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得大忠真人言语,长生好生疑惑,“出战?”

    “哎哟,真是人老话多,”大忠真人用蒲扇拍了拍脑门儿,“别问了,快走吧,便是知道了你也只当不知道,两个月后自会见分晓。”

    大忠真人这般说,长生也不便追问,点头说道,“您的话我记住了,师叔祖早些安歇。”

    离开大忠真人的住处,长生缓步而回,回返途中一直在想大忠真人先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虽然大忠真人说的不很明了,却有几个非常重要的信息,“两个月后,”“争取”,“与张墨等人一起”,“出战。”

    也就是说两个月后包括张墨在内的一些人要出战。

    出什么战?肯定不是上阵杀敌,不然轮不到他一个刚入门的晚辈,更何况通常情况下道门也并不参与权力的争斗。

    “争取”这个词是关键,也就是说这个出战的机会还要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才能获得,上阵杀敌可不是谁都抢着上的好事儿,排除了上阵杀敌,出战的意思只能是代表龙虎山与别人比武。

    单是能分析还不够,还得会总结,总结的结果就是两个月后龙虎山要选出一些人出去与别人比武,至于具体跟谁比目前还不得而知,不过此事很可能与朝廷有关,因为前几日朝廷派了太监和官员来过。

    回到住处不过二更时分,天气炎热,长生便关上院门打了井水冲了个凉,之后便坐在山洞前思虑前瞻,内功不用愁了,道术目前还练不了,因为自己没授箓,接下来能够加以提升的只有身法和武功,身法也是现成的,李中庸和陈立秋练的都是追风鬼步,陈立秋曾经将追风鬼步的修炼方法教给了他,相较于巴图鲁的八步赶蝉和武田真弓由奇门遁甲衍生出的轻功,他更喜欢诡异飘忽的追风鬼步,据陈立秋所说追风鬼步练到极致可以幻化分身,如影随形。

    至于武功,他还没想好练什么,他背诵下来的五部武功秘籍里有一门七星拳,但这门功夫是佛门拳法,不太对路。

    思虑良久,最终决定放弃武功招式,因为武功招式是有局限性的,与敌争斗之时若是过分拘泥于武功招式反倒落了下乘。

    不过放弃了武功招式不表示放弃了进攻,首先要确定的是重心和主旨,也就是动手时所遵循的原则,他比较倾向于速战速决,因为一旦动手就表示无望和解,只能付之武力了,而一旦付之武力无疑要将对方打倒乃至打死,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是越快结束战斗越好,耽搁时间长了容易出现变数,最主要的是也没必要耽搁磨蹭了。

    确定了动手时所遵循的原则,接下来就要围绕这个重心来想办法,追风鬼步既是轻功又是步法,动手时要辅以追风鬼步来发起进攻,追风鬼步的特点就是飘忽诡异,得想出一种能够与追风鬼步配合的进攻方法。

    转念一想便有了主意,混元神功练的是十二正经,十二正经几乎囊括了周身所有穴道,在练习混元神功时他对人体的每一处穴道都有所了解,动手时直接打穴道就行了,打穴道是最容易掌控的,想打死就打关联心脉的重穴,想打残就打关联筋骨的大穴,想打伤就打牵连五脏六腑的中穴,想打倒就打那些无关紧要的旁穴。

    临时对敌时对手也不是站在那里让自己打的,有时候打穴道可能打不准,必要的时候可以忽略穴道,直接催发纯阳或纯阴灵气攻击对手,纯阳灵气带有炙热高温,纯阴灵气带有透骨严寒,不管打在对手的什么部位都能够对对手造成严重伤害。

    想好了就干,一刻都不等,追风鬼步的修炼方法与其他轻功大不相同,不是负重也不是轻身,而是转圈子,转个三圈两圈还没事儿,继续转自己就先晕了,站不住了就会跌倒,跌倒之后立刻快速起身,也不管是滚起来还是爬起来,不求好看,只求快,起身的速度越快越好。

    长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黑公子不知道,眼见长生不停的转圈,不停的跌倒,还以为他病了,起初是疑惑打量,后来便过来试图阻止,直至长生驱赶了它几次,黑公子这才明白过来长生没病,它毕竟是匹马,没人知道它究竟在想什么,也可能想的不是长生没病,而是他这病已经没救了。

    当日跟李中庸和陈立秋等人在一起的时候二人曾经指点过他,相较于花里胡哨的武功招式,四肢同样灵活更加重要,人一般是右撇子,不管做什么都习惯于用右手,右手比左手更加灵活,临阵对敌时如果左手能像右手一样灵活,那是要占很大便宜的。

    这一点长生早就记住了,而且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都刻意的锻炼左手和左脚,敌人进攻时只能用力气较大的右手和右脚,而自己的双手双脚都可以灵活使用,这就在无形之中抢占了先机。

    练到四更天,长生终于撑不住了,他此时已经转的天旋地转,再转晚饭都要吐出来了,今天到此为止,明天继续。

    早起照例下去操行早课,与众人一起念诵早课经文,之后是早饭,上午有时会与众人一起练功,八卦掌,六合拳,太极剑,这三种功夫他全能娴熟演练,实则他并不认可这三种功夫,但身为龙虎山的道士,别人会的自己也不能不会。

    晚课他一般不去,午后他就自由了,不过他并不待在自己住处,而是带着黑公子往无人的山中去,山里到处都是大树,他将每一棵大树都视为一个敌人,快速旋转的同时随即闪避。

    倒地之后爬起来是很不雅观的,但为了追求快速他也只能有所选择,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另外一种快速起身的方法,利用自身的灵气将自己给弹起来,他修炼的是十二正经,体内灵气时刻游走四肢百骸,倒地之后,哪个部位先着地,就利用游走于那个部位的灵气将自己弹起来。

    弹起来已经不容易了,弹起来之后还能双脚落地更是难上加难,因为需要在空中快速调整姿势,没有关节的部位是没有很强弹跳能力的,哪怕利用灵气弹起来也弹不了很高,有时候离地也就一两尺,在这么矮的高度调整姿势可想而知有多困难,崴脚,扭腿都算好的,头和脖子先落地,啃一嘴泥也不稀奇,好在山中无人,也不怕被人看到自己的狼狈窘态。

    龙虎山众人对他和善友好,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众人知道他之前所做的事情,都佩服他的人品。二是他性格很好,既不端拿造作,也不哗众取宠,对人也很和气。

    还有就是众人都知道他天赋奇高,前途不可限量,也没有去得罪他的必要。要知道真正的金子是不会被埋没的,一开始就会显露出金子的本相,不会搞的跟个榆木疙瘩一样,而世上也没有那么多将金子视为木头去挑衅欺负,然后被金子亮瞎狗眼的蠢货。

    长生很喜欢龙虎山的风气和氛围,心境也在逐渐的发生转变,之前他在王家夼的时候饱受排挤和欺负,导致他郁闷压抑,虽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心境却逐渐流于忧郁阴戾,倘若一直生活在王家夼,他日武功大成,势必会生出报复之心。

    到得这时他才真切领会到张墨先前的那句话,一个人以后会变成什么样的人,并不是由自己决定的,而是由遇到的人和经历的事决定的。

    如果一个人遇到的都是好人,经历的都是光明的事情,那以后此人待人一定宽仁大度,处事一定公正光明。

    反之亦然,如果遇到的都是坏人,经历的都是丑恶的事情,那此人以后待人势必严苛狭隘,处事也一定会偏激暴戾。

    长生在龙虎山过的充实且惬意,只是有一点让他多有困扰,那就是倪晨伊对他的关心着实有些过了,自上次他回赠了礼物之后,倪晨伊总是借故与他说话,还会不时送东西给他,也不用三云子和三木子转送了,直接给,而且貌似有意挑人多的地方给,搞的整个龙虎山的人都知道倪晨伊与他关系非比寻常。

    三木子先前曾经说过喜欢倪晨伊的乾道也不少,倪晨伊对他的关心免不得令对她有意之人心生醋意,好在他比较会处事,并没有给与倪晨伊明显的回应,由此很大程度的降低了众人对他的嫉妒。

    不知不觉又是七天,到得傍晚时分长生什么也不干了,老老实实的坐等,但他并没有等到深红升玄,看来灵气修为的提升并不是以七天为周期的。

    长生很勤快,每日往山中练功都会带上背篓和小?头,他认识各种草药,见到就挖,回去之后洗净晒干送去道医院,龙虎山有数千道人,即便大部分道人都有灵气修为,也免不得会有头疼脑热,药草消耗巨大,加上道医院会免费为附近的乡人治病,药草消耗的就更加惊人,每年都要花费大量银两采买,长生此举无形之中为道医院省下了不少银钱。

    他不止会采药,还会开方子配药,半个月不到就跟道医院众人混熟了,遇到疑难杂症众人也会向他请教,他也不藏私,知无不言,尽心指点。

    如此真诚大方,自然没谁会讨厌他。

    到得十四天的傍晚,长生又开始坐等了,但深红升玄还是没来。

    长生也不着急,三字辈的道人灵气修为最高的也不过红气高玄,况且他现在差的不是内功,而是身法和武功,他曾经漂泊在外,知道外面的世道有多乱,也知道江湖上有很多品行卑劣的坏人,深知练气习武的重要,无需扬鞭自奋蹄,自勉自励,勤学苦练。

    人是不能靠别人管着,催着的,一个连自己都管不住的人也不可能有大出息,经过无数次的跌撞扑摔,长生的身法终于有所小成,自林下旋转腾挪,飘忽迅疾,摔倒之后不管什么部位着地都能触地即起,不止站立时可以出手攻击树木,在落地反弹的同时也可以快速出手。

    树木较少的大树林已经没有挑战性了,接下来改换树木更加密集的小树林。

    由于自淡红洞神晋身红气高玄用了七天,故此每到七天的倍数他都会凝神坐等,到得二十一天的傍晚,深红升玄如约而至。

    晋身深红升玄的那一刻长生心脏狂跳,除了灵气提升引起的心跳加速,还有极度的兴奋和激动,他在三字辈中年纪最小,灵气修为却最高……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