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弹开始跳他们的大爆曲《fire》, 这首歌节奏很快,安书邑一边看,一遍像是粉丝一样喊着应援口号。

    身边有高知秀这个朋友,她对于防弹少年团每一首歌的应援都很了解, 一首fire安书邑硬是做到了一人顶十人的应援。

    而且她这个人脸皮一点也不薄, 面对金希彻他们投来的异样目光, 愣是淡定的将应援给喊完了。

    防弹少年团本来一个个的都装备上了舞台用表情, 但是被安书邑一喊应援口号, 一个个忍不住表情破功, 金楠俊笑的最开心,一点也没有一个凶狠rapper的样子。

    不过很快他们就调整好心情, 开始故意忽略那应援, 或者直接将安书邑当做是台下粉丝一样, 最终还是十分帅气的表演完了, 舞蹈十分的帅气, 让人不尽的感叹。

    【确认过眼神, 队长夫人果然是我们阿米的一员, 这应援应该是和知秀大大学的吧。】

    【我就不应该喝水的, 听到安书邑的应援, 我一口水飞喷了出来……】

    【安书邑,你不应该是一个十分严肃认真的人吗?为啥对于应援这么的熟悉】这是后面加入的阿米, 对于安书邑的印象一开始就是律师, 所以现在感觉她形象有点破灭。

    【楼上是在搞笑的吗?严肃认真确定不是在形容上学时候的教导主任吗安书邑和这个形容词无法搭上吧。】

    这位阿米可是从防弹少年团一出道就开始喜欢他们, 出道舞台都去应援了, 而且当时还在安书邑那里领过应援物。

    当时她们还一起合过影呢,她讲合影照片发到了网上,让大家看看安书邑防弹粉头的称呼可不是假的。

    还有防弹第一次的签名会,有去过的阿米拿出以前的照片来,发现安书邑赫然就在里面,于是也被一起发到了网上去。

    然后好多元老阿米纷纷发照片,真的有不少的合照里面有安书邑的身影。

    这些都是节目播放之后的事情了,此时安书邑正在接受大家的打趣。

    “书邑啊,你是防弹少年团的粉丝吗?”姜虎冬大嗓门问到。

    “是,我可是防弹第一个粉丝。”安书邑脸上满是自豪的表情,要是给阿米标一个序号的话,她肯定是拿第一个号码的。

    “wuli书邑在我们出道前就已经支持我们了。”金楠俊不知什么时候又走到了安书邑身边,手很自然的就放到了她的肩膀上。

    “呀,你们两个,不要在我们节目谈恋爱,看到那边两个哥了吗?多让人难受呀!”金希彻指了指徐张勋和李尚闵,今日的离婚梗达成。

    “哦哦哦,是不太好。”金楠俊将手放下来,老师的放在自己身侧。

    “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徐张勋满脸无奈,就知道,每一次录制,金希彻这个家伙一定会谈起他离婚的事情。

    大家一起在讲台上站好,然后姜虎冬开始展示自己对于防弹的了解,说出了他们有一首歌叫血汗泪,但是让他唱就不行了。

    “在待机室里面的时候,我和虎东哥说去记一下防弹成员的名字,这个哥说,他记那个干什么!”金希彻开始陷害姜虎冬。

    “呀!”姜虎冬本来打算喝一口水的,现在忍不住将水往金希彻这家伙身上泼。

    “哎一古,我们参加starkg的时候那么用力的鼓掌来着。”郑昊锡装作受伤的样子说到。

    姜虎冬曾经主持starkg好多年,这个节目的兴致有点像是达人秀,有达人来表演的时候,下面会坐着艺人,因为节目需要当然艺人观众比较多,防弹也上个几次。

    不过时候,能上一次有线台的综艺,对他们来说,真的是非常的不容易。

    “j-hope还有rap on当时可努力了,哦,还有v。”姜虎冬开始补救自己的形象,最近几年他年纪大了,性格不像以前那么的暴躁了,也开始有意的将自己的形象往可爱的房间发展。

    “虎东啊,那个其实是我。”朴知旻一脸受伤,他和太亨长相相差还是很大的,怎么会记错呢。

    姜虎冬立刻就像是罪人一样,闭嘴不说话了,本来想挽救一下的,没有想到弄巧成拙了。“ji是后来才来的吧?”

    “不是,一开始就有我……”朴知旻更加委屈了,委屈巴巴的样子。

    “是rap onster先去的。”姜虎冬说到。

    “对,是我和rap onster哥先去的。”金太亨说到。

    关于这一点,朴知旻也认证,然后就被姜虎冬反过来指责了,“ji呐,你说话小心点!”他用大嗓门来掩盖自己的心虚,差一点就要被防弹的粉丝给骂了。

    “差一点就要出大事了。”姜虎冬脸上又带上他独有的撒娇笑容。

    金硕桢开始说话了,用他那大叔口吻开口,“我很喜欢认识的哥哥,虽然不能做到看到首播,但是会一直找过来看,还在sns上传过,你们看过吗?”

    “你还在模仿吗?”金希彻问。

    “我没有模仿,我说话就是这个样子的。”金硕桢解释到,经常关注他的人,都知道他是这样说话的。

    “怎么了,这样说话看起来很有热情呀。”姜虎东开始为金硕桢说话。

    “是的,果然不愧是……”金硕桢一边说着,还给姜虎冬发了一个飞吻。

    这个哥经常性的发飞吻,防弹其他成员还有安书邑一样习惯了,这个就是的一个金硕桢的习惯性动作。

    但是第一次接受男孩子飞吻的姜虎冬一脸懵逼,他露出一个不知所措的笑容,这要让他如何回应情急之下,他也回了一个飞吻。

    “j也有一点疯癫吧。”李尚闵说到。

    “没有。”说完,金硕桢又给了李尚闵一个飞吻,让对方又是一个不知所措。

    李尚闵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飞吻做的就和说话一样频繁。

    “这不是故意的吧。”金希彻其实也经历过几次,现在这样问,其实也是给告诉不了解防弹的人,金硕桢这个行为是习惯性动作。

    “不是,这个哥每天都这样做。”安书邑也出来解释。

    接下来,闵允琪说了自己以前很喜欢徐张勋,他很喜欢打篮球,曾经以为自己以后可以做篮球选手的,但是谁能想到初中之后身高就不怎么长了,直接将他的篮球梦给破碎掉了。

    金太亨也说自己很喜欢buzz,就是更勋的那个乐队,他是主唱。

    李尚闵听着听着,竟然没有人提起他,他才是这里面最大的音乐界的前辈呀,他站起来,“呀,这里最佳的歌谣界前辈是谁啊?”

    闵允琪很是淡定的来了一句:“金希彻!”

    让李尚闵本来故作强势的样子一下子收了起来,这群孩子的综艺感很好呀。

    不过对于防弹少年团来说,他们确实没有经历过李尚闵辉煌的时代,他们开始知道偶像的时候,至少是二零零几年的事情了。

    “现在听说防弹都不参加综艺节目啊,安书邑更是不参加!”姜虎冬问这个问题,其实是想让他们夸一下认识的哥哥。

    “我们很想参加认识的哥哥。”

    “太喜欢认识的哥哥了,和公司纠缠了一下。”

    金楠俊、金太亨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拿书邑呢,你应该完全不喜欢参加综艺的吧。”金希彻将目光转向安书邑。

    “你也是因为喜欢认识的哥哥吗?”姜虎冬目露期待,他还是很喜欢这个国家代表出身的运动后辈的。

    “额……”安书邑会看这个综艺,但是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要参加。“是方施赫社长,他对我说,网上有人在造谣我和楠俊已经分手了,一起上节目澄清一下。”

    “啊?”这个原因,这也太实诚了。

    “不是,不是,其实书邑也很喜欢认识的哥哥的。”金楠俊试图挽救一下。

    安书邑看了一下自家未婚夫,然后点头,算是认下了她很喜欢认哥的说法。

    “网上确实是有一些不实的传闻,我和书邑和楠俊的都很熟悉,对两人很是了解,他们就属于那种有一点点的时间都要黏在一起的那种哦黏糊糊的情侣。”

    金希彻虽说是帮忙澄清,但是心里的白眼都要翻到天际去了,这两个人一见面,眼里面就不会见到别人了。

    所以当这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他是不太愿意出现在他们面前的。

    金希彻这么说的时候,防弹的其他六名成员纷纷点头,十分赞同他的话。

    “从我们知道他们恋爱的那一天开始,他们就一直这个样子。”金硕桢觉得自己作为组合里面年纪最大的哥哥,天天被弟弟这样秀恩爱,真的觉得自己很惨。

    不不不,他不惨,金硕桢立刻将自己内心的想法给排除掉,他有那么多的阿米呢,他才不是单身呢。

    “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他们恋爱的消息呢?”姜虎冬好奇的问防弹其他成语阿宝。

    “我们还是练习生的时候,那个时候ji还没有来公司,之前楠俊说他有女朋友,我们都没有相信过。”金硕桢说到。

    “因为那个时候,书邑怒那从来没有出现过,而且书邑怒那已经是非常有名的运动选手了,我们根本就没有想过他们会在一起。”田征国补充。

    “书邑啊,为什么当时一直不出现”金希彻问。

    “那个时候我一边要参加比赛,一边还要回一山准备高考,很难有机会到首尔去看楠俊,楠俊那个时候做练习生也十分的忙碌,也没有时间回一山,所以那段时间我们都是靠视频通话。”

    安书邑现在回想当时的事情,心里还觉得很甜,就算是那个时候不是很常见面,但是心中一直在为对方应援。

    现在其实也是,也就是他们感情这么深,如果是感情基础没有那么深的情侣,这么长时间不能见面,那大概率是要分手的。

    “第一次见到书邑的时候,我们都惊呆了,没有想到楠俊是和这位在谈恋爱。”郑昊锡继续爆料,“那个时候,书邑有种 star的感觉,而我们还是没有出道的练习生,见到面邮有种很不现实的感觉。”

    “第一次见面,书邑怒那还请我们吃烤肉了。”田征国对烤肉印象深刻,那个时候起,安书邑在他心里就是一个非常大方的怒那了。

    在这个话题停留了太久,开始进行下一个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