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能听到有人在宣唱道号,丐帮四人自然也能,其中一人高声喝问,“什么人?”

    “你们又是什么人?”来人冷声反问。

    此时大火已经烧起,浓烟滚滚,热浪滔滔,长生强忍高温,撑顶木板侧耳细听,来人既然宣唱道号无疑是道门中人,他曾经听林道长说过道门礼仪,寻常道人宣唱道号只是无量天尊,只有那些渡过天劫,晋身紫气的高功真人才能宣唱前缀福生的六字道号。

    来人宣唱福生无量天尊说明此人乃是渡过天劫的紫气高手,但是听她声音又不太像,因为此人说话清脆悦耳,年纪应该不大。

    此时他最大的希望就是这几个丐帮弟子有眼无珠,不懂道门规矩,出言无状,引得来人出招动手。

    “哇,这道姑长得俊俏。”是小胡子的声音。

    听得小胡子言语轻薄,长生大喜过望,这几个恶人果然有眼无珠,怕是离死不远了。

    心中刚刚生出希望,便听得屋外传来了响亮的耳光之声,就在他以为那女子已经出手时,却听得另外一人高声训斥,“放肆,真人乃道门高功法师,便是生得国色天香,亦不能轻薄亵渎。”

    此人言罢,耳光之声再度传来,不消说,是那说话之人又给了小胡子一个耳光。

    听得屋外声响,长生刚刚生出的希望瞬间破灭了,恶人之中还是有见多识广的,说话之人对道门颇为了解,不但知道福生无量天尊只有紫气高手才能宣唱,还知道紫气高手都是高功法师。

    最令他感到绝望的是说话之人极擅应对,此人若不抢先斥责并惩罚小胡子,来人就可能亲自动手,若是等到来人动手,小胡子绝不是挨两个耳光那么简单。

    “这是怎么一回事?此间庙祝何在?”女子冷声问道。

    “回真人问,”善辩的恶人出言接话,“这城隍庙的庙祝乃是鄙人二叔孙仲贵,此前汾阳城遭受战火,鄙人心中挂念,便与友人结伴前来探望,谁曾想庙宇竟被几个和尚霸占,那些和尚天良丧尽,全然不守清规戒律,掠夺民女,奸霪害命,我们义愤填膺,与之动手,谁曾想他们武功不济便纵火逃逸,这火烧的太大,我们扑救不得,只能叫骂泄愤。”

    大火燃烧时火炭劈啪作响,外面的说话声长生听得便不很真切,只能隐约听个大概,听那恶人言语,田姑娘想必已经遇害,气怒焦急便高喊呼救。

    谁曾想此时浓烟滚滚,他刚一张嘴便呛进了一口浓烟,急咳连连,难能发声。

    本以为不能呼喊,剧烈咳嗽或许也能引起那紫气高手的注意,未曾想急咳之时屋顶恰好滑落几片灰瓦,落地破碎,掩盖了咳嗽声响。

    此时那善辩的恶人再度开口说道,“真人,鄙人所说句句属实,被害女子的尸首和那些和尚的戒刀僧衣就在北屋,您若不信可前去察看。”

    听得此人言语,长生越发着急,此人纯属一派胡言,这里哪有什么和尚,北屋又哪有什么戒刀僧衣,而这也正是此人的厉害之处,那女道人不疑有他,宣唱道号之后便没了下文。

    眼见那女道人即将被丐帮弟子骗走,长生心急如焚,想要高声呼喊却又气短咳喘,情急之下也顾不得外面火焰冲天,转身抱起男孩,掀开盖板,一头冲进了火海。

    房门已经被烧掉了,长生抱着男孩径直冲进了院子,虽然只是眨眼的工夫,却已是浑身着火,须发皆燃。

    那女道人正准备转身离开,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异响,闻声回头,只见一个半大小子抱着一个更小的孩子自火海中冲了出来,由于跑的太急,一脚踏空,摔倒在了台阶下。

    见此情形,女道人顿生警觉,那几个丐帮弟子眼见罪行败露,也顾不得打杀二人,转身冲向北屋,想要破窗逃跑。

    长生摔倒之后急忙爬起,拍打灭火,由于受到烈火灼烧,他的眼睛受损,看东西不很清楚,只看到一道身影自眼前一闪而过,随即北屋便传来了丐帮弟子的惨叫和哀嚎。

    狼狈的将衣服上残留的火苗拍灭之后,长生又将那男孩往东拖出几丈,远离了即将烧塌的西厢。

    待得放下男孩,长生坐在地上大口喘气,与此同时转头看向北屋,只见那女道人已经收剑归鞘,正自北屋迈步而出。

    “无需惊慌,歹人已经伏诛。”女道人和声说道。

    “那女孩可还活着?”长生急切问道。

    女道人没有接话,缓步向二人走来,“这孩童受伤不曾?”

    见女道人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长生便猜到了答案,田姑娘已经遇害了,叹气过后沮丧摇头,“他没受伤,只是晕过去了。”

    女道人来到近前,轻声问道,“厢房可有他人?”

    “没有活人了,”长生眼睛疼痛,不停流泪,只得抬手擦拭,“北屋那个女孩是他姐姐,他们的父母已经被那几个恶人杀死在了西厢。”

    “福生无量天尊。”女道人慈悲宣唱。

    擦过双眼,长生仍然看不清这女道人的样貌,只能看到此人身形高挑,执拿长剑,由于距离较近,还能闻嗅到此人身上有淡淡的兰花香气。

    “你是何人?”女道人问道。

    “我们是在逃难途中遇到……”长生话没说完,突然想起一事,急忙四顾寻找。

    “你在找什么?”女道人问道。

    长生没有回答女道人的问题,而是惊慌爬起,再度冲向火海。

    “你不要命啦?”女道人闪身上前,探手拉住了他,“房梁已经烧断,厢房随时可能坍塌。”

    长生顾不得接话,拼命挣扎,他身上的衣服本就被大火烧的千疮百孔,大力拉扯之下衣服撕裂,不等女道人再度出手,他已经冲进了火海。

    就在长生冲进火海的瞬间,房梁不堪重负,整座厢房轰然倒塌。

    见此情形,女道人眉头大皱,急忙撇掉手中的布条,侧身抬手,延出无形灵气,隔空托举,将那已经坍塌的屋顶生生撑住。

    不多时,一个火人自火海里踉跄的跑了出来,待长生跑出火海,女道士急收灵气,拂袖反挥,将其身上的火苗尽数扑灭。

    “你这是做什么?”女道人高声呵斥。

    长生没有回答,他的烧伤异常严重,浑身上下锥心剧痛,但最令他感到害怕的是自己看不见了,女道人的声音就在眼前,而他却看不到对方。

    “你这棍子里藏了什么?”女道人问道,长生不顾安危的重回火海,只带出了一根棍子,任何人都能猜到棍子里藏了东西。

    听得女道人发问,长生没有接话,他知道女道人不是坏人,但他不知道怎么跟她讲说。

    就在此时,男孩苏醒,哭喊爹娘,撕心裂肺。

    女道人心生恻隐,蹲下身柔声安抚,实则长生是看不到女道人做了什么的,他是根据女道人声音发出的方位猜测她蹲了下来。

    男孩哭罢爹娘,又开始呼唤姐姐,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姐姐也死了,先前虽然食不果腹,至少一家人还在一起,谁曾想只这片刻工夫,他就变成了孤儿。

    男孩伤心过度,哭了一阵再度背气晕倒。

    女道人将其安顿好,转头看向长生,“你们是自途中相识的?”

    长生此番是想说话的,但浓烟火气伤及肺脏,一张嘴剧痛锥心,只能缓缓点头。

    女道人自怀中摸出一个瓷瓶塞到了长生手里,“你烧伤严重,我这里有一些金疮药,能缓解你的痛楚。”

    长生看不到,察觉到女道人往自己手里塞了东西,急忙往回推送,并不接拿。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抢你的东西。”女道人和声说道。

    “我知道。”长生强忍胸肺疼痛,勉力发声。

    “唉,”女道人叹气摇头,“这孩童失了亲人,孤苦无依,遇到我也是他的缘法,我便将他带走了。”

    “多谢。”长生抬手作揖。

    “你有什么打算?”女道人问道。

    长生摇了摇头。

    女道人虽然不知道长生为什么拼了性命也要找回棍子,却敬重他救下了萍水相逢的孩童,沉吟过后取了块碎银子塞进了他的手里,“这三两银子你收着,买些吃食。”

    长生本想推辞,那女道人已经转身离去,不多时,北屋门口传来了诵经之声。

    长生先前曾经听过林道长在药王墓里诵经,虽然听得不很清晰,却也记下了几句,此番再听那女道人诵经,隐约感觉二人念诵的是同一种经文,想必是超度亡人的经文。

    待得诵完经文,女道人将北屋点燃,转而回到院中抱起了男孩,“福生无量天尊,你多保重。”

    眼见女道人要走,长生急忙问道,“敢问真人尊姓大名?”

    “我姓张。”女道人随口说道。

    “请问您是哪里的道人?”长生追问。

    女道人只当长生要铭记报恩,随口说道,“举手之劳,你无需挂怀。”

    长生询问对方来历是想确定此人是不是阁皂山的道人,但那女道人误会了,等他再度追问,已经不见应答,想必是走了。

    此时北屋已经燃起大火,长生以那梧桐树枝充当拐杖,敲打探路,摸索着走出了城隍庙……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