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昊锡拿着自己的那一个日历做到椅子上,准备放在腿上撕, 金硕桢、田征国和金楠俊就直接在桌子上撕。

    金楠俊伸手拿了一个日历放在自己面前, 都没有用力, 手只是放上去, 一页就”兹——”的一声掉下来的。

    “原来传闻是真的呀!”主持人也开始感叹,真的是什么都没有做, 只是手放在那里就掉下来了, 这个破坏能力还真的是强呢。

    金楠俊也是一脸的懵,他可以对天发誓,真的什么也没有做。拿起掉下来的那一页日历,他觉得自己破坏王的名头是脱不下来了。

    “太了不起了。”郑亨墩说到。

    郑昊锡也跟着说:“椅子没有事情吧”

    其实这样的事情, 防弹少年团的成员都已经就习惯了, 所以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淡定, 只是一张日历掉下来而已, 比起他之前破坏的东西来说, 这真的不算什么。

    在比赛开始之前, 金楠俊的手是不打算去碰那个日历了, 否则要是又掉下来一张怎么办?

    “开……始!”

    随着郑亨墩口令的喊出,防弹少年团成员们一个个就像上了马达一样, 速度飞快的开始撕日历, 手速快到不行。

    郑昊锡对于这个游戏没有什么要赢的, 现在他想快点下班了,所以撕的很快。

    坐在地板上的几个人已经快被撕下来的日历埋住了,一个个快要癫狂了, 只是一个撕日历的游戏,咋就这么的认真呢?

    认真到主持人都在感叹了,这些嘉宾还真的是很实诚。

    金楠俊虽然之前不怎么喜欢破坏王这个称呼,但是胜负欲还是让他无法轻易的将这个称呼送给别人,努力到不行,都拿出自家女朋友不在时候的手速。

    郑昊锡抬起头,看到成员们的状态,自觉没有希望,直接将日历丢掉,如愿以偿的被淘汰了。

    整个烟波厅都快要被撕下来的日历给淹没了,这些日历逐渐已经快把两个主持人都给包围住了。

    “5,4,3,2,1,停!”郑亨墩立刻阻止大家的动作,不能再继续了。

    首先看的是金硕桢,他撕到了7月31日,他撕的时候还保持着贵公子的优雅,不能丢掉自己的气质。

    田征国是撕到了8月4日,这孩子撕的都累了,做在椅子上喘气,玩个游戏和跑了五千米一样累。

    而闵允琪则是很可惜了,正常的应该是在9月,但是吧,他前面撕的那些日历全部都是只撕了一般,不算成绩,直接淘汰。

    闵允琪是真的伤心,他是真的很认真的在玩这话游戏,灵活运用了自己的猫爪,唉!

    金太亨是8月17号,到现在为止撕的最多的一个。

    朴知旻也是很逗了,他是停在了1月2日,因为不是按照顺序撕的,后面的撕了,好留着前面的,但是成绩就是按照最前面的这个日期算。

    最后,大家公认的破坏之王rap on,主持人满怀期待的跨过满地的碎纸,走过去拿起他撕的日历。

    他的日历已经被损坏的像是破抹布一样,不愧是破坏王!但是可惜的是,他和知旻一样,都是没有按照顺序来撕,如果按照顺序的话,他应该在9月2日,可以赢得胜利的,但是非常可惜了。

    “这次胜利的是v!”

    金太亨喜提韩牛,开心的不得了,满脸的幸福,在节目的最后,竟然能够再吃上韩牛。

    其他人尤其是金楠俊,做出满脸羡慕的表情。

    “可以分着吃吗?”有人提议。

    郑亨墩说到:“v,你可以将韩牛给一个人吃,只能是一个人。”

    “一个人吗?”金太亨有点小幸福,一下子有了特权,他的目光看向成员们。“我们成员们,除了厚比哥之外,都不会撒娇。”

    金楠俊对安书邑撒娇过的事情被他选择性忘记,反正楠俊哥又没有对他撒娇过,也没有对成员撒娇过。

    他刚说完,闵允琪就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抛弃害羞,厚着脸皮,故意捏着嗓子说话:“给人家吃一口嘛~”

    他还没有做完,金楠俊也跳出来了,跟着撒娇,用一种很尖细的声音唱着撒娇歌,“那个什么有有话要说……这么多,这么多……”

    两个人真的是为了一口吃的拼了,应该是想着今天反正已经放飞自我了,也不在乎多一点黑料,今天的黑历史已经多到让人泪目了。

    今天在这里的不是两个rapper,黑泡已死,现在只是两个为工作而献身的两个社畜。

    金硕桢尝试着站起来,单手发现这两个人太强了,玩不过玩不过。

    郑昊锡也从椅子上站起来,像是企鹅一样摇摇摆摆的跑到金太亨面前,舌头像是短了一截一样说着:“厚比肚子饿了。”

    田征国一脸没有眼看的表情观赏着哥哥们的撒娇,生活不易啊,不过就算是为了韩牛,他也做不到这个程度。

    和他一样的还有同样来自釜山的汉子朴知旻,他的屁股像是黏在了椅子上一样,一动不动。

    但是没有想到,立刻的,田征国还是被韩牛动摇了,从椅子上跳起来,开始唱金楠俊唱过的那首撒娇之歌。

    就连最信任的弟弟也叛变了,朴知旻坚守真男人的形象真的太难了。

    “知旻呐,在干什么呢?”主持人开始叫朴知旻了。

    甚至,金太亨为了引诱他,用筷子夹着一片肉往朴知旻这边走来,韩牛逗到面前了,朴知旻还是妥协了,站起来勾住金太亨的肩膀,化身嘤嘤怪,“嗯~”

    一边嘤嘤,一边抓住金太亨的手,就想把韩牛往自己手里放,但是金太亨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让他如愿

    “最后我选择——suga哥。”因为闵允琪是最先出来撒娇的,撒娇要趁早才行。

    闵允琪终于吃到了一块肉,录制到现在,他的体力都快没有了,所以在后面的这个环节里面他才这么认真,因为需要补充体力,前面被肉麻的消耗了太多的体力。

    一边吃着,一边结束今天的录制,主持人让金楠俊来说几句话。

    “首先,以后不会在这样穿衣服了。”他是清楚的认识到了自己不适合粉丝,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不久的将来,他的头发被全部染成了粉色。

    “哎一古,我们那是开玩笑的。”主持人求生欲上线。

    此时的金楠俊已经沉迷一样演技当中,很真挚的对粉丝们说到:“对不起了。”因为污染了你们的眼睛。

    开完玩笑,他开始认真的发言了,“其实今天展示了演技,还撒娇了,很多人都不想让我做的,首先向大家道歉,今天真的很有意思,谢谢。”

    郑亨墩还是很暖的,他对金楠俊说:“那么最后对大家说一下,让大家支持一下防弹少年团吧。”

    金楠俊一秒又影帝附身,做好表情就准备开口。

    “别再做演技了!”郑亨墩一脸无语,大喊。

    “随意点。”科尼在一边说。

    于是防弹大家一起喊到:“请多多支持防弹少年团!”

    “以上就是防弹少年团!”主持人说完这句话,今天录制就结束了。

    对两位主持人还有所有工作人员鞠躬感谢之后,防弹这个行程算是完全结束了。

    经纪人带着防弹上了保姆车,金楠俊这才有机会拿来手机好好看一下,刚才在节目上和自家女朋友打电话,非常仓促的就挂断了。

    于是他又打电话过去,这个时间应该可以一起吃晚饭了。

    “亲爱的。”

    金楠俊非常亲昵的叫到,车上所有人都打了个冷战,可怜的闵允琪在节目上受到的肉麻暴击已经够多了,但是节目之后还要在听这么肉麻的话。

    倒霉的是,他就坐在金楠俊的身边,想不听到都不行,感觉以后要准备一个耳塞了。他读这样当然话,那每天和楠俊住在一个房间的昊锡怎么办?应该更难受吧。

    安书邑戴了一个无线耳机,她正准备做烤肉,今天她又买了很多的肉,可以开烤肉party。

    她叫了金希彻还有绣智,这两人知道她回来了,说一定要聚一下。

    哦,还有一位女艺人,是韩国有名的lo女歌手李知恩,这位是绣智介绍给安书邑的,说是亲故,之前一直没有见过面,只是在群里面说过话。

    这一次安书邑回来还给他们带礼物了,每一个人都有,武汉的小吃能够真空包装的那些,还有洛神花茶,女生的话还有一个丝绸的围巾。

    她的女生朋友也就只有三个,高知秀、裴绣智还有新认识的李知恩,所以就只给这三个人带了围巾。

    “节目录制结束了吗?”安书邑问。

    “嗯,已经结束了,刚才突然在节目上打电话给你,是不是很惊慌”金楠俊有点担心自家女朋友不适应。

    “还好,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你接下来还有行程吗”安书邑问到。

    “没有了,今天的行程都结束了,可以回去休息了,我等一下过去找你啊。”

    “好啊,今天金希彻oppa和绣智他们要过来我家,说要聚一下,你们要是没有行程的话,要不也过来吧。”安书邑提议。

    “额……我可以,但是不知道成员们面对前辈会不会紧张。”金楠俊看向成员,“书邑说,今晚去她家里吃饭,你们要去吗?”

    “去书邑怒那家吗?要去,要去。”田征国第一个举手响应。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感谢在2019-12-21 21:11:41~2019-12-22 20:09: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苏蜜、游艺舒、敏敏姐姐啊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幼儿园oss。 60瓶;敏敏姐姐啊 30瓶;fuuka。 13瓶;fffffff、魅~ 10瓶;无限的塔塔、油桃果子 5瓶;污王犬愛糖、盒到窒息?!、玉米糖230、buka、一颗卉、七月藍天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