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书邑先起床的, 自从搬到新家之后,她就很少会拉上窗帘,每次阳光照进来她就醒过来, 然后起床练习体术,体术才是她能够维持田径成绩的核心原因。

    练习了一会儿, 她去浴室洗了个澡出来, 然后才把金楠俊叫起来, 他昨天体力消耗太大, 所以她特意卡着时间叫他,让他多睡一会儿。

    安书邑还是那个不会料理的安书邑, 不可能做一次清炖鸡就能变成料理达人, 她对于做料理这件事情也不感兴趣。

    早餐是她昨天在面包店买的面包, 热了牛奶, 煮了两个鸡蛋。

    金楠俊也洗了个澡出来,换上了运动服,跳舞的时后穿别的都不方便。

    “哇,这是你做的早饭吗?看起来好好吃!”

    这家伙最近开始向自家女朋友看齐了,开始变成安书邑的无脑吹,其实本来他就有点, 只是和安书邑比起来不是很明显。

    “严格来说我只是热了一下牛奶,把鸡蛋煮熟了而已。”因为没有把握能把鸡蛋煎的不糊, 所以安书邑选择了白煮蛋。

    “那也很好了,wuli书邑的手本来就不是用来做料理的。”金楠俊怕烫到安书邑,帮忙把鸡蛋给剥开, 一颗完整的白煮蛋放在安书邑的盘子里。

    “那如果以后结婚之后我还是不会做料理呢?”在韩国,一般都会要求女方做家务,料理是一定要会的,好像不会料理就不能嫁人一样。

    金楠俊没有因为安书邑提起结婚这件事情而感到慌张,本来他就没有预想过自己和女朋友之间会有别的结局。

    虽然因为各自的梦想,好吧,主要是他的梦想,他们暂时还不能实现这一点,但是最终一定会组成一个家庭的。

    “那我要努力赚钱了,以后我们家里请一个专业的厨师,到家里来做料理,或者是我们没一顿都出去吃。”金楠俊从来不觉得不会料理会是一个问题。

    ua!安书邑对金楠俊的回答很是满意,凑过去亲了他一口,不愧是她男朋友,情商就是高。

    早上的时间还瘦很短暂的,安书邑开车顺路把金楠俊送到了公司楼下,搬到新家的好处又提现出来了,早上还可以和男朋友对待一会儿。

    说起了,金楠俊也已经考出了驾驶证,但是没有时间上路练习,暂时他是没有要开车的想法。

    安书邑在学校的学习生活是忙碌而充实的,因为忙于自己的生活,让她竟然没有关注到,自家奶奶竟然又找了个新老伴儿。

    知道李福子打电话和她说了这件事,安书邑才知道,原来自家奶奶最近和她联系少,不是因为怕打扰她学习,而是因为找了新的对象 ,不是只谈恋爱的那种,而是想结婚的。

    “书邑啊,奶奶想和你说一件事。”

    接到李福子电话的时候,安书邑刚下课,准备去图书馆借书。

    “什么事啊?”

    “奶奶要结婚了!”李福子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更多的是坚定。

    “什么!”安书邑停下了脚步,眼睛因为惊讶而睁大,“不是,这是怎么回事啊?您没有和我说过您交男朋友了呀。”

    不是不让自家奶奶谈恋爱,相反,安书邑还挺支持的,因为李福子不愿意和她来首尔,那她自然就想自家奶奶能有一个人陪着。

    但是这样突然的告诉她这个消息,真的很难让她不怀疑自家奶奶是不是被骗了。

    “是最近发生的事情。”李福子在说话的时候,一脸幸福。

    这样更让安书邑觉得自家奶奶被骗了,现在也不是有那种欺骗老人感情,从而骗钱的人。

    骗钱也就罢了,自家奶奶手里的钱也不是多少,但是因为这个让老人家伤了心的话就不好了她担心的就是这个。

    “奶奶,您这么突然和我说要结婚了,总得让我见见和您结婚的对象吧,我也就您一个亲人,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我肯定要知道呀。”

    “当然是要见面的 ,奶奶这不就给你打电话了吗。这周末有相见礼,你能回来一趟吗?两家人一起吃个饭。”都这么大岁数了,李福子也不想着要大半,两家人一起吃个饭就好了。

    “我肯定回去,您把具体时间发给我。”安书邑准备先调查一下是怎么回事,自家奶奶怎么就这么突然的要结婚了?

    她找了一个私家侦探,然后去一山调查一下,务必要在周末之前调查清楚事情的真相。

    等待的这两天她十分的焦急,单手这个事情她不能对别人说,就连金楠俊她也没有说,男朋友最近被出道曲的舞蹈折磨的要崩溃了 ,还是不要让他担心这个了。

    周五,私家侦探将调查到的资料全部发到安书邑的邮箱里面。安书邑立刻点开邮箱,查看里面的内容。

    私家侦探调查出来的是,李福子和对方是在两个月前遇上的。

    李福子要结婚的对象其实是她的初恋,当年因为初恋家里太穷,家里人都不同意他们在一起。

    其实那个村子里家家户户也都不富裕,但是这个初恋在这个村子里面最穷的一户,因为有一个病人,直接拖垮了这个家。

    因为父母坚决反对,然后将李福子嫁给了之后的丈夫,这个初恋家人病死之后家里就只有他一个人了,于是就离开村子出去闯荡。

    后面这个初恋也结婚生子,老婆在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难产死了,大人小孩儿都没了,他就一个人带着大儿子生活,这么多年也没有再找过。

    私家侦探将这个初恋的财务状况,为人什么的都调查了一下,不是什么特别有钱的人,但是足够养老。

    从周围人的评价来看,是一个善良的人,风评还挺好的,就是一个人看着孤单。

    还有安书邑要求调查的重中之重,为什么会到一山。

    是因为这个初恋的儿子工作调到了一山,就那么巧,买房子买到了李福子家的那个小区,因为孩子要在安书邑曾经读过的初中上学。

    看完这些资料,安书邑将尾款付给了私家侦探,然后将她这封邮件删除了,没有留一点痕迹。

    没有想到自家奶奶年轻的时候还有这样的经历呢,从资料上看,这个初恋和自家奶奶是真的偶然遇到,并且触发了年轻时的美好回忆,然后慢慢的走到了一起。

    既然自家奶奶喜欢,也不是骗子,安书邑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为了表示支持,她甚至还给对方准备了礼物,还有对方的儿子一家也准备了礼物。

    以后奶奶就不是她一个人的奶奶,唉,想想真的挺不开心,安书邑现在对李福子充满了占有欲,但是理智上明白要让奶奶幸福才对,而且有了对方一家人,奶奶不会那么孤单。

    充满迷茫的时候,安书邑想到的人就是金楠俊,她开着车来到大黑公司门前。

    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但是里面还有一个房间的灯是亮着的,那个方向就是金楠俊他们的练习室,此时的她应该正在和伙伴们拼命练习吧。

    不想打扰她训练,安书邑就这么静静的坐在车子里看着那个方向。

    “书邑怒那”耳边突然传来了田征国的声音。

    她转过头,真的是田征国,他正趴在副驾驶那边的车窗上朝里面看,似乎想确认安书邑有没有坐在里面。

    不知道为什么,安书邑觉得这个画面好像似曾相识,嗯…感觉应该还有一个人的,她再一看,果然,田征国的身边还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朴知旻。

    安书邑控制按钮,将车窗降下来。

    “额……你们又是出来找吃的”不是说要减肥吗?不是说朴知旻是重点监测对象吗?

    可能她的表情太归于明显了,朴知旻赶紧解释,“我是陪征国出来买东西的,我自己不吃的。”

    “啊,这样啊。”她也没有说什么呀,这么紧张的吗?

    “书邑怒那怎么在这里肯定是来找楠俊哥的。我们公司现在只有我们在,书邑怒那要不进去找楠俊哥吧。”这已经是第二次见到他偶像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车里等楠俊哥了。

    “不用了,我打电话给他就好。”她是想让男朋友开导她,可不想让他全组合的人开导她。

    “那好吧,怒那我先走了。”田征国虽然说很关心安书邑,但显然他偶像不需要他关心,所以他还是去找吃的去吧。

    金楠俊接到安书邑电话的时候还以为她是开玩笑,“你在我公司楼下”

    不过马上他就变得紧张起来,因为听出了自家女朋友好像情绪不太对。安书邑绝对是一个坚强的女生,能让她有这样脆弱的一面的人不多。

    难道是因为他最近忙于练习,让女朋友感觉被冷落了?

    金楠俊一遍胡思乱想着,一边下了楼那眼熟的车子果然就停在楼下,他打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

    是真的,自家女朋友情绪真的很低落,这是怎么了?

    “对不起,我的错。”

    “”安书邑正打算说一下自己的烦恼,就听到自家男朋友干脆利落的道歉。

    她当下就紧张了起来,为啥金楠俊要向她道歉难道他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是有别的小姑娘喜欢他

    是了,自家男朋友这么帅气,这么有魅力,肯定很多小姑娘追着要和他在一起。就像是当初的她,不就是一见钟情吗?

    “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真的很不想听到什么不想听到的答案,安书邑的心直揪着,真的太紧张了。

    “我不应该因为练习而了冷落你。”金楠俊低眉顺眼的说着自己错的地方。

    冷落我安书邑想她自己怎么没有感觉到呢?原来只是一个乌龙啊,他们每天都有视频聊天,这不算是冷落吧。

    她也不觉得谈个恋爱要两个人每天都要腻在一起,所以这个人根本就是误会了吧!

    这么一打岔,安书邑的心情反而变好了一些,也想通了一些,不管李福子是否有新的家人,她永远都是她的奶奶。

    “我不是因为这个不高兴的。不过现在我一看想通了。”

    “那是什么事”金楠俊觉得自己的好奇心被挑了起来。

    “你想知道吗?”安书邑露出一个坏坏的微笑。

    “嗯,快告诉我。”一方面好奇,一方面还是胃女朋友担心。

    “亲我一下就告诉你。”

    安书邑像是电视剧里面的霸道总裁一样,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金楠俊喉结动了动,她是不是不知道自己看起来有多么让人心痒痒既然如此,把他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双手托起女朋友的脸,然后重重的亲了上去。

    啪嗒!田征国手中的饭团掉在了地上,为什么这样的画面总是被他看到

    朴知旻是个老实孩子,看到这样的画面脸立刻变红,然后转过头,同时将田征国的脸也给转了过来,“小孩子不能看这样子的画面。”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田征国嘴角抽了抽,真是的,他只想安安心心的吃个饭团,为什么总给他这种折磨!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三更结束~,,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