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们见到别墅内外惨不忍睹的一幕,不禁皱眉,怎么会死这么多人?

    有些不认识唐洛的警察,端枪对准了他。

    同时,也有很多警察对于是否端枪很是犹豫,他们可都认识唐洛。

    “菲……白队长,你们来的真是太及时了,我刚想要报警的。”

    唐洛缓步上前,当着一些陌生面孔,他还是喊了队长。

    “都把枪放下,继续搜索!”

    白菲菲对几个端枪的警察,发出指令。

    众人见状,也就收枪,开始四处搜索起来。

    “唐洛,你……”

    白菲菲紧紧盯着唐洛,眼神颇为复杂。

    现场的惨状,她也看到了,当她看到唐洛安然无恙时,着实让她心中放松很多。

    只不过,她还是察觉到了唐洛嘴角并未擦干的血,不免心中一紧。

    其实她赶来,就是担心唐洛的安危,另外再加上确实有人报警,所以才带队前来。

    可看着现场死这么多人,她又有些难为起来。

    该如何处置?

    又怎么能将唐洛随意放走?

    一脸淡定的唐洛,自然看到了白菲菲那双复杂的美眸中,更多是在担心他。

    如果换个地方,周围没有这些人,他可能会上去来一个大大的拥抱。

    甚至,他不禁在眼前自行脑补了一出这样动人的画面。

    不,这暴力妞应该会主动跑上前抱住他吧?

    念头闪过,他忙止住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再想下去可就少儿不宜了……

    “唐洛,什么情况?”

    白菲菲看着有些失神的唐洛,质问道。

    怎么回事?

    是不是刚才战斗太激烈,这家伙还没走出来?

    “白队长,别误会,其实我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的场面了,刚准备报警的。”

    唐洛回过神,面不改色心不跳道。

    要是让这暴力妞知道他刚才那些想法,估计一言不合又得拔枪了……

    “你……在跟我开玩笑吗?你这样让我如何处置!”

    白菲菲皱眉,后半句更是压低了声音。

    “不是,菲菲,我说的是真的……如果我没猜错,杀这些人的凶手,应该跟昨晚古董店命案是同一帮人。”

    唐洛继续道。

    他这样回复,也是临时起意,将胡玉明这些人的死,全都推给那方来路不明的势力。

    不是他不能承认,实在是不想搞得有些麻烦。

    虽然,他知道白菲菲甚至是李维新不会那么相信……

    听到他的话,白菲菲一怔,难道这家伙说的是真的?

    为何会说的这样有鼻子有眼的?

    再想想也是,面对这么多强者,眼前只有唐洛一人,又怎么能安然无恙?

    这时,小李上前报告道:“头儿,没有其他发现,这里也没有监控。”

    同时,他眼中也闪过一丝疑惑甚至是不可思议,难道这些人都是洛哥杀的?

    那也太恐怖了吧……

    “继续做好现场处置……”

    白菲菲命令道。

    “是!”

    小李敬礼,转身离开。

    “菲菲,既然是这样,那你们忙,我先走,就不给你们添麻烦了……”

    唐洛淡然道,说完就向别墅外而去。

    “站住!”

    白菲菲冷声道。

    “跟我回警局!”

    “菲菲……”

    唐洛有些无奈,他怕的就是这个,他刚才可就是从警局来的这,现在又要回去?

    “你再敢啰嗦一句,我马上就给你上铐子!”

    白菲菲扔下一句话,先一步出了别墅。

    “……”

    唐洛站在原地,当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不过,他又觉得这暴力妞对他已经不错了,这次说的是上铐子,没说拔枪的事……

    想想也是够跌份的,堂堂威名赫赫血修罗,有朝一日竟然被一个女警察给拿捏成这样。

    “也就是你长得好看,要不然……”

    唐洛看着白菲菲一身制服凹凸有致的背影,喃喃道。

    “快点!”

    白菲菲回头冷喝一声。

    “得嘞!”

    唐洛忙点头,出了别墅。

    半个小时后,白菲菲办公室。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进办公室,白菲菲便质问道。

    对唐洛在别墅告诉她的那些话,她压根不会全信。

    “我刚才不是说了嘛,我去的时候……”

    唐洛缓缓坐下,淡定地点上一根烟。

    “都到这了,你还想骗我?”

    白菲菲冷冰冰道。

    “若是没发生打斗,你会受伤?”

    “这个……”

    唐洛一时有些无言以对,还差点被一口烟给呛着。

    关于受伤,他已经极力在掩饰了,还是被发现了?

    这暴力妞心挺细啊……

    “你若是说明白了,还有可能离开,若是说不清楚,那你今天就别想走了!”

    白菲菲的语气,带着毋庸置疑。

    “我那什么……是,我……一定老实交代,坦白从宽,重新做人。”

    唐洛也只好软了下来,他太了解白菲菲的脾气了。

    要是往常,他还真不怕在这多待,有极品女警花相伴,为何要离开?

    可现在不行。

    白菲菲看着唐洛的样子,心中哭笑不得,可表面却仍旧在紧绷着。

    “别墅里的人确实不全是我杀的,我就杀了……两三个,他们是后来到的,当时想杀我……”

    唐洛简单说了说。

    他说的也没错,就算是胡玉明他们到了,他也只是杀了三四人而已。

    他根本没提太多后来的事,那意思更多人还是被那路不知名的势力所杀。

    白菲菲将信将疑地听着,好在,她也看出唐洛算是认真交待了。

    就在他差不多说完时,门外有警察敲门,表示李局长要让唐洛过去一趟。

    唐洛见状,没觉得有压力,反而有点被从虎口拯救的感觉。

    他也就没再多说,跟白菲菲打过招呼,出来向李维新办公室走去。

    面对李维新,唐洛的话术跟在白菲菲那基本没什么区别,甚至着重说的还是关于案件本身。

    李维新自然看得出唐洛有些事应该没说,但他也不会多问。

    除了唐洛自身的身份摆在那,李维新更多还是觉得比较了解他。

    唐洛在李维新办公室压根没待上五分钟,便从警局出来了。

    十多分钟后,唐洛开车来到赵克寒他们的别墅。

    此时的赵克寒他们,外伤早已包扎好,也都服下了丹药。

    唐洛又查看了众人的伤势,还好伤的都不是特别重。

    伤的相对重一点的一条左千秋几人,被唐洛撵去了二楼,修炼去了。

    唐洛和林一鸣几人来到客厅坐下,而方世宇有事早就离开。

    “老唐,警察局那边没什么事吧?”

    林一鸣问道。

    “就凭咱这张脸,去了也不可能会有什么事。”

    唐洛一脸认真道。

    “……”

    无语的不只是林一鸣,也包括赵克寒和柳宗,这洛哥的脸皮简直了……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