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吻过后, 金楠俊和安书邑发现了站在吧那边s雕像的两个人,对于这样的场景,经历过一次的人觉得已经不是个事儿了。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金楠俊就当是没有见到两个弟弟想走又不知道要不要走的样子。

    “嗯。其实是我奶奶要结婚了!”

    “什么!”金楠俊听到这个消息的表情比安书邑的更加惊讶。

    要知道, 因为女朋友的关系,他可是把李福子当成自己的奶奶一样看待, 所以也就相当于他被告知自己的奶奶要结婚了一样。

    “奶奶不会是被骗了吧!”

    果然是情侣俩, 连听到这件事情的第一反应都是一样的, 因为这个默契, 安书邑心情变的更好了一点。

    “不是,我找私家侦探调查过了。”安书邑将她收到的资料的内容大概说给了金楠俊听。

    金楠俊听完之后沉默了, 有点感动, 为李福子和初恋在隔了几十年之后能够走到一起而感动, 他现在充满灵感, 满脑子都是旋律。

    他想拿出手机记录一下,但是又怕安书邑不高兴,拿着手机的手上上下下几次,很是犹豫。

    一看他这个样子,安书邑就知道他想做什么了,“是有灵感了吗快记录下来吧。”

    虽然没有什么艺术细胞, 但是她还是只打牌的,有时候灵感稍纵即逝, 所以一定要立刻记录下来,要不以后一定会遗憾的。

    说起了,安书邑觉得自己一向都是偏理性的思维, 从小到大在艺术方面就没有什么天赋,学校里面也是有美术课和音乐课的,她的水平都停留在小学鸡水准。

    把所有的旋律都哼了出来,并且录音,金楠俊觉得心情很好。

    “所以你的烦恼是因为什么呢?怕和他们家人相处不好?还是怕以后奶奶就不是你一个人的奶奶了?”

    不得不说,金楠俊对安书邑还是很了解的,自家女朋友心里只能装几个人,李福子可能是最重要的一个,所以才会这么患得患失的。

    “其实我并不怕相处不好,因为我就没有想过要怎么和他家人相处,我在首尔他们在一山,每年见面的次数十分有限,根本不用怎么相处。”

    那就是后一个原因了。金楠俊了解了,关于这一点,他不太知道要怎么说,因为他不是从小和奶奶一起长大,不管怎么说,都很难做到感同身受。

    他怕自己说完了安书邑更加不开心,“你要相信,就像是你认为的奶奶是最重要的,奶奶肯定也是这么认为的。”

    “这个我知道,之前只是一时有些钻牛角尖,现在已经想通了,不可能因为我的独占欲,让让奶奶错失幸福的机会。”

    安书邑可以给予自家奶奶金钱,但是却无法给予陪伴,也想有了新的家人之后,她就不会那么孤单了。

    “不过,这两个孩子要站在那里待多久”安书邑有点无奈,感觉自家男朋友的队友有点蠢蠢的。

    “孩子脑子不太聪明,没有办法。”金楠俊开着玩笑到。

    “你带他们上去吧,我也要回去了,明天还要回一山去呢。”安书邑说着,感觉她不离开的话,田征国和朴知旻真的就要这样到天亮了。

    “好,路上小心。”金楠俊对于女朋友现在住的公寓很放心,大楼里面前台一直有人在值班的,就算是时间晚了也很安全。

    他下了车,和安书邑挥手道别,安书邑还对田征国和朴知旻挥了挥手,然后开车离开了。

    “走了,你们真准备在这里站到天亮啊!”金楠俊语带笑意。

    “还不是因为你们总是强行对我们秀恩爱。”田征国现在也知道秀恩爱这个词了,第一次知道这个词的时候,他觉得这个词就是为金楠俊和安书邑创造的,这两个人只要在一起,就没有不秀的时候。

    亏他刚才还在为偶像而担心,还觉得楠俊哥这个男朋友做的不够格,现在呢,自己被秀了一脸。

    “谁对你秀恩爱了,我和书邑可从来没有秀过恩爱,是你自己要看的。”金楠俊回怼忙内,一直被忙内压制,今天终于找打了机会来反击。

    过分!竟然不承认!田征国瞪着兔子眼,很是不服气的样子。

    要论武力的话,金楠俊自觉不是忙内的对手,这忙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练的,一身的肌肉,吃的多力气也大,他对抗不过呀。

    他快走几步,将两个弟弟落到了身后。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躲过被忙内压制的命运,回练习室就是自投罗网,其他人都帮着忙内。

    所有人都压在他身上,像是叠罗汉那样,不想参与的闵允琪还将这一幕拍了下来,然后发给到了防弹组合的群聊里面。

    田征国立刻转发给安书邑,虽然不知道书邑怒那今日为什么不开心,但是看到这张照片,一定会快乐起来的。

    少年,你是认真的吗?确定人家女朋友看到男朋友被虐照会开心

    好吧,确实挺开心的!安书邑脸上露出笑容,立刻将这张照片给保存了下来,甚至还做了表情包。

    靠着这张表情包,安书邑睡得非常的踏实。这次她自己开车回一山,因为带来很对礼物,拿着坐高铁也不太方便,想来想去还是自己开车回去。

    为了让安书邑的时间充裕一点,李福子特意和初恋姜达植商量把相见礼的时间改到了晚上,两人是长辈,小辈肯定是听他们的意见,而且放在晚上姜达植的儿子一家也方便一点,白天他们上班的上班,补习的补习。

    一直到中午,安书邑才到达了一山,先把车子开回家,奶奶不在家里,打电话过去,她说在外面买衣服,准备今晚相见礼的时候穿的。

    “奶奶,把地址给我,我过去找您。”安书邑从自家奶奶的语气中听出了愉悦,看来这次的初恋重遇真的让她高兴。

    李福子报了个地址,是一山最大的商场。安书邑开着车,很快就到了。

    “你啥时候买的车啊!”李福子还是第一次看到安书邑买的车。

    “老早就买了,还和您说过的,您都忘了。”安书邑无奈,奶奶很少会去首尔,觉得去了之后就找不到地方。

    之前她在选手村里面,更是难以见面,这么一想自己好像真的没有什么时间来陪奶奶,老人家一个人觉得孤单也是正常的。

    “快帮奶奶看看,哪一件衣服更好看”

    “都好看的。”安书邑觉得自己也就是一个钱包的作用,对于这个年纪的老人家的时尚并不是很了解。

    她们实在外面吃的,晚饭去外面吃,中午也没有必要在家里吃了。李福子还觉得孙女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没有吃到家常饭,觉得很抱歉。

    安书邑觉得没有必要让自己奶奶这么累,明天在吃也可以的,明天她应该会家里吃完午饭再走。

    这样一说,李福子高兴了,已经开始想明天要给孙女做什么吃的了。反而对于今晚上的相见礼不是那么重视,她和姜达植儿子他们都见过了,对不能说是关系融洽,也都是互相客气着。

    对于姜达植儿子来说,自己都四十多了,突然要多出来一个后妈,真的挺尴尬的。

    不过也正是因为已经四十多岁了,对于父亲打算再婚,他也能以包容的心来看待,自家父亲一直都是一个人,现在有个人可以陪他,也算是是一件好事情。

    因为双方都十分的客气,晚上相见礼两家人见面的时候还算是比较和谐,除了一开始安书邑出现的时候引起了他们的震惊之外,之后就十分平静的结束了这个活动。

    之前李福子是和姜达植说过自己的孙女是奥运会冠军安书邑,不过姜达植没有和儿子一家说过这件事情。

    虽然他和李福子结婚之后,大家会有关联,外人看来好像是亲戚关系,但其实对安书邑来说,他们都算是是陌生人。在这一点上,他想的很清楚。

    “奶奶,您打算什么时候去婚姻登记”

    “明天上午吧,正好你还在。对了,忘记和你说了,奶奶结婚之后打算找个环境好的地方去务农。”

    “去务农”关于这个,自家奶奶之前也说过很多次,说是想种地,自给自足。

    但是安书邑并不是很放心,农村地方太偏,不管是交通还是医疗都不方便,所以一直没有支持李福子的这个想法。

    “我们可以在一山找一个环境好的地方呀,买块地,给您种,您在这边都生活这么久了,突然换地方又要重新去适应。”

    “一山的地哪里有乡下的便宜啊,同样的价格,乡下能够买到的地方确实要大很多。”李福子是想着以姜大植的财力,在乡下建房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要是在一山买一大块地的话,可能就不太够了。

    “那要不就把现在这套房子卖掉,然后在一山近郊买块地。”要是只有李福子一个人的话,安书邑二话不说就能给买。

    但是现在自家奶奶已经结婚了,不可避免的,会有财产上的问题。钱给自家奶奶她不心疼,但是要是被拿去给姜家人用的话,她是不愿意的。

    “不行,这个房子是你的,名字也是你的,就听奶奶的,这事你不用管。”

    李福子跟着安书邑也懂了不少的法律知识,这套房子是自家孙女名下的,和将大植还有他儿子都没有关系。

    但是如果现在卖掉这个房子买别的房子的话,那就算是她和姜达植的共有财产,姜达植儿子都有份分的。不管怎么想都是亏了,所以李福子坚决不允许安书邑这样子操作。

    半路夫妻就是这样,有很多现实问题需要考虑。李福子都七十了,她不可能像自家孙女这样,只要喜欢就能在一起。

    看到自家奶奶这么理智,安书邑反而觉得安心了,这样子就不用担心她会被骗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来啦感谢在2019-12-02 22:22:06~2019-12-03 14:46: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懒得呼吸懒得憋气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wendy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大大快更新 10瓶;魅~ 2瓶;`ival、小八、草语茶、一生說、七月藍天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