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湾区,某高档私人会所。

    此地是白鹰联邦远东情报处的一个秘密据点,平时隐藏极深,除少数骨干成员以外,没有任何人知晓。

    “居然失败了。”

    控鹤看着面前的三个男人,语气平静,无喜无怒:“你们为什么会失败?庞钧的实力有那么强吗?”

    沈玉轩深深地低着头,不敢与控鹤绯红色的眼眸对视。

    “此事怪不了我们。”

    脸色苍白的宋轩冷笑一声,面无表情道:“要怪,就怪你的师侄程艾伦,若非他派来帮忙的人当中有卧底,我们怎么可能功亏一篑。”

    说完,宋轩掀开衣襟,露出胸膛位置的可怕拳印,脸颊肌肉抽搐,眼中流露出狰狞冷酷的杀机:“看到了吗?这就是那个卧底的杰作。”

    控鹤闻言,眸光微转,淡淡瞥了程艾伦一眼:“你有什么话说?”

    程艾伦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沉重如山的压力,几乎令他喘不过气来。

    “卧底是谁?”他咬牙切齿地问道。

    宋轩并不知晓徐海龙的名字,于是偏头望向尽量降低自身存在感的沈玉轩。

    “卧底是徐海龙。”

    沈玉轩没办法继续装糊涂,只得双手抱拳,朝在场众人团团作揖,满脸愧疚和悔恨:“对不起,都怪我识人不明,才让他混进我们中间,请诸位放心,我在此立誓,一定杀了他,给大家一个交代!”

    程艾伦目光变幻,毫不犹豫地甩锅:“我早就觉得他行迹可疑,出于对沈馆主的信任,才没有调查他,哪想到......”

    “够了。”

    程艾伦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控鹤打断:“我不想听你们找借口,失败就是失败,与其推诿塞责,还不如想想应该如何弥补。”

    此语一出,房间内陡然陷入安静。

    程艾伦左右看了看,硬着头皮开口道:“那个姓徐的混账,肯定会把两位师伯的消息透露给武盟,为了防止出现差错,我们原本的计划必须更改。”

    “怎么改?”

    控鹤往后一靠,身体倚着沙发,细长的眸子微微眯起。

    这个简单的动作,顿时让程艾伦压力倍增。

    “我原本的打算是,先干掉庞钧,然后趁武盟陷入恐慌直捣黄龙,借两位师伯之力,把包括林重在内的武盟高层一网打尽。”

    程艾伦的大脑疯狂运转,字斟句酌道:“但是现在,两位师伯没办法继续隐于幕后,面对严阵以待的武盟,斩首计划很难成功。”

    “所以呢?”

    见程艾伦一直绕圈子,始终不肯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控鹤脸上终于浮现些许厌烦:“不要浪费我的时间,有办法就说,没办法就退下。”

    程艾伦深吸口气,握紧双拳,沉声道:“所以我准备行声东击西之策,分散武盟的力量,为两位师伯以及孔先生、宋先生创造绝杀的机会。”

    “别算上我们。”

    宋轩翘着二郎腿,懒洋洋地坐在单人沙发上,道:“我们兄弟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都和我们无关。”

    见宋轩关键时刻撂挑子,程艾伦不由脸色大变:“宋先生,你们的任务是杀死庞钧,可庞钧并没有死......”

    “他本来已经死定了,都怪你们这些猪队友拖后腿,不但让他绝地翻盘,还差点害我英年早逝。”

    宋轩眼神骤然一冷,露出不加掩饰的憎恨,阴阳怪气道:“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再继续合作的话,我怕被你们拖累至死。”

    程艾伦脸上火辣辣的,仿佛挨了一巴掌。

    猪队友?

    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称呼他,偏偏他无法反驳。

    程艾伦在心中告诉自己要冷静,忍气吞声道:“宋先生,我之所以派人过去,完全是出于好意,后面发生的变故,并非我所乐见。”

    “所以我才说你是猪,好心办坏事,你想证明自己的能力,无所谓,只要别把其他人也拖下水。”

    宋轩言辞犀利,丝毫不留情面:“当初你请我们兄弟俩出手的时候,是怎么说的?牛皮吹得震天响,结果又怎么样?实话告诉你,想让我们兄弟俩卖命,那点钱可不够。”

    程艾伦的面孔青一阵白一阵,咬着牙不吭声。

    他好歹是化劲巅峰、半步丹劲的武道强者,平时大权在握,前呼后拥,一言可决人生死,自有骄傲和尊严,何时像现在这样被人当孙子骂过?

    控鹤皱了皱眉,视线扫过程艾伦和宋轩的脸,眼底闪过一丝不满。

    都什么时候了,还闹内讧。

    “老三,少说两句。”

    孔立家及时出面打圆场,对程艾伦道:“程先生,不要生气,我兄弟受了伤,心情不佳,所以语气有些冲,请你体谅。”

    “没事。”

    程艾伦嘴角扯出一个牵强的笑容,干巴巴道:“我能理解。”

    孔立家又从沙发上站起,向姿势懒散、神情淡漠的控鹤,以及闭目盘坐、状若雕塑的擒龙拱手一礼,歉然道:“龙长老,鹤长老,我们兄弟俩恐怕不能继续跟你们合作了,老三的伤势非常严重,不能与人动手,必须立即回国治疗。”

    宋轩捂住嘴巴,装模作样地咳嗽两声。

    程艾伦大急,想劝孔立家改变主意,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控鹤坐直身体,竖起一根手指:“十亿。”

    “这不是钱的事。”

    孔立家神情微微一变,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摇头道:“虽说我们兄弟俩爱财如命,可金钱终归没有性命重要。”

    控鹤又竖起另一根手指:“二十亿。”

    孔立家瞳孔一缩,盯着控鹤的两根手指,脸色变幻不定。

    “二十亿,就算买你们兄弟的两条命,也足够了吧?”

    控鹤语气玩味,似笑非笑道:“有了这笔钱,后半辈子你们可以金盆洗手了。”

    孔立家的表情越发为难,内心进行着激烈冲突。

    他看了脸色苍白、气息虚弱的宋轩一眼,终于下定决心,准备拒绝控鹤的报价。

    然而,孔立家还没来得及说话,宋轩已经抢先一步道:“很好,还是鹤长老爽快,这笔生意我们接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