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在半下午的时候就全部结束了, 安书邑和金楠俊的新婚夜就不在韩国国内过了, 而是直接去度蜜月。

    主要是在韩国,跟着的狗仔太多了,就这么直接回新房的话,娱乐记者肯定会跟着的,虽然说进不去, 但是自己家的位置被报道了, 也挺让人闹心的。

    之前记者就把防弹其他成员购买的房产信息全部都曝光出去了, 金楠俊这边是因为他的房产全部都是安书邑负责去购买的,和中介都签了保密协议, 所以一直都没有被曝光。

    但是现在两个人结婚, 记者们已经开始考虑从安书邑身上着手, 但是又担心被安书邑告了。

    要知道, 娱乐记者又不是什么社会记者,除非是公布了艺人违法犯罪的事情,其他的时候其实都是在侵犯艺人的来使自己获得利益。

    要是能爆出一个艺人的料,奖金就又不少,但如果安书邑要是告他们的, 奖金还真不一定够赔的,这样的话就得不偿失了,所以还真没有记者轻易的曝光安书邑的料。

    因为这样,金楠俊的房产才得以隐瞒, 到现在为止, 安书邑已经代替金楠俊购买了五套房子, 秉持着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的原则,她买的房子也不都是在这个公寓里面。

    近两年有一些新开发的楼盘,都是高级公寓,很值得入手。基本上买了这五套房子之后,安书邑不会再给自家老公购买房产了,之后就用于收购大黑的股份。

    之前大黑股份还没有这么好的时候,安书邑给自己和金楠俊都购买了股份,虽然说够不成大股东的程度,不过在董事会是有席位的。

    以她对自家老公还有防弹其他成员的了解,他们都是念旧的人,轻易不会更换经纪公司。

    但是以后全员入伍,不知道一共要多少时间,等再次玩整体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安书邑这就是提前做准备,让防弹在大黑有更多的话语权。

    这次防弹全员都续约了,对于他们的条件都给的很不错,总体来说,大黑算是个不错的公司,相对于其他的经纪公司来说。

    两人在机场的画面没有被跟拍的记者拍到,反而被原本蹲守在机场拍别的艺人的记者拍到了,在饭店守着的记者抓了个空。

    今天大婚的两人做的是直飞航班,仁川机场直接飞到马累机场,大概要7-8个小时,为了在飞机上面舒服一点,两人预定的商务舱。

    到了马累之后,两人就直接坐船到了太阳岛上,他们在太阳岛上面的订了一个海滩泳池别墅,别墅前面就是海,简直不要太美好。

    “我们现在就下水玩吗?你累吗?要不要休息一会儿”金楠俊将行李给放好,然后看向自家老婆,现在可以光明正大的叫老婆了。

    “我想休息一会儿。”他们为了婚礼,早上四点多就起来了,一直到现在没有合过眼了,在飞机上倒是睡了一会儿,但是在座位上面睡肯定没有在床上睡舒服。

    “那我们睡一会儿吧,睡完起来去吃晚饭,晚上再到泳池玩。”金楠俊也累了,婚礼的时候他整个人的精神都是高度紧张,飞机上也没有睡好,到了这里之后整个人放松下来就有些困了。

    不过怎么说都是出来蜜月旅行,金楠俊和安书邑还是很浪漫的跑了个花瓣澡,然后一起裹着浴巾到床上睡觉。

    是陌生的环境,身边躺着的是自己的爱人,这种熟悉的气息让人很快就放松下来,两人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一直到当地时间的晚上九点钟,两人才睡醒,这个时间除了酒店里面,没有别的地方可以买吃的。

    两个人点了一份当地特色的食物,其实就是海鲜,一个海岛,肯定海鲜是比较多的。

    这一觉睡了这么久,两个人是真的饿了,叫了一个客房服务,在房间里面吃完了。

    酒店还说,可以提供室外的面对海景的位置来就餐,但是被安书邑拒绝了,这里景色是很美没有错,就是有一点不好,蚊虫太多。

    尤其是晚上,一开灯之后,蚊虫拼命的想往房间里面钻,安书邑在进房间之前就把去蚊虫药包给挂在了别墅的各个角落。

    现在门窗关好,防止蚊虫飞进来,金楠俊和安书邑将窗帘拉好,这个房间别的都挺好。

    但是为了阳光可以充分的能够照射进房子里面,很大一部分都是采用大块玻璃的形式,这样子性就不太。

    人家来度蜜月,做一点羞羞的事情是理所当然的两个人在这一方面也不是那么开放,而且谁能保证狗仔就不会跟到这边来呢?

    要知道,之前d社的狗仔就有过先例,跟着人家去了度假的地方。

    两人在就寝之前,把房间的窗帘给拉好,确保外面不会偷窥到一丝一毫。

    安书邑打开行李箱,她的行李箱里面塞了一个高知秀送给她的新婚礼物,是一件特别性感的睡衣。

    “我保证,你们新婚夜的时候,穿上这套衣服,金楠俊绝对会被迷住。”高知秀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猥琐气息。

    安书邑当时腹诽到,就算是她不穿这个衣服,自家老公依旧会被迷住好不好,这样想着,在收拾行李的时候,她还是偷偷的把这套睡衣给带来了。

    金楠俊果然看直了眼,鼻子下一股热流喷了出来,他一摸,竟然是鼻血!

    “老公,你流鼻血了。”安书邑一边笑,一边拿纸巾给金楠俊。她还以为自家老公应该已经习惯了她这个样子,谁知道还是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以后这个衣服轻易不要穿了,我觉得你再穿几次,我应该会因为失血过多而不行了。”金楠俊抱住自家老婆。

    “呸呸呸,说什么呢,我们要一起长命百岁才行。”安书邑回抱金楠俊。

    接下来两个人会发生什么,大家应该可以想象的到,就不详细描写了(也没有办法写)。

    当天晚上,金楠俊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一个蓝色的小象一直跟着他,一直跟一只跟。

    一连两天,他都做了这个梦,金楠俊还当做是一个笑话讲给安书邑听,“我这两天一直做同一个梦,梦里面一直有一个蓝色的小象跟着我。”

    “这梦很有趣呀。”安书邑听完了并没有往心里去,只是觉得自家老公非常有童趣。

    在岛上玩了几天,安书邑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很容易就感到疲惫,要知道,她的体术可是已经练到了巅峰状态,就算是两天不休息,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疲劳。

    安书邑的状态,金楠俊也是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自家老婆的身体状况他很是了解,健康的不得了,平时都很少感冒。

    但是这样的人,要是一生病,那才叫吓人,金楠俊不敢耽搁,立刻拜托度假村安排车送他们去医院。

    安书邑先是被抽血化验,然后就被告知是怀孕了,不过因为天数实在是太短,现在也只是大概得猜测,根据hcg的检测大概率就是这个可能性。

    医生建议两个人等到一周之后再进行检查,到时候再用hcg检查的话,会得到一个肯定的结果。

    从医院出来的两个人都有点懵,安书邑轻轻的摸了摸自己依旧平坦的小腹,“我这里面有个宝宝了?”

    “医生好像是这么说的……”金楠俊也懵了,他这是快要升级做爸爸了?

    安书邑和金楠俊都才26岁,这还是按照韩国的年纪来算,准确来说应该是25周岁,在韩国应该算是早婚的了,这个年纪就要做父母了,让两个人有点手足无措。

    在短暂的紧张过后,两个人开始期盼着这个小生命的到,甚至安书邑开始庆幸自己这个年纪就怀孕了,“我这个年纪应该是最佳的生育年龄吧。”

    “我们现在怎么办?回韩国吗”金楠俊现在想想这几天自家老婆一直下海玩,他就有点后怕,应该不会对肚子里面的孩子造成什么影响吧。

    那他是想多了,现在还不能叫做是孩子,充其量还是一个细胞,要慢慢的发育才行。

    “所以我们前些天做的梦是胎梦吗?”金楠俊突然想到了,自己梦见的是一个蓝色的小象,“我们孩子会是个男孩子吗?”

    “这个我也不清楚,而且医生不是说了吗,现在时间太短,只能根据数据大概得猜测一下,要确诊还要再等一周。”安书邑现在反而淡定了下来,因为明显金楠俊比她更紧张,两人中间总要有一个要稳住。

    “我们先回韩国吧,那边的医院我们更加熟悉一点,而且这边的饮食太过于单一,不能补充均衡的营养。”

    金楠俊已经决定回韩国,虽然蜜月旅行还不满一周,以后还有机会再出来玩的,那个时候应该就是一家三口一起来玩了。

    安书邑也是这样想的,不管怎么说,马尔代夫这个地方不是他们熟悉的地方,回到熟悉的环境里面养胎比较好。

    于是两人定好了当天的机票,退了度假村的房间,飞回来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