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意味着天井的制造者和夏凡拥有同样的记忆片段。

    莫非他们都是倾听者,并且恰好听到了同一种信息?要说是巧合,那这概率未免也太小了点。

    还是说,这里面有某种更深层的联系?

    黎一时有些发呆。

    打断她思绪的是胜天尊者的冷声质问,“轻儿姑娘,我希望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些人能找到世外天国?难道你将我们的位置泄露了出去?”

    最后这一句问话已隐隐有了威慑之意。

    洛轻轻举起右手,手指上的指环完好无损。

    “我确实隐瞒了一些事情,因此在这儿向各位说一声抱歉。”她坦然道,“毕竟关于黑门教的传言实在算不上好,我不得不谨慎行事,以确认此事的原委。而我本人既不代表七星枢密府,也没有受到邪祟的感染,以上举动完全是出自个人的意愿。”

    “轻儿姑娘,你究竟在说什么啊?”

    “这跟黑门教有什么关系?”

    “难道这些日子里,你对我们的帮助都是伪装出来的?”

    人群顿时泛起了骚动。

    尽管刚才洛轻轻斩杀大魔立下首功,可听到她亲口承认自己另有目的时,不少人仍露出了难以接受的神情。

    胜天尊者却猛地眯起了双眼,她抬起手,示意众人安静,“望沙,带其他教徒离开,我需要单独和这几个人谈谈。”

    “是。”望沙拱手领命。

    不一会儿,四层便清理出了一个无人区域。

    “有意思,”胜天尊者盯向洛轻轻,“先不说你是从哪里打听来黑门教的消息,但黑门是黑门,救世是救世,你凭什么觉得我们就是黑门教?”

    “我的眼睛能看到气。”后者直言道,“它失去了大部分视觉,却可以帮我捕捉到一些常人难以觉察的东西,例如善恶好坏……例如普通人与邪祟。这是成为倾听者的代价,但也是秩序赋予我的武器。”

    “你能直接看到气?”胜天尊者浑身一震,仿佛这点比倾听者的消息更让她意外,“说说看,你现在看到了什么?”

    “一扇黑色的门,由生者之气和混沌共筑而成。”洛轻轻回道,“在这之前,我也只是猜测而已,但看到百耀山中心的天井,我就确定了你们便是黑门教。”

    “在很多年前,黑门教就有人在探索百耀山了!”黎这时插话道,“而恰好金霞城得到了一本册子,上面记载了教派成员前往群山深处所见到的情景。永不消散的雨云,深不见底的大洞,还有许多无法用常理解释的设施与人造之物,册子上的一切记述都能和这里吻合起来!”

    “你——”胜天尊者刚张开口,忽然露出了更为惊愕的神情。

    她绕过洛轻轻,快步走向黎,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你要干什么?快保护老大!”山晖鼓起勇气拦在狐妖面前。

    “你叫什么名字?”胜天尊者问道。

    不知为何,她看上去竟有一丝慌乱之感。

    “我没有名字,只有一个小时候的称呼。”黎挺了挺胸膛,毫无惧色,“他们都叫我黎。”

    “黎……吗?”胜天尊者的语气突然放软下来,就好像附着在她身上的坚冰刹那间烟消云散一般,“你……你怎么会……”她断断续续喃喃了半晌,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不……没什么,你说你们都来自金霞城?”

    黎不解的眨了眨眼。

    尊者的反应着实让人有些奇怪,就好像故意在掩饰自己的某种情绪一样。

    她和对方认识吗?

    狐妖仔仔细细打量了对方一番,却没能在记忆中找到相似的对象。

    “对,我们都来自金霞。”

    “而你们都是妖。”胜天尊者依次扫过山晖、九琳和乌烈,“原来如此,金霞城的那些传言倒也不是空穴来风,难怪枢密府的反应会如此剧烈——他们在害怕自己有一天会被取而代之。”

    说到这里,她竟然轻笑起来。

    看得出来,那并非什么冷笑,而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愉悦。

    “尊者阁下?”洛轻轻疑惑道。

    “你们猜得没错,救世教正是由黑门教转变而来。”胜天尊者点点头,语气跟之前相比大为改观,“至于黑门教因永王而生,在王朝覆灭一战中与六位诸侯王为敌也不能说是虚言。后来的枢密府对黑门教极为敌视,任何余孽都要绞杀殆尽也是因为这一战的缘故。”

    “是、是这样吗?”黎愕然道,“可我听说永王残暴无道,是所有感气者的头号大敌……”

    “说成是所有生者的敌人也不为过。”出乎意料的是,对方并没有反驳这一说法,“但永朝持续好几百年,永王也有好几任。你们所熟知的……或者说枢密府常提到的永王,通常是王朝最后一任皇帝昊无妄。而在他继任之前,黑门教就已经出现了,只不过那时候黑门这个名字还未被世人所熟知。”

    接着众人听到了一段被埋没的历史。

    永朝对倾听者的研究很早就已开始,并试图人为制造觉醒,以获取仙术的能力。大部分倾听者都会在觉醒过程中,见到一扇纯白的门扉,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里,方士把这扇门跟仙术等同了起来。

    直到永王以自己的力量打开黑门,并获得了凌驾于倾听者之上的力量。

    但这些力量并非源自寻常仙术。

    它更倾向于混沌之力。

    也就是从那时起,永朝对混沌术法的研究突飞猛进,永王的拥护者也被赋予了黑门之名。只不过混沌的泛滥也导致邪祟出现频率大幅提高,哪怕各城严格遵守焚烧条例,亦无法抑制这种情况。加上永王为了研究混沌本质直接将感气者当做材料,令该矛盾彻底激发。各地方士暗中密谋,并在永王试图第二次打开黑门时发动了突然袭击。

    之后便是长达十年的战争,一个看似坚不可摧的王朝轰然垮塌。

    所有人都以为永王死在了那场袭击中,被潮水般涌出的邪祟所吞没。

    可事实上,永王成为了真正的永生者。

    他与混沌融合为一体,即使摆脱躯体的束缚后,灵魂依旧尚存。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