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之前不是不愿合作?”

    吕洪涛问刘春来。

    没看刘福旺。

    “县建筑公司施工技术跟经验比咱们那些没有读过书的人强,机场搞了这么长时间也没什么规划,连平整土地都有各种问题……”

    刘春来也不隐瞒。

    刘福旺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在他看来,修机场就那么回事。

    土地平整了就OK!

    “只要刘支书不反对,县里自然支持。”

    吕洪涛看向了刘福旺。

    刘福旺装着没看到。

    随后,吕红涛对常平跟童易川开口了:“工资的问题,县里确实在着手解决。配套工程目前搞得差不多,接下来,基础建设会逐渐放缓……最多再等几天,钱就能到账。”

    “吕县长,不是咱不相信县里。具体等几天得给个说法啊!连续六个月一分钱工资没法,下面的人都快过不下去了,也没人愿意干活。”

    “不是快过不下去,已经过不下去了。”

    常平补充着。

    吕洪涛跟许自强的目光都投向刘春来。

    “具得等多久得问这父子两。”

    刘春来诧异。

    之前跟许书记都说好了。

    先从自己公司拆借五百万给县政府发工资,飞机款到账,他自己先填上窟窿。

    然后由县政府还给公司,公司再还给自己。

    见吕洪涛不停给自己使眼色。

    刘春来顿时明白。

    “既然这样,我给叶玲打个招呼,让她今天转钱过来。”

    “刘大队,这可不能开玩笑,都等着米下锅呢。”

    常平根本不相信刘春来的话。

    蓬县流传一句话:宁信世界有鬼,也不能信县里三张嘴。

    哪三张?

    刘、许、吕!

    刘春来拍最前面。

    当然,这个刘,是刘福旺。

    刘春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刘春来直接当着几人的面,拿起许志强办公桌上的电话给叶玲打电话。

    让她今天把500万的资金转给县财政。

    “现在可以谈了吧?”

    刘春来打完电话,问道。

    “用不用等钱到账?”

    许志强的脸色变得不好看起来。

    常平跟童易川两人一点不好意思的表情都没有。

    “这自然没问题。”

    有了动力,谈起来,也就容易了。

    跟刘春来合作成立建筑公司,不管县政府,还是县建筑公司,都是支持的。

    蓬县的工程,几乎都跟刘春来有关。

    他说一句话,能很轻易地拿到工程。

    “春来,咱们自己干,也没有任何问题,为什么非得给他们分一半的利润?”

    回去的路上,刘福旺依然不乐意。

    刘春来就几句话,跟县里建筑公司合作,葫芦村占39%的股份,县建筑公司占40%的股份,刘春来个人投资两百万,占21%的股份。

    刘春来分利润走,刘福旺没意见。

    苏联的贸易,都是刘春来在张罗。

    设备什么的,葫芦村根本不需要付出什么,刘春来就给搞回来了。

    刘福旺甚至恨不得刘春来占据100%的股份。

    这样一来,大队的工程队,他就不用操心了。

    没有工程的时候,工资得发的。

    可县建筑公司,那都是靠着他们活的。

    “爹,如果遇到大的工程,咱们的工程队,能直接跟甲方签合同吗?人家要求技术力量等……”

    “不就是要资质么!咱们可以想办法搞人,然后再弄资质……”

    刘福旺不甘心地说道。

    刘春来懒得跟他扯淡:“爹,这跟资质没关系。省里准备以我们这里为基础,成立国家级的经济技术开发区,你想下,未来会有多少大型的工程,咱们大队的,能吃下多少?”

    “啥子喃?”

    刘福旺惊得跳了起来。

    要不是安全带,直接就能撞在前面的挡风玻璃上。

    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

    国家级!

    仅仅这个,就让刘支书动心了。

    他们这大队要是能成为国家级的,那全国都是排前面的。

    “春来,你不是哄老子吧?”

    刘福旺觉得,有些无法相信。

    “从苏联搞回来的飞机,卖给川航,一架6500万,川航能出的价格,只有5800万,多出来的都是省政府的财政补贴……而且,在省里的指示下,川航将会引进至少10架图-154,其中有7000万是省政府为了支持我们打基础……”

    刘春来把情况给老头子做了介绍。

    要是不说,老头子依然会在跟县建筑公司合作的事情上作梗。

    “这……省里得投多少钱?”

    刘福旺眼珠子一转,口水都开始往下流。

    他在盘算,大队能从这里面分到多少。

    “爹,这主意,你还是别打了。省里既然准备这样搞,机场,那是肯定会出资帮着建设好的……再说了,火车站的事情,你应该也清楚,不是市里就能解决的……”

    刘春来提醒老头子。

    不用看老头的表情,就知道他的想法。

    有机会,老头是不可能放弃的。

    葫芦村的发展虽然快,可时间不长。

    以前,但凡有一点能占便宜的机会,刘福旺都不会放弃的。

    刘福旺不吭声了。

    他比刘春来更明白市里的能量。

    铁路规划,市里都不能插手。

    最终这条铁路还增加了几十公里,拐了个弯。

    “爹,这事情,你晓得就行了。不要到处去说,许书记跟吕县长他们都不晓得。”

    “啥?他们都不晓得?”

    刘福旺有些无法相信。

    自己儿子这个大队长,能比县里的书记跟县长都更牛逼?

    县长书记都不知道的消息,儿子能知道?

    “别说他们,就连何市长都不知道。省里只是有这样的计划,一旦让他们知道,很多事情,都会脱离控制。现在没钱,没上面的支持,许书记都敢把整个县财政未来五十多年的钱给花了,何市长现在,在向许书记靠齐……”

    刘春来叹了口气。

    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事情,影响太大。

    就怕老头也跟着一样。

    “省里难道怕他们瞎搞?基础配套啥的,不得先搞好么?”

    “话是这样说没问题。可在没有计划的时候,如果从一开始,就超过了计划太多,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建设,是需要循序渐进的。一旦打乱了计划,很多方面都得受到影响……再说了,咱们这里连基础都没搞好呢,怎么搞成国家级的经济技术开发区?”

    刘福旺不吭声了。

    葫芦村跟幸福公社的基础相对来说是不错。

    可要成为一个国家级的经济技术开发区。

    还有太多的路需要走。

    “这么说来,我们还需要把基础搞好,省里才会搞这个?”

    好一阵,见刘春来不说话。

    刘福旺才开口问。

    “也不是这样。省里也没多少钱……”

    刘春来这样一说,刘福旺就明白了。

    省里是确定要搞的。

    但是需要按照计划一步步地推进。

    不管是何国华,还是许志强,都不会根据计划来。

    有多少钱,会全部梭哈。

    甚至,没钱也会梭哈。

    “爹,这事情,可不要说出去。目前,也就只有我知道,你知道。”

    “放心吧,你老子是各种酷刑都不会出卖革命的。”

    刘支书保证着。

    对于刘福旺的保证,刘春来一点底气都没有。

    从工程队跟县建筑公司合并后,刘支书如同变了一个人。

    没有再搞什么新的工程。

    现在一心就想把机场建好。

    去西伯利亚?

    刘支书终究还是没有去。

    他的更多精力都投到了建造机场上。

    目的就是为了让他的机场能停放图-154这样的大型客机。

    第一批的飞机交易,算是顺利。

    季米诺夫等人提前把飞机交付给了刘春来。

    飞机款的货物,刘春来慢慢支付。

    大量的工程机械也不断输送到大队这边。

    汽车厂的各种生产设备,也加快了输送速度。

    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计划,有条不紊地推进。

    许志强等人都意外不已。

    倒也没有来打扰这边。

    没法面对刘春来的讨债啊。

    “大队长,福旺叔说几年不发钱……咱们大队今年的情况不错,债务也减少了很多啊……”

    眼看快过年了。

    刘大春跑来找刘春来。

    以前每年都发钱。

    今年倒好!

    形势什么的,远比以前更好。

    可刘福旺说今年不给大队的人分红了。

    刘大春面临的是整个大队所有人的压力。

    无奈之下,只能来找刘春来。

    “不分红就不分红啊。现在到处都用钱,这些分红就当再投资了。”

    刘春来也知道老头的想法。

    现在就是在积攒老本。

    如果继续分红,大队的钱,没法持续投入。

    “可大队的人&……”

    刘春来火了。

    直接要求刘大春召集每家当家的开会。

    “你不管他们的,这些狗曰的,整天都想着分钱!”

    刘支书很不爽。

    自己这又不是把钱装自己腰包了。

    “爹,这些事情,还是得解决的。即使不分红,也得告诉大家,钱都花哪里了。毕竟,现在所有人的土地,都是交给了大队,每个人就那点工资……”

    刘春来倒是能理解。

    土地,是农民的根本。

    从他当大队长开始,所有的土地都收归了集体。

    “你管他们干什么!”

    刘福旺很不满。

    在知道刘春来要求召开社员代表大会后,也是不满。

    “要解释,你来!”

    让刘福旺去解释么?

    他解释不了。

    大队的礼堂,被研讨班占据了。

    这次全大队社员大会,直接在垭口上召开。

    整个大队,各家当家人来了不说,也来了很多看热闹的人。

    刘春来直接把主席台设在了垭口旁边的山垭上。

    “对于今年过年不分红的事情,今天在这里,给大家做个简单的情况介绍……”

    刘春来看着垭口上自己带小板凳,黑压压的一片人。

    一点都不紧张。

    他现在说话,可比刘福旺管用多了。

    “大队的情况,大家都看到的,目前,大队更多的是投入资金到发展上面……每个人的分红,都不会少,不过今年开始,这分红变了,每个人的分红,都算成了股本,持续投入到再发展过程中……”

    刘春来解释着。

    下面的人,谁都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旁边坐着的刘福旺闹心不已。

    MMP!

    自己三十多年的大队长兼支书,还不如刘春来这样当几年大队长。

    平时自己开会,反对声越来越多。

    “……情况,都已经介绍了,要想拿现金分红的,也没问题,后面的分红,就不要抱怨自己比别人少了……”

    刘春来介绍完情况后,问众人。

    没人吭声。

    不少人在跟旁边熟悉的人讨论。

    分析利弊。

    如果是刘福旺,估计很多人会毫不犹豫地提出要把钱拿到手。

    刘春来这个大队长开口了。

    他们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这样吧,反对今年过年不发先进分红的人举手!”

    刘春来扫了一眼下面的状况。

    开口说道。

    MMP!

    不少人直接就骂出来了。

    狗曰的刘春来!

    什么时候把刘福旺这种手段都给学了个十全十的?

    反对的举手!

    要是真想反对,举手了,一下就被他看到了。

    刘春来设的主席台本来就高,下面的人谁第一个举手,那还不是一目了然?

    枪打出头鸟。

    即使有意见,也不能举手啊。

    “没人反对啊?我这可是皿煮的,大家有反对意见,可以表现出来……”

    刘春来对着话筒说道。

    MMP!

    狗曰的刘春来!

    明明是自己不愿意分钱,非得说大队所有人都支持。

    所有人心中都骂声不断。

    可终究没有一个人举手。

    谁都不想成为那个出头鸟。

    “既然这样,这事情就算通过社员代表大会了。要是下来我听到谁说我这个大队长专横独断,我就会找他……”

    刘大队长很满意目前的结果。

    没人反对。

    那就是全票通过了。

    这是跟老头子学的。

    不管底下人怎么骂,他都不在意。

    “全票通过,今年不分红……大家还有没有要说的?没有人举手啊!那就散会……”

    刘春来很皿煮。

    至少,他认为比刘福旺皿煮一些。

    解释清楚了,才让大家举手表决。

    一个反对的都莫得。

    “狗曰的!你之前还骂老子,专横独断,有本事,你莫用老子的方法啊!”

    下来后,刘福旺直接就骂出来了。

    狗曰的刘春来!

    终究还是学了自己的方式。

    居然让反对的人举手。

    “爹,你说啥呢!我这可是皿煮的方式,让大家发表意见……没人反对,说明我这方法可行不是?”

    刘大队长一脸笑容。

    老头的方法,真的好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