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洛给林一鸣打完电话后,回到办公室。

    “都干嘛呢?”

    唐洛刚到保安部,就见孟雷等人正在说着什么。

    “洛哥,你来了。”

    孟雷扭头,看着唐洛。

    “我们正在讨论,要不要去警察局看看陈标。”

    “看陈标?”

    唐洛一愣。

    “对啊,大家的意思是,好歹大家也是同事一场,然后还是我们的老部长,应该去看看,顺便劝他坦白从宽牢底坐穿,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孟雷点点头。

    猴子等人也都咧着嘴,不断点头。

    不过看他们的表情,哪是去看老部长的,分明就是想去看热闹!

    谁让陈标仗着自己是部长,整天作威作福的,得罪了很多人!

    现在他倒霉了,他们当然想去看看热闹了!

    “哎哎,你们这些人,怎么能这样呢?陈标落到如此境地,已经够倒霉了,你们还要去看热闹?对于你们这种落井下石的人,我只想说一句话——什么时候去,喊我一声,我也去。”

    唐洛指着孟雷等人,大声说道。

    听着唐洛的话,孟雷等人先是愣了愣,然后全都咧嘴笑了。

    “今天上午就没啥事儿,我们想着上午去看看。”

    孟雷说道。

    “上午?行,那就上午吧。”

    唐洛点点头。

    “都谁去啊?总不能都去吧?以为警察局是菜市场啊?”

    唐洛看着十来个保安,说道。

    “不用都去,选两个代表就行,我去,你们谁还要去看咱的老部长?”

    孟雷问道。

    “我去!”

    “我去!”

    “我要去看望我们的老部长,以后就见不到他了!”

    众人都非常活跃,嚷嚷着要去看陈标。

    “一共去四个,我和洛哥,还有两个名额,你们抽签决定。”

    孟雷想了想,说道。

    “好。”

    等一轮抽签后,猴子和另一个叫‘地瓜’的家伙成了幸运儿,可以去看望陈标!

    “靠!”

    “唉,差一点啊!”

    其他人都有些懊恼,比丢了一千块钱都不淡定。

    他们想到往日陈标对他们作威作福的样子,就想去狠狠落井下石。

    没办法,大家都是俗人,没那么高尚!

    他们对陈标,实在没什么同情。

    “好,那就我们四个去了,其他人该干嘛干嘛,回来跟你们分享!”

    孟雷笑着说道。

    “我打电话问问,现在他们关在什么地方。”

    唐洛给白菲菲打去电话。

    “在分局那边,你们要是去看同事的话,我打声招呼。”

    白菲菲还有点意外,唐洛会这么好心,去看同事?

    “好,我们一会就过去。”

    唐洛点点头。

    “嗯,我这边还在忙,挂了。”

    “好。”

    唐洛挂断电话。

    “在哪?”

    “就在咱这边的分局,我们去吧。”

    “好。”

    孟雷点点头。

    “我们去看老部长,是不是得拎点水果什么的?现在什么便宜,咱买点吧?”

    猴子问道。

    “你以为这是看病人呢?你看谁去警察局看人,还拎着水果的?”

    孟雷没好气地说道。

    “不能拎啊?那就算了。”

    猴子耸耸肩。

    随后,唐洛四人,离开了公司,前往区分局。

    十几分钟后,四人到了区分局。

    “唐先生。”

    四人刚进去,就听到声音传来。

    唐洛扭头看去,笑了,这不是上次去抓陈标的宋警官么?

    “宋警官,你好啊。”

    唐洛上前,伸出了右手。

    “唐先生,你好,刚才白队给我打电话了。”

    宋警官与唐洛握了握手,说道。

    “嗯,我们几个今天没啥事儿,就寻思过来看看陈标,不管怎么说,大家好歹也是同事一场嘛。”

    唐洛点点头,与宋警官寒暄着。

    “好,我现在就带你们过去。”

    宋警官笑着,带着唐洛四人向里面走去。

    “我已经让人把陈标提到审讯室了,你们在那见面吧。”

    “嗯,可以。”

    唐洛点点头。

    咔嚓。

    审讯室的门打开了。

    “你们进去吧,我就不进去了,我也让人把监控关了。”

    宋警官对唐洛说道。

    “宋警官,谢了。”

    唐洛笑着说道。

    “不客气,大家都是自己人嘛。”

    宋警官摇摇头。

    “走吧,我们进去看看老部长。”

    唐洛说着,带头走进了审讯室。

    审讯室内,陈标被锁在审讯椅上,耸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

    他听到动静,抬起头来。

    当他看到唐洛、孟雷四人时,不由得瞪大眼睛,他们怎么来了?

    “陈部长,你好啊,呵呵,几天没见,你怎么瘦了?”

    唐洛看着陈标,笑眯眯地说道。

    “唐洛,你!”

    陈标瞪着唐洛,咬牙切齿。

    要说他这辈子最恨的人,绝对就是唐洛了!

    他觉得,要不是唐洛,他也不会落到如此境地!

    要不是唐洛,那天晚上他可以轻松离开,然后出境,现在已经过上亿万富豪的生活了!

    “呵呵,怎么,陈部长,看到老同事来看你,是不是很高兴啊?”

    唐洛看着陈标,问道。

    “......”

    陈标咬着牙,怒目瞪着唐洛四人。

    他很清楚,这四个人才没有那么好心呢!

    什么来看他,明显是来看他笑话的!

    “陈部长,咱俩同事的时间不短,冲突也不断,但我今天,是来跟你说声谢谢的。”

    孟雷看着陈标,说道。

    “谢什么?”

    陈标瞪着孟雷。

    “谢你下台,要不我怎么能成为部长呢。”

    孟雷笑着说道。

    “孟雷,你他妈别得意!”

    陈标大怒。

    “呵呵,我没得意啊,我是真心感谢你啊!”

    陈标摇摇头,说道。

    “陈部长,我俩代表保安部的保安,也来看看你,看你好像在里面过得不好,那我们就放心了。”

    猴子看着陈标,很实在的说道。

    “......”

    听到猴子的话,陈标差点给气死。

    “警察,警察,我要回去!”

    陈标怕他再呆下去,就真气死了,大声喊道。

    咔嚓。

    审讯室门打开,一年轻警察探进头来:“探望时间还没到,不准回去。”

    他说完,缩回头去,咔嚓,又把门给关上了。

    “......”

    陈标气得脸色都青了,马勒戈壁的,还有这说法?

    “陈部长,别生气嘛,老同事老朋友见面,多聊聊,以后想再聊,可能就没机会了。”

    唐洛掏出烟,上前给了陈标一支。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