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洛接过大盒子,也没再多待,和江美惠子从古董店出来了。

    掌柜恭敬将两人送到外面,不管怎么说,他可是纯赚两千多万。

    时间接近傍晚,唐洛和江美惠子也到了要分别的时候。

    两人在保镖的前后簇拥下,回到停车场上了车。

    “洛哥,今天真的太开心了。”

    江美惠子眼中闪着光亮。

    对她而言,能这样外出的机会本来就少,如此开心的过一天那就更弥足珍贵了。

    “呵呵,这也是我来岛国最放松的一天,多亏了你,惠子。”

    唐洛笑道。

    这一天,没有杀戮,很轻松,有灵气可以吸收。

    最重要的是,还有这最后的意外收获。

    就是不知道这八尺琼勾玉是不是真的,回去得好好研究一下。

    这样想着,唐洛都有些迫不及待想回酒店了。

    听到唐洛的话,江美惠子也开心地点点头,两人路上随意聊着。

    三辆车行驶了近一个小时,稳稳停在了酒店门口。

    此时,天色也暗了下来。

    墨镜男打开车门,唐洛拿着盒子从车上下来,江美惠子也跟着下了车。

    “要不是因为父亲,我本来还可以晚回去一会儿的,这样晚上还能一起吃饭。”

    江美惠子眨着大眼睛,心中有些不舍。

    她有时候很羡慕那些普通人家的孩子,家里的管束和规矩都没有那么多,会自由很多。

    “呵呵,以后我请你吃饭吧,还有,等你去华夏的时候。”

    唐洛笑道。

    “嗯嗯,洛哥,你还会在岛国呆多久?”

    江美惠子已然在期待下一次的见面了。

    “不好说,但三五天应该还在,等我回华夏的时候,我提前告诉你。”

    “好,那等你回华夏的时候,我送你。”

    “呵呵,好。”

    唐洛笑着点头。

    “早点回家吧,免得回去晚了,家人担心。”

    “嗯,那就再见了,洛哥。”

    “再见,惠子。”

    江美惠子恋恋不舍地上车,墨镜男对唐洛鞠躬打过招呼,也上了车。

    三辆车缓缓驶离,就在唐洛要转身向里面走的时候,突然又有了一种被盯着的感觉。

    是江美惠子在这边也有暗处的保镖?

    还是说,确实是有人在盯着他?

    唐洛微皱眉头,四下观察了一下。

    很快,那种感觉又消失了。

    是最近太紧张太敏感的缘故?

    唐洛摇摇头,转身回了酒店。

    想起手中的八尺琼勾玉,他的脚步更快了。

    唐洛哼着小调,乘坐电梯上楼,回了房间。

    轩辕铁柱和孔鹏斌两人还没回来,唐洛也没找他们,在客厅坐下。

    他将十几个小盒子全都打开,放在桌上。

    然后,又将那块有浓郁灵气的‘八尺琼勾玉’攥在手里,细细打量起来。

    此玉手掌大小,通体为淡绿色,月牙状,上端还有一个孔,没有半点瑕疵。

    唐洛开启天眼,继续观察。

    八尺琼勾玉浑身弥漫着绿色光芒,浓郁至极!

    有光芒和灵气也就算了,唐洛很快发现,其内部,他的透视眼,根本看不透。

    “不应该啊,如果只是单纯的极品玉石,不可能会这样。”

    唐洛自语,随即又想起血玉玄武,他也看不透。

    “不会吧,真的是八尺琼勾玉?”

    唐洛眼中闪过兴奋之色,虽然他还不敢确定,但这,绝对是个宝贝啊!

    天眼能透视的那是宝贝,透视不了的,岂不更是宝贝么!

    他的目光,也是只能透过一层,八尺琼勾玉的内部,他就看不透了。

    “这是有禁制么?”

    唐洛自语一声,那是不是灵气也吸收不了?

    上面的绿芒,就是灵气,因为已经可以聚灵,所以不再是气体,而变为绿芒,在玉上蔓延开来。

    唐洛不再多想,他开始运转‘无名诀’。

    此时的龙灵也有了反应,因为,它也感受到了浓郁灵气。

    唐洛很快便有些失望了,果然如他所料,八尺琼勾玉的灵气,他根本无法吸收。

    龙灵还有些懵圈,什么情况?明明有灵气在的,逗我玩么?

    它游荡了一会,见没了动静,又回了丹田。

    唐洛没再看龙灵,他还在思考着。

    这时,轩辕铁柱两人从外面回来了。

    “洛哥,你啥时候回来的?”

    轩辕铁柱憨声问道。

    “刚回来一会儿。”

    唐洛回头看向两人。

    “洛哥,你这是去哪淘宝贝了?这是仿的八尺琼勾玉?”

    孔鹏斌看到桌上的十几块玉器,问道。

    “对,你认识?”

    唐洛点头。

    “嗯,之前听说真的八尺琼勾玉存放在平田神宫,不过也有人说是在皇宫里,谁也不知道哪是真哪是假,你怎么买这么多?”

    孔鹏斌随口问道。

    “买着玩的,看好哪块随便拿。”

    唐洛笑道。

    “嘿嘿,好。”

    轩辕铁柱在沙发上坐下,随手拿起那些仿品,摆弄着。

    “难不成你从皇宫里离家出走了?”

    唐洛心中嘀咕,继续观察着手里的八尺琼勾玉。

    就在三人正研究的兴起时,唐洛的手机响了。

    他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江美惠子打来的。

    唐洛奇怪,两人不是刚分开么,这么快就****?

    “唐先生,我们小姐被绑架了。”

    电话接起,传来墨镜男急促的声音。

    “什么?怎么回事?”

    唐洛皱眉。

    “我们被人盯上了,刚才突然围上来几辆车,对方人太多还都有枪,他们趁乱绑架了小姐......”

    墨镜男之所以会用江美惠子掉落在车上的手机跟唐洛联系,也是因为知道他很强,想能快些救下小姐。

    “你在哪?”

    唐洛起身。

    “我在松川路65号这边......”

    墨镜男艰难回答着,明显是受了重伤,声音越来越虚弱。

    “我马上到。”

    电话挂掉,唐洛三人快步离开房间,跑出酒店上车。

    “洛哥,什么情况?”

    轩辕铁柱还不清楚发生什么事了。

    “江美惠子刚才被绑架了。”

    唐洛沉声说道。

    听到这话,轩辕铁柱也皱起眉头,他虽然不熟,但他看得出洛哥跟江美惠子关系不错。

    孔鹏斌倒是有些疑惑,他不知道江美惠子是谁,但他也没再多问。

    能让洛哥这样着急的人,一定是很重要的人。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