队长艾米可以给我作证。”

    “是的,我作证。我之前陪他去医院的路上,因为冲撞,右手拇指短暂性错位,打不了比赛,需要和他一起去国外进行治疗。”艾米不疾不徐的跟着解释。

    四个队长仨有毛病,全场只剩下最后一位m国的队长。

    在千万双目光的注视下,他:“……”

    他想了下,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中文,小心翼翼道:“我小脑最近似乎萎缩了一下。”

    众人:“……”

    国外四大战队队长的拒绝花样百出。

    刚热完身还想趁机再打几把的傅枝:“……”

    傅枝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三个人,“你们怎么不领个十级伤残的证明再来呢?”

    三个队长:“……”

    他们也想十级伤残啊。

    主要是十级伤残这个骚操作的难度系数实在太大,他们不是残不起来吗?

    此刻国外战队的四位队长排排站,你推我,我推你,都示意你上,我退……不少在现场的观众和直播间的网友全都愣住了……

    ——【emz这些队长是荣耀故意花大价钱请到王座演凯撒的吧?】

    ——【不愧是我女儿,梨挽牛逼克拉斯!】

    ——【?职业战队队长当着上亿观众的面前对着个女主播认输,我只能说有钱真好!】

    ——【别酸了,国外的月亮就是比国内圆咋滴?在梨挽这种早神面前,国外战队都算个der啊!】

    ——【呵,别老拿爱国说事。就这场面一看就是作秀,傅枝吊打同玩女剑客的凯撒就罢了,打一个英雄被大幅度加强的罗拉也能顺风顺水?】

    ——【我也觉得太夸张了。先是物理大佬,然后国家亲闺女,知名电影投资商,现在又要炒电竞圈女大佬人设了吗?啧啧啧,她怎么不直接炒自己是荣耀总策划,她要是炒这个我当场叫爹!】

    弹幕里顿时吵闹个不停。

    ……

    王座的总策划看着后台的数据,别说网友嘴上不信傅枝的牛逼,可身体上倒是很诚实,一个个疯狂涌入荣耀服。

    王座的总策划:“……”

    总策划眼看着事情越来越不受控制,脸色都黑了,恨不得拎起一百六十厘米的傅枝砍死这四个窝囊废。

    “都给我上场PK!必须上!我们签了合同的!”

    总策划恨不得拎着这四个人的耳朵,问问他们在怕什么。

    “你们别忘了,你们在王座端可是入了股的!何况是电子竞技官方比赛直接认输要被禁赛一年!你们这种吃青春饭的选手有几个一年可以蹉跎?王座端真要是倒闭了,你们就都等着去街边乞讨当乞丐吧!”

    总策划的嘶吼针针见血。

    四个队长有一瞬间的犹豫。

    打吧,打不过,还会被傅枝用言语侮辱到灵魂,不打吧……好像损失是挺严重的。

    总策划见几个人态度有了些许改变,便又赶忙对着镜头的方向安抚王座端的用户道:“各位稍安勿躁!比赛一定会继续进行!你们不要急着都去荣耀服,也多来我们我们王座服看看!大家不是喜欢凯撒和梨挽使用的红衣女剑客吗?”

    “在我们王座服,女剑客不再是你们嘴里非职业选手使用的鸡肋英雄!它被用最先进的技术衡量,加强到了和其它英雄一样的平衡点,大家难道不想亲手使用一下吗?”

    总策划挥舞着拳头,情绪激昂地号召着在场的观众加入王座的阵营。

    观众被总策划的激情感染,想到女剑客曾经的超高伤害和这个英雄的高颜值,没办法昧着良心,下意识地点头,“想的!”

    他们顺着总策划的问题开口支持道:“要是王座端女剑客强势谁还去荣耀端啊!能打出傅枝打出的那种伤害值我真的是死而无憾了!”

    “谁不是呢?我真强烈要求官方认真对待每一个英雄!不要多次刻意削弱女剑客却不给出合理解释!”

    “一看女剑客被削弱我就知道顾氏的总策划根本就是个没玩过荣耀这款游戏的研究生,瞎几把在这纸上谈兵!简直可笑!”

    ……

    王座端的总策划振臂一呼,在场所有水军听他号令。

    他有些得意,又看向傅枝道:“梨挽是吧?正所谓四海之内皆兄弟,我把你当兄弟,所以我诚心邀请你来我们王座端感受一下什么叫真正的红衣女剑客!”

    “像你这种人才,一定知道女剑客被顾氏的总策划削弱是何等的不合理,你就该来我们王座服发光发热!”

    傅枝:“……”

    她根本不想发光发热,因为她就是这款游戏的总策划呢。

    “我从来没有觉得女剑客被削弱不合理。”

    只想捅兄弟一刀的傅枝放下手里的手机,饶有兴致的看着王座端的总策划自卖自夸的样子,笑了,“女剑客的存在本来就是破坏荣耀服其它英雄平衡的,它真正的输出值至今胜过其它英雄的百分之三十六,一直被削是必然结果。我不知道你嘴里的国外高端科技是什么,不过我奉劝你们这些盗版游戏商,还是不要在小白玩家们面前昧着良心扯犊子。”

    “轰——”的一声。

    傅枝这话一说出口,也不等王座的策划开口,整个直播间的观众都炸了。

    各种觉得傅枝不懂拿了荣耀服的钱在这瞎几把说的言论宛如雨后春笋全部冒了出来。

    ——【还能再削?头给你削掉吧?撒谎都不用打草稿的吗?】

    ——【谁小白玩家?小白玩家骂谁?!】

    ——【本年度最大笑话——傅枝说女剑客还能继续削弱!】

    ——【她是不准备回归电竞圈了所以才放弃了自己的本命英雄让官方随便削,可她有没有考虑过我们这种还在玩女刺客的人群有多难?】

    ……

    玩家有多难傅枝不知道。

    但傅枝看见顾宴期急忙给她截图来的弹幕消息,让她不要再说削弱英雄的话,傅枝有点不那么乐意了。

    她是不想削弱她玩的女剑客,但荣耀服关于英雄平衡问题,不得按照大数据来吗?

    玩家打不出伤害值难道都不找找自己的原因吗?

    王座的总策划倒是喜欢看傅枝怼玩家。

    正所谓顾客就是上帝,傅枝连上帝都怼,上帝还能去荣耀服吗?

    眼看着观众的情绪越来越不满,傅枝的情绪也不满了,“不信女剑客强?”

    观众:“你这不是废话?”

    “那行。”傅枝坐回椅子上,对着对面四个队长勾手,“你们四个一起上。”

    然后她看着弹幕里还在叫嚣的网友,“我打赢他们四个,你们承认这个版本的女刺客强势,全去荣耀服。我打不赢他们,我承认我菜,你们再去王座服,怎么样?”

    直播间的观众:“……行。”

    哦不,行倒是行,就是有哪里不对劲呢?

    你赢了是女刺客强,输了是你菜。

    里外里你还是避开了女刺客这个英雄本身很菜的问题啊!

    观众还想着傅枝这个小瘪犊子死都不承认女刺客弱这个事情,憋着一口气呢,这时候,王座端的总策划也给其他四位队长做好了心里建设。

    一打一不行,那你四打一还不行吗?

    罗拉觉得他又行了,“以多欺少这事我在行!我肯定让自己当个真男人把傅枝赶下台!”

    ……

    顾宴期没想到,本来说好不继续打的比赛,莫名其妙又因为傅枝和观众杠打起来了。

    他有些头疼的捏了捏眉心,吩咐在场的工作人员,“你们盯紧数据,我下去一趟。”

    傅枝真要是没打过这四位队长了,他也能帮着傅枝跟网友道个歉啥的。

    他一路从楼上赶下去。

    赛场上,比赛已经正式开始。

    女解说长清在号召场下的观众预测这次PK胜利的一方。

    解说白莲再次抓住机会排挤傅枝,“一对一梨挽确实强,一对四,那够呛。真的,我长这么大没见过哪个选手一打四打赢比赛的!”

    “白莲你这么看不起梨挽?那要是梨挽能赢呢?”长清在一旁笑眯眯的问道。

    白莲发了毒誓,“那我就生吃键盘给大家助兴!”

    弹幕一时间都是扣666的。

    五人PK选取的是荣耀服里的百人大乱斗模式。

    每个人都有出生的基地,可以在出生基地附近刷野怪发育。

    只不过,由于傅枝提出的要求不同,罗拉一行人就会由原来百人竞争模式改成了报团取暖模式。

    四个人连着麦在傅枝的对面商量对策。

    为了稳妥起见,他们不打算分头行动,而是刷齐六件装备,升级后,四个人一起围剿傅枝。

    刷野前后不过一分钟的时间,四个人就聚集在了地图标志着傅枝所在的野区附近。

    罗拉一行人虽然来势汹汹,却也从未因为人多而小瞧傅枝的实力。

    这是他们挨打总结出来的经验,刚入野区,杰森就对着附近放了个法阵探索傅枝的位置。

    “168,45。”杰森的阵法师傲龙感受到傅枝所在的位置,法杖一挥,指着西北方向道:“上,别给她释放技能的机会,直接围剿!”

    阴雨连绵的游戏动画特效内,闪电雷鸣。

    荣耀服最近两个赛季更新后,游戏会感应京城的天气变化,跟着一起变化。

    红衣女剑客高立于战火硝烟弥漫后,破败不堪的城墙之上,光影绰绰。

    水坑被四个英雄人物快速踩过,发出“啪叽——”的声音,由远及近。

    又是“轰隆——”一声,电闪雷鸣。

    十米开外,四位代表了法师,刺客,魔族和人族的英雄挥起手中的武器。

    “杰森吟唱大招法阵,罗拉大招连击,艾米法阵传送,我开大辅助增强你们攻击,上!”现场在操纵着人族治疗师扁鹊的职业选手普洛斯的指挥下井然有序。

    四大英雄一时释放大招精准锁定城墙之上的女剑客。

    红橙黄绿的技能颜色在暗夜里越发耀眼,仿佛撕裂整片夜空!

    “不好!”长清一拍桌子,身子跟着前倾,担忧道:“梨挽被杰森的法阵锁定无法移动,艾米快速传送法阵将罗拉送到城墙之上,罗拉已经酝酿好了大招,长刀气势锐不可当,直刺女剑客的心口!”

    “众所周知,没人可以在杰森的锁定下移动,看来梨挽注定不能躲过必死的结……呃!”白莲的话还没说完。

    就看见大屏幕上,罗拉的砍刀刺破女剑客心口的刹那,女剑客整个人如云雾般散开!

    “是残影?!”长清激动的看着面前的景象,“我的妈!这是傀儡术?可我记得这个技能只有魔道妖狐可以使用,梨挽所使用的只是女剑客啊?她这是怎么做到的?!简直就是奇迹!”

    现场的观众傻眼了。

    可罗拉一行人反应极快,在刺破虚影的一瞬间,杰森便撕心裂肺的喊道:“撤!快撤!我们的大招都用出来了,先撤!”

    可惜——

    已经晚了!

    除了还在城墙之上的罗拉,其余三人脚下忽然升起一道红光!

    傅枝直接用女剑客的技能打了波有凤来仪直接带走在场三人,用时触发被动伤害,掉技能连招冲向罗拉。

    在罗拉放出一二技能的时候,蛇皮走位躲过伤害值,近身狂秀一波女刺客的连招技能。

    “我艹,”台下的顾宴期都忍不住爆了个粗口,“这么强?女剑客不削谁削?”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